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七章 哥不是蒙娜丽莎,不会对每个人都微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七章哥不是蒙娜丽莎,不会对每个人都微笑

????赞美网络小说!如果说不是网络小说,方明远还真不知道这“霸王”一词的由来。虽然他从小就知道力拔山兮的楚霸王项羽,知道一手打下三国时期吴国江山的小霸王孙策,也知道抢个花和尚做新娘的小霸王周通,后来也看过什么《霸王枪》之类的小说,但是霸王一词的由来,却是从网络小说中才得知的。

????当然了,“霸王”在汉语中也有另一层含意,那就是横行霸道蛮不讲理者,国人对于这种人中的渣滓,也称之为霸王。

????鲁山不是不知道这个解释,但是鲁山怎么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诉方明远,你说错了,我这小霸王,既不是指我的武力堪比项羽、孙策,至不济在古代也能够当个打家劫舍、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绿林好汉,而是指我平日里横行霸道蛮不讲理。这要是说出口来,估计得当场笑翻所有人。这人吗,总是要面子的,要不怎么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吗。这没脸没皮的,也不是说是个人就能够做到的,那也是需要大勇气大毅力的。

????虽然说他心里也知道,人们之所以叫他小霸王,但是九成九是说他平日里行事横行霸道蛮不讲理。但是这人吗,对于绰号这一类的,总是愿意往好处想,加上他又是军人世家的出身,从小就在家里长辈的督促下,进行各种的军事训练,这身体素质在同代人中,虽然不能说是出类拔萃、顶尖的一号,但也是众人公认的强者,所以鲁山一直都是以“霸王”一词为荣的。否则的话,今天他也不会主动地告诉方明远。

????他的这种心理,其中当然也有受《水浒》和家中长辈荼毒的缘故。鲁山的祖父,是开国功勋,官拜中将,也曾经任过七大军区的副司令员。但是却没有多少人知道,鲁家当年在民国时期,那可是东北有名的胡子!在大兴安岭一带占山为王的主!后来日本人入侵华夏,鲁家先人虽然落草为寇,但是却不做汉奸。东北军虽然撤了,但是鲁家却拒绝了鬼子的招安,带着那些胡子们,在东北一直和鬼子打游击。后来加入了党的军队,又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还曾经到朝鲜战场上转过一圈。这才奠定了鲁家在华夏军中的地位。

????这样的家世,这老人们自然是难免带着一些过去绿林的行事风格,而在那个时代,当绿林的头目、寨主,若是没有个响当当的绰号,那就跟出门没穿内裤一样没有脸面。所以鲁山得了这么一个绰号,家里人不但没说他什么,反而大夸他有乃祖之风。鲁山对此自然也是更加得意。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当鲁山得意洋洋地报出自己的绰号来时,方明远居然会当众扯出这么一句来。

????这可谓是诛心之语啊!这要是在古代皇帝仍然在位的时候,恐怕鲁山当时就会头脑发晕,两腿发软。在京城里能够称王称霸的,除了坐在龙椅上的那一位,还有谁?还能有谁?恐怕就是太子殿下,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说自己能够称王称霸。若是个明君,也许就是一笑了之;若是个昏君,满门抄斩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现在鲁山也没好到哪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硬是被方明远给问住了。十几岁的少年,谈德能似乎更像是个笑话。

????“是啊,鲁山,你有何德何能,可以在这京城里称王称霸?”人群中有人高叫道。

????鲁山不由得勃然大怒,这众目睽睽之下,被方明远将话挤兑在这里,就已经让他觉得够丢人的了,这居然还有在一旁凑趣的,这才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

????只是他一眼扫过去,说话的人倒也没有有意隐匿自己的身形,反倒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跟着他一同走出来的,还有两个同样是十五六岁的少年。

????“鲁山,你不用找了,就是我问你的。”说话的人是一个个头不在鲁山和方明远之下的少年,穿着龙潭中学的校服,也是那种烂到家的运动服。不过穿在了他的身上,却显出了几分彪悍的气质来。双手环胸,就那么大大咧咧地站到了鲁山的面前。

????“梅元武!”鲁山的眼睛立时睁大了,同时心里暗骂,自己怎么不知道这一位也转学到了龙潭中学。早知道他在这里,说什么自己也不能这么大意地就来,至少也得拉几个死党过来。至少在场面上,不能输给梅元武。

