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县里的领导?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章县里的领导?

????三人就如同那在沙漠里迷路的旅人看见了绿洲一般,喜不自禁。

????临近村子,这道路就变得齐整多了,虽然还不能与公路相比,但是与方才相比起来,已是天上地下。

????“哎哟,我的娘咧,总算是出来了!”卫兴国长出了一口气道。方明远也总算是可以坐直了身体,窝了这么久,他也是很难受的。

????“方少,时近中午,咱们不如就在这里吃顿饭,再打听打听道。”陈忠也轻松了很多,侧头问道。

????“好!”方明远也是有些撑不住了。刚才那哪是坐车啊,就是坐船不遇上大风浪都没有那么晃的。

????村子并不大,一条两车并行的土路横穿了整个村庄,将村子分为了两半。如今正是农闲的季节,在村口坐了不少村民和孩子,方明远几人的吉普车到来,可是引得那些孩子们如获至宝,笑着闹着地围了上来。陈忠不得不再次放慢了速度。

????村子里头只有一家小饭店,店里也只有店主夫妻二人,店里只有四五张桌子,可以看出来这里的外人来得很少。

????方明远他们的车子刚停到了门口,老板娘就已经紧张地迎了过来,为什么说紧张呢,一张还算是中姿的脸上,强挤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手里的抹布都扭成了麻花,可她却仿佛根本没察觉似的仍然在不断地用力,这架式怎么看也不像是前来揽客的。

????“同志,你们是县里下来的吗?村委会在那边。”果然不出所料,老板娘一张口这“欢迎词”就与众不同。

????卫兴国笑道:“我们不找村委会,就是来吃饭,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我们这里乡村小店,能有什么好吃的?都是些村里人吃的,你们县里人肯定吃不习惯。”老板娘绞着手里的抹布,陪笑道。

????“你这老板娘真是有意思,人家都是揽客,你怎么把客人往外推啊?”陈忠好笑道,“这一路上过来,我们就看见你们这一家饭馆,不到你们这吃,那我们去哪里?”

????“就是,开店的不怕大肚子汉,我们又不是来吃白食?”卫兴国也觉得挺好笑地。

????“不是了,我们这里就是给村里人混饭吃的地方,哪能合几位县里同志的口味……”老板娘下意识地回答,此时她才突然反应过来,刚才眼前的这个年青汉子说什么,说他们不是来吃白食!

????那张原来板着的,带着几分畏难的脸上立时显露出了笑容,居然也有了几分风情。“既然几位同志不嫌弃我们这乡村手艺,那赶紧进来吧,我家那位今刚收到两只野兔子,正烤呢。”

????此时她才注意到了方明远,当她看到陈忠和卫兴国让方明远走在前面的时候,这心里不由得又有些嘀咕,这不会是县里哪位领导的孩子吧?不过人家都说了不吃白食,而且这村里也的确就他们一家饭馆,就是想往别处让,也没地啊。

????方明远三人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坐了下来,老板娘陪笑地问道:“那几位同志想吃点什么,我们这里可不像县里的馆子那么多菜肴,就是一些简简单单的。”

????陈忠看了看方明远,方明远随意地点了点头,他也没指望能够在这里有什么好吃的,不过是在车里颠得有些难受,下来活动活动,再说了,热腾腾的菜肴总比那些干粮好吃不是?虽然他带了不少罐头、肠之类的东西,但是看这村子的样子,恐怕要是不够,回头补充还得回县城去。来时候的那条路,他可是轻易不想走第二回了。

????“来一只兔子吧,再把你们店里拿手的菜做几道,要个汤,酒就不用了,我们还要开车。一定要干净!”陈忠也懒得让这老板娘报菜单了,反正是方明远买单,这点钱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跟了方明远的时间也不短了,知道这位在吃的方面除了要求干净之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苛求。山珍海味也能吃,是家常小菜也没问题。

