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惶恐的两夜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章 惶恐的两夜

????“多!多得狠!我们村周边的这十来个山头,全部都是这野果子树,每年都有大量的野果子滚到山间的沟壑里,厚厚的足有好几米!”毛二枸手指着外边道,“你们穿过村子,再往前个一二里路,就可以看到了。这要是在秋天,在村里都可以闻到那些野果子发酵的味道。而且和小同志你说,我们这赤县在冀北本身就是产果的大县,每年的各种果类供应周边的县市和京城后,还绰绰有余,人们哪还看得上这野果子?”

????“那每年村里人都摘果子吗?”方明远接着问道。

????“摘?除了年青人想尝尝鲜,会去那里背些回来,要么就是像程娘子这样打算用它酿酒的,否则一般人是不去的。村里正打算要不要将这些树都砍掉,从新种树。可是难啊,没有钱,就连砍树都难啊!”汪东启连连摇头道,“这果子沟村是个穷地,人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我们周边的山上就是这野果子树,难不成我们就吃这野果子?”

????方明远心中有一丝恍然,也许自己前世里来这的时候,这满山的野果树都已经被砍掉了?他还记得,那条盘山路上,所经过的山包大多都是光秃秃的,只有一些矮木和草从。他从包里翻出地图,拿给汪东启二人看,让他们指出果子沟村所在的方位。

????“就是这里!”汪东启手点指着地图道。

????“嗯,就是这块!”毛二枸也连连点头。

????方明远不由得有些挠头,如果说地图没有错的话,那么前世里入山前的村庄,就应当是这里了,可是他依稀记得,那时候,好像那个村是叫什么郭村的,难道说是自己听差了,人家说得是果村?

????“从你们村子这边出去,是通向哪里?”方明远收起了地图,接着问道。

????“那就是进山了,这路一直通向山里的林场。”毛二枸抿了口酒道,“不过这林场如今也快要荒废了。”方明远心中一喜,前世里那条路也是通向一个林场的,看来也许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这路通向林场,那林场伐下来的原木怎么从你们这边运出去?”陈忠更是奇怪了,就那破路,吉普车开着都费劲,更别说运原木的卡车了。

????“那边还另有一条路,可以直接通向外界。不过最近这几年里,好像也没有修整,路况也不好说。”汪东启解释道。

????方明远暗地里向陈忠他们点了点头,陈忠会意地接着问道:“汪书记,这山里可有什么野物?我们是出来游玩,顺便想打几只野物回去。”

????“野物?前些年里,这山里还偶尔能够看到一两只狼,现在啊,恐怕你们也就是打打兔子和野鸡了,连野猪、狐狸都不好找。”毛二枸随口地答道,“要是想打点大点的野物,还得向北走,最好进入内蒙那边,也许还有可能。”

????方明远三人听后这更是心里大定,连野猪和狐狸都不好找,那就肯定没有什么危险性大的野生动物了,有陈忠的那两把弩弓,估计也就足够了。

????“你们这里平日里有上山打猎的人吗?能不能借两把猎枪给我们?”陈忠试探性地问道。

????“猎枪?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拿的!万一在山上伤了人,那可是要负责任的。”汪东启吓了一跳道,“我们村里的猎枪早就上缴了,如今村里人抓兔子也都是靠下套子什么的。”

????陈忠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却也不觉得意外,自己这些人毕竟是属于外人,这村里人不敢外借,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汪书记,你们村里有能借宿的地方吗?我们三人恐怕要在这村里住上一夜。我们交住宿费。”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如今已是过午,下午去通向林场的路上看看,找找以前的回忆,恐怕也就近天黑了,这时候进山,显然不是好时候,不如踏好道,明天一早进山。

????“还交什么住宿费啊?我们村里条件不比你们城里,但是这房子可比你们大多了,如果三位同志不嫌弃,就住我家去,大炕暖屋,保几位睡得踏实。”汪东启笑哈哈地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三个人恐怕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开着车从京城跑这么远来打猎,还带着随从,这是什么架式?而且这两个随从一看也不是普通人,很可能是军人出身,这样的人平日里他是想见都见不着。要是能给他们留个好印象,日后没准什么时候就能帮上自己的大忙。

????这农村里头缺什么,也不会缺房子,就是再穷的家庭,也能有三间破瓦房不是?招待他们住一夜,又能付出多少东西?

