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二章 为难的金圣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二章 为难的金圣业

????九零年的京城,固然马路的建设还很落后,但是路上的车辆也没有后来那么多。如今又是冬季,入夜后,路上的车辆就少了很多。方明远一行人并没有用多久的时间,就赶到了店里。

????方家饭馆京城分店位于从二环路通向鼓楼的一条主干道上,方明远之所以选中这里,是因为他知道,这里不但车流量和客流量都十分可观,而且再过几年,这里就会汇聚大量的餐饮企业,形成京城有名的餐饮一条街,生意之红火,足以令那些未能挤入这里的餐饮老板们,一说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前世里,方明远曾经在这里多次聚餐,对当时的情形是印象极为深刻。每天这里一到用餐时间,道路的两旁就停满了车辆,想要在十分钟内找到一个车位那是难比登天。所以很多人都不得不将车停到附近的停车场去,再徒步或者打车前来。而每一家店里,都是高朋满座,如果说没有提前预定的话,就是在这里等上半个小时,也毫不稀奇。

????车刚在店门前停下,林莲就开门跳下车来,快步地冲进了店里。当方明远他们三人进入店里的时候,林莲正和一名中年的男性在二层的雅间里。方明远示意卫兴国带着刘勇在店里转转,自己则是推门而入。

????“金圣业,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林莲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方明远却可以听出其间所蕴藏着的巨大怒气。金圣业?这名字好,让人立时就想起了那位历史名人。

????坐在林莲对面的中年男性看起来约在三十岁上下,长得倒是仪表堂堂。手里拿着个茶杯,似笑非笑地看着林莲,看到方明远推门进来,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抹诧异。

????“姐,你跑这么快做什么?我差点都跟不上你了!”不待林莲说话,方明远已经一屁股坐到了林莲的身旁,一脸不满地道,“妈可是早就说过了,你晚上见陌生人,我必须在一旁陪同,难道说你都忘记了不成?”

????林莲闻言不由得有片刻地失神,不过她也是久经社会考验的人了,立时就反应了过来,方明远显然不想让这位金圣业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以弟弟的身份非要在一旁旁听,想来金圣业也不会说什么。“金先生不算是陌生人……”

????“不要说他是你的同事,最多最多也只能算是前同事吧。”方明远撇撇嘴道,“你们谈你们的,当我不存在好了。也别想哄我走,与你们两个的怒气相比起来,老妈的唠叨更可怕。要不然就把这谈话改到明天白天,那就没我的事了。”

????林莲一脸无奈地望向金圣业,金圣业不由得心中有些奇怪,他既然曾经要加入方家饭馆,那么自然也对方家饭馆做过一些调查,其中也包括了方家饭馆的这些干部。担任京城分店总经理的林莲,并不是京城人,而是奉元人,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毕竟方家饭馆的起家是在秦西。她到京城上班,家里还有人跟着她来?看方明远的年纪,也就是最多高一的模样,显然还是个学生。

????金圣业颇有风度地一笑道:“林经理有这样关心你的家人,真是幸福。没有关系,就让他在一旁旁听吧。”两人之间的谈话并不涉及到什么秘密,如果说林莲都不在意的话,他又何必在意。

????想到这里,金圣业目光又转回到了俏脸因为怒气而变得晕红的林莲身上,心中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

????金圣业今年二十八岁,未婚。之前,他是京城里有名的一家国有老字号酒楼的副总经理,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确是有真材实学,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家里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势力。他的父亲是京城昌都区区政府的副秘书长,虽然说昌都区并不属于京城的城八区,但是土地面积却是京城所有区里最大的。所以他才能未满三十就当上了国有老字号酒楼的副总经理。只是前些日子里,由于他对固守成规、不思进取的一把手经营策略的极度不满,一怒之下,辞职出来。虽然说他父亲也说过给他另调到其他单位,但是金圣业对于这些国有单位已经感到彻底的失望,所以拒绝了父亲的提议,打算找家私营企业做做,实在不行就索性自己出来单干,也过把自己当家做主的瘾。

