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阴影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怔了一下,不禁陷入了沉思。他前世虽然不怎么关注香港航运业,更不关注什么葵青货柜码头,但是也曾经有个印象,那就是经营葵青货柜码头的公司中,有一家来自迪拜的公司。

????而且这家来自迪拜的港口运营公司,据说还在业内创下了一个不小的奇迹,始创于一九九九年的它,在相当短的时间里就成为了业内的明星公司,十年时间,就令它成为了业内的顶尖公司。它在香港葵青货柜码头就拥有不知道是哪一个码头。

????而在他接手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之后,他却发现,不要说葵青货柜码头了,就是香港港所有的码头经营者中,也没有一家公司像他记忆中的那家来自迪拜的港口运营公司。他又为此查询了迪拜和阿联酋国内的同类公司,觉得前世里纪录片中所说的那家公司应当是一家叫迪拜塔世界港口的公司。当时方明远还有些挠头,葵青货柜码头现有的九个码头都已经是名花有主,那么迪拜塔世界港口公司又是从哪一家公司手中取得了葵青货柜码头某号码头的运营权的?

????于秋暇所说的环球货柜码头有限公司,他也看过它的资料,它全球投资或经营的码头及配套项目有十八个,分布在华夏内地、香港、澳洲、欧洲、南北美和加勒比海等地,每一个项目的投资比例都各不相同。而其中最吸引业内人士关注的就是香港葵青货柜码头的三号码头。它的母公司CSX集团是一家美国公司,世界五百强之一。全球唯一的集铁路、集装箱运输和后勤服务于一体的排名第一的集团,在美国拥有东岸铁路网络经营权。它旗下的海陆服务有限公司。也是世界知名的航运企业,不过已经被马士基航运公司并购。

????会不会迪拜塔世界港口公司是从环球货柜码头有限公司的手中得到的葵青货柜码头三号码头?要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葵青货柜码头在近期内有可能会出现转手?

????方明远的心情不由得兴奋起来,与那个虚无缥缈目前连图纸都没有的十号码头相比起来,一九八二年正式启用至今,曾经创下年处理集装箱超过百万箱的单一泊位最高吞吐量纪录的三号码头,对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巩固在香港和业内的地位无疑更有价值!

????“明远。你想什么呢?”于秋暇看着他的脸色变来变去,不禁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说,韩金集团的集装箱运输业务,有没有可能拉到九号码头来。”九号码头启用至今,还有很大的生产余力。虽然说有很多二线班轮公司申请使用,但从稳定货源和收入角度来比较。显然不及一线的大班轮公司具有优势。在这个时候,韩金集团公司有异动,在于秋暇看来自然是上天给予的机会。

????“啊?啊……”方明远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了过来。

????“韩金集团啊,我试试吧。”方明远苦笑道。他和韩金集团的人倒是有过几次交集,不过似乎都应当是属于不愉快的记忆。对方被自己整得灰头土脸的。不过这商场上,盟友可以变成对手。对手也可以变成盟友,只不过是看能不能有足够的利益吸引。

????于秋暇看了看时间,将手中的文件拢了拢收了起来道:“明远,走吧。老爷子和晴儿可是在家里等着我们呢。”方明远刚下飞机,就被她拉到了公司来。

????“好吧。我给小叔他们打个电话,大家在老宅见面吧。”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这一次来香港。他的事情也很多,分身乏术,所以就只能尽可能地把大家往一起凑凑。家大业大事情多啊。

????两人出了办公室,在一旁等候的李馨彤立即就跟了上来,而与她一同过来的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年青人。

????“舅母!”年青人热情地叫道。

????于秋暇停下了脚步,微笑道:“成翔啊,今天怎么有空来公司了?”年青人叫荀成翔,是郭老爷子长女郭香怡的长子,七八年生人,如今已经二十有五,今年刚从美国留学归来。

????“有事刚好路过港区,想想也有段时间没有见过舅母了,所以就上来看看。”荀成翔的目光落到了与于秋暇并肩而立的方明远身上,微笑道,“方少,你什么时候也回香港了。”两人虽然不熟悉,但是也并不陌生,只是这关系不冷不热的。

????“今天刚回来的。”方明远笑笑道,“被你舅母强行召唤回来的。”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于秋暇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道,“成翔,我们现在回老宅,你有什么事情吗?”

