笔趣阁

第二百零一章 收你做徒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零一章 收你做徒弟

????看着黄沾板着的面孔,刚直起身来的方明远不由得为之愕然!于秋暇也不禁有些奇怪,黄沾一向对小辈爱护有加,当初听到《猪之歌》时,是捧腹大笑,得知作者是一位大陆的少年后,还一再地叮嘱自己,日后若是有机会,务必要引来让他见见,今天有幸在这里遇见,怎么倒生起气来?

????“沾叔,明远可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了?”于秋暇小心翼翼地问道。黄沾虽然不是香港豪门的出身,但是在香港的地位却是不低,亦是郭老爷子的座上客,所以即便是于秋暇,对他也是向来客客气气的。

????黄沾板着面孔道:“当然是得罪我了,大大地得罪我了!”

????方明远和于秋暇这心里更是奇怪,这初次见面,从始至终,方明远就问了一声好,再没做任何事,这是如何得罪黄沾的?刚才的那些子弟,于秋暇大多认得,难道说,其中有黄沾家的?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看得出,对方的心里都有些忐忑不安。

????“老头子我吃饱饭出来随便走走,顺便化化食。看到你于家的商场,一想这不久后就是元宵,进来看看有什么可置办的货吧。结果,在这商场里转得就有点晕,也不知怎么着就到了这女装部。我一看,老头子我一大老爷们,年纪也一大把,那个也有心无力了,跑这女装部算什么?这要是让那些狗仔子们知道了,明天的小报上没准就会来一条——黄沾是人老心不老,晚上商场女装部现身!这要是传扬出去,老头子我的脸面何存?”黄沾用手点指着着方明远道,“偏偏这小子在这当口,唱那怪里怪气地小调,老头子怎么也算是个音乐人,小调也是音乐啊,就听了一耳朵,结果呢,笑得老头子到现在还肚皮疼,还得出来给你们打发那几个混世魔王,这回好了,明天的花边小报上肯定会有我黄沾的大名,你说你小子得罪我没有?”他强绷着脸说到了这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方明远和于秋暇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老爷子这是分明在耍他们。

????“沾叔,您又在戏弄人家!再这样,下次不让晴儿给你唱歌了!”于秋暇娇嗔道,刚才她可是真的有些紧张。

????“那可不行!这《猪之歌》还是晴儿唱得最有味道。”黄沾连连摇头道。

????他凑到了晴儿的面前,嘻皮笑脸地道:“小晴儿,还认得爷爷吗?”晴儿把头一扭,给了他

????“啊?晴儿这是怎么了?”黄沾连忙又绕到另一边,晴儿立即又是一扭头,仍然给他一个后脑勺。

????黄沾转了两圈,算是彻底地确认了,今天晴儿不搭理他。老爷子不由得有些奇怪啊,自己和这个小丫头混得可是一向都不错,怎么今天突然给自己甩脸子了?

????于秋暇忍俊不禁掩口娇笑,母女连心,虽然晴儿什么都没说,但是她还是猜出来原因,小丫头生气了,嫌黄沾说方明远了。小小年纪的她还分不出什么是开玩笑,什么是真正的恼火了。所以看到刚才的那一幕,就耍起了小脾气。

????“就因为这个?”黄沾一脸地惊诧道,要不是于秋暇点出来,他可是说什么也想不到这里来。

????“就因为这个!”于秋暇强忍着笑意道,“小丫头可是嫌你说她的方哥哥了。不高兴了,生气了。”

????“她的方哥哥?我说,秋暇,你们这关系够乱的,他管你叫姐,你女儿又管他叫哥!”黄沾连连摇头道。

????“沾叔就不用笑话我们了,您肯定明白,女人到了一定岁数后,就希望是今年二十,明年十八。只要不是嫡系子嗣,是巴不得小辈都叫她们姐姐的。”方明远轻笑道。

????“今年二十,明年十八?”黄沾略做沉吟,不禁哑然失笑道,“看不出来,你小子倒是对女人看得很透彻!”