????梅元武,原二中初三的学生,其祖父和鲁山的祖父均是军中的元老,开国的功勋。但是自老一辈人起,两家就不对付。如同说鲁家是胡子出身,绿林起家,那么梅家就是正经八百的根正苗红的正规军起家——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可以说是建国后,所余不多的军中元老。虽然两家老一辈都在同一面旗帜下为共同的目标而奋斗,但是这并不能掩盖两者之间的巨大分歧。

????两家的老一辈在军中就互相看不顺眼,虽然在大事上大家都不含糊,但是在私人关系上,那可谓是水火不相溶。两者若是撞到了一起,那肯定是没三句话就唇枪舌剑、掳胳膊挽袖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家间的矛盾自然也就顺延到了下一代,甚至于第三代鲁山和梅元武他们的身上。

????平日里,这鲁山和梅元武就是一对冤家对头,从小到大,两家的长辈们就拿年纪相差无已的他们是比来比去。梅元武看不惯鲁山的土匪作风,而鲁山又认为梅元武行事优柔寡断——三思而后行的贬义说法。所以若是没有长辈在场,两人遇到一起的时候,十次有八次是不欢而散,还有两次会是鲁山自以为得胜的扬长而去,最终却发觉自己没能占到任何的便宜。

????所以这一次,鲁山一看到梅元武,这心里就先吃了一惊。至于另两个少年,那是与梅元武祖一辈父一辈交情的卢氏兄弟,也是军中的子弟,与梅元武那是死党。

????“鲁山,鲁霸王,鲁大公子,几天不见,真是长威风了!”梅元武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嘲热讽地道,“居然带着警卫员来找别人的麻烦了,你还真是有长进了!知道了仗势压人了。”以梅元武对鲁山的熟悉度,一眼就看出了刚才的那两个年青人,分明就是鲁家长辈身边的警卫员。

????鲁山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其实带着这两个警卫员他倒是也没有别的意思。一来,开着军车出来,虽然一般情况下没有交警会拦车,但是这京城里,天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撞到宪兵,他虽然会开车,但是毕竟还未入伍,也还没有拿到驾照,若是碰到那与其祖父不合一系的人,这也是个麻烦。但是有警卫员在就不一样了,多多少少地可以省些事;二来,也是探听到方明远随身常有两个保镖,也是军人的出身,怕自己吃了亏。

????可是让梅元武这样一说,倒成了他鲁山借势欺人了。鲁山虽然行事蛮横不讲道理,但是却也没有做过倚仗着父辈祖辈权势,纯以官职来压人的事情。

????“你少血口喷人!”鲁山气得身子都在微微地发抖。

????“不就是池叔叔抢了原本属于你伯父的位子了吗?人家那是拿实打实的成绩换来的,你伯父都没说什么,你跑这里来算什么?”梅元武看了一眼方明远道。方明远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位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主,和自己这么不对眼呢,原来是为了家里的长辈到这找心理平衡来了。

????“鲁山,你真是愧对这个姓名。在我的家乡,也有一位老人名叫鲁山,那是一位在教育岗位上辛辛苦苦工作了数十年,一身正气的教育工作者,是我的小学校长。他的一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老人若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同名同姓的人如此糟蹋他的姓名的话,恐怕会气得从秦西省杀到京城来!”方明远诧异地看了看梅元武,这个意外的援兵,但是却没有中止对鲁山的言语轰炸。

????鲁山看着周围人群们一个个眼中露出的鄙夷之色,又看了看梅元武三人,知道自己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也绝对讨不了什么好。论身手,梅元武和他半斤八两,论口才,似乎方明远比他更强。继续留在这里,似乎只有被人当傻瓜看待的份。

????“走!”鲁山坐回到了车里,愤怒地叫道。

????看着远去的车影,人们逐渐散去,梅元武三人来到方明远的面前,伸出手来和方明远握了握笑道:“梅元武,初三二班。真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口才,鲁山被人骂得落荒而逃,这在同龄人里你还是头一个。不过我听说你平日里脾气不错的,总是笑脸迎人的,今天这是……”

????“我又不是蒙娜丽莎,不会对每个人都微笑。”方明远翻了个白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