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黑暗前的夕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孙叔,不管市场上食用油和豆制品,还有禽类的价格如何波动,家乐福集团超市的价格只许降不许升!那些吹风要涨价的品牌,减少对它们的采购量,用我们自己的品牌顶上。总而言之,在这一段时间里,即便是亏损也要顶下去!”方明远道,“这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

????“方少,我明白了!”电话里传来了孙照伦的声音。

????放下了电话的方明远轻叹了一口气,接近四月的华夏社会,已经被禽流感和大豆的历史高价搅得人心惶惶。虽然说境内的禽流感确实是没有再继续明显地扩大,但是已经波及到了近十个省,无数饲养的禽类都被扑杀、销毁,这使得国内家禽养殖业元气大伤。同时,由于对感染禽流感的担忧,又使得消费者也远离禽类消费,而消费信心的重建是需要时间,这又使得在全国范围内禽类产品出现滞销。

????而家禽养殖业可以说是豆粕的最大采购客户,家禽养殖业的窘境,势必会对豆粕的市场价格产生重要的影响。与此同时,大豆的国际市场价格已经再创新高,进口大豆的港口分销价已经逼近四千元每吨大关,与去年同期相比起来,上涨幅度已经接近百分之百!面粉贵了,面包自然也就更贵了,国内豆粕的价格也上涨到了三千五六百元。

????大豆的暴跌危机其实已经近在眼前……但是又有多少人看清楚了?又有多少人是即便看清楚了,也是无能为力?

????大豆国际市场价格的高昂,连带着引发国内大豆价格也随之高涨,而大豆压榨企业的资金大约有百分之九十五将用于原材料的采购,这使得国内压榨企业的利润空间被极大的压缩,在二零零三年的时候,每榨一吨大豆可获利近五六百元,而在大豆价格上涨了近一倍的今天。虽然说豆油和豆粕的价格同样在上涨,但是却完全跟不上大豆的价格脚步。

????豆油虽然说国内一直都有上涨的风声,但是方明远从海关得到的数据来看,国内从海外进口豆油的数量有明显的上升,而且大豆的价格高昂,也使得很多榨油企业将原料需求转向了油菜籽——由于去年油脂油料价格大涨,刺激国内的油菜籽播种面积扩大,预计如果天气给力的话,年产量可以达到一千二百万吨,而在国内。菜籽油和豆油可以说是相互替代的关系,国人对这两种食用油都可以接受,菜籽油产量的提升无疑会替代了部分已经涨价的豆油消费,这会令豆油价格受压,油厂压榨利润进一步下降,这又会造成国内大豆压榨量下降,对大豆市场产生利空影响。

????所以,豆油涨价只不过是个伪命题,那些食用油企业不过是想借此再销售一批豆油出去。

????位于华夏沿海中部。鲁省东南部,黄海之滨西海市的西海鲁农豆业集团成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是以一家以大豆加工为主业的民营企业,借助着最控制几年国内油脂市场每年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二十五的高速快速便车。西海鲁农豆业集团发展成为年加工大豆规模高达五百万吨,在国内各地拥有八家加工企业,去年实现销售收入近五十亿元,现在已经形成了加工食用大豆油、豆粕饲料蛋白、浓缩磷脂、大豆磷脂混合饲料和磷脂胶囊五大系列产品。综合实力位居华夏油脂业前列的集团公司!

????不过此时它的大股东兼董事长太史明却是陷入了坐立不安之中。去年十月份以来,因为国际市场上大豆及其制品价格的大幅度上扬,使得国内豆粕和豆油的价格也随之大幅度地上涨。在此之前采购了大批海外大豆的西海鲁农豆业集团,因此而赚取了极其丰厚的利润。这一结果,刺激西海鲁农豆业集团的董事会毅然决定,一方面扩大公司的产能,一方面响应政府号召,随同华夏采购团,前往美国进行大豆采购。

????在从去年十月之后,到今年二月之间的四个月里,西海鲁农豆业集团总共采购了高达一百七十余万吨的大豆。而这些大豆,在四月中旬将陆续运抵西海港。

????这眼看着大豆就要运到港口,需要支付剩余的巨额货款的时候,西海鲁农豆业集团却难以从银行贷到款了!省里的主要银行都告知,由于华夏经济出现了过热苗头,中】央已经有意提高钢铁、电解铝、水泥、房地产开发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比例,紧缩信贷的宏观调控措施要于近期内出台,从而控制盲目投资,遏制经济过热的苗头继续发展。