????“明远!”于秋暇轻嗔道,“哪能和沾叔这么说话?”方明远只是含笑不语。

????黄沾摆了摆手道:“秋暇,不要去管他,他这样很合我的心意,拘束了就没有意思了。男人吗,有些话题是可以不分老少的。”

????于秋暇这才将心放了下来,方明远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从前世里所获知的那些关于黄沾的性格,还是比较靠谱的。

????在方明远的前世里两千年时,香港某电影名星在私生女丑闻被揭露时,说他只是犯了许多男人都会犯下的错误。而当时香港许多人也认为这是一件风流而非下流的事情。黄沾却直言批评他道:“什么风流不下流,做了便是下流。古龙笔下的楚留香才是风流,留情却未听说留子。”

????语不惊人死不休,不喜欢就痛骂的黄沾,却跑去教天主教的圣经;曾经为人师表的他,竟然写出《不文集》。这本黄沾早年所讲的性笑话合集已再版数十次,至方明远前世死亡时仍然是香港最畅销的单行本,仍无人打破。

????所以黄沾是一个矛盾又复杂的混合体,而这恰恰就是他的魅力所在。而方明远想要结好他,自然要挠在他的痒痒肉上。

????“晴儿,和爷爷问个好,刚才是哥哥和爷爷闹着玩呢。”方明远从于秋暇的怀里接过了晴儿。

????“哥哥,你刚才真的是和爷爷闹着玩吗?”晴儿奶声奶气地道。

????“当然是啊,哥哥和晴儿拉勾,保证说得是真的。”方明远伸出了小拇指道。

????“嗯,我相信哥哥。”晴儿用力地点着小脑袋,这才转过头来对黄沾道,“爷爷好!”

????“嗯,晴儿好!晴儿真乖!”黄沾眼睛笑得都成了两条缝。

????牛嘉宝几人此时已经离开,围在这里的人群在商场的工作人员疏导下也已经散去。保罗兄弟看到于秋暇的出现,自然明白事不可为,也就悄无声息地退走了。商场的工作人员赶紧帮林蓉姐妹选了几身衣服,这就要走,黄沾自然是跟着一齐同行。

????上了车,黄沾一边打量着方明远,一边问道:“我说秋暇,这位小朋友是叫方明远吧,今年有……”

????“虚岁十三!”于秋暇顺口答道。

????“虚岁十三!”黄沾差点脑袋和车顶来了一次最亲密接触。这南人原本就个矮,北人个高,方明远又是在同龄人中个头较高的,言谈举止又颇有成人的风范,所以黄沾以为他怎么也有个十六七了,算是成年人了,没想到居然还是个未成年人。

????“这才是终日打雁,今日却被雁啄了眼!”黄沾苦笑道,“看走了眼了!”

????“看走眼的可不止您一个,今天下午,我公公可是将大姐她们好一顿骂!”于秋暇拍了拍方明远道。

????“你公公,郭老爷子见他了?”黄沾立时来了兴趣,继续追问道。这可是个大新闻,郭东诚那是什么人,没点本事,岂能入他的法眼。

????“见了,还邀请他去观海亭喝茶了。”

????“观海亭?就是你家海边的那座亭子?”黄沾更是吃惊,那亭子在郭东诚心目中的地位,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喂,明远,你问你,刚才的那首小调,是你刚刚想出来的吗?”黄沾收敛了笑容,正经八百地问道。

????方明远倒是想说,那是几年后不知道哪位大仙编出来的,可是有谁会信啊,只能硬着头皮道:“倒也不是刚想出来的,下午的时候就有了一个草稿,唱得不好,在沾叔面前现丑了。”

????“谈不上什么现丑,只是我觉得你的嗓子还没有变音,过于清亮,若是让个成年男人捏着嗓子唱这个,嗯,喜剧效果会更佳!”黄沾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方明远,下午有的草稿,就能做到这个地步,这小子的音乐天赋不错啊!

????于秋暇给了方明远一个大白眼,下午有了草稿,那岂不是说就是看到了于克强才有的创作灵感?

????“唉,明远,对于香港的黑帮电影的流行,你有什么看法?”黄沾突然问道。

????方明远沉吟了半晌这才道:“黑社会电影能在香港大行其道,其根本必然不能脱离人民群众这片沃土,艺术来源于生活嘛。而人民群众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除了张家长李家短,自然也要涉及到传说中的那些黑社会人物。而且在华夏,黑社会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只不过,那个时候,人们称他们为绿林好汉、义士。往远里说,有隋唐演义里的程咬金、单雄信;到元末明初,有个叫施耐庵不得志的小官,因为对黑社会的倾慕,大笔一挥,写下大大小小一百多个黑社会形象,可谓写尽黑社会人物百态;往近些讲,到民国之际,大街小巷的说书人纷纷向人们讲述大刀王五、燕子李三等等黑社会杰出人物的故事。我们显然回不到古代,无从得知当时的人们对于绿林好汉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是有些道理亘古不变,主流社会解决不了的问题,总要一些其他的势力来解决。正是因为香港的黑社会确实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中,所以黑帮电影的流行,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黄沾瞠目结舌地看了方明远半晌,这才哑着声道:“秋暇,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小妖孽的!喂,我说,想不想学音乐,我老沾就勉为其难,收你做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