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章 来自任天堂的喜讯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章 来自任天堂的喜讯

????房门轻响,接着林莲端着一碗汤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方明远的秘书当了这么久,林莲自然知道,方明远在工作的时候,喜欢清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养成的这个习惯,在家里,不喜欢坐沙发,不喜欢老板椅,偏偏就喜欢坐在窗台上。为此,这间房的窗口还特意地重新装修过。

????这些天里,虽然林莲仍然忙于方家饭馆的京城分店开业事务,但是也注意到了方明远那不时紧锁的眉头——显然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小小的年纪,就要和成年人一样,在社会里为家族拼搏,想一想都令林莲这心里为之隐痛。想想自己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虽然家里并不富裕,但是不懂得世道艰辛的自己,还是过得无忧无虑。

????在她来京城的时候,方老爷子夫妻曾经特意地把她召了去,再三地叮嘱她,一定要看好方明远,尤其是要他注意身体的健康状况,方明远如今还是在长身体的阶段,这营养和睡眠一定要保证。方家老太爷的吩咐,林莲自然是谨记在心了。所以这些天来,林莲即便是回到家里再累,也会尽可能地给方明远他们做一些夜宵。厨房里经常会熬着鸡汤,虽然那些肉大多都便宜了陈忠、卫兴国和刘勇他们。

????方明远听到动静,扭头看是林莲,连忙从窗台上跳了下来,迎上前去伸手道:“莲姐,做好了你招呼我过去喝就好了,不用每次都给我送来。”

????林莲避开了他伸来的手,连声道:“你别再接手了,烫!”刚出锅的鸡汤,香气四溢,令人闻之即胃口大开。

????“莲姐,坐下说话。饭馆装修的事情也差不多了吧,打算什么时候开业?”方明远随口地问道。

????“嗯,进入尾声了,再有个半个月时间,就万事俱备了。”林莲坐到了他的对面,笑吟吟地道。看着一家店面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显出设计中的真容,那种成就感,令她这心里充满了喜悦。一年前,恐怕打死她,她也不会想到,自己也有在京城的饭馆里当经理的时候。

????方家饭馆在京城的分店,虽然名字仍然是方家饭馆,但是这面积和格局却是鸟枪换炮,与秦西省的那些分店不可同日而语。整个一栋三层的小楼,全部被买了下来,去掉后厨、工作间外,营业面积还有四百多平米,足以同时容纳数百位顾客同时在店里用餐。而店里的服务人员,杂七杂八地加起来,也有七八十口子。这样的规模,别说在奉元了,就是在京城,九零年的时候,也算是业内的佼佼者之一了。

????“常务的副经理什么的都已经招聘好了?”林莲虽然会挂着分店的总经理一职,但是她的正职还是方明远的秘书,所以这店里就还需要一位能够长时间坐镇的高层。按照方明远的意思,方家饭馆除了部分的厨师和服务员,还有两名财务是从秦西调来的,其余人都是在京城招聘。

????“嗯,明天他就会到店里正式报到。”林莲言语间难掩喜悦之情。虽然说,目前她处理饭馆的事务也并不是在单打独斗,但是她仍然觉得自己肩膀上的压力很大。这位常务的副经理到来,可以给她减轻大量的事务性工作。令这些天来,忙得无暇偷闲的她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方少,这饭馆里的干部岗位倒是已经全部招齐,但是这服务员一职,却还有十几个空缺。咱们是不是从秦西再招一批人来?”林莲试探地问道。这京城里的年青女性们眼界太高了,招聘服务员一事到现在也有近半个月的时间了,前来应聘的京城当地适龄女青年并不多,而能够签订用人合同的,全部都是京城郊区县的,城四区,甚至于城八区的都没有。而方家饭馆所给予的条件,在京城里的同行中也绝对是属于高薪水了。

????方明远略微的沉思了片刻,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天子脚下大邦之地的国民,这份傲气是与生俱来的。不愿意做这种端盘子洗碗的差事,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九零年的时候,这就业形势还没有严峻到前世里的那个地步。虽然说,招收秦西奉元的女青年对于他来说很方便,方家饭馆如今在秦西省里也是知名的餐饮连锁企业,员工不但薪水高,福利也好,所以每次招工的时候,都是精挑细选。拉十几个过来,那还不是林莲一句话的事情。但是方明远却并不想那么做。

????一家企业,要是真的想要在一个地方扎下根去,就必须要大量的启用当地人,这是被前世里无数企业的经历所验证的规则。况且京城这么大,就是一个区开一家分店,那还至少要开八家店。不可能每一家店开业都要对外招聘中层干部吧?而且这样跳槽过来即担任中上层干部的职工,一来不容易得到员工们的真正认可,二来没有经过本企业的培养,对于企业文化的认可度不高,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堵能溶入企业。对于方家饭馆在京城的这第一家分店,方明远更看重的是它的招牌和培训功能。招收的这些秦西省的服务员也罢,京城女青年也罢,日后都将是方家饭馆新开分店的中高层干部的候选人。

