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扯虎皮做大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仅仅几天的时间,不仅仅龙兴建设集团要在奉元有大项目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马自达汽车公司有意与国内公司合资在潼宜建设新厂的消息,同样也散播了出来,这使得奉元和潼宜一下子成为了省里甚至于西北地区人们所关注的焦点。那些与这两个项目有关系的企业,反应尤其强烈——这可是手快有,手慢无的。

????首先,国内的多家银行在西北地区的负责人,立即赶赴奉元、潼宜,与方家进行接触,这么大的项目,历时数年,中间又有旧城区改造和拆迁,还有大规模的住宅小区建设,还会拉动诸多的相关产业,这其中的机会可是众多。虽然说肯定是海湾第二银行、交通银行和济民银行吃大头,但是能够从中分一杯羹,也是好事情。而且国内是人情社会,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要是这一次合作的愉快,也许下一次方家旗下的某个企业,就会和自己合作了。

????其次,国内的着名钢铁企业,也纷纷派人前来与龙兴建设集团接触,这么大的工程量,所需要的钢筋也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目,虽然说方家旗下有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辽省钢铁厂、堂山钢铁厂,但是后两个一个远在千里之外,一个还在建设中,真正能够派上用场的只有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而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却又受产能的影响,肯定无法将这一需求全盘吃下。虽然说国内的钢铁市场,如今是产销两旺,但是像龙兴建设集团这样的大客户,还是深受钢铁企业欢迎的。

????还有其他相关产业的诸多企业,也纷纷加入进来,虽然说这两个项目还只是风声,没有到定音的时候。但是真要等到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方少,你这次可是在奉元乃至秦西省放了颗大卫星啊。”宗正笑吟吟地拿着酒杯道。虽然说已经和方明远在电话里达成了口头协议,但是这事情一天不落实在合同上,他这心里就一天不踏实。这可是一块鲜美的大肥肉,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呢。

????“拿到沿海地区,就不算什么了。”方明远随意地将酒杯放在了桌上,正色道,“说白了,还是中西部地区太穷困。所以才会这样。”宗正摇了摇头,至少四百亿元的投资,就是放在沿海地区,也是相当惊人的数目了,更不要说这四百亿元的投资,会带动多少社会资本的投入,解决当地多少就业问题。方明远这是做习惯了大项目,不放在眼里。

????“现在你可以给我亮个底吧,这个项目。我宗家可以入股多少?”宗正正色道,这才是他来潼宜最关键的事情。

????“你想要入股多少?丑话说在前头,股份越多,责任也就越大。项目建设过程中,出得力也就越多。衙内要是就想拿个百分之几的股份,那倒是没问题,当个甩手掌柜的也成。”方明远道。宗正眼睛为之一亮。这可是少有啊,方明远以往可是都严格限制各家资本介入的。一般情况下,一个新项目中能够拿个百分之十的股份。对于宗正来说就很满意了。不过……他随即又有些迟疑,方明远的态度转变,该不会是因为这个项目他盈利的把握不大吧?

????方明远斜了他一眼,冷冷地道:“怎么?衙内连这个来之前都没有想过?”衙内的那点心思,他要是再猜不出来,早就被一群老狐狸吃干抹净了。

????“哪能啊,我只是没有想到,方少这一次这样大方,不提前限制我宗家的股份份额了。”宗正心中一凛,连忙笑道。宗家这些年来,搭顺风车可是着实嫌了很多钱,而且是又得利还没有骂名,他可不想得罪了方明远。方明远日后要是将他宗家踢出合作伙伴去,他也拿方明远没什么好办法。

????“我是想着以前总也没有满足过衙内,衙内又是第一个打电话来明确表示要参股的,所以想听听衙内的胃口。既然衙内这样矜持,那就还是老规矩,百分之十好了。”方明远一脸无所谓地道。

????“别别别,让我想想。”宗正连声道,他现在心里又有些迟疑,方明远这该不是成心挖个坑让自己往下跳吧?要是自己“知情识趣”地还拿百分之十的股份,日后会不会为今天的选择痛哭流涕?应当不会,从十五岁起,自己就不知道哭泣是什么滋味了。方明远毫不在意地小口喝着红酒,连正眼都不看宗正。

