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迫在眉睫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孙照伦给予他的权限很大,他可以从家乐福集团总部挑选合意的人手,可以从这七家压榨企业所在地的家乐福集团旗下产业选人,还可以自行招聘人手,这样大的权限,可是极其罕有的。。

????所以江乐山并不满足于将这七家榨油企业的整合——在其他企业都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的时候,整合这七家仍然盈利的榨油企业,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在他看来,整合之后,新公司必须要把握住这个机会,迅速地扩大公司在食用油市场上的份额,积极地对外进行扩张。国内压榨行业,诸多面临着窘境的企业,就是新公司对外扩张的最好目标!

????不过,这个想法,江乐山并没有对孙照伦说,他还需要时间来好好地捋捋自己的思路,希望在下一次的时候,能够明确地向孙照伦提出来。

????江乐山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应当能够得到孙照伦的支持,家乐福集团这些年来的盈利状况一直很好,就是每年都向股东分红,手头依然有着巨额的流动资金可用。而食用油市场,是一个庞大的而又人人都不可避开的刚需市场,随着国人生活水准的不断提高,未来的前景十分光明。

????虽然说,做为豆油的主要原料,大豆的国际市场价格波动很大,但是在江乐山看来,这并不是不可避免的风险。何况,在国内,除了那些稳赚不赔的垄断企业之外,哪行哪业,没有经营风险?

????江乐山上了电梯,心里仍然琢磨着,自己需要从总部里带走哪些人,而哪些人又是愿意和自己走的。虽然说这样一来会离开家乐福集团总部,但是日后新公司整合完毕,这些人就是创业的元老。在新公司里必然会获得一席之地,相比起来,哪一个更有诱惑力,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同时,他也在想,能够从父亲那里得到什么样的助力,虽然说,他不是那种倚仗着家族势力发展的官二代、官三代,但是他也不是拘泥之辈,能够合理利用家族影响以避免过多的地方政府干扰的时候。他还是会毫不迟疑地向父亲求援的。江爱华如今已经是沪市的常务副市长,在沪市已经是数人之下,万人之上,影响力辐射周边诸省。

????刚走出电梯门,江乐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话的是江爱华的秘书侯德伊,从江爱华任职沪市发改委副主任的时候,候德伊就已经担任了江爱华的秘书,至今也有多年了。是江爱华的嫡系心腹。

????“侯哥,有什么事情见教啊?”江乐山笑问道。对于侯德伊,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大家的关系也不错。

????“乐山。我怎么敢说见教二字,市长让我问个话,家乐福集团能不能再多采购一些食用大豆油了?”侯德伊笑道,“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已经求到了市长这里。”

????江乐山的脑海里立时就浮现出来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的资料。这是一家位于静海市的民营大型食用油压榨企业,具有年加工大豆三百万吨以上的能力,在当地也算是明星企业。而静海市与沪市可以说是隔江相望。双方间的经济往来十分地密切。但是要说它的老板能够求到江爱华的门前,这其肯定还是另有奥妙。不过,他心里虽然明白,口头上却不会随意地问。

????江乐山道:“侯哥,集团公司食用油采购这一块不归我管,我也没有太注意,不过,我想食用豆油采购的数量不会大……”

????侯德伊放下了电话,快步地回到了江爱华的办公室,看到他进来,江爱华放下了手的笔,活动了一下手腕道:“乐山怎么说?”

????“乐山说,家乐福集团近期肯定不会大量采购食用油,一来国际市场上大豆的价格暴跌,目前还看不到止跌回升的迹象。二来,家乐福集团食用油的库存还有不少,而且还有自有品牌的食用油,所以除非消费者采购**强烈,否则的话,短期内,家乐福集团只会小批量分次采购。而且,乐山他今天被家乐福集团的孙董事长召见,给予了他一个任务。”侯德伊道。

????“一个任务?”江爱华随口道,“什么任务?”这个回答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当初国内食用油普遍大幅度涨价,主要原因就是各大公司声称大豆采购价格暴涨,成本剧增,所以不得不涨价。如今国际市场上,大豆价格暴跌,那么食用油价格的再调整,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在这个时候,大量采购食用油,才是不负责的行为。若不是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的真正大股东与江家有着世交,他才不会过问此事。

