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拦路喊冤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章 拦路喊冤

????荀司长的这一声招呼,就如同半天里打了一个霹雳一般,何永立脑海里立时“嗡”的一声。

????荀国辉伸手将他扒拉到了一边,快步地走到了方明远的身边,看了看他身上并没有什么痕迹,这才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姓王的警察,一脸严肃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国土资源部华北司司长,就是在京城里这也算是进入了中高层领导干部行列中人了,面对一个县警察,那官威自然而然间就散发了出来。这一沉下脸来,可以说是不怒而自威。

????这位王队此时也有些傻了,他也看到了那一溜京城市政府的车牌,身为体制中人,又岂能不明白这其中所代表的意义?此时他才注意到,方明远他们的车车牌也是京城的!

????“捅马蜂窝了!”王队立即就意识到了这其中的问题。自己当时怎么就没多看两眼,或者多问几句啊!手里的车钥匙此时就如同烧红的烙铁一般烫手!

????“啪!”王队福至心灵地先向荀国辉敬了个礼,这才陪笑道:“首长好,误会啊,这都是误会,我们只是听何经理说,要把这辆车扣下来,送到交警队去。这里是县招待所,他又是招待所的经理,他伯父又是我们的老领导,这个……”

????荀国辉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虽然他是部委干部,但是也曾经在地方上干过,这里面的弯弯绕,他也明白。王队的话,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意思,我们只是奉命而行,不得不行,您老高抬手,别拿我们这些小虾米出气,始作蛹者不是我们。但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种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人,也不能就此轻轻地放过,至少他也要看看方明远的意思。

????“荀叔叔,我们把车停在这里,那位何总过来就说这里不许停车,然后要把我们的车扣下,还叫了他们两个过来,把我们的车钥匙拿走了,刚才陈哥不过说他一句‘狗仗人势’,他就说要陈哥涉嫌袭警。原来这赤县警察都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违规执法,受害人连埋怨一句都不可以啊?”方明远故做委屈道。他可不管什么谁是主犯,谁是从犯,这位王队既然对那个何永立这样言听计从,想必平日里也不是个正经警察,不狠狠地惩治一下,日后他又怎么能长记性。

????荀国辉这脸色立时又沉了下来,他看了看左右,厉声问道:“这里不准停车?那么禁停标志在哪里?车钥匙呢?”王队这额头立时就见了汗,虽然是冬季,这背心却已经湿透了。想不到拍何永立个马屁,居然捅出这么大个娄子来。

????“钥匙在我……我这里,是何总说这里不准停车的。”王队磕磕巴巴地道,连忙伸手将车钥匙奉上。

????“何总说这里不准停车,这里就是禁停区啊?这位何总不是招待所的经理吗?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职权了?”荀国辉目光转向了站在一边的何永立,意味深长地道。

????何永立此时捏死王队的心都有了,这什么人啊,你就不能硬气一点,把所有的责任都担上,就算是把你开除了,要是能保住自己,日后重新找工作,那还不是自己几句话的事。如今倒好,人家只问了两句,就竹筒里倒豆子,把自己也给供了出来。这回倒好,两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也跳不走我!

????他又怎么知道,如果说论起看人来,这王队可是比他眼睛还亮,只看荀国辉那短短的几句话,他就已经确定,从京城里来的这一位,官职肯定在县委书记之上,自己不过是县警察局里的一个小头目,和人家身份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这件事又不是自己的主谋,最多最多算个违规违纪,天塌下来有大个顶着,何永立经过此事,还能不能再当这个招待所的总经理还没谱呢,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帮他挡灾。再说了,就是自己替他挡了,人家就不知道主使人是谁了吗?到时候,多事的自己还得罪加一等。何苦来哉?

