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百八十六章 祸从口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kko-o(两张)、ngstone、无情小字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美女是祸水、亡美灭日、小鱼儿62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植入广告,可以说是现代电影电视剧获利的重要途径之一。而越是收视率、票房可能高的电视剧、电影,植入广告的价格就越高。

????像“方”,卡梅隆、施瓦辛格三人合作的《终结者3》,可以从一开拍就注定会受到媒体和影迷们的高关注的电影,想要在电影中植入广告的公司,更是多如牛毛。但是无论是方明远,还是卡梅隆,对于电影中的植入广告,向来都控制地十分地严格,甚至于在有些电影中,一个植入广告都没有。

????也正是因此,为了自家产品或者说商标能够在方明远和卡梅隆合作的电影中出现,很多公司都不惜付出巨额的广告费,甚至于其他方面的巨大让步——因为这个广告的效果,比起在电视台里狂轰乱炸上几个月还要有效!

????通用汽车公司为了让自家的产品在《终结者3》中风光无限的背后,可是数以千万美元计的广告费。不过到了现在,通用汽车公司肯定是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数以百万、千万计的影迷们在银幕上看着凯迪拉克横冲直撞,这样的广告,可是比那些言之无物的电视广告更有视觉冲击力!要说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公司不眼红,那才是扯淡!

????只不过。这种事情,除非方明远在写剧本的时候有意提到。否则的话,都是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翡翠鸟电影集团公司和卡梅隆所需要关心的,根本不会有人来打扰他,所以他一时间也没有想到。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都不用方明远自己出马,以宇田光璃交游之广阔,很快就联系上了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公司的一位重要董事。

????在得知是“方”的拜托后,那位董事当机立断地表示。这件事完全不成问题,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公司会理解南钢集团的难处的,即便是晚一段时间,也不会要求索赔的——索赔是有价码的,而“方”的人情却是有价无市的。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但是无论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还是方明远。都没有传回来消息。虽然说,没有消息,并不代表着就是坏消息,但是周宁的心里就如同长了草一般。

????这一批货物的发货时间原本就已经晚了两天,而到了现在更是晚了四天,如果说再算上装船卸货的时间。时间已经卡得死死的,再也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了。周宁看了看表,如果说到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货轮仍然无法装船离港的话,就是货轮一路马不停蹄地直奔美国。路上也容不得出半点闪失差错。否则的话,仍然有可能会无法按时抵达美国港口。

????他虽然是南钢集团的负责人。但是却不可能做到一手遮天,这样大的一笔损失,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隐瞒下来的,更何况,在南钢集团,想要把他取而代之的人,也是大有人在。这些人只不过还在等待更好的时机,等待自己再不可能翻盘的时候……

????“周总,这一次,实在是事出意外!给你添麻烦了,希望这一件小事,不会影响到我们之后的精诚合作!”坐在他对面年纪应当还不到三十岁的年青人举杯笑道。

????周宁心中有些不悦,对面的这个年青人,叫虞军杰,虽然叫军杰,可是半天兵也没有当过。这一次误事给周宁带来诸多麻烦的宁江海运运输公司的大股东就是他。

????当初周宁之所以同意由宁江海运运输公司来接手南钢集团的海运业务,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大的能力,而是看在了他的两个哥哥虞军雄和虞军豪的面子上。这两个人,分别在两个省里都担任了相当重要的职位,而且大家普遍认为,如今已经是副省级干部的两人未来的仕途肯定会达到省部级以上。

????而这两个省,是南钢集团的传统销售市场,在国内钢铁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今天,南钢集团也不是旱涝保收!

????虞军杰这一次搞得他如今的处境很不好,若不是考虑到一旦事不可为,可能还要借助虞军雄和虞军豪的力量渡过难关,周宁才没有心思来见他。

????“虞总,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关系到南钢集团数千万美元的损失!”周宁皱眉道,“贵公司的那条船还被扣押着呢?”他已经听到了消息,那条货轮之所以被扣,是因为虞军杰在澳门赌场里豪赌输了上千万美元,还欠了赌场近两千万美元。由于虞军杰没有及时地还钱,赌场通过关系,将货轮在海外扣了下来。

????“公司正在和对方积极地协商,我想过不了多久,货轮就可以投入正常运营,不会误了南钢集团下一批货物的。”虞军杰一脸满不在乎地道。宁江海运运输公司的大股东虽然是他,但是实质上他并没有在公司里投多少钱,但是每年都可以从公司得到足额的分红。这一次,他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宁江海运运输公司的其他股东们,也没有谁敢指责他。所以,他也没有认为这事能给周宁带来多少麻烦,这些年来,官员们交学费交得还少啊?

