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突如其来的机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临近吃饭的时候,郑嘉仪拿着方明远的手机走了进来,在方明远的耳边轻声地说了两句,方明远接过了手机,对李现龙笑道:“抱歉,我有个重要的电话需要接听,你和嘉仪先去餐厅吧,粗茶淡饭,希望你不要失望呃。”

????李现龙自然不会不识趣地留下来,站起身来笑道:“我可是很期待这一顿午餐的,日后我也可以对外说自己享受过与‘方’的单独进餐。”

????方明远笑道:“我可不是巴菲特,没有他那一份眼光的。”巴菲特的午餐这一话题,近两年已经是闻名遐迩。”“

????李现龙笑了笑,方明远有没有巴菲特的眼光,他不Zhīdào,也不能确定,但是至少他可以确定,巴菲特在方明远的这个年纪时,肯定是拥有不了如此庞大的个人财富和世界影响力的。方明远的个人财富,恐怕除了他自己和心腹人之外,没有人能够算得清楚了。

????李现龙跟着郑嘉仪离开,方明远这才给苏爱军打过电话去。

????“明远,我听说新加坡港务集团的副总裁李现龙去你那里了?”电话刚一接通,苏爱军立即问道,“他找你做什么?是不是要你帮忙缓和两国的紧张关系?我可和你说,这件事情,你可不要插手。”苏爱军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可是Zhīdào,如今中】央对于新加坡政府的不满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就是再心理上再亲近新加坡的人,这个时候,也不愿意跳出来,成为众矢之地。宝岛,就是这个国家的逆鳞,如果说不能够将李显龙杀鸡儆猴的话,不Zhīdào还有多少国家的显要会前往宝岛的。

????“苏叔,我已经明确地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方明远笑道。“我可向来是把糖衣留下,炮弹丢回去的。”他的心中也是暖暖的,苏爱军显然是刚刚得知的消息,就急忙打来了电话。

????“呼……”虽然说在电话接通之前,苏爱国军也认为方明远应当不会被利益迷昏了头,冒失地介入这一事件,但是不亲口听到方胆远的明确回答,他这心里总是不那么安稳。

????“那就好,那就好,和他们经济上的合作没有关系。但是不要答应他们任何政治方面的要求。上面这一次打算狠狠地晾晾他们!”苏爱军的语气缓和了下来道。

????“我明白,政冷经不冷。”方明远笑道。看来这一次,上面是真的生气了,新加坡从华夏崛起的过程中获取了极其丰厚的收益,但是在如今这个敏感的时候,李显龙前往宝岛,无疑会给两岸关系添加很多的变数,给那一位增添进一步分裂国家的勇气。而这是上面绝对不能够容忍的结果。

????“政冷经也会冷的!上面已经冻结了,新加坡人成为国有银行战略投资者的计划。已经入股的暂且不算。而还没有正式签署合同的,他们已经被彻底地踢出了局,只不过是秘而不宣,让他们陪太子读书罢了。”苏爱军道。“这个消息,上面一直压着,我也是刚刚Zhīdào的。”

????“啊!”方明远轻呼道,中】央这一手可是够狠的。相信淡马锡控股公司这一次痛彻心扉的,这背后的损失,可是极其惊人的。

????“明远。海湾第二银行有没有兴趣再成为华夏工商银行的战略投资者?”苏爱军迟疑了一下道,“你还能够拿出来那么多资金吗?”方家最近的投资力度很大,落地的和正在谈的项目所需要的资金加起来,可以说是一笔相当惊人的数目。苏爱军又是少数Zhīdào海湾第二银行的大股东其实是方家,而不是马克吐姆殿下和阿卜杜拉王子的人。

????“苏叔,你放心好了,这种事情,就是砸锅卖铁,也会将钱凑出来的。而且以我和两位王子的关系,借个二三十亿美元,他们还是会给我这个面子的。”方明远的呼吸都有些重了,在这个时期成为华夏工商银行的战略投资者,对于他这个ZhīdàoWèilái金融业走向的人来说,就无异于送钱一样。

????“也是,你的商业信誉,在国际上可是顶级的。”苏爱军一笑道,他这才是关心则乱,就算方明远一时间手头吃紧,不是还有郭家、郑家、马克吐姆王子和阿卜杜拉王子吗,二三十亿美元的收益,也不过是如日中天的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一年的利润罢了。

????“你既然是感兴趣,就通知海湾第二银行做好相关的准备。这一次由于事发突然,时间比较紧,上面不希望打乱华夏工商银行香港上市的步伐。”苏爱军道,“届时,自然有银行和相关部门的人与你联系。”