????“几位都不喝酒啊,我们这里有村酿的果酒,酸酸甜甜的,不上头。您几位要不要来点?”老板娘此时才有点正常老板娘的模样,开始殷勤地劝菜。

????“来一点吧,我尝尝。”方明远点了点头道。

????果酒和兔子很快就送了上来,又加了几个凉菜,三人尝尝那果酒,与其说是酒,还不如说是方明远前世里的果汁,酸中带甜,味道倒是不错。别说成年人了,就是孩子喝也没问题。

????“方少,吃个七八成饱就行,要是下午的路也和来时的一样,到时候就该难受了。”陈忠提醒道。

????三人说话间,只见门外面急匆匆地跑来了两个中年汉子,看到停在饭馆门口的车子,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老汪,咱们总算是赶上了。”个子较矮胖,如同个冬瓜似的中年人扶着膝盖,很是喘了几口气,才勉强说道。他叫毛二枸,其实叫毛二狗,只是当上这村长后,觉得这名字实在是拿不出手,到县里都令人笑话,所以找那认字的人,寻了个同音字替代了。

????而被他称之为老汪的,则是这里的村委书记,叫汪东启。两人刚才听村口的人说有辆吉普车来,就连忙赶了过来。他们这里由于外出不方便,很少会有县上的领导来,但是两人也不得不来看看,这万一是县里乡里的领导下来了,自己两个要是不及时的出现,那日后就是麻烦。

????汪东启也哈着腰喘了几口气,这才抬起头来道:“是啊,总算是赶上了。老毛,咦?这车不是县里的。”汪东启此时看见了车上的车牌,不是县里的,居然是京城的。

????毛二枸这才注意到吉普车的车牌是京城的。两人面面相觑,心里不由得嘀咕,这荒山野岭里的村子,一年里县里的领导都不见得来一回,这怎么突然蹦出个京城的车来?

????老板娘这才看到两人,连忙打招呼道:“哎哟,这不是汪书记和毛村长吗?您二位怎么来了?要吃点……”

????“嘘!”毛二枸一把把她给扯了出来,三人转到一旁的小巷里,这才低声地问道,“程娘子,这车主是不是还在里面?”

????老板娘莫明其妙地看着两人,点了点头道:“嗯就在里面,一个少年,一个年青人,一个中年人。”

????“中青少?”毛二枸诧异地看了看汪东启,这样的年龄搭配有点奇怪。

????“我跟你们说哎,这三个人里面,好像那个少年是头。”老板娘压低了声音道。开了这么长时间的店,她的见识也算是村里拔尖的,加上方明远他们也没有刻意地掩饰什么,察言观色下,倒是看出来三个人中方明远最重要。

????“少年是头?”汪东启和毛二枸这心里更是奇怪。县里、乡里那些头头脑脑们,都是成年人了,没有能称得上是少年的。这京城里更应当是这样吧,哪有少年人当官的道理。

????“会不会是京城里领导的孩子?”毛二枸突然道。

????汪东启一拍大腿,压低了声音道:“有道理!”在他们看来,这能够开上车的,肯定都是官员或者说那些国营企业的头头脑脑们,既便不是官员或者说那些国营企业的头头脑脑们,那也肯定是与他们有关系的人。这普通人,哪有资格坐车呢。

????“咱们怎么办?去不去见见?”毛二枸看了看汪东启,开始两人以为是县里或者乡里来人了,这才匆匆忙忙地赶来,生怕日后这些大爷们又找麻烦,说什么招待不周的。这既然不是,似乎也就没有必要再凑上去了。那些当官的一个比一个傲气,拿他们这些村干部根本就不当回事,呼来唤去的,就跟下人似的。要没有正事,他才不想往这些人的身边凑呢。

????“当然要见见了,虽然说这县官不如现管,但是这京城的领导,听说和县长一个级别的多如牛毛,万一是个大官的子弟呢,回头再回去给咱们村里歪歪嘴,县里肯定又得找咱们的麻烦。”汪东启毕竟是书记,这见识比毛二枸要强多了。