????“那么将条件放宽一些,招收一部分四十岁以下,形象不错的下岗女工吧。让她们专职负责卫生、刷洗这一块。”方明远倒不是歧视年龄大的女性,而是这餐饮业在华夏的现实所决定的。越是高档的酒店、酒楼,除了后厨和卫生人员外,那也只有中高层干部可以使用大龄的女性,前台、服务员、门迎那都必须是要用年青女性的。否则的话,就会影响到客流量。谁让“美色可餐”这句话在华夏是那么的深入人心呢。

????就连麦当劳、肯德基这样的洋快餐,在一开始进入华夏的时候,也是严格执行这个规则。负责收款的员工一溜那叫一个水灵。到了二千年之后,由于它们在华夏快餐市场上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后,这才降低了这一标准。到了两千一零年的时候,那就不用提了。

????方明远还记得很清楚,前世里在两千年前,曾经有过一家中式快餐在华夏流行一时,当时京城里也有它的分店。方明远曾经去过一次,店里是一水的老大妈,而且店面也没有麦当劳、肯德基那样明亮,虽然说饭菜的质量和味道都不错,但是与一旁的肯德基相比起来,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是一目了然。结果没过了半年,这家中式快餐的店面就换成了麦当劳,从此方明远在京城里再没有看到过这个品牌。既然短时间内招收不到足够的京城服务员,那么就接收一部分下岗人员,这样也算是为减少京城失业人员尽微薄之力吧。

????“下岗女工?”林莲有些诧异,不过她父亲本身就有着类似的经历,对于这些只能拿着最低工资隐性失业的人们,自然也是多有同情,所以也就点头应了下来。京城的经济形势比起奉元来,自然是好了不少,但是国有企业的经济状况普遍不佳决定了京城里肯定也有下岗女工的存在。

????方明远沉思了片刻,前世里下岗职工问题最早出现于八十年代末期和九十年代初期,最初时还不叫下岗,有的地方叫“停薪留职”,有的地方叫“厂内待业”,有的叫“放长假”“两不找”等等。直到九十年代的中后期,下岗职工问题作为一种社会经济现象开始突显,并且引起社会各方面普遍的广泛关注。国家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还出台了税收减免、工商登记优惠、行政性收费优惠、信贷优惠政策等诸多的相关政策。而在那个时期,能够切实帮助政府解决下岗职工再就业问题的企业,都会得到政府官员们的格外关注。方明远在前世里曾经看过一篇资料,那还是根据政府的劳动部门的统计计算出来的,九三年的时候,全国下岗工人的人数大约在三百余万人,而到了九七年,就超过了一千万,到了九九年,则超过了两千万,而到了二零零一年,就接近三千万人。至于这份报告中到底有多少水份,方明远已经懒得去想了。

????前世里的方明远父母,虽然并没有下岗过,但是也曾经为此而忧心如焚过,他还清楚记得,有一段时期,父母亲总是闷闷不乐、长嘘短叹的,父亲那时候脾气特别的暴燥,就如同药捻子一样,点火就着,有时还莫明其妙地向自己发脾气,后来他才知道,那一段时间,正是厂子里闹着要让工人大批下岗的时候。而大叔在前世里,更是早早地就下了岗,只能在外面找零活养家。如今这一世里,虽然父母和大叔再也不用为此而烦恼,但是方明远还是打算尽可能地帮助一下这些人。

????“莲姐,你过几天拟一篇通知,要求凡是日后方家在国内的产业,在那些下岗职工们能够胜任的职位上,必须优先招聘下岗工人。然后发给小叔,之前的那些岗位就不要动了,日后新产生的岗位,在满足了军属警属之后,让他在秦西严格执行。”

????林莲的脸色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色。作为方明远的秘书,她如今也算是方家产业的中高层干部,经过这一年多来的锻炼、学习,加上在香港时,于秋暇派人的细心指导,林莲如今已经不是那个眼界狭隘工厂女工了。

????惊的是这样一来,方家产业因此肯定会背上不小的负担,下岗困难职工大多年龄较大,以四十五十岁的人居多,这些人长年在工厂里工作,已经养成了很多在经历了香港之行的林莲眼中很糟糕的毛病,想要让他们适应方家产业中的那些规则,恐怕要费不少的时间。而且这些人毕竟年岁大了,不论手脚的利落程度,还是脑子的反应速度,都不能和年轻人相比。而等他们彻底地适应后,却也距离他们退休的时间不远了。与其招聘这些人,从成本和效率来说,其实还真不如招聘可塑性更强的年青人。