????放下了电话的方明远,难掩心中的兴奋,他也听说过,华夏工商银行是希望最晚在明年年中前在香港上市,如今已经是八月份,淡马锡控股公司的“被退出”,无疑令华夏工商银行上市计划有些措手不及。而已经是交通银行战略投资者的海湾第二银行,自然就成为了顶替上来的首选。虽然说,这一次上面的决定更像是由海湾第二银行来顶替淡马锡控股公司退出后的资金缺口,但是方家在香港股市的影响力,同样也是他们所看重的。

????钱不是Wèntí,虽然说近期内投资项目众多,但是方家旗下的这些产业,手头都有可观的流动资金,而且他还掌管着来自马克吐姆王子和阿卜杜拉王子的一部分惊人资金,只要保证有足够的回报,两位王子才不会管方明远是投给了华夏的银行还是欧美国家的银行了。而且,随着国际市场上原油、铁矿石和航运费用的上涨,这些钱,很容易就可以回拢。

????倒是真的要成为华夏工商银行的战略投资者的话,那么日后的上市公司董事会中,就应当有海湾第二银行的一席,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去担当那个董事,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

????方明远收好了手机,一边心里琢磨着合适的人选,一边向餐厅走去。这一顿午餐,他是将方家酒楼的大厨请到家里来掌勺的,大热天的,能不外出,他还是懒得出去的。

????“咦?他人呢?”走进了餐厅的方明远却只看到了坐在桌旁的郑嘉仪和李馨彤,李现龙却不见了踪影。

????“出去打电话去了。”郑嘉仪冲餐厅的另一侧门外呶呶嘴压低了声音道,“苏叔找你,是不是因为他?”方明远无声地翘起了大拇指。

????“李显龙这一次恐怕是玩火玩过了!”郑嘉仪低声地道,虽然说李显龙的父亲一直是游走于两岸之间,充当一个中间人的Juésè,而且还是游刃有余。但是,一来,他有足够的资历和声望;二来,两岸关系在那个时候也没有如今这样剑拔弩张。李显龙一没有其父亲的声望、资历,以及与两岸领导人的私谊,又选择了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期前往宝岛,只能说是高估了自己在华夏政府眼中的实力。对于这一事件,香港的媒体曾长篇累牍地进行报道。

????“呵呵,也许吧。”方明远道。前世里关于这一事件,也是众说纷纭,有持郑嘉仪这一观点的,也有说是因为新加坡政府得到了美国人的安全保证,向美国表忠心,也有人说李显龙不过是在正式接任新加坡总理前的一次私人访问,而他一旦正式接任新加坡总理一职,再去宝岛岂不是更不合适。在没有足够的资料做为分析的保证前,所有的猜测都只是猜测。方明远如今也没有功夫去琢磨这件事情背后的内幕,手头的一大堆事情,还需要他尽量快地解决掉。

????方明远三人并没有等多久,李现龙从门外走了进来,面带歉疚地道:“抱歉,让三位久等了!”

????“坐下吧,喝点什么?饮料?白酒还是红酒?啤酒也有。”方明远招呼道。他虽然不爱喝酒,但是并不代表家里缺酒。

????“来点啤酒吧。下午还要参观潼宜,喝得晕晕乎乎的,还怎么领略西北第一特区的精髓?”李现龙想了一下道。方明远立时双手夸张地快速地在胳膊上摩挲了几下,一副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模样,引得郑嘉仪和李馨彤一阵娇笑。

????李现龙摇头无奈苦笑道:“方少,我可是一点都没有夸大的意思。我是真的很好奇,也很吃惊,你是如何做到,令一个原本贵国的国家级贫困县,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一座欣欣向荣的现代化都市。”他在来奉元之前,曾经专门查找过一些关于潼宜的资料,而越看则令他越感到吃惊,潼宜这些年来的发展,简直就如同一个奇迹一般,恐怕在华夏国内,也只有当初的鹏城可以相提并论。

????但是鹏城那是位于华夏最发达的省份,又毗邻着香港,又是良港,依靠着国家的优惠政策和资金、人才的支持,还有香港过来的资本、设备、人才,以及华夏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经济高速发展,才创下了这样的奇迹。潼宜不过是秦西省境内的一个贫困农业县,没有什么重要的矿产资源,也不临海,除了一个特区的名头外,国家并没有给予什么特别的照顾,但是一座现代化的新城就这样出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