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跳梁小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章 跳梁小丑

????雪后的赤县已不复前几日黄沙漫地的景象,虽然田野之中仍然还有白雪,但是通向京城的道路上经过这两天的车流碾压已经看不到多少积雪。

????“丰年好大雪!这一场雪来得倒是他娘的及时啊。”何永立站在县招待所的门前,懒洋洋地舒展着筋骨。昨天的那个小娘们实在是太颠狂了,令他几度欲罢不能,一直折腾到了凌晨三点多才昏沉沉睡下,结果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日头开始偏西。何永立排行在三,大名叫何永立,他的伯父是这赤县的前任警察局长,如今已经调往邻县当县长去了。借着他伯父的光,何永立成了这县招待所的总经理。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官职,但是在这赤县里,也是油水不少的好职位。尤其是这招待所里的服务员,那都是赤县的姑娘里百里挑一,甚至于是数百里挑一的美女!

????赤县虽然邻近京城,又有着丰富的果产品和温泉,但是经济却并不发达,县里没有什么大型的国有企业,几家县属企业也是经营惨淡,虽然不至于到揭不开锅吧,但是也没有好到哪去,所以县里人,无不把能够进入机关单位工作视为发达的途径。县招待所的服务员,虽然还不能算是县里的正式编制,但是这里领导们常来常往,万一被哪一位领导看顺了眼,那么进入政府机关,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这种事情,在赤县里可是有着不少的先例的。因此,这个小小的县招待所里,这些服务员们可以说是个顶个的漂亮。何永立最看好的也正是这一点!

????“何总好!”县招待所的对面,就是几家饭馆和商店,路过县招待所大门的服务员们,无不是甜甜地叫一声,在这里上班好啊,四五个月的收入就能顶家里人刨田干一年的活了。

????何永立随意地点着头,目光在这些服务员的脸蛋上留恋难返。可惜如今是冬季,又刚刚下过雪,即便是中午,室外的气温也在十度以下,再爱美的女性也只能穿着厚厚的大衣或者说羽绒服,将她们美妙的身材都遮掩了起来。

????就在他打算扭头往后走的时候,一辆吉普车从东面快速地行驶过来,停在了招待所路旁的商店门前。何永立的眼角余光觉得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在眼前一晃,他立时停下了脚步,正看见方明远从车上跳了下来。

????方明远在前天经苏浣东从中拉线,与池景钰副部长见面,进行了一次不为人知的会谈。之后的第二天,国土资源部的华北司司长荀国辉就带上了自己司里的精兵悍将,分乘四辆吉普车和方明远三人再次踏上了前往果沟子村的道路。他们原计划是先到那个接近废弃的林场,再从那里到果沟子村,以避开那一段颠簸的要死的土路。可惜天不从人愿,那一段路不知道为何发生了山石堵塞,根本无法通行,一行人只能又绕回赤县来。

????由于中间出了这么一档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他们进入赤县的时候,已是下午近两点左右。司长荀国辉的意思就是考虑到那一段土路的路况不佳,车子根本开不快,如今这积雪又是初融,索性就在赤县里休息一夜,明日一早再上路。司里有人来过这赤县,就提出来,集体入住县招待所好了。陈忠车快,错过两个街口,就把其余人甩开了。

????何永立的眼睛立时就立了起来,对于方明远三人那天不给面子的行为,他可是尤记在心的。可惜回到赤县之后,一没有车牌,二没有人的照片,他想查也无从查起。想不到今天居然在这里又撞见了。每每想起那天早上,就一肚子气的他手一摆,就带着县招待所门口的两名警卫走了过去,

????方明远和卫兴国两人提着三瓶汽水从店里走了出来,这一路上,他们也有些渴了。正好与何永立他们走个对脸。

????“嘿嘿,这才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何永立双手一叉腰拦在了方明远身前,得意地笑道,“想不到吧,咱们又见面了。”

????方明远和卫兴国一怔,卫兴国立即抢前一步,将方明远护在了身后。车里的陈忠看到这一幕,也立即从车里跳了下来。

????方明远眨了眨眼,这人看着有些面熟,可是却一时片刻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你是谁?有什么事?”卫兴国警惕地问道。

????“我是谁?”何永立这火立时就不打一处来,何着这三人早就把自己抛到脑后去了,居然见面还问是谁。他什么时候受过种侮辱!

