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安全第一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而今,方明远的事业如今已经横跨了多个领域,并且在很多领域中他取得了绝大多数人一生一世都不可能取得的成绩,但是看起来,他仍然没有暂时停下来脚步的意向。尤其是方明远在潼宜和堂山的投资,郭老爷子总觉得背后,方明远似乎还有其他的用意。

????这么多的相处,郭老爷子也明白,方明远并不是那种听不得人言的人,但是他却又是那种一旦认定了某种事情,就会一条道走到黑,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只不过是,这些年来,他的眼光独到,运气又好,几件大事的最终走向都是方明远所预料到的,否则的话,方明远也是要栽跟头的。

????而这一次,方明远在堂山的动作,又让他看出来几分其他的意味。在堂山建设新钢铁厂,这没什么奇怪的,那地方距离辽省钢铁厂比较近,又有港口,钢铁业也发达,建立新厂招收熟练工人也方便。但是建立新厂,同时打压了堂山市本地的那些不入流的钢铁厂,这本来就已经是招人恨的了,他居然说动了堂山市政府,对堂山市的钢铁企业全面进行环保审查!

????郭老爷子虽然这辈子都没怎么涉足过钢铁产业,但是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何况老爷子在航运业里浮浮沉沉一生,一法通万法通,只要对国内的钢铁行业稍稍多加关注一些,国内钢铁行业的现状还有什么能够瞒过他的眼睛。

????国内的钢铁业看似如火如荼、繁花似锦,但是实质上隐患暗藏。大量同质性的低水平重复建设,使得国内的钢铁产业虽然产量屡创新高,甚至于成为了世界钢铁产业前无古人的第一产钢大国,但是要说起钢铁企业的产值和利润率来,与发达国家的钢铁企业相比起来,差距之大,就是天壤之别,也绝不过分。

????而华夏的钢铁业。之所以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存活下来,并且不断地扩张着产能,一方面是因为国内的人工费用较低,但是这一块又被低下的生产力抵消了不少,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国内对于企业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污染治理不力!在环保这一块的投入缺失下,加上假冒伪劣产品横行,保证了很多钢铁企业的盈利。堂山市钢铁企业在此事之前。大多根本就没有环保投入,部分企业即便是买了环保设备,也不启动运转,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郭老爷子明白污染对于环境和人体的巨大危害性,香港当年也同样经历过,但是他却不希望方明远成为政府治理污染的一把尖刀。那样只会为方明远吸引来太多的仇恨。而这些,原本就应当是由政府来推动的,是他们的职责!否则的话,华夏的国民每年缴纳的巨额税赋难不成都喂了狗去?

????“你在堂山……罢了,既然你想做,我个老头子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你这一次做得不错。扯进来的人越多,虽然会分去一部分利润,但是也会带来更多的助力,这要比你单枪匹马地去做,要更安全!”郭老爷子肃容道,“你要记住,不管去做什么事,自身的安全都是最重要的。只要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

????方明远心中苦笑,郭老爷子的这一番话可谓是金玉良言,但是现在他却是争分夺秒,不想办法将钢铁业的进入技术门槛抬起来,不赶紧令,未来华夏钢铁产量七到八亿吨的时候。天空中到处都是雾霾,河流全部污染殆尽,就连地下水都无法入口的时候就晚了!

????这些话他和苏浣东也曾经说过,但是即便是苏浣东。贵为一国总理,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在巨大的利益推动和人人负责就是无人负责的制度下,地方政府对于做大GDP有着无法拦阻的强大动力。所以指望着那帮子官员做到他们应当做的事情,嘿嘿……

????“爷爷,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注意的。”方明远郑重地道。

????与此同时,在郭老爷子的长婿荀志雄的书房里,荀家夫妻和三子一女也正坐在一处。

????“方家的那个小子回香港了,今天老爷子给他办接风宴,我原本是想带你们一起前去,可惜被你们的外公拒绝了。”郭香怡冷着脸恨恨地道,“你们三个,怎么就没一个有出息的,要是能够得到你们舅妈或者说晴儿的喜欢,又何至于要你们的妈咪厚着脸皮去求你们外公?”对于方明远,郭香怡一直都看不顺眼。一个外人,居然在郭老爷子的面前,比她们姐妹还受宠爱。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老爷子一生的心血,没有给她们姐妹留哪怕是百分之一的股份,却让方明远这个外人掌握了那么多的股份。