????“老汪,你家人口多,不如去我那里,我家里就五口人,人少也清净!”毛二枸也不傻,汪东启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

????最后由方明远拍板住在了汪东启的家里,主要是方明远看这汪东启说话更有条理,而且他是书记,这在村里的权力也能更大一些,有点什么事,也好张罗。

????待到汪东启和毛二枸也酒足饭饱的时候,陈忠结帐,这一顿饭五个人有酒有肉,居然才要五十来元钱,陈忠顺手丢下了二百五,让他们照着中午这顿饭的规格再做四桌,晚上送到汪东启家去。乐得汪东启眼睛都眯缝起来了。他们村里平均年收入不过二千多块钱,家里吃上这么一顿饭,那也得是过年过节来贵客才有的,仅这一点,就占大光了。

????“汪书记,毛村长,上来吧,去你们家认认路,下午回来的时候,我们也好找!”陈忠拉开车门,先让方明远坐到了副驾驶座上,又招呼两人道。

????两人颇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样子,上了车后,好奇地东看西看。

????“晚上毛村长也带着家里人一齐来吧,大家吃顿饭。”方明远的一句话令原本心里有些失落感的毛二枸也笑逐颜开。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简单单了,下午方明远三人开车前往山里,一直呆到了天光擦黑才回来。回来的时候,程娘子家已经将四桌的酒菜送了过来,汪东启一家连带着毛二枸一家都等着他们吃饭。席上就比较郁闷了,陈忠和卫兴国由于有任务在身,所以都只喝了两杯意思一下就得,方明远继续喝果酒,汪东启和毛二枸两人还真不敢主动劝他酒,而且能喝酒的这几个也都自我控制着,生怕喝多了失态,再引起客人的反感。所以菜虽然很丰盛,大家吃得也很开心,这酒也就一般般了。

????第二天一早,方明远三人就开山入山,又是待到晚上的时候才回来,三人显得有些疲倦和狼狈,带回了两只野兔。交给了程娘子家里,陈忠又丢下了二百元,晚上大家又是一顿饱餐。

????第三天,又是如此。

????第四天,仍然如此。

????直到第五天,天都黑透了,三人还没有回来,汪东启和毛二枸这心里就不踏实了,找了村里的十来个棒小伙,开上村里的拖拉机,顺着路一路找了过去,在一处山坡下找到了吉普车,车里没人。汪东启和毛二枸这心里就更嘀咕。不说人家是京城里来的客人,就是连吃了人家四天饭,自己也不能就这么打道回府吧。结果又让人开着拖拉机回去拉来了几个帐篷,同时组织人手在附近这一块的山上寻找。找了半夜,也没有什么收获。

????第二天一早,汪东启和毛二枸又让人回村里找来了更多人,拉大网寻找,两人急得直跳脚,眼看着这天色转阴,很有可能下雪,要是再找不到,就得上报县警察局,看看能不能组织附近其他村里的人一同寻找。

????就在天空已经飘起了小雪,他们二人都有点绝望,打算上报县里的时候,从山里传来了好消息,找到方明远他们三人了。没过多久,村民们背着方明远,架着卫兴力和陈忠来到了山下吉普车旁。

????三个人都是满面的疲倦,方明远体力最次,在村民们找到他们之前,完全是被卫兴国和陈忠架出来的。要不是遇上这些寻人的村民,这山路足够他们走到半夜的。

????三个人的身上都是擦伤,灰头土脑的,衣服也撕破了不少,但是好在谁都没有受伤,汪东启和毛二枸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心总算是放回肚子里了。

????至于在山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三人都是闭口不谈,汪东启和毛二枸问了几次之后,看三人都不说,也就不多说了,反正三人都安然无恙,这也就知足了。回来的路上,飘飞的雪花就变成了雪片,坐吉普车的这些人还好,坐拖拉机的未免就惨些。

????待所有人都回到村里,已差不多是晚上十点左右。方明远三人梳洗完毕,陈忠拿出了三千元钱,让汪东启和毛二枸分给那些入山寻人的村民们。

????“这可太多了!”汪东启和毛二枸吃了一惊,这么多的钱,平均下来,每个人能分个五六十元了,这在农村里就不是小数了。虽然知道方明远三人出手大方,但是也没有想到会给这么多的钱。

????“拿上吧,没有大家的帮助,我们三人现在恐怕还在山里转呢,这是大家应得的!”方明远抱着个暖水袋,用被子裹着,坐在了热炕上。要不是他们身上现金就只余下千余元,他还打算再多给些。这一次,他可是自重生以来,吃得最大的苦头。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变天,幸好他们赶在了大雪前出了山,否则等到明天雪停时,出山将更加的困难。想到这里,对于果子沟的村民们,他就多几分感激之情。

????“汪书记,毛村长,恐怕要再打扰你们两天,待到雪停之时,我们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