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探宝寻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章 探宝寻金

????三人停下了脚步,卫兴国和陈忠隐隐地将方明远夹在了中间,这才转过身来。说话的人正是那个何三何经理。

????“你们也是去赤县县城的吧?我看你们那个吉普车不错,留个司机,带我们四个人走,你们两个可以坐我们的车走。”何三一直理所当然地模样道。他那辆车由于密封性不好,行驶中也不知道能顺风进来多少沙尘,几个人昨晚就琢磨着另寻一辆车,本来是想早上起来找个地打电话让县里再派车出来接他们,可是看到方明远他们的那辆吉普时,何三立时有了主意。

????方明远三人不由得莫明其妙,这主的脑袋该不是被什么东西夹过吧,这么荒谬的事情也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大家又不是熟人,为什么要给你们让车?而且他们也看到何三他们的那辆车,上面已经是厚厚的一层沙土,已经看不出本样来。

????“我说你们几个,听到了没有!”何三不耐烦地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告诉你们,这里可是赤县,是龙你得给何爷盘着,是虎你得给何爷趴着!”

????“神经病!”方明远跳上了车,口中嘟囔道。大早上就遇到这种事,真是令人心情不爽。这何三的做派本来就令他看着不顺眼,如果说他好言好语地相求,那还没准自己能同意,这么一副大爷似的德行,自然是懒得理他。

????方明远这样子,陈忠和卫兴国自然也没不会给他好脸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从左右上了车。就在目瞪口呆的何三面前,打开了雨刷,扫去了前玻璃窗上的尘土,接着开车扬长而去。

????“他妈的!居然敢拿老子的话不当回事!”何三直到车开走才反应过来,对方居然根本就没搭理自己,忍不住在门口跳脚大骂道。

????“怎么了?”他的同伴们纷纷冲了出来。

????“还不是刚才的那三个混帐东西,老子看他们的车不错,想要借他们的车去县里,结果那三个人居然拿我的话当耳边风!”何三愤愤然地骂道,“连屁都不放一声,就这么开车扬长而去!拿老子当稻草人!”

????“你看清楚他们的车牌了吗?只要是赤县的车,到时候圆的方的,还不是任你何总揉捏?”有人不以为然地道。

????“废话!这么大的沙尘,要是能看清车牌,我还在这里生气做什么?”何三没好气地道,“那三个人我记住了,别让我再撞上,撞上不收拾地他们哭爹叫妈,我他妈的就不姓何了!”

????他们这里骂骂咧咧,方明远一行人自然是不知道了。由于视野比昨天开阔了很多,吉普车的车速也提起来了,车身上的灰尘也随之慢慢地吹落,露出了本来的模样。

????“兴国,车速不要太高,这路上全是沙土,车轮容易打滑!”陈忠提醒道。这车上可是有方明远的,不能出什么意外。

????“知道,安全第一!”卫兴国兴奋地道,昨晚在那路边小店里憋屈了一夜,无所事事的,令他整个人都有些发锈的感觉。

????方明远斜倚在后车座上,透过灰蒙蒙的车窗,打量着车外的田野。目光所到之处,到处都是黄沙漫地的感觉。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沙尘暴?嘿嘿,简直抵得上沙漠里的风暴了。还好现在还是冬季,这要是在春季,这田里的庄稼可就惨了!”陈忠也注意到了窗外的景象,不禁感慨道。

????“是啊,这距京城也不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沙尘。”卫兴国也尤有余悸地道,“昨天那几个混帐进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外面,能见度恐怕也就是十米,这也就是咱们刚好找到个店家,不然的话,恐怕就只有窝在车里等沙尘过去了。”在车里窝一夜,闻着那带着浓浓的土腥气的空气,那滋味可想而知。

????“树都砍光了,草也吃光了,土地沙漠化严重,光秃秃的地面,大风一吹,自然是沙尘满天飞了。”方明远沉声道。前世里,京城九十年代的时候,每年都会有几次覆盖全市的沙尘暴,令他记忆尤深,后来国家建设三北防护林,直到二千年以后,这种情况才渐渐地缓解下来。但是从全国的情况来看,沙尘暴却是逾演逾烈之势。

????听出来方明远的情绪不高,卫兴国和陈忠暗地里交换了一个眼神,不再多话。

????车子很快就到赤县县城,方明远他们在县城略作停留,购买大量的食水,装上车后,又继续向北。

????“方少,咱们这到底是去哪里?”和陈忠在县城换了驾驶的卫兴国忍不住问车后座里拿着一张地图翻来覆去看的方明远。

????“探宝!”方明远头也不抬地道。

????“探宝?”这一回,不仅是卫兴国,就连陈忠也来兴趣。男人吗,哪一个会对探宝冒险不感兴趣。

????“嗯,我从一本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日记上看到的,这里似乎有一个金矿。”到了这里,方明远自然也不用再隐瞒什么,反正后期寻找工作,也少不了他们两人的事。

????“金矿!”随着陈忠和卫兴国的惊呼声,车子在路上晃了晃。

????待车子重新恢复平稳,陈忠和卫兴国的脸上都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们两个虽然不懂得什么莎士比亚的大作,更不知道他那句‘金子,黄黄的,发光的,宝贵的金子!只这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珍贵,老年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的名言。但是也知道金子在人类社会中的地位。不过采金这种事情,自古以来就是伴随着血腥和暴力的。他们就三个人,这样冒失地赶过来,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而且以方明远如今的身家,和赚取利润的速度,又何必去淌这混水?

