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李自强上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方明远怔了怔,看了李涧熙半晌,才哑然失笑,方才还说自己野心很大,这一位的野心也同样不小啊。由于有着稳定的原油来源和充足的运力,三星集团的子公司三星炼油公司这几年来,借着单壳油轮被迫退出航运市场的这一机遇,在韩国收购了多家炼油企业,如今已经是韩国第二大炼油企业。李氏家族自已的家族公司,在这一过程中,也获取了不少的好处。

????而现在,看来李涧熙也认为未来的石油国际价格很有可能再次发生大的波动,所以才想参加进来分得一杯羹。

????“李会长,开发海上石油,风险高、投入巨大,而且以目前国际市场的原油价格,还不足以保证收支平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也许都要面临着亏损的压力。”方明远道,“这些,李会长都想过了?”海上开采石油,每打一口油井所需要的费用可能都是数亿元,而且海上钻井】平台,铺设输油管道,或者说使用大型油气运输船的运营成本也是相当地惊人。这也使得开采出来的石油,成本比起陆地石油高出了很多。

????“等到石油的收入能够保证公司收支平衡甚至于盈利的时候,恐怕我李氏家族也就没有了加入的机会。”李涧熙站住了身形,转过身来看着方明远的双眼道,“而且,做生意吗,怎么可能一点风险都没有的。嗯,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你的眼光!”韩国的石油可以说是基本上全部依赖进口,所以韩国政府对于国内企业参股海外油田,持十分支持的态度。而在李涧熙看来。石油很有可能是下一个价格暴涨的大宗商品,这对于几乎没有原油产出的韩国来说,谁能够保证原油的供给,谁在政府心中的地位就高。这对于进一步稳固李氏家族在韩国政坛中的地位,有着重大的帮助。

????而且李氏家族要赎回三星集团的股份,就必须要不断地对外扩张,既然认为石油有可能在未来利润大增。那么他们自然是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但是冒失地进入石油行业,还想要保证盈利。又岂是哪么容易的事情?所以,将自家的资本绑在方家的战车上,无疑是风险最小的方式——方明远之前在石油行业中的战绩,已经证明了他有着足够的眼光。只是他并不知道,方明远会不会答应他的这一要求。

????方明远沉吟不语,李涧熙的这个要求,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之前居然没有透露出一星半点的风声。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当初与巴西政府谈判,由于巴西政府的坚持,首次签约时,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将在与巴西石油公司共同组建的新公司中占有股份百分四十五,同时拥有由巴西石油公司转让的巴西东南部海域桑托斯盆地的勘探开采权的百分之二十五。但是后来由于巴西经济的不景气。巴西政府急于偿还国际债务,国库没有充足的资金,加上海上石油勘探开发的进程并不那么顺利。国际油价又相对平稳,巴西石油公司无力再继续追加资金,到现在,经过数次追加资金后的新公司里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所占的股份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六十八,接近巴西法律所规定的外国石油公司开采巴西石油时公司占股百分之七十上限。

????然而这两年里,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在巴西也并不是一无所获。到现在为止,合资公司已经在巴西近海海域打出了两口日产十万桶和十八万桶高商业价值的四十度轻质原油。同时每天还能够有近两百万立方米天然气的收获,这一成绩令业内为之瞩目。只是目前国际市场上,原油的价格才突破四十九美元每桶,这距离巴西海上石油开采实现盈利还有一定差距,所以各大海外油企,目前还没有什么大动作。但是这一成绩,这无疑更坚定了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在巴西海域开发石油的信心。

????“我们会依照股份承担之前所有相应的勘探开采费用和应当给予方家的补偿。”李涧熙道。他也知道,平川石油集团公司与巴西石油公司的合资公司,在巴西近海海域已经有原油产出,在这个时候参股,其实风险比起最初时已经小了很多。方明远心里也在反复地衡量李氏家族加入进来的利弊,李氏家族与方家的合作进一步紧密,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巴西石油的丰厚利润要被李氏家族分去一块,却又是他所不想看到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巴西的这些海上油田在未来几年,其价值将要高到什么程度。

