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七章 包间之争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七章包间之争

????“小吕,包间安排好了吗?”中年人看了一眼服务台边还未走的老者,随口问那胖子道。

????胖子毕恭毕敬地道:“邱市长,我已经订了一间包间……”

????“是最大的那一间吗?”邱市长不待胖子说完,已经追问道。

????邱市长,全名邱树国,是鲁省威江市主管招商引资事务的副市长,这一次带队前来香港考察,就是想要招揽一批港商前往威江投资。在他看来,位于鲁东半岛的威江市,三面环海,与辽江半岛、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隔海相望,又有着难得的深水良港,地理位置十分地优越,招商引资应当不难。但是来到香港之后,才发觉从辽江半岛一直到珠江口,华夏漫长的海岸线上,每一个稍有名气的港口都在竭尽全力地拉拢着香港商人,如同求爷爷告奶奶一般地恳求着港商前往投资。威江市的招商引资条件与这些城市们相比起来,根本没有什么优势。反而因为威江地处北方,冬季寒冷,而令不少港商闻之则走。

????来了香港这眼看着就要到了归期,一行人还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收获,邱树国就不由得有些急了,升任市长后的第一次招商引资就以失败而告终,他自觉得无脸见威江父老。恰恰就在此时,两个日本商人恰好与他们考察团入住了同一家酒店的同一楼层。并且偶然地让他们知道,这两个日本人是日本中岛株式会社的中层人员,前来香港渡假。邱树国灵机一动,特意地调查了一下中岛株式会社的资料,发现这是一家为日本汽车提供零配件生产的日本大型企业。其年产值,与威江市的gdp相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

????而威江市在鲁地的工业机械生产,由于一直有东北大型国有企业的分厂、以及东北大学的分校存在,其水平在鲁地也算是颇有名气,所以这位邱市长,就打起了这两个日本人的主意。威江有着良好的港口,完备的工业生产能力,距离日本也很近,如果说能够和这两个日本人搭上关系,看看能不能让中岛株式会社在威江投资建设分厂,生产汽车的零配件返销日本国内,这也是对双方均有利的事情。而且这样一来,比港商前往威江投资在政绩上更为光彩。所以邱市长就有意地拉近与这两个日本人的关系,好在团里有一个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年轻人可以充当翻译,倒是省了外聘翻译的麻烦。

????经过两天的不懈努力,今天下午这两个日本人终于答应和邱市长他们谈谈了。

????由于邱市长这一边资态放得较低,双方间谈得倒是相当愉快,这两个日本人答应在香港渡假结束后,可以到威江市看看那里的环境,如果说符合会社的要求,他们会向上级提出对华投资的报告。邱树国自然是喜不自禁。有了这样的成果,自然是需要好好地庆贺一番,邱市长言谈中又曾经提到了威江的鲁菜味美价廉,于是双方就决定由邱市长他们在香港找一家地道的鲁菜馆,请他们先品尝品尝。

????为了给日本人留下良好的印象,邱市长自然不可能拒绝对方这样小小的要求,经过他们再三的咨询,确定了这德惠酒楼是香港最有名的鲁菜馆,邱市长立即就派出了团中的吕东行,也就是那个胖子,赶来订包间,为了表示对日本人的尊重,又再三地强调,一定要订定酒楼最好的包间。于是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胖子圆滚滚的脸颊上立时就见了汗珠,他低声地对邱树国道:”市长,咱们来晚了,人家的包间已经有人订下了……”

????“你就不能和酒楼和对方商量一下,让他们让出来这个包间吗?”邱树国的脸色立时就沉了下来,此事可是关系到第一次外出招商引资的成果,绝不容有失,否则回到威江,恐怕很长时间里都会成为对手的笑柄。

????胖子后背上的衣衫已经见了汗,这胖人吗,本来就容易出汗,如今这心里一紧张,更是汗如泉涌。他苦着脸道:“市长,我和他们说了,我甚至愿意出三倍的费用给酒楼,让他们帮忙协调一下,让原来的客人腾出这里,可是人家酒楼方面根本就不同意,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事关人家酒楼的声誉,所以一点也不通融。除非咱们能够说服那个预定包间的人,否则没有用。“

