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六章 点金之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六章 点金之手

????华语电影是分割成四个地方发展的:香港电影、大陆电影、新加坡电影和台湾电影。香港电影是指在中国香港地区制作发行的电影。香港当时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在政治及经济上也比中国内地及台湾地区有更大自由,从而一步步地发展成为华语世界以至东亚电影的制作基地。香港电影的语种一般为普通话,亦包括粤语及其他语言。

????发展到了今天,香港地区是世界第三大电影工业基地,仅次于美国的好莱坞和印度的宝莱坞,同时也是世界第二大电影出口地,仅次于美国。香港在世界上素有“东方好莱坞”之称。港片全盛之时更曾雄霸亚洲、虎视欧美。

????香港电影一向都较着重满足观众口味的商业片,比如无厘头式喜剧、动作片。而且香港电影有一个发展完善的“明星制度”。在西方国家,香港灿烂的流行电影同样有一班坚定的支持者,所以香港电影亦逐渐成为文化主流,渗透在世界每个角落并经常被模仿。这一点,从后来好莱坞动作电影中都可以见到,比如说《黑客帝国》。

????但是进入九十年代的中期,随着好莱坞一系列大作的出现,而香港本地的人才逐渐凋零,香港电影逐渐的没落,到了二零一零年,在方明远的印象中,除了程龙还勉强撑着香港电影的大旗之外,国内的电影市场香港电影所占的份额已经远不如美国电影和内地电影。这其中固然有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因素,但是香港电影自身的种种陋习也是不可忽视。

????在九十年代初期,经过八十年代繁华的香港电影界,根本看不到百花盛开后就将意味着严冬的来临。香港电影的类型一是少,大多局限于喜剧、古装、动作、黑帮枪战和鬼片这几种,而且一旦有某个类型的影片大红大火,跟风之作简直可以说是铺天盖地,令观众们看到烦。之后几年内,导演们都不用再去考虑拍同样的题材。

????而且香港电影界没有意识到,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眼界越来越宽广,那些一味图快而忽略了细节和独创性的粗制滥造的电影,已经不能够再满足人们精神上的需要。更重要的是随着录像机、vcd、dvd逐步进入人们的家庭,还有盗版的猖獗,对于小制作的香港电影,冲击力远大于讲究大场面大制作的美国电影。在前世里,像《后天》、《龙卷风》、《2012》、《侏罗纪公园》这样的电影,只有在电影屏幕上,才可以真正地体验到那种震憾。很多人即便是在家庭里看过盗版,还是会忍不住到电影院里去体验一把。

????方明远之所以给于秋暇留下那些经典的电影剧本,一方面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算是对于秋暇母女对自己无私帮助的一种酬谢;另一方面,也未尝不是抱着一种改变香港电影未来的念头。这些原本需要十年到二十年的时光,才会出现在香港影坛的优秀作品,如果集中在三五年内,对于香港电影的激励作用,又岂是可以纯粹以票房的数字来衡量的。

????做为一个内地人,他想要介入香港电影界,很可能会面临着香港电影公司的重重阻挠。但是于秋暇却不同,首先她是土生土长的港人,其次她是于家的长女郭家的长媳,在不成立电影公司,只是带剧本投资电影的话,香港各大电影公司看在于家和郭家的面子上,是不好为难于她的。而去年的三部电影的大卖,出众的票房成绩无疑给方明远面对这些电影公司老板极大的底气。

????“已经安排好了,晚六点,在香港的德惠酒楼,香港的重要电影公司老总都会出席。”于秋暇点了点头道。如今的于秋暇,在香港电影界里也是声名大起,由她出剧本再附一半投资的两部电影,在去年的香港电影中大放异彩。与她合作的嘉禾电影公司,乐得简直都找不到北了。而程龙之后在香港记者面前坦承《双龙会》的剧本,以及他现在正在拍摄的新电影与于秋暇所提供的剧本者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后,整个香港电影界都为之震惊了。尤其是在于秋暇“无意”中透露出,她手中还有各种类型的电影剧本近二十部,而且统统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后,香港电影界的老总们简直都要为之疯狂了。

????要知道,去年而李连杰的两部动作片的大红大紫,加上程龙的《双龙会》在去年亦是票房出众,香港**年十大卖座电影中,出自这个神秘人之手的剧本已经占了三席,票房成绩仅仅在香港就已经过亿!如果说再算上海外收入,录像带、电视台的授权收入,收益丰厚地简直吓人。

????一名剧作人,一生有一部经典之作的,在香港电影界并不少见;一年有一部作品大红大火的,也不算罕见;但是一年就出三部,部部大热的,却是极其罕有。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有各类型电影剧本近二十部,听起来简直就如同天方夜谭一般。对于这个幕后的剧作人,香港界的电影人称其为“点金之手”。若不是程龙、于秋暇在香港都非常人,这些电影公司的老总们,肯定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来“查”出这个幕后的剧作人,将他收归到自己的旗下。但是现在,他们却只能旁敲侧击地想从两人的口中套出这个秘密。

????其实黄沾和林子祥也猜出了这个幕后人八成是方明远,但是既然方明远自己不主动地站出来,那么两人自然也不会多嘴说出来。

????这过年后,嘉禾和其他几家电影公司已经不知道或明或暗地催促于秋暇拿出新剧本合作,而且开出的合作条件也是越来越丰厚。甚至于已经有人提出了,同意于秋暇入股公司。

????“秋暇姐,通知沾叔和程哥了吗?”方明远仍然有些不放心,又追问道。有了这两位护驾,面对那些老板们,他的底气也能更足一些。

????“姐姐办事,你就放心吧!”于秋暇好笑地在方明远的脑门上戳了一指头道,“什么时候误过你的事?”