????“李会长,这个事情,我必须要好好地想一想,实在是太突然了。”方明远摇了摇头道。

????“呼……”李涧熙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只要没有当场拒绝就好,就有希望。

????“没有关系,我随时恭候你的消息。”李涧熙笑道,接下来,李涧熙就主动地谈起了合资发动机工厂的建设问题,以及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研发部门建设。

????当时针指向了八点的时候,两人才回到了方明远的院子里,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李馨彤和郑嘉仪都在等着他们。

????“咦?”李涧熙这才注意到院墙上由外向内打开的门,以及门那边熟悉的景象道,“那边是馨彤她的住处?”其实昨天他就看到了这道被锁住的门,只是没有多想,原来这边就是方明远自己的院落。

????“是的,是馨彤和嘉仪两人的住处。为了方便会长你的入住,所以嘉仪暂时搬到了我家这边的客房居住。”方明远点了点头道,“这样可以方便一些。否则的话,要见面的话,就得先出院子的前门,再从那边的前门一直走过来。”这件事情上,他问心无愧,所以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哦!”李涧熙并没有再多问什么。他们的时间并不宽裕,一会儿李自强就会亲自前来拜会李涧熙。身为韩国最大企业的董事长,李涧熙在韩国的影响力十分惊人,就是韩国总统也要尊重他的意见,所以李自强前来拜会,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早饭很简单,就是油条、豆浆、豆腐脑和烧饼,但是李涧熙却吃得很香,似乎是因为已经将自己这一次前来奉元最重要的事情说了出来。吃过饭之后,李涧熙就回到了隔壁的院落里,他和李自强的会面,方明远可没有兴趣在里插上一腿,虽然说他很清楚,等见过了李涧熙,李自强还要来见自己。关于马自达汽车公司在秦西省落地一事,李自强可是积极的推动者。

????方明远歪在沙发上,一边看着书,一边打着盹,一般要是早上没有事情的时候,他很少会这么早的起来的。就听着隔壁的院落里开始热闹起来,然后又归于平静,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进入了梦乡。不知道什么时候,睡梦中的他觉得鼻子上痒痒的,他侧了侧头,可是没过多久,那种痒痒的感觉又再度重来,就像有只小虫子在鼻子上爬一样。方明远抬起手来在面前挥了挥,想要将烦人的虫子赶走,可是当他放下手后,没一会,那个“小虫子”就又爬了上来。

????同时,方明远闻到了一股沁人的幽香,他立时睁开了眼,看到的却是一张近在咫尺的俏脸,如果说她不是屏住呼吸,那么她的气息就会喷到了方明远的脸上。看到方明远突然睁开了眼睛,李馨彤也不禁怔住了,红唇微张,带着无尽的诱惑……

????方明远强行按耐着自己吻上去的冲动,捂着嘴打了个哈欠道:“什么事情啊?”

????李馨彤娇笑道:“快起来吧,李书记马上就要过来了。”只是她眼中闪过的一抹阴翳并没有瞒过方明远的眼睛,令他的心中为之一疼。

????“他和你爸爸谈完了?”方明远坐起了身子道,“现在几点了?”

????“都已经快十一点半了,你这个大懒虫,一早上光睡觉了。”李馨彤笑道,“爸爸要和李书记共进午餐,让我来叫你这个地主。”

????“敢情是让我去买单啊,不去!”方明远身子一歪,又倒在了沙发上,“让我再睡会,今天早上起得太早了。”

????李馨彤不禁有些傻眼,她还真没见过几次方明远这个模样,虽然也有些心疼他,但是这个样子,似乎有些不大好。

????“快起来啊,他们马上就要过来的。”李馨彤娇声软语地求道。

????“过来?”方明远诧异地睁开了一只眼,那两位不在那边吃也不出去吃,怎么要跑到自己这里来吃。

????“是啊,你别睡了!”李馨彤蹲在沙发前,看着方明远的双眼,柔声道。

????“真是的……”方明远嘟囔道,他还以为暂时没自己什么事呢,至少能够安安生生地吃顿饭。虽然说很多人都以能够和李自强同桌吃饭为荣,但是方明远却视其为一大负担,吃个饭都吃不痛快。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男人们的笑声,接着屋门被人推了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