????“这个……这个……”何永立此时也不知道荀国辉他们的身份,只能确定肯定是体制中人,只是看荀国辉的气质做派,感觉这官肯定不小。额角也沁出了汗珠,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耍个威风、报复个人,居然会惹出这么一档子事来。

????“什么这个那个的,我们荀局长问你话呢!”旁边有人不耐烦地道。这一次出来,为了不泄露金矿的秘密,荀国辉自然是不能对外说是国土资源部的华北司司长,司长亲自出马,那肯定是有大事,肯定就会有有心人注意他们的行踪,那样的话,也许会多不少麻烦。金矿这东西,对于普通人的诱惑力太大,荀国辉可是知道,在国家的那些金矿外围,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整日里洗砂,就为了得到那一粒粒的金砂,不夸张的话,每年报上来的命案就是好几十件,这毁尸无痕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果沟子村的这个金矿,按方明远的话说,那可是个大金矿,他们只是找了找,就拿回来一块七斤四两半的狗头金,这要是消息传了出去,还不知道会生多少事非。所以在能够确保金矿安全前,半点消息也不能泄露出去。所以出来之前,大家就统一了口径,只说是京城警察局的副局长办案外出。

????“局长?”何永立这心里更是惶恐,京城市政府的局长,那级别可是比得上其他省里一般城市的市长了,甚至于可能还要高。他现在脑子都发蒙了,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怎么出口气都会撞上这样的大官。

????“荀局长,这是误会啊,误会啊!”何永立心慌意乱间,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往日里也算是口若悬河的他,此时就仿佛舌头打了结一般,将“误会啊”三字翻来覆去地说。听得荀国辉好不耐烦。此时这招待所大门外,已经围拢上了不少赤县的县民,大家一个个驻足在圈外,看着何永立和王队,小声地指指点点,不少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颠簸了一路了,虽然是有车代步,但是已经年过四十五的他,现在也是腰酸背痛腿隐隐地抽筋,如果说这事不是涉及到了方明远,他早就交给了手下人去处理了。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站在这寒风凌厉的街道上,看这位何经理来回地念叨。

????有心不管吧,日后回去了,方明远和苏浣东歪歪嘴,池副部长就是再关护自己,也得训斥自己一番。人家苏浣东那可是铁道部的部长,在国家部委中,论起职权和社会影响力来,绝对是前五名里的大部,而且谁都明白,铁道部这几年来的工作业绩光辉耀眼,苏浣东的未来一片光明,只有傻瓜才会没事干去得罪人家。而且这方明远这一次也是有功于国,哪怕那个金矿的储量有限,但那也是金矿!一笔巨大的财富,人家发现后就立即上报国家,于情于理,自己都不能慢怠了他。

????荀国辉心里很明白,这一次池景钰之所以要自己亲自带队出来,也是因为这个金矿的发现干系重大。如今国土资源部的老部长,眼看着就要到退居二线的年限了,部里这几位副部长对那个位子可都是眼巴巴的,池景钰虽然是最有资格接任的人,但却绝对不是唯一的一个,他可不比苏浣东,升任铁道部部长那是众望所归,铁板钉钉的,所以这个金矿的发现,从某种程度来说,可以决定池景钰未来的高升前景的!可是丝毫马虎不得的。

????“好了好了,明远,这里也不是说话的所在,咱们先进招待所,我一定给你问个清清楚楚,还你一个公道!”荀国辉郑重其事地道。

????方明远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异议,反正在哪个问话不是问,他何永立还能反了天不成?

????荀国辉留下了一名工作人员呆在车里,几人带着已是面色青白的何永立几人向招待所的大门走去。

????刚走到门前,从招待所旁边的人群中,突然蹿出来了三个人,一名破衣烂衫的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同样是衣衫褴褛的五六岁孩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了荀国辉几人的面前,扑通跪倒在地,大声地叫道:“首长,我们冤枉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禁令荀国辉他们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就连何永立都吓呆了——这女人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吧?自己可是已经有把柄在对方的手里,这账还未算清,这女人又来落井下石的?

????方明远也有些惊呆了,这拦路喊冤前世里倒是听说过不少,但是亲眼目睹这还是第一次。看那女人蓬头垢面,满脸的灰尘,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那两个孩子更是脏得和泥人似的,连性别都分不出来,这心中不由得一软,扯了扯荀国辉的衣服道:“荀叔叔,带进去问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