????“你这个……”邱树国强吸了一口气,将后面的字吞了下去,不过在场的人谁也明白,那肯定是“废物”、“笨蛋”之类的词语。

????两个日本人,均在三十岁上下的年纪,长得倒是蛮有日本人的特点,个头较矮,有点罗圈,一个已经有点谢顶,而另一个却总是有点色眯眯地不住打量着楼里的年轻女性。

????谢顶男看到邱树国那气恼的模样,暗地里向色眼男打了个眼色,两人会意地扯扯了嘴角。谢顶男叫中田户一,色眼男叫本田修,两人倒是没有完全说谎,的确是日本中岛株式会社下属子公司的中层干部,这一次前来香港,也的确是前来渡假,顺便私人考察华夏的南方市场。两人其实是懂得汉语的,虽然说得并不是很利落,但是听却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些天里,他们却根本没有表现出来,邱树国他们也误以为他们不懂汉语,所以有时商量一些事时,也并不特意避着他们,让他们可是获益不少。

????他们的到来其实是早于邱树国他们,而且他们原本的房间也并不在邱树国他们的这一层,而是留意到这些华夏人后,又从服务台那里旁敲侧击地得知邱树国他们是来自华夏鲁地的威江市,两人才特意将房间挪到了与他们同层。然后有意无意地出现在邱树国他们的面前,并引起他们的注意。作为一个日本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威江市,那里可是有着他们梦寐以求的大陆良港,当年日本人入侵华夏,对于那一带早已经摸得通透。

????其实中岛株式会社内部早就有人提出了投资华夏建厂的提议,而鲁东半岛和辽江半岛正是他们的首选所在,这里距离日本本土很近,又都有着良港,日本企业在这两地建厂生产,再将产品返销国内十分地方便。两人虽然没有接到这个任务,但是如果说自愿前往威江考察,再向上级提交考察报告的话,自然会得到会社上层的赏识。

????两人有意地结识邱树国,正是因为知道了他们的身份。私人前去考察威江哪有受到当地政府邀请好,不但来回免费,而且在当地,还能入住最好的旅馆,享受最好的待遇,最后临走的时候,还能再捞一笔财物,这样美妙的过程为什么不要呢?

????至于最终,中岛株式会社会不会在威江市投资建厂,什么时候投资建厂,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免费旅游过,上缴一份考察报告还会得到会社里的领导的赏识,这样一箭双雕的美事,对他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这不,自己两人就已经可以在香港最顶级的酒楼里享受鲁菜的美味了?

????邱树国转首看了看服务台旁的服务生和那个老者。

????那个老者也看了出来,这一位中年人就是那胖子的领导,还是个市长。对于华夏政府的官职,他也有所了解,既然是市长,那么在华夏也算是个不小的官了,其管辖的地区搞不好比香港的全境面积还大。不过他在香港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富人贵人没有见过,一个市长,还不至于令他卑恭屈膝。“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的?”

????“那个最大的包间是什么人预定的?”邱树国沉声地问道。

????“对不起先生,在得到客人的允许之前,我们是不能擅自地泄露客人的资料的。”老者不卑不亢地答道。其实这个制度在酒楼中执行的并不严厉,如果说来问的人是香港本地的名流,他自然不会隐瞒。但是在对方来历不明的情况下,擅自泄露于秋暇的身份,因此而惹出什么事端来,那么日后于秋暇若是追究起来,别说是他这个值班经理了,就是酒楼的东家也承担不起那个责任。

????邱树国在国内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除非是上级地市的领导入住的所在,又有哪一个旅馆、酒楼敢这样直截了当地拒绝他的询问?心里的焦虑在这一瞬间化成了怒火,好在他还明白,这里是香港,不是国内,自己的这个市长头衔对于香港人并没有多少的威慑力,当初就有一个国内的市级领导在香港耍领导威风,结果被香港的警局拘留,后来又被驱逐出去,丢尽了国内的面子,据说,那一位回来之后,不但受到了上级部门的严惩,还将他直接地送到了当地的人大里养老去了。而那一位当时才四十二岁,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里。

????他强压着心中的怒气,看了看中田和本田两人,笑道:“两位,真是遗憾,看来我们不得不在这里等等这位提前预定了这里的客人了。”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等一旁的年轻人翻译过后,中田笑笑道:“邱市长您实在是太客气了,其实我们两人能够品尝到贵国的美食就已经很高兴了,至于这个包间吗……”他们两个可不敢在香港耍什么威风,香港目前还是属于英国,二战期间,日本占领香港,不知道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丑事,虽然说如今日本和香港的关系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香港人对于日本人的过份行为可以容忍。若是在香港到警局里转一圈,回国后,也肯定会受到公司上级的训斥。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少年在一个中年人和一个漂亮的少女陪同下,走了过来。正是方明远和陈忠、林莲三人。于秋暇在楼下遇到了一个熟人,有一点小事情需要当场解决,于是让方明远先上来休息。方明远看了一眼围在服务台前的邱树国等人,从衣着气质上来看,他觉得这些人不像是香港人,尤其是中田和本田两人,那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日本人。不过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请把郭夫人预定的包间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