????荀成翔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不过他表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笑道:“既然是这样,我就不打扰舅母了。我还有些事情,今天就不跟着您过去了。请您替我向老爷子问好。哎,舅母,您知道晴儿妹妹后天有时间吗?”

????于秋暇摆了摆手道:“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你可以自己打电话去问她。”

????看着于秋暇一行人的背影,荀成翔仍然是满面的笑容,但是却没有人能够看出来,他眼中闪过的愤恨——这既是针对于秋暇,更是针对方明远!

????“我不喜欢这孩子,心思太重,而且精于心计。”车子开动后,于秋暇这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而且,我很不喜欢有人想拿睛儿的婚事当做晋身之阶。”

????方明远立时眉头一挑道:“荀成翔想要和晴儿结婚?”香港并不禁止姨表亲结婚,所以荀成翔与晴儿之间的婚姻关系是可以成立的。

????“岂止是荀成翔一个,哼!”于秋暇冷冷地道,郭老爷子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全部留给了郭天宇,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近几年来,生意又是红红火火,其他人岂能不眼红。郭天宇的两个姐姐,可是都在私下里和郭天宇夫妻提过多次,想要促成自家儿子与晴儿的婚事。这两年来,由于郭天宇卧床不起,晴儿的年纪也大了,荀家和郑家的小子们就更是一个劲地往晴儿身边凑。分家产没有分到,却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染指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股权!好在,晴儿对他们一直都是只当作表兄弟。

????于秋暇扫了一眼神色有些不愉的方明远,心里也不禁叹了口气,其实她和郭老爷子都希望晴儿的终事大事能够落到方明远身上,虽然说年纪差得有点大,但是在香港,夫妻年纪差个十几岁的也大有人在。而且方明远也是他们能够放心将晴儿交给的人。只不过,方明远一直以来都将晴儿视作妹妹,晴儿似乎也没有将兄妹之情变为恋情的迹象,所以两人也只能心中暗叹不已。要是方明远属意晴儿,哪里还有其他人企图染指的余地!

????“算了,不要说这些令人烦恼的事情了。我听说,你要在堂山投资钢铁厂了?”于秋暇主动地变换了话题道。虽然说远在香港,但是她也是时刻关注着方明远的一举一动。

????“秋暇姐果然是耳目灵通。”方明远笑道,“嗯,确实是要在堂山投资方一座新钢铁厂,而且还有一个配套的港口,届时还要公司鼎力支持的。”

????“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于秋暇随意地摆摆手道,方明远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总裁这个头衔可不是空头。涉及到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事情,他完全可以自己做决定。

????“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你就将炼钢业上下游一条龙全盘打通了?”于秋暇打量着方明远道。以前虽然说方家旗下也有辽省钢铁厂和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但是一家就守着矿山,另一家又深在内陆,所以西澳大利亚州生产出来的铁矿石,只能供方家在日本的钢铁企业使用。而随着产量的不断提升,日后就只能再找其他买家。

????而现在在堂山市设厂,又要建设配套的港口,这样一来,来自西澳大利亚州的铁矿石在国内就有了用武之地,比卖给其他人能够得到更多的收益,也可以反哺方家在西澳大利亚州的矿企。方明远笑笑,他没有解释,在堂山其实也是有铁矿石的出产的,那个配套的港口,固然是可以用来进口铁矿石,但是更多是用来运输新钢铁厂的产品。

????方明远的笑容被于秋暇理解为了默认,于秋暇不禁深有感触,谁能够想得到,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居然已经掌握了一条从矿石生产到运输到炼钢到使用的完整产业链条,这可以使得每一个环节都实现利益最大化。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自然也从中获益匪浅。一个稳定的大客户,对于像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这样的世界级公司来说,可是比获取一笔暴利还要重要!

????“秋暇姐,公司还要继续购买运输船,如果说不出意外的话,海运费用还会进一步地提升!”方明远轻声地道,“PreciTous航运公司的股权,我认为价格要是可以的话,吃下来还是比较划算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