????方明远不好意思地一笑道:“秋暇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废话了。去年那两部电影,最后的收益还没有出来,不过估计能有个三千余万元的港币,我再填一些,到时候大概能有一亿港币,虽然不多,但是略表我的心意。”于秋暇正色道,“不许说不要!”

????看着于秋暇那俏丽的脸庞,方明远的心里充满了温情。这个便宜姐姐自从认下来以来,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自己,若不是她,方家怎么可能如此迅速地发展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若不是她,自己又怎么能结识郭老爷子。如今自己不过是大概地和她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又是无条件地援助自己。“当然要,为什么不要?”

????方明远凑到了于秋暇的耳边,看着那晶莹剔透的耳垂,做怪地吹了口气轻声地道:“最多半年,秋暇姐,你就等着收回两亿港元吧。”

????“两亿港元?”于秋暇惊骇地后退了两步,连方明远在她耳边做怪都忘记了嗔怪了。

????“嘘……”方明远连忙道,“别说出来,自己知道就行了。老爷子那里,我可是只答应利息是本金的百分之三十!”

????于秋暇深吸了两口气,只觉得耳朵中“嗡嗡”做响,腿脚有些发软。虽然说她知道,方明远这一次肯定是要玩个大手笔,但是这半年时间就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回报,也未免太惊人了。

????于秋暇定了定神道:“明远,我这是……”

????“不要说,也不用说,多了少了反正都是给晴儿的嫁妆!”方明远打断了她。

????“你这小子,别总拿晴儿的嫁妆说事!”于秋暇说完后不禁有些好笑,晴儿这才几岁,名下的独立财产就已经超过三千万港元,如果说再把这一次算上,还有那些未拍摄的剧本,恐怕会成为香港最富有的孩子。

????“妈妈,妈妈,你和哥哥在说什么啊,嫁妆是什么东西?好吃吗?”晴儿好奇地问道。

????这一下子,不仅是方明远乐不可支,于秋暇也是笑得前仰后合,她抱起晴儿,用手点指着晴儿的小鼻头,故意做出恶狠狠地模样道:“就知道吃,到时候吃成个小肉猪,明远哥哥就不理你了!”

????晴儿搂着她的脖子,笑个不停,她已经被妈妈以这个借口威胁了太多次,早就免疫了。

????方明远看了看时间,已是不早了,连忙扯着于秋暇母女两人向大宅的方向走去。

????德惠酒楼,是一家位于香港商业区边缘的高档酒楼,这里以内地的川菜和鲁菜闻名香港。于秋暇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考虑到了方明远的口味。

????在香港,粤菜做得顶呱呱的酒楼大有人在,但是这川菜、鲁菜做得好的却并不多,虽然说香港人的口味,并不习惯这两种菜系,但是人都是这样的,时不时也需要换换口味的。而且随着华夏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断深入,香港与内地的交流越来越密切,从内地前来香港的人也越来越多,所以这德惠酒楼的生意自然也就越来越红火。每天晚上来这里用餐的人中,香港政府的高官、商业巨子、娱乐圈里的名星,也是大有人在。

????但是今天德惠酒楼最大的包间已经被人包了下来,这一点令很多前来吃饭的人很不满意。

????“我不和你们说,叫你们的经理来!”一个操鲁地口音的中年胖子站在酒楼的服务生面前,一脸傲气地道。

????德惠酒楼的值班经理,是一位已经年近五旬的老者,得知了消息后,很快就来到了服务台前,客气地道:“这位先生,有什么我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胖子一脸不耐烦地道:“有,当然有。没有的话,我叫你过来做什么。我们市长要在这里请客吃饭,就要你们最大的那间包间……”

????“对不起先生,那间包间已经被客人预订了,我们还有另两个包间,先生您可以选择那里。”老者不卑不亢地道。

????“我们出三倍的价钱包它!你们去和客人说,把地方给我们腾出来!”胖子一拍桌子道。

????“对不起先生,您就是出再多的钱,我们也是不能这样做的。这事关我们酒楼的声誉,不是用钱可以换得来的。”老者微微一笑道,“先生,我们酒楼的包间很紧俏,如果说您还不能订下来的话,那么我们就会给别的客人了。”如果说是香港的港督大人,也许他还会考虑考虑,如今一个大陆人,那包间又是郭氏航运集团的少夫人于秋暇订的,怎么可能帮他做这种事。

????那胖子闻言更是恼火,拍着桌子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市长要在这里宴请外国客人,这是外事活动!”

????老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这胖子站在服务台前大呼小叫地,实在是不像样子。来来往往地宾客们,对这里是指指点点。

????“这位先生,宴请外国客人,是不是就属于外事活动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这里对外国宾客和本地宾客一视同仁。我们并没有任何一条规则要求本地的客人必须要给外国客人让座。除非包间的预订者自己退房,否则我们只能将包间留给预订它的客人。”他耐心地解释道。

????“那好,你先给我们留一个包间,我就在这里等着了,等他们人来了,我让他们退房!”胖子扯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服务台边。

????老者以怜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微微地摇了摇头——别说是一个内地来的市长了,就是港督大人来了,也不可能就这样要求于秋暇让出房间来。

????正在这时,只见几个人簇拥着一个中年人,还有两个年轻人,来到了服务台前,那胖子立即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