????就在这个时候,方家饭馆招聘中高层干部的消息传入了他的耳中,他也是一时兴起,想看看这家来自西北的饭馆有什么独到之处,所以才会前来应聘。结果看到了主持应聘的林莲,金圣业就被她吸引住了。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方家饭馆在京城里的第一家分店的掌门人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年轻美貌的女性。

????于是,原本只是抱着前来看看想法的金圣业,改为了全力以赴地表现自己,并最终成功地应聘为常务副总经理。

????原本金圣业想得是只要能够接近林莲,以自己的家世、自己的业务能力、还有自己的堂堂相貌,博取她的好感那还不就是个时间问题。而且经过这些时日来的多次接触,金圣业发现,林莲的眼界相当开阔,业务能力也十分地出色。虽然说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手法还显得有些稚嫩,但是考虑到她年龄的因素,那也算不得什么缺点。毕竟这些社会阅历的积累,是不可能一促而就的。即便是自己,也是在经过了数年的磨练后,在父亲的一再指导下,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若是双方间在脾气、禀性上要能合得来,金圣业第一次有了结婚成家的**。至于林莲的户口问题,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对于他老爹来说,搞个京城的户口那还不是说句话的事。

????可惜他计划的挺好,却完全赶不上变化,如今自己却又不得不亲口来拒绝她,这才是世事弄人啊!

????“金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已经签署了正式的用人合同,为什么金先生又要毁约呢?”林莲的质问将金圣业从回忆中扯回到了现实。

????“那自然是我有了更好的选择,林经理。”金圣业将桌上的合同推向了林莲,彬彬有礼地道,“不能够和林经理共事,实在是金某的莫大遗憾。对于给贵方和林经理所带来的困扰,我深表歉疚。这份合同还是请林经理收回去吧,至于合同违约金,将会在三天内划入林经理的指定账户。”

????“更好的选择?金先生能不能说得详细一些,也让小女子满足一下好奇心,看看我们和对方给金先生的待遇,到底差了多少?”林莲并不理会桌上推来的合同,而是继续追问道。她现在只想知道,这个挖墙角的人到底是谁?一出手,就毁掉了她为之辛苦了数天的工作成果。林莲自认为方家饭馆对于这些中高层干部们的薪水,在京城的同业中,绝对属于高薪了,各种福利待遇,也十分丰厚,对方到底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才能令金圣业宁肯支付合同违约金也要炒了自己的鱿鱼!

????金圣业看着不住追问的林莲,迟疑了片刻。对方固然给他提出的条件十分优厚,但是他之所以决定毁约的原因却并不在此。而是他明白,传过话来的那些人背后在京城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势力。他不知道方家饭馆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得罪那些人,但是他却知道,有了那些人在其中掣肘,方家饭馆想要在京城立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他如果违背了这些人的意志,恐怕他的父亲,今生今世也就只能在区政府的副秘书长一职上终老了。甚至于可能会被调整到那些闲散的职位上去。就算是他可以不在意自己的未来,也不能因此而伤害到自己的父亲。

????他突然有了一个念头,自己不能够留在这方家饭馆,固然有些可惜。但是如果说自己能够把林莲也说动,带她一起跳槽的话,那样的话,自己既没有违背那些人的意愿,还可以与美人共事!这个念头一萌发出来,金圣业就再也难以压制它。

????如果说能够将林莲这个方家饭馆在京城的最高领导者一并带走,那么方家饭馆所受到的打击更甚于自己的辞职,这样的结果,想必那些人也是乐见其成的吧?而且以林莲的能力,在那里求得一个好职位,应当也不是什么难事。

????双手环抱在胸前,翘着二郎腿一副漫不经心模样的方明远注意到金圣业的脸上突然闪现过了一丝喜色,心中不由得有些警惕。

????“林经理,这个似乎并不在我必须要回答的问题范畴之内。不过看在林经理的面上,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可不可以问林经理几个问题?”金圣业站起身来,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和林莲的杯中续满了茶水,就连一旁的方明远也没有拉下——心目中未来的小舅子,能不得罪还是最好不要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