????周宁的眉头不禁皱起,虽然说,他还想着要借助虞军杰两个哥哥的力量来稳住自己的位子,但是听虞军杰这样一副全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口吻,却是倍感刺耳。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才给自己和南钢集团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难道说他却丝毫都没有愧疚的心理吗?今天从见面到现在,虞军杰就没有正式地向自己说过一句道歉的话语!周宁能够执掌南钢集团公司。体制中的级别虽然比不上虞军雄和虞军豪,但是也相差不远。虞军杰却是压根就没有一官半职,他这个模样在周宁的面前,怎么能令周宁这心里不窝心吗?

????“周总?”虞军杰没有听到周宁的回答,放下了酒杯,面有不悦地道。

????“虞总,要谈下一批货物的运输,先让宁江海运运输公司把违约责任承担了吧。之后,才有可能来谈以后的运输合同。”周宁压了压心头的怒气。虽然说,宁江海运运输公司的赔偿压根就弥补不了南钢集团的损失,但是在这个时候,周宁也不能够无视。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他要不能从宁江海运运输公司要到赔偿的话,那么他在南钢集团中的处境将会更加地糟糕。会给他的竞争对手更大的把柄!

????“啊,原来是为了这个。周总,那一点点小钱,你还看在眼里啊。”虞军杰恍然,摆摆手道,“算了吧,就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违约赔偿就算了,下一次运货时,让他们把运费从中扣也就罢了。”周宁心头刚刚压下去的火气,立时又蹿了起来。敢情这一位,不但不想负违约责任。连运费都不想退回来啊。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虞军杰随手从手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推到了周宁的面前道:“当然了。宁江海运运输公司这一次给周总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这是一点心意。”

????周宁看着面前的信封,却根本连动动它意思都没有。信封并不鼓,周宁相信里面应当是一张银行卡。但是,里面能够有多少钱?反正不可能比应有的赔偿费更多。

????这群混蛋们,以为拿点钱出来,就可以让自己放弃继续追究此事,他们却不想想,如果说自己连位子也保不住的时候,要这些钱又有什么用?原本一片光明的前程,要是毁于一旦,自己的这些年的奋头岂不是全部打了水漂!

????“周总,电话!”周宁的秘书拿着手机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在周宁的耳边道。

????“谁啊?谁他妈的一点眼色都没有?”虞军杰啪地一拍桌子,恼火地道。现在正是他“说服”周宁的关键时候,这可是关系到一大笔钱的赔偿的大事。

????周宁看了一眼手机,脸上露出了喜色,立即接了过来,并且站起身来,一边向外走一边道:“您好,方少。”

????没等虞军杰再说话,周宁已经走出了包厢,秘书自然是不会留在这里看虞军杰的脸色,也跟着他走了出去。

????“真他妈的扫兴!”虞军杰嘟囔道。他还急着赶紧办完了这事,去参加一个派对呢。一想到在派对上,可能出现的那些漂亮姑娘,他就有些迫不及待。

????好在并没有过多久,周宁就大步地走了回来,坐回到了位子上。

????“周总!”虞军杰将信封又往前推了推。

????周宁拿起了信封,就在虞军杰以为他要收起来的时候,周宁随手将信封又丢回到了他的面前。

????“周总,你这是什么意思?”虞军杰的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声音也提高了八度道。

????“南钢集团下一批货物,不会再交给宁江海运运输公司了。”周宁淡淡地道,“南钢集团承受不起,再发生类似事件的风险了。就这么简单。宁江海运运输公司应当给南钢集团的赔偿款,一个星期内必须一分钱也不少地到账,否则的话,就不要怪南钢集团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虞军杰怔住了,他没有想到,周宁居然会借此将宁江海运运输公司踢出局去!南钢集团目前可是宁江海运运输公司最大的客户,它的业务量占到宁江海运运输公司总业务量的近三分之一!

????“周总,你这话说得也未免太绝情了吧?”虞军杰冷冷地道,“这样一件小事,你就要把宁江海运踢走?”

????“我说过了,这不是小事!这干系到南钢集团数千万美元的利益!”周宁也沉下脸来,“关系到我周宁的前程!”

????“前程?呵呵,周总既然知道这事干系到你的前程,就更不应当拒绝我的好意!”虞军杰双手环抱在胸前,自信满满地道。

????周宁险些气得乐出来。事情都是他惹出来的,他居然还有脸在自己的面前说什么“好意”?

????“虞大少的好意。我实在是承受不起,一次就足够了!”周宁冷冷地道,“古人早就告诉我们,亡羊补牢!”