????“家乐福集团旗下有七家生产家乐福自有品牌的压榨企业,孙董事长要乐山担任负责人,将这七家压榨企业整合为一家企业。”侯德伊又道。

????“唔……”江爱华的双眉立时一翘,儿能够得到孙照伦的重用,这当然是好事,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家乐福集团要整合旗下的榨油企业,背后是什么意思?这一次,国内压榨企业从海外高价采购了数百万吨大豆,这些大豆还未大批运抵国内,国际市场上大豆的价格就出现了跳水,造成国内的这些压榨企业损失惨重,国内的压榨企业将出现一次大的洗牌,可以说已经是定局,看来家乐福集团也许会有什么大动作。

????“你提了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愿意大幅度让利的事情了吗?”江爱华又继续道。

????“提了,乐山说如果说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愿意在去年食用油开始涨价之前的出厂价格上再做让步的话,他倒是可以帮着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和家乐福集团的采购部门牵线搭桥。如果说,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恐怕家乐福集团的采购数量有限。”侯德伊道。

????江爱华嘴角微微地抽了抽,家乐福集团这一手也是够狠的,在去年食用油开始涨价之前的出厂价格再做让步的话,以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收购大豆的价格,岂不是赔得更多!可是在商言商,在国际市场上大豆价格看不到止跌迹象之前,要求家乐福集团以目前的价格水准大批量采购食用油,那就是将大豆再降价的风险转给了家乐福集团。做为一家上市公司,一家民营企业,孙照伦当然没有义务为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决策失误买单。如果说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不能接受家乐福集团的价格,那么即便是他,也不可能向家乐福集团施加压力,要他们加大对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产品的采购力度。

????转眼时间已经进入了四月旬,天气渐渐地转暖,南方已经开始有了几分夏意,但是对于国内近千家大大小小的压榨企业来说,此时的他们却如同身在寒冬一般。国际市场上,大豆的价格在继续下滑,已经从巅峰时下跌了近百分之三十三!而最重要的是,即便是如此,仍然是丝毫看不到任何止跌的曙光。

????国内,虽然说禽流感已经进入末期,但是由于南方诸多省份的养殖户在这一场风波损失惨重,很多人根本无力再一次投入,而且即便是重建养殖场,也需要一个过程,所以豆粕的市场价格仍然在逐渐下滑,需求仍然并不旺盛。

????而国内的食用油市场,由于之前的几次食用油抢购风潮,使得消费者普遍家囤积了大量的食用油,所以第一季度里,国内的食用油市场是波澜不惊,而进入四月之后,由于大豆价格的“跳水”,人们普遍性地认为,食用油也应当随行就市地调整价格,所以即便是这些厂家纷纷使出各种推销手段,市场上的观望情绪仍然比较浓重。

????而随着一批批的大豆运输到港,众多的压榨企业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但是面对着如此价差,很多企业都根本无力支付货款。这其也包括了圣宴食用油集团公司和西海鲁农豆业集团这样因为扩大生产规模,而搞得自身流动资金紧张的大型压榨企业。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不速之客登门。

????“我是家乐福集团旗下佳华食用油集团公司的总经理江乐山!”为首的年轻人昂首道。

????“佳华食用油集团公司?”太史明有些诧异地道,这个公司名称听起来很陌生啊。但是他并不怀疑对方的身份,因为西海鲁农豆业集团负责与家乐福集团采购部门交涉的人员,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确实是属于家乐福集团。

????江乐山一笑道:“太史董事长不知道也很正常,我们是刚刚正式组建不久,还名不见经传。”

????“江总经理来我们西海鲁农豆业集团,请问是有什么事情?”既然不是采购部门的人员,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太史明也没有精神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有这功夫和时间,想想如何来筹措货款,那才是正事。

????江乐山又是一笑道:“我们这一次前来求见太史董事长,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问问,贵公司打算怎么来解决迫在眉睫的违约问题?”(未完待续。。)

????ps:ps:虽然查了很多资料,但是这一块写起来依然是很难,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