????尤其是当初由于原油泄露事件连发,东南亚各国的很多航运企业都处于因为单壳油轮面临被强行退出,却得不到新船补充,从而造成客户流失的尴尬境地,不得不寄希望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能够转让几艘油轮,或者说将手头的油轮订单转让两张。而且不仅仅是它们,还有各国的炼油企业,也面临着原料供给不足的困境,希望能够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手中得到运力。只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无论是船舶还是运力,竞争者都太多了,所以不少公司就将主意打到了郭家姐妹的身上。

????后来被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收购了百分之十七点八的股权的泰国泰纳卡邻石油公司,当初就求到了郭香怡的丈夫荀志雄的头上,还拿出了极其丰厚的“诚意”,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去游说于秋暇,就因为郭老爷子的命令而不得不放弃。最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为了平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怒火,不得不拿出了百分之十七点八的股权,交由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收购。虽然说,平川石油集团公司中也有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股份,但是这一笔收益却是再与她郭香怡没有半点关系了。

????如今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业务可谓是蒸蒸日上,每年都能够明显地跨一个台阶,综合实力,在全球航运界中,也是顶级的企业之一。而郭香怡当年从郭老爷子手中分得的那些企业,虽然也有所增长,但又怎么能够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相比。这自然也令郭香怡更是心中的不满要爆棚。她不会去想,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能够有今天,其间方明远又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她只知道,这些好处她没有享受到就足够了。只是她如今也不敢再在老爷子的面前说方明远的不是了,就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其余那几位小股东和公司管理层面前,她也不能发方明远的牢骚了。这些时日以来,在方明远掌控下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发展速度,已经征服了这些人。

????放着这样的一台“印钞机”却不能染指,这令郭香怡夫妻倍感煎熬。更可恶的是,很多人,都认为他们身为郭老爷子的长女和女婿,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自然肯定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一些人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就想要走他们夫妻的门路。每次,两人都不得不心头滴着血地推辞掉,不但损失了很多收益,还得罪了很多人。这些当然也被她记到了方明远的脑袋上。

????“香怡,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怪孩子们了!”荀志雄不悦地道。虽然说早在多年前,他们夫妻二人就想过,促成自己三个儿子中某人与郭晴儿的婚事,这样一来,日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大股东不还是他们荀家的!也算是他们夫妻二人又变相地拿回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股份。但是事与愿违,晴儿对荀家三子的殷勤是视如不见,于秋暇对此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似有意似无意地从中作梗,郭老爷子夫妻就更不用说了,根本就没有促成的意思。

????“不怪他们怪谁,一个小丫头都搞不定!”郭香怡不满地道。在她看来,她这三个儿子哪一个不是香港上层社会的精英俊杰,居然三个人都不能“抓住”郭晴儿的芳心,实在是太不应当。

????荀志雄皱了皱眉,对于妻子他已经有些无奈。虽然说,他也同样希望能够通过联姻的方式,得到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但是他还没有因此而昏了头。他荀志雄夫妻能够看到郭晴儿婚事所附带的巨大价值,香港的其他人就看不到吗?围绕在郭晴儿身旁的青年才俊,有几个不是抱着人财两得的心思?自家的儿子再优秀,他荀志雄也不敢说他们能够在香港的青年俊杰中能够名入三甲。虽然说,占了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宜,但是同时也是三人的缺点,郭老爷子和于秋暇、郭晴儿对他们三人的了解,也是远超他人。更何况,任何人想要得到郭晴儿的芳心,还要面对一个不得不仰望的人物,有方明远这个珠玉在前,其他人又岂是哪么容易入得于秋暇母女的法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