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卷 第二章 夜宿路边小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卷 第二章 夜宿路边小店

????“真他娘的可恶,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今天来这么一场尘土暴,这路上简直都没法子走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青人,一边掸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嘴里不住口地骂道。

????老板娘赶紧迎了过去,先把门关了起来,就那一瞬间,她已经看清,门外天色如今已经是变得漆黑,借着饭馆外面的灯光,可以看到沙尘就如同那飘飞的密集细雪一般,从空中降了下来。方才方明远他们停在门外的吉普车上,已经积了厚厚地一层沙土。

????“何三,我说那车不行吧,你还非不信,这可好,咱们几个这浑身上下全都是土,简直就跟掉土堆里一样!”另一个人一边掸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埋怨道。

????那个被称为何三的年青人没好气地回答道:“我哪知道你那车密封性那么次,你可是在后座,我可是在前座,我吃的灰尘只会比你多,不会比你少!”几个旁若无人地大声喧哗着,屋子里其他几桌的人都不满地看着他们,这几个人进来的时候,大股的冷风借势送进来了不少的沙土,屋子里原本还算干净的空气中,此时已经充满了土气,距离门口稍近一些的桌上,已经落下了一层薄薄的尘土。不过大家出门在外,也犯不上为这种小事就和谁翻脸,而且这几个人都是年青人,又是人多势众,所以大家也是敢怒不敢言。

????“这不是何经理吗?您今天怎么在这天还出来了?”老板娘一脸亲热地凑上前去,一边帮着他掸土,一边道,“这破天气,开车可是太危险了,几位要不要到后面洗洗,我这就给您准备饭菜。我们这里今天可是有野兔和野鸡,您好不来两只?”

????“野鸡?那倒是要多来几只,怎么也得一人一只吗。”有人怪里怪气地道。何三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少来这套,饭我请,要是想凉黄米,自己掏钱!李老板这里,野鸡不多,黄米可是不少。”何三笑骂道,“不过要是想要,动作可得快点,这破天,人家愿不愿意出来还难说呢。李老板,给我们哥几个开三间房,要干净些的,要是不干净,可别怪我们兄弟不给你面子。我们几个先上去洗洗这身尘土,再下来吃饭。饭菜吗,拣你们拿手的,给我来个八荤八素,那些野味我也要,再拿几瓶好酒来。通知下你店里的黄米,要那素质高点的,歪瓜裂枣的就算了,不用来恶心人了。”

????老板娘的脸笑得简直都如同一朵花似的道:“何经理发话,那当然是要照最好的来。几位放心,小店虽小,但是干净,这被褥的单子可是每天都要换洗的。而且我们店里的黄米,那可是附近最漂亮的,您要是还不满意,那就只能到县里找了。何经理您也是我们这的熟客了,还不知道我们店里的情况?”

????那何三轻轻佻地伸手在老板娘的脸上捏了捏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要叮嘱啊。杀熟杀熟的,越是熟人才越要提防你坑我一道,到时候讲理都没地讲去。”

????那老板娘也不生气,仍然是满面堆笑地道:“我们哪敢啊,就是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对您何总宰客啊?”

????“你不用招呼我们了,找个人带我们去房里。不过黄米的事办得麻俐点,这几位可都是我的朋友,他们要是满意了,赏你个百八十元也没什么,他们要是不满意,老子就拆了你的店。要是叫不来足够的黄米,老子今天就选你了!”何三的话虽然说得是轻描淡写,但是方明远几人都注意到,那个老板娘的身子抖了抖。

????方明远扫了几人一眼,他们的菜还没有上来,倒是不用担心菜上落什么尘土。不过从这几个人的模样来看,恐怕外面的沙尘暴又大了。在这样的天气里,继续赶往赤城,路上的能见度极低,恐怕会有危险。既然是这样,那也就没有必要再冒险去赤城了,先在这里住下吧。

????“陈哥,一会要两间房,你们两人想要凉黄米吗?”方明远压低了声音笑道。陈忠和卫兴国连连摇头,对这个他们不感兴趣。陈忠那可是个顾家的好男人,卫兴国听说已经订婚,今年的十一结婚,所以方明远也只是逗逗他们。至于方明远自己,他并不歧视这些可怜的女人,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在出卖**来换取金钱,总比那些贪污受贿的官员们强得多。而且这其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堕落。