????“我是你家何爷!”何永立怒吼道,“沙尘暴那天,咱们在县城外的大车店里见过面!你们居然还给我甩脸子!”方明远三人这才想起来那个晚上嫖娼,早上犯神经病的何总了。

????“这里不准停车,你们把钥匙交出来!回头去交警队里领车!”何永立踹了车身一脚,冷笑道。他已经想好了,到时和交警队打声招呼,不罚死他们就不放车。

????“你干什么!”卫兴国心痛地怒斥道。这车虽然不是方明远的,但是卫兴国这几天来也是天天擦洗,看着那个显眼的脚印,卫兴国简直想揍他的心都有了。

????方明远伸手扯住了卫兴国,看了看趾高气扬的何永立。“你是交警?为什么不穿制服?而且我们也没有看到,这里有任何禁停的标志。”

????何永立捧腹大笑起来,他用手点指着方明远道:“我说这里是禁停区就是禁停区,你不是要找交警吗?”他看了看左右,此时恰好从街道的另一边走过来两名警察。

????何永立一摆手,大声地叫道:“王队,过来一下!”那两名警察立时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何总,有什么事?”为首的警察笑嘻嘻地道。

????“这车不能停在这里,把它扣了,让他们几个回头到交警那里领车去。”何永立一指方明远三人道。

????“这点小事,还用得着何总亲自发话?”为首的警察笑道。说罢,此人转过身来,原本笑嘻嘻的一张圆脸立时面沉似水,“你们,把车钥匙给我交出来!回头到县交警队里领车去!”

????卫兴国更是恼怒大声地道:“凭什么要我们……”

????方明远一扯卫兴国,淡淡地道:“陈哥,把钥匙给他们!”

????陈忠随手将车钥匙丢给了警察,冷笑道:“狗仗人势的东西!”

????为首的警察接住钥匙,横眉立目地对陈忠道:“不服气怎么着?再说半个字,就把你铐起来,按袭警处理!”这里毕竟是县招待所,谁知道会不会有哪位县领导从这里过,否则就凭陈忠的这句话,他早就挥舞着警棍给对方点教训了,让他明白明白什么叫祸从口出。但是在这里,他也就说说而已。县里也不是铁板一块,自己也犯不着给人落把柄。

????他们这里说话间,荀国辉他们四辆车也到了,看到方明远他们停在路旁,和人似乎争执了起来,坐在首车上的荀国辉自然就让人将车停了过来。来之前,老上司池景钰可是提醒过他,对于方明远可得要客客气气的,别说人家这回向国家贡献了一座金矿,就是看在苏浣东的面子上,也绝不能得罪。所以这一路上,荀国辉可是一点都没架子,什么事都和方明远有商有量的。

????“他们也在这里停车,你们有本事一块扣啊。”方明远一指正下车的荀司长等人。

????何永立等人这才注意到了荀国辉等人,还别说,这几位的眼力价还真是非比常人,何永立心里当时就忽悠一下,这几个人的做派,一看就是体制中人,而且这一次他注意到了对方的车牌,居然一溜的京城市政府车牌——这一次出京,池副部长要求低调,所以这四辆车并不是从部委里调出来的,而是用得京城市政府里的车辆。

????不过即便是这样,对于何永立的冲击力也是非同小可。京城市政府,那可是部委之下,最高级的政府级别了,京官见人,至少要大半级的,自己这小小的赤县,要是论起级别来,县委书记也不过就是人家一个街道办事处的书记平级罢了。

????何永立连忙迎了上去,笑容可掬道:“几位是从京城里来的?我是县招待所的经理,有什么我可以为几位效劳的?”

????何永立心里很清楚,在赤县里他可以称王称霸,但是面对外县,或者说其他地市来的官场中人,他就最好缩着尾巴做人,因为县里的这些领导们可以看着他伯父的面子上,只要不出重大伤害或者说伤人致死的事件,对他睁一眼闭一眼,但是其他县市的人却没有这个顾忌,真给人惹恼了,县委书记也得给人个交待。所以何永立向来是耗子扛枪——窝里横!

????荀国辉根本就懒得搭理他,别说他一个小小的招待所经理了,就是赤县的县委书记亲自出迎,这双方间的地位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他这个司长的位置,够那位奋斗一辈子呢。“明远,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