????喜的却是,以方明远在方家的地位,这条与其说是通知,不如说是命令的文件,肯定会被方彬不打折扣地执行,以方家产业的发展速度,不出几年,肯定就可以吸纳秦西省大批的下岗职工,这样的话,对于这些为国家贡献了青春的人们,也多多少少是个补偿,至少令他们能够有收入维持正常的生活。而且有方明远这样带头帮助下岗职工,以他日后的影响力,想必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了这一行列中来。那种可怜的生活,距离林莲也不过是仅仅的一年多的时光而已,她至今仍然深刻地记着,那个时候自己的无助。

????“方少,我替那些可怜的人们谢谢你!”林莲站起身来,深深地向方明远一躬。方明远微微侧身,算是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她这一礼。

????“莲姐,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方少方少的,你可以叫我明远的。”方明远无奈地道,关于这个问题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提起了。

????“谢就不必谢了,我所能够帮助的,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方明远连连摇头道,一想到那个高达三千万的数字,任何人肯定都是头痛不已。

????林莲嫣然一笑道:“方少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这是我在香港听到的。当海潮退下的时候,海滩上总会留下一些鱼虾,有一个男孩子,就走在海滩上,将自己看到的鱼、虾丢入海里……”

????这个故事方明远也听过,有人劝这个孩子,大海这么大,沙滩又这么长,每天沙滩上因为退潮而留下的鱼虾那么多,他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又有谁会在乎呢?那个孩子捡起一条条鱼,将它们丢入海中道:“它会在意。它也会在意,它们都会在意”。

????方明远和林莲相视一笑,做多做少,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

????方明远看了看表,赵雅他们也应当快回来了,随口问道:“林蓉最近过得怎么样?”这也开学了,这位也应当早回来了吧,可是就没见她来这里报个到。

????林莲笑笑道:“还行,她给我打过电话,叫我去她大学里玩,我现在哪有这个闲情逸致。听她说,从离山临回来的前两天,侯明又找过大姐。”

????“侯明?”方明远听着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好像曾经在哪里听过。

????“就是大姐原来的未婚夫,后来还跑到我家闹分手,要彩礼的那家。”林莲冷笑道。方明远一下子就想了起来,他对侯明的印象不深,但是对他老爸侯爱国和那个泼妇倒是记得挺清楚。自己还让他们赔了九千元钱,不过那笔钱,后来是给了孤儿院。

????“他找你大姐做什么?”方明远对侯家的印象很不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还能干什么?和我大姐说当初闹退婚不是他的意思,是家里人强逼的。还说他这一年多还是忘记不了大姐,想破镜重圆。让我爸给赶出去了。”林莲一脸的鄙夷道。当初林家对大姐和侯明之间的婚事就不大认可,经过退婚一事后,对于侯家的印象那就更别提了。如今林家房也有了,林蓉也到京城上大学了,一家人都有好工作,生活富裕充实,他侯家又想结亲了,哪有这种好事!

????对于林家的家事,方明远倒是不好多说什么,爱情这东西,是最没有道理的,比他娘的足球还圆!

????就在这个时候,屋里的电话响了,国际长途,麻生香月打来的。向方明远报告好消息,任天堂和世嘉都正在和公司谈判,想要引入《祖玛》和《泡泡龙》到他们的掌上游戏机去。

????“掌上游戏机?”方明远这才想起来,老任的gb已经在去年上市,而今年似乎世嘉也要发行掌机。

????“他们都想在掌机上独占这两款游戏,不过目前来说,世嘉的出价更高一些。”麻生香月兴奋地在电话里叫道。这一年来,她在日本的游戏界里可是大放异彩,随着方明远一部部作品的不断地热销,游戏界的日本人已经不再因为她的性别而对她有任何的歧视——作为接连数部作品都在日本和国际上大卖的畅销游戏的作者的代理人,崇尚强者的日本人自然是对她客气有加。

????不过麻生香月也不是等闲之辈,去年一年里,仅仅各种游戏形象授权,她就给方明远带回了高达近数百万美金的收入。她自己自然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方明远飞快地转动脑子,两家都想独占,那当然是要选任天堂了。任天堂的掌机在最鼎盛时,简直可以说是一统江山无人能挡,直到后来索尼出了psp,才威胁到了它的地位,不过它仍然是掌机市场上当之无愧的老大。

????“麻生,不要管世嘉,他们的掌机日后肯定不是gb的对手。”一款好游戏如果选错了主机,那后果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麻生,我有一个想法,你能不能帮我和任天堂谈谈,我想要红白机的生产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