????方明远看出了他们两个的顾虑,将手中的地图收了起来,笑哈哈地道:“放心,那里应当是还没有人发现,咱们这一次去,也许路上要吃些苦头,但是不用担心会有其他的危险。”那里他可是去过,虽然说早在二零零三、四年,那里就传出来了有人发现狗头金的消息,但是直到他死的那一年,才确定了金矿的所在地。现在才九零年,那里不可能会有人发现。只不过,提前了十几年前来,这地形地貌和那时候肯定有很大的分别,他恐怕得费些功夫去寻找入山的道路。也不知道那条进山路现在有没有。

????陈忠和卫兴国这才放下心来,两人都是军人出身,如果说只是在这山岭里找矿,那倒是不怕什么,车后面可是带着全套的野外生存用品,而且为了安全起见,陈忠还带了自制的两把钢弩。

????因为陈忠和卫兴国都不能持枪,而有的时候,没有枪在身又太不方便,所以陈忠就偷偷地造了两把弩,平时这东西都拆成零件,分装在两个箱子里,需要的时候,只要有个三分钟的时间,他就能将其组装起来。

????“要是这样,嗯,看看进山前,能不能找个地方买把猎枪,那就更有把握了。”陈忠沉吟了片刻道。如今这时候,虽然国家再三地禁枪,但是像生活在这山岭中的人,还是有不少猎枪的,虽然比不上军中的枪械,但是打个野物还是不成问题的。

????“陈哥说的是,要是有把猎枪的话,只要不遇上群狼,就是虎豹来了,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卫兴国一拍巴掌道。离开军队这些年,对枪,他可是早就手痒痒了。

????方明远回想了半晌,他前世去那里的时候,似乎没听当地人说那里有什么凶猛的动物。不过,那个时候,公路都已经穿过整个山岭,就是有什么大型的野生动物,也早被修路大军吓跑了。如今那里还是荒山野岭,自己谨慎一些,也是应当的。可惜他们找得是金矿,否则的话,倒是可以雇佣上几个当地人做向导,那就更放心了。“好,就依陈哥,到了当地,咱们找找当地人,或买或借几把猎枪,我也过过枪瘾。”男人吗,又有几个不爱枪的。

????“太好了!”卫兴国兴奋地大叫道。

????“方少……有句话……我得提醒你。”陈忠吞吞吐吐地道。

????“陈哥,我明白你的意思,金矿是不能私人开采的。”方明远一笑道。陈忠这人,忠厚精细,当自己人绝没有问题,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却是看得极重。否则的话,当年也不至于沦落到县供销社里当个车队的小头目。否则以他的身手,到东南沿海地区给那些老板们当保镖,一年争个几十万还不是玩的。

????“那……”陈忠更有些糊涂了,方明远既然知道金矿不能私人开采,那还跑这来做什么?就为了捡些狗头金或者金砂回去吗?他在家里多写两剧本,争得岂不比这个多?

????方明远笑了笑,他是要拿这个金矿上贡的,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自己向国家贡献一个金矿,虽然说只有吨级的储量,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不是?自己接下来再做什么事,这帮子京城的大佬们不也得看在这个金矿的面子上,对自己睁一眼闭一眼?到时候,苏浣东要回护自己,也是师出有名吗。不过这个,他是不适合向陈忠和卫兴国全盘托出了。

????陈忠和卫兴国见他似乎没有说的意思,也就不再多问。

????车子很快就在方明远的指点,离开了主道,拐上了一条通向山区的土道。

????土道的路况极差,说是道路,其实就是人走多了踩出来的不过供两辆车并行的一条无等级道路,好在三人前来这里的时候,方明远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才特意托人借了辆吉普车来,这要是轿车,底盘低的它们在这路上开不出二百米准得趴窝。不过即便是这样,这车里仍然是晃得如同坐船一般。

????“靠,这……也叫路!”卫兴国跟着方明远也有两年了,也跟着沾染了不少方明远的口头禅。

????“方少,坐稳了!”陈忠不放心地叮嘱道。这车上下颠簸地太厉害,稍不小心,可能脑袋就会与车顶来次亲密接触。如今方明远最珍贵的可以说就是这脑瓜子,要是撞个什么好歹的,方家人还不骂死他。方明远早就由坐改半躺了,用手撑着前面的坐椅,来稳住自己的身体。吉普车是越开越慢,最后差不多已经沦落到了比牛车快不了多少的速度。

????“这里当官的都干什么吃的,这么次的道路居然也不修修!”卫兴国低声咒骂道。这破路,就是在平川县里看不到。若不是三个人都不晕车,否则的话,早就吐得稀里哗啦了。也不知道住在这里的人去县城怎么去?这居然还是在京城周边的县城呢。

????“哼,看看早上那位何总的做派,你这问题纯粹就是白问。”陈忠没好气地道。在这种道路上开车,司机必须高度集中精神,开个一里路,耗费的精力能抵正常公路上开个三四十里。他还得照顾方明远的承受力,自然是心里早就把这里的官员们骂得狗血淋头了。

????“陈哥,要不要换换?”卫兴国迟疑地道。他的开车技术也不错,但那得看和谁比。

????“暂时不用,不过看这架式,要是一路上都这样的话,肯定得换人!”陈忠摇了摇头道,“方少,咱可别走错路了,这冤枉路跑起来可是太遭罪了!”

????“可不是,估计咱们出来的时候,得到县城里找地整整这车,不然的话,回京城的路上搞不好会趴窝。”卫兴国苦着脸道。他可是爱车的人,虽然说这吉普车是借来的,看着这样糟蹋,还是心疼。

????方明远也有心找人问问路,可是斜门的是,这一路上居然就没有看到一个路人。不过想想倒是也可以理解,现在在农村里,这年可是还没有过完呢,而且昨天又是那么大的沙尘暴,这里又是这么个破路况,没有什么急事,谁会选在这个时候,往外跑。

????他们一直开到了接近晌午,就连陈忠也觉得骨头架子有点发散的时候,前方终于闪现出来一座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