????虞军杰的火气也一下子就蹿了起来,亡羊补牢,周宁这是什么意思?“周总,你的意思说我们宁江海运是狼了?周总,你虽然是南钢集团的老总。但是也要注意有的时候,祸从口出!”

????“祸从口出?”周宁哑然失笑道,“祸从口出!”

????不过不等他再多说什么,周宁已经站起身来道:“应当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希望宁江海运按时将赔偿款打入南钢集团的户头,免得大家日后在法庭上见。告辞了!”

????虞军杰大吃了一惊,他原本还在想。周宁这是不是以退为进,以双方间彻底地撕破脸来威胁自己,要宁江海运运输公司乖乖地将赔偿款交出来。但是现在看周宁的模样,似乎并不是像自己所想的那样。

????“周总!”虞军杰连忙叫道。

????周宁在包厢的门口停下了脚步,就在虞军杰以为事情还有转机的时候,周宁咧嘴笑了笑道:“虞总。差点忘记了,方少要我问问你,你刚才那句话是在说他的吗?”

????说罢,周宁昂首挺胸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任虞军杰在后面再三地叫喊。也不再停步。

????“该死的,这个老家伙他妈的是吃枪药了?”虞军杰颓然地坐了下来。沮丧地道。虞军杰现在是满心的迷惑,原本在他想来,现在应当是周宁有求于他才对,要是他的两个哥哥能够或明或暗地帮助周宁一把,就算这件事被捅了出来,周宁也应当没有大碍,南钢集团仍然会是由他负责。

????所以他才是这样一副吃定了周宁的模样,就连信封里的那张银行卡,里面也不过区区的二十万元——澳门赌场的事情,他要摆平了还要花不少钱呢,那些家伙,可不管什么他哥哥是什么人,居然在海外就把宁江海运的船给扣押了。而且听说,赌场老板的背景硬得狠,就是在国内上层也有人脉。就算宁江海运运输公司已经出面来解决此事,但是他要是想一分钱都不花,也是不可能的。

????“不对,那个电话有问题!”虞军杰回想了一下,立即意识到,问题出在了那个电话上。在接那个电话之前,周宁可没有这么硬气!

????“方少?这个方少是谁?”虞军杰喃喃自语道。

????走出了会所的周宁,心情大畅,他并没有立即上车,而是信步当车,缓缓地向会所的院门方向走去。

????此时的他,心里已经没有任何压力,就在方才,方明远打电话告诉他,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已经安排好了船只,已经进港准备将货物装船,明天中午之前,肯定能够离港驶向美国。而且这是一艘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新采购到的高速货轮,比普通货轮的船速能够高出近两成,这样的话,运输的时间虽然紧,但是还是有希望能够按时送到美国港口的。

????而且,方明远也告诉他,自己已经和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公司方面打过招呼,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公司已经同意,考虑到这件事的主要责任方不在南钢集团,所以即便是货轮不能够按时抵达港口,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公司也不会追究南钢集团的违约责任,也不会影响到南钢集团的信誉度。

????这样的双保险,立时让周宁这颗悬了好几天的心,彻底地回到了肚子里。

????只要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公司不追究南钢集团的违约责任,这件事也不影响到南钢集团在海外的信誉度,那么这件事对于周宁来说,就完全没有什么杀伤力了。就算是他的那些竞争对手们捅到天上去,只要没有出什么严重的结果,那周宁就没什么大事,最多不过是做个不痛不痒的检讨罢了。

????而且更令周宁心里痛快到了极点的是,在他接电话的时候,虞军杰的话恰好让方明远听到了,方明远自然就问了两句,在得知整件事情的祸根就是虞军杰,虞军杰还企图借着他哥哥的力量来压迫周宁之后,方明远让他转达了方才的那句话。

????虽然说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周宁相信,要是虞家人识趣的话,这件事也就算了,要是虞家人不识趣的话,虞家就会有麻烦了。方明远那可不是一般人,岂能容能虞军杰任意的侮辱!届时,方家要是找虞家的麻烦,谁都说不出个不是来。方家的能量,虽然不显山不露水,看起来似乎和老好人似的,但是在商界里,老好人怎么可能走到方家如今的地位上?老虎不咬人也不意味着它是病猫!周宁毫不怀疑,如果说方明远决心要做的话,掀翻了虞家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样一来,虞家人就是想找自己的麻烦,也要想想可能牵涉出来的麻烦。

????同时,周宁对于方明远在美国的能量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不过短短的这点时间,他居然就搞定了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公司,这个人情他可是欠大了!

????想到这里,周宁忍不住冷笑道:“呵呵,祸从口出,这才真是祸从口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