????“是这理!”毛二枸一听,想想后也觉得汪东启说得不错。

????“而且他们来咱们村做什么?总不会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吧?咱们身为村里的干部,得搞清楚他们的目地。若是他们在咱们村里出什么事,日后也有个说道。是不是?”汪东启见毛二枸点头称是,又得意地道。毛二枸只是小学文化,而他却上完了初一才辍学,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当上村委书记,而毛二枸只是村长的主要原因。

????此时,方明远他们三人已经吃了个半饱,想找那老板娘过来问问道,这才发现老板娘不在屋里,而且这屋里居然就他们三人,连个村民都没有。

????陈忠刚想开口叫,只见那老板娘带着两个中年村民走了进来。“三位同志,这是我们村里的村委书记汪东启和村子毛二枸,听说几位来了,特意来看看。”

????方明远 三人微微怔了一下,随即陈忠和卫兴国站起身来,邀请两人入座,这不是磕睡遇上了枕头,刚想找人打听打听,这就遇上了村里的头头。陈忠招呼着老板娘再上两个菜,再来瓶酒。

????毛二枸和汪东启互相对了个眼色,他们虽然认不出方明远他们所穿衣服的牌子,但是也能看得出来,以方明远三人的气质,绝对不可能是农村人,而且从三人的态度上来看,只是欠了欠身就算是见礼过的方明远,显然是三人中的头。

????“不知道三位同志都怎么称呼?”汪东启坐到了方明远的对面,满面堆笑地问道。

????陈忠笑着替三人介绍,只是在说到方明远时,只提了姓方,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毛二枸和汪东启更是确认了方明远是这三人中最重要的人。

????“汪村长,他们一会儿可能还要开车,所以喝不得酒,我吗,对酒还没有兴趣,也就不敬两位了,两位自便!”方明远笑道。

????“那我们就谢谢三位的款待了。”汪东启两人倒也不客气。

????喝了几杯酒,陈忠又丢过去几棵烟,这酒桌上的气氛就活跃了起来。方明远这才问起了村子的情况。

????这里叫果子沟村,为什么叫果子沟呢?因为这村子附近的山里全是野果子树,成片成片的,每到秋季果子成熟的时候,从树上落下的果子能够都会顺着山势滚到两山间的沟壑之中,所以就叫果子沟,而他们的这个村子距离那里最近,也就叫做果子沟村。

????“有野果子还不好?你们每年秋季里把那些果子都摘了,拉到县城里去卖,也能换不少钱吧?”卫兴国笑道。

????“卫同志,你这么想可就错了,我们这可没从这些果子上占着什么便宜。”毛二枸苦笑道,“就我们村这出村的路,几位同志来的时候也体验过吧,什么果子往外运都得颠成坏果子。而且这些野果子,虽然闻着味道不错,但是吃起来味道就比那些种出来的果子差得多,倒是像程娘子他们家这样酿成果酒来,味道还能入口。”

????“既然你们自己也知道这段路难走,为什么不修修呢?也不用修成正规的公路,但是至少可以平坦一些吗?”陈忠好奇地道。

????“陈同志一看就是城里人,不知道我们的难处哈。”汪东启连连摇头道:“这修路,是需要钱的,没钱还修什么路。我们果沟子村在县里虽然不是最穷的地方,但也是倒着数前十的地方,每年地里的那点收入,能够保证自己的吃喝就不错了,如果说县里不给拨款,根本就没钱修路。而且这修路是要占地的,占谁的地,是要给人补偿的,我们拿什么钱补偿人家?”

????“你们这里的山果子很多吗?”方明远心中一动,这所谓的果酒味道还是很不错,抵得上他前世里常喝的果汁,这里的山果子如果说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漫山遍野,那收购来榨果汁倒是不错。可是他前世里怎么没听说过这个果子沟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