????“百分之二十怎么样?”宗正思前想后,决定还是搏一把。

????“ok,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是公司的成立计划书,你拿回去看看,要是没有什么根本性的问题,就准备钱吧。”方明远随手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丢到了宗正的面前。

????“嗯,既然宗家要拿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不出意外的话,你就应当是第二大股东了,所以派个有能力的,知道进退分寸的,能说会道的,会狐假虎威的,也能够代表你的,行事不要那么偏激的,也知道听取他人意见的人来公司担任副总,日后有很多麻烦事还需要他去和奉元市政府打交道。”方明远直截了当地道,“这一次,你宗家可不能光享受盈利,不干活了。”

????“呃!”宗正点了点头,拿起了文件夹,突然抬起头来道,“方少,你该不是打算让我的人去打头阵吧?”他突然反应了过来,方明远为什么对他的人有那一连串的要求。

????“对啊,总得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的,我想衙内你的人应当更擅长这个。”方明远耸耸肩道。“衙内”的名字,在很多场合可是很管用的,尤其是在官场上。宗正不禁哭笑不得,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当把方明远的这一番话当作是夸奖,还是讽刺。

????“怎么?衙内觉得吃亏了?”方明远伸手去拿文件夹道,“那就百分之十吧,相信百分之十的股份,我还是能够找到一个愿意冲锋陷阵的人的。”

????宗正连忙伸手压住了文件夹,苦笑道:“这百分之十的股份还真是烫手的。我说你这回怎么这样好心的。”

????“放心好了,不会把你的人送监狱的。而且事情办得漂亮的话,广大百姓还是会感谢你的。”方明远手放在了文件夹上,看着宗正的双眼道,“最多是奉元、秦西省的有些官员看你不顺眼罢了,你还怕他们不成?”

????“罢了罢了,我相信你,也做不出太过份的事情。”宗正也想明白了,自己只是二股东,真要闹得不可收拾,方家也要受影响。所以,最多也就是扯虎皮做大旗,吓唬一些人而已。要是这样的话,他宗家虽然大不如前,但是就奉元和秦西省这一亩三分地上,除了那一、二把手之外,再有就是方家交好的那些官员们,他还真没必要在意谁的脸色。

????“多拿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是用用你的‘恶名’吓吓那些乱伸手的家伙,也免得有些人吃相太难看还不办事,你就知足吧。”方明远鄙夷地看了他两眼道,“这世界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你要是不干,我相信有的是人愿干。”

????“好吧好吧,我答应了!我答应了还不成?”宗正一脸无奈地道。虽然说是大实话,但是你也别这样赤果果地说出来吧,照顾一下自己的自尊心,会死人啊。不过……宗正心里却也有几分欣喜,方明远这样说话,至少比那种拒人三千里,公事公办的口吻要好多了。要知道,他也是经过多次接触,才令方明远的态度对他不那么公事公办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方明远一拍巴掌道,“这事我不好出手,但是我又看着窝心不顺眼,所以要劳烦一下衙内。”

????“什么事情?什么劳烦不劳烦的。”宗正笑道。

????“奉元的出租车行业,我也颇感兴趣,但是我直接出面,有些不大合适。所以,劳烦衙内出面,一应投资都由我方家出,出干股百分之三十给你。”方明远道。

????“出租车公司?”宗正诧异地看了方明远一眼,这个行当确实是有暴利,但是以方明远一向的行事风格,他应当是看不上这一块的。况且,他要进入这一行当,奉元还有人能够强拦着他不成?而且白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给自己,却只要自己挂个虚名,这是什么意思?正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这世界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

????方明远看出来宗正的疑惑,笑笑道:“我就是打算搅搅局罢了,衙内要是不愿意,那也没关系。”

????宗正摸了摸下巴,沉吟了片刻道:“白送就算了,我出百分之四十的资金。”这种小事情,就算方明远又打算扯虎皮做大旗,又能怎么样?能够让方明远欠自己个人情比什么都强。(未完待续。。)

????ps:ps:有点事情,搞得人心情很不爽,更新晚了,对不住,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