????对此太史明为首的西海鲁农豆业集团的管理层急得简直都要骂娘,国内的银行总是这样,中】央是要控制钢铁、电解铝这些产能过剩的产业,又不是要控制油脂压榨行业,自己这纯粹就是无妄之灾!这样一来,别说买大豆的货款了,就是公司的流动资金都十分紧张了。可是银行这样决定了,他们也没有办法。虽然说太史明也曾经花大价钱请动了市里的领】导去说情,但是却是无功而返。

????看在领】导的面子上,省里的银行倒是告诉了他们一点实情,那就是这一次中】央的态度十分地坚决,谁要是敢在这上面阳奉阴违的话,就等着被摘帽子。而且,这几年省里的这些银行,哪一家没有向钢铁、水泥、电解铝这些产业放贷过量?如今中】央要收紧信贷,银行里窟窿还没钱去补呢,怎么可能继续放贷。如果说,西海鲁农豆业集团有门路的话,不如去找找海外银行。

????这一下子令太史明等人泄了气,要是西海鲁农豆业集团有海外银行的门路,狗娘养的才找国内的这些银行,贷款不但利率高,而且回扣还很,钱还没到手呢,先被银行啃去一大块。一年下来,挣的大部分利润都填了银行的肚子了。可是骂归骂,货款还是要继续筹措的,海外的这些大豆供应商,可不比国内的企业,欠了他们的钱,那是真的要出大事的。不说国内官员肯定是要站在他们的那一边的,就是自己的海外信用纪录上被记上一笔,也让企业吃不消啊——日后再在海外大额采购原料,可是麻烦多多。而且就算下定决心“洗船”,因此而产生的费用也不是西海鲁农豆业集团所能够轻易承担起来的。

????所以,太史明他们只有想办法筹措资金。向私人借贷是不用考虑了,不说在这个时候,私人借贷的利率比起银行利率更是高得可怕,这么大的金额,也不是说贷就能够贷到的,更不是说短期内还就能够还的。所以,西海鲁农豆业集团积极地对外推销自家的产品,希望能够回笼更多的资金,充实公司的财务。

????可是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由于国内的豆油价格处于历史高位,已经有进口商从海外采购豆油投入国内市场。

????虽然说因为大豆价格的上涨,国内市场上已经调高了豆油的价格,但是与大豆的上涨幅度相比起来,价格的上涨幅度远远不及。而且,西海鲁农豆业集团做为一家年加工大豆规模高达五百万吨的集团企业,豆粕的产量也是相当惊人,也是集团公司盈利的重要保证。突如其来的禽流感,波及到了华夏南方的十余省份,使得当地的养殖业受到重创,大批的家禽都因此而被扑杀、销毁,而豆粕做为养殖业重要的饲料,需求也明显下滑。虽然说豆粕的市场价格仍然处于高位,但是上涨无力,甚至于后市很可能会有巨大的下跌风险,却是明眼人都清楚的。

????而国内的压榨企业,无论是用国产的大豆,还是进口大豆生产,压榨利润从去年的十月份达到了巅峰之后就开始下滑,到了现在,太史明不能够确定其他企业的盈利情况,但是他却知道西海鲁农豆业集团的压榨利润已经少得可怜,这还是因为西海鲁农豆业集团在去年十月之前大量采购了相对低价大豆的缘故。如果说是依照这一批大豆的采购价格,到港的进口大豆成本接近甚至超过四千元每吨,已经可以百分百地肯定亏损了,而且是亏损地十分严重!以这样的原料成本计算,西海鲁农豆业集团每加工一吨进口大豆就要亏损五百元左右。而在去年十月份的时候,每加工一吨进口大豆,企业可以获得差不多六百元利润!不过短短的不到半年时间,已经是天壤之别!

????而目前的国内形势,使得国内的压榨企业根本无力通过再度提高豆油和豆粕的价格来达到增加收益的目的。而之所以市场上屡有调价的风声,不过是诸多榨油企业借着信息不对称,以此来激发国内消费者们的采购冲动,尽快地回笼公司资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