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好人难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的运营,方明远从来也没有直接插手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对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并不关注——毕竟是父亲亲自掌控。

????而且,秦西压延设备厂是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的核心企业,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的绝大数产能,又都被方家旗下的这些产业消化掉,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和龙兴建设集团更是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的大客户,所以通过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和龙兴建设集团的财务报表,方明远也不难分析出来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的大致情况。

????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自从成立以来,减员增效、淘汰落后产能可以说就是企业最重要的工作,一直持续到现在,仍然在做。总产能的三分之一强,都属于应当被淘汰的落后产能,光是为了补上被淘汰的产能,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成立后前两年新增的产能就全没了。而且四家企业那两万余名职工,也是着实令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消化了一段时间。

????如今的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虽然说在秦西省已经算是效益相当不错的企业了,但是与辽省钢铁厂相比起来,收益率就相差了很多了。

????要是省里打算劝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通过新建设备来扩大产能,方明远也就不说什么了,那样还可以进一步地消化公司里那些“多余”的职工。但是如果说是通过兼并其他企业的方式来完成,那就算了。累死累活地刚将那四家企业的包袱消化掉,还没有享受两天,就又有新的差事。

????“明远,省里的意思是。今年年底的时候,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三期工程就要完工,届时年生产百万辆轿车的巨大产能,是需要大量的车用钢板支撑的。所以,他们希望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也能够随之扩大产能。以保证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需要。”方胜道。

????“这不用他们操心,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供应不足的话,还有辽省钢铁厂,还有未来的堂山市钢铁厂的八百万吨产能做后盾呢。”方明远没好气地道。这个问题其实他早就想到了,但是这个问题对于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

????先不说。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可以将一部分落后的产品淘汰掉,扩大车用钢板的生产量。正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当年为了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辽省钢铁厂可是主动地让出了一部分市场份额,如今辽省钢铁厂正在积极地扩大产能,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车用钢板订单。分给辽省钢铁厂一部分也是应当的。何况,正在建设中的堂山新钢铁厂,日后的主打产品也有车用钢板,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可选范围很大。省里的胃口倒是不小,居然想要将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新增的采购需求尽最大的可能留在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

????方明远当初将车用钢板生产技术和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订单交给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是为了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能够有拳头产品和足够的订单来渡过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为它的减员增效和替换落后产能争取时间,也是为了满足父亲的创业欲望。他可从来也没有想过。让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成为依附在方家产业上的吸血虫!

????那样的话,既违背了父亲的原意,又使得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永远也不可能独自面对市场大潮。而省政府,则靠着那百分之四十一的股份,坐享其利!

????方胜轻叹了一口气,对于儿子的这一反应,他丝毫都不感到意外。“明远,省里的这一想法,我知道你看不上,不愿意让他们搭顺风车、甩包袱。但是你要换个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帮助的不是那些官员,帮助的是那些员工。其实他们和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现在的职工一样有能力、有上进心、愿意吃苦耐劳,只是他们选错了单位。你不是常说,一个不稳定的社会里。拥有大量的财富,就如同抱着炸药包坐在火堆旁边一样吗?”

????方明远道:“爸,话是这样说,但是这些厂子究竟是正常的亏损,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被掏空,要是前者,也就罢了,要是后者,那岂不是给那些混帐擦屁股?”这种事情,这些年来他可是看到了不少,原本好好的企业,硬是生生地被掏空,肥了少数人。然后再将企业转手一卖,日后就是想查旧账都不好查。而且这类的厂子,可以说到最后,除了拿不走的地皮,还有那些无技能无体力的老弱病残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成为了当地政府的老大难。

????“不给那些混账擦屁股,难道说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职工们在困苦中挣扎?我问你,你能够将那些人绳之以法吗?你能够将他们吞下去的资产再要他们吐出来吗?”方胜有些恼火地道。对于那些职工们的困苦,他当年也是深有体会的。

????“我不能够将那些人绳之以法,也不能够让他们将吞下来的资产再吐下来,因为我只是个商人,不是官员。但是您想过没有,将这些企业并购进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不错,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可以为他们提供工作岗位,保证他们的薪水,让他们的生活重新回到正轨,但是您想过没有,这样无目标救济性的收购,却是对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的现有员工,对咱们方家的不负责任。您要是觉得他们生活困难,可以通过慈善活动资助他们个人,但是我不赞成并购这些企业,除非它确实是有并购的价值。”方明远正色道,父亲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在华夏,好的想法并不见得能够得到好的结果。

????方胜站定了脚步,扭头看着方明远,半晌才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可是捐赠去的那些钱物,经过层层盘剥,又能够保证他们多久,一个个上有老下有小的。”

????“人力有时穷,您救济得了他们,就会发现还会有更多的人需要救济!”方明远摇头道,“您不要低估了某些人的无耻。”好人难当,在前世里,他就已经有充分地体会了。所以,想要当一个好人,比当一个坏人还要讲究策略。

????“好人难当啊!”方胜长叹了一口气道,虽然说心里不甘,但是他也知道,儿子并不是心痛那些钱,也不是不做善事,这些年来,方家旗下的这些产业或明或暗地捐赠出去了多少钱,就是他都不清楚。

????“回头想想其他的办法吧。”方明远也叹了口气,想做一个好人,不仅仅要有做好人的一颗善良的心,还要有自保的能力,否则的话,只会被伤得千疮百孔。

????“好吧,那我就拒绝了省里的提议了。”方胜道,此言一出,方胜自己也觉得心头为之一宽,既然方明远答应再想想办法,也许他能够拿出来更好的解决方案。

????“拒绝了吧,那些企业根本就没有收购的价值!”方明远一摆手道。秦西省里有价值的钢铁企业,基本上都已经并入了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

????“那么你看看这家企业,有没有收购它股份的价值?”方胜突然从大衣的兜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方明远。

????“晋阳重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方明远一眼扫过,念道,“杨伯伯推荐的?”

????“嗯,一家上市企业,重型机械制造企业,在业内还是很有名的。”方胜点了点头道,“在上个世纪末期上市,最近它的一个重要股东,因为资金周转不灵,打算出售晋阳重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杨书记找的我,问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有没有入股的意思。”

????“主要生产什么重型机械?”方明远皱皱眉道,这家企业他似乎在哪里听说过,应当是晋西省的重要工业企业,但是他并不清楚对方都有什么产品。

????“国内最大的航天发射装置生产基地、最大的矫直机生产基地、最大的起重设备生产基地、最大的挖掘设备生产基地、最大的多功能旋转舞台生产基地、最大的大型轧机油膜轴承生产基地、唯一的管轧机定点生产基地、唯一的火车轮对生产基地、国内品种最全的锻压设备生产基地。”方胜一口气道,显然已经是烂熟于胸。

????方明远不禁为之咂舌,看来这个晋阳重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还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一连串的头衔,哪一个也不容小视,看来之前一定是一家国有的重点骨干大型企业。不过,如今它既然已经上市,那么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成为它的股东,就不成什么问题了,刚好还可以借此拓展一下自己钢材的销路。

????“杨书记还提出了一个入股的条件,他希望我们能够研发出适合生产高铁轮对的特种钢来。”方胜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