????并没有用多久的时间,方明远他们的菜就端了上来,陈忠也和老板娘要了两个房间,并一再强调要保证被褥的干净。那老板娘还想向他们推销黄米,却被陈忠严词拒绝了。

????没一会,何三那五个人也从后面走了进来,在屋里选了一张大桌子,五个凑在一起,是划拳行令,连呼带叫地,令原本清清静静的屋子里立时就变得吵闹了起来。接着老板娘带来了八个年轻的姑娘,那何三扫了几眼,留下了其中的六个,又加了几个菜凑在一张桌上。方明远注意到,那个老板娘暗地里可是长出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一切就变得有些不堪入目了,这五个人旁若无人地就在这饭馆酒桌上调戏起女人来,又是皮杯又是交杯,尤其是何三,更是左拥右抱的,不时地上下其手。好在如今是冬季,虽然屋子里生着土暖气,但是人们的穿着还是比较厚实,所以这些动作倒还不算是过于碍眼。只是这帮人在屋里大呼小叫地说着那些荤段子,那些女人也陪着他们放荡的笑着,令人这耳朵难得清净。

????“这帮人怎么这样?”正面对着他们那一桌方向的卫兴国低声地嘀咕道,他起身坐到了另一边,侧对着他们。

????方明远心中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经历过前世的他来说,比日后的各种门满天飞相比起来,这还真不算什么。日后的ktv里,玩得比这更过份的,更是数不胜数。

????“赶紧吃吧,吃完了,回房里休息吧。”对此方明远也没有什么别的法子。这里毕竟是赤县,不是京城不是奉元,为了这种事和这种地头蛇起什么矛盾,实在是犯不上。

????老板娘所提供的房间说实话很简陋,屋子里除了一张木板床和一张桌子两把凳子,还有个暖壶加三个杯子之外,再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被褥倒还算得上干净,厕所和水房都是公用的。无聊的三人,只能问老板娘要了付扑克来打发时间。

????方明远注意到,屋子的墙壁并不厚,隔音效果自然也就不用指望了。果然并没有过多久,隔壁就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和床撞击墙壁的声音。陈忠和卫兴国的脸色变得都有点异样。

????方明远也不由得暗叹这老板娘会做生意,这么差的隔音效果,住在这里,简直就是在免费地听床跟。这一夜下来,有几个正常男人心里不一团团的欲火。这生意自然是红红火火的。

????“方少,既然他们已经上来了,咱们索性下去到饭馆里坐着去吧。”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的卫兴国建议道。

????几个人走出了房间下到了底下,穿过走廊的时候,方明远侧耳倾听了片刻,声音是从两间屋子里传出来的。待得他们下到了饭馆里,屋子里除了在柜台后面算账的老板娘和在厨房忙碌的店伙们已经是空无一人。刚才吃饭的那几人也不知道是走了,还是在这里留宿了。

????“几位,您还需要什么?”老板娘跳起身来笑道,“怎么着,您几位是想要黄米吗?这里可没有了。您得再等等才行。不过这天气,恐怕人家要来也得……”

????“不用了,上面太吵了,我们只是下来坐坐。”陈忠一摆手打断了老板娘的话,“你这里有电视没有?”

????老板娘的脸上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电视啊,我们这小店里可没有,不过我这里还有象棋和麻将,几位要是想玩玩的话,两元钱可以租给你们一夜。”

????“算了,陈哥,咱们还是打扑克吧。”卫兴国不擅长象棋,麻将又少一个人,还是扑克比较好,三人都可以玩。

????三个人要了一壶茶,在底下打扑克一直坐到了晚上十点半,这才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此时隔壁的房间里总算是清净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方明远等人就爬起身来,果然如那位老板娘所说的那样,沙尘已经退去,虽然放眼望去,所看之处,无不是黄沙铺地,但是天空已不是像昨天那样黄蒙蒙的,视野也开阔了很多。三个人在店里要了些豆浆油条,充做早餐,吃饭时,就看那五个人带着那几个姑娘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坐在了昨天的那张桌旁。

????三个人吃完了饭,清了账,出了店门,刚刚打开满是尘土的车门,就听身后有人叫道:“喂,你们三个,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