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大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嗯,后天你有时间吧?”安洁莉娜看着方明远的双眼道,别老韦尔夫来了奉元,方明远却没有时间,那才热闹了。===当然了,她也可以打个电话通知方明远,不过那样的话,岂不是又失去了一次接近他的机会?等海平矿业股份的事情尘埃落定,她可就没有好的借口了。方明远身边优秀的女性太多,想要从中杀出一条“血路”来,那可不是件容易事。

????“不知道,这个得问我的助理们。”方明远耸耸肩道,反正是老韦尔夫有求于已,自己要是表示地太热情了,那岂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诉那只老狐狸,竹杠可以敲得更狠一些。高铁轮对制造技术虽然好,但是海平矿业的股份在未来就是一笔巨资,他现在可是不嫌手中的钱多的。安洁莉娜贝齿咬了咬下唇,这个方明远,简直太可恶了,爷爷亲自前来奉元,给了他多大的面子,很多人就是卑躬屈膝都求不到这样的待遇的,他届时就是已经早有约会,也应当推掉。

????“爷爷这一次过来,可是推掉了很多重要的事务。”安洁莉娜微嗔道,韦尔夫家族的族长,在欧洲上层社会中,那也是不折不扣地大人物,就是那些欧洲皇室成员也要给予公开尊重的。至少在她的印象里,爷爷要见那些欧洲国家的领导人,一般都是一个电话就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安排的。

????“那没有办法,我最近的时间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也已经通知了对方,你爷爷又来得这样仓促,所以不知道能不能够挤出时间来安排见面。我可是一个讲信誉、要脸的人,干不出那种前面信誓旦旦辟谣,后面半夜鸡叫的破事来。”方明远也一本正经地道。

????安洁莉娜不禁微微地皱了皱眉,讲信誉、要脸。这些词她都明白,但是什么是“前面信誓旦旦辟谣,后面半夜鸡叫的破事”?辟谣和半夜鸡叫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方明远当然也不会为她讲解这其中的无穷奥妙,虽然说这公信力在国民的心中早就已经薄的和一层纸似的,但是也没有必要让外国人了解这些——家丑不可外扬吗。而且安洁莉娜他们估计也不会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就敢这样做,他们怎么就不担心失去公信力后他们的政途黯淡呢?

????“那我通知爷爷,让他拖后几天,你先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吧?”安洁莉娜有些微嗔地道。无论在欧洲还是在奉元,有相貌、有身家、有才华、有背景的她向来是年青俊杰们所追逐讨好的对象。也就是方明远,时不时地就和她唱对台。她才不相信,方明远就一点时间都没有。前些日子还接待了那个来自新加坡港务集团的新加坡人。哼,要论起在欧美社会上的地位来,爷爷也不见得就比新加坡总理地位低。

????方明远耸耸肩,双手一摊道:“我已经说过了,这得问我的助理,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安排的。”

????“真不明白,到底你是老板。还是她们是老板,你的行程怎么能够被她们所左右?”安洁莉娜气恼地道。

????“如果说她们安排地我很满意,我为什么要自己操心?”方明远心中暗笑道,“等晚上吧。我会通知你我什么时候有时间。”

????“晚上?你就不能够现在打个电话问问吗?”安洁莉娜失声叫道,这小子也太拿韦尔夫家族的族长不当回事了吧。看着方明远似笑非笑的表情,安洁莉娜这才突然反应了过来,方明远这八成是在成心耍弄自己吧?由于他是一脸严肃地说这个事情。安洁莉娜也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好了,不逗你玩了。我们也该下去了。”方明远看了眼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远方的阴云已经变成了乌云,而且不时能够听到从远方刮来的风里也带着的隐隐雷声和几分湿意。显然,一场雷阵雨就要来临。这城墙上,除了几个并不对游客开放的城楼之外,可是无遮无挡的。陈忠也向这边走了过来,同时有一名下属小跑着下了城墙。

????“那你也得先告诉我,怎么安排你和爷爷的见面时间。”安洁莉娜跟在了方明远的身后,依然追问道。

????“我已经告诉你了,等晚上我会通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你懂不懂得什么叫入乡随俗,客随主便!我的地盘我……靠,快走!”方明远失声叫道,黄豆大小的雨点已经从天空中落了下来。

????安洁莉娜也不禁花容失色,她也没有想到,这场雨居然会来得如此之快,明明那大团的乌云还没有飘到上空,可是这雨水却已经下来了。她穿得裙子,又是高跟鞋,上城容易一些,下城可就走不快了。而且上下城墙的坡道也比较陡,安洁莉娜很担心自己要是不小的话,搞不好就能够从这里一直滚到城墙根。她还看到了在下面自己的助理正拿着伞,急匆匆地从车里跳出来。

????“失礼了!”方明远看了一眼天空,又看了看安洁莉娜的高跟鞋,虽然不是那种又尖又高简直都可以担当凶器的类型,但是也不是可以像运动鞋一样抬腿就跑的。说罢,不等安洁莉娜明白过味来,方明远已经是身子一低,一手抄住了她的腿弯,一手搂着她的肩膀,将她抱了起来,快速地向城墙下移动。陈忠和另一人张了张口,却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是陈忠突然加快了脚步,抢到了方明远的前面。

????四人刚移动到坡道的中部,随着半空中一声响彻四方的炸雷,大雨倾盆而下,虽然说安洁莉娜的助理竭力地冲了上来,为方明远和安洁莉娜遮雨,但是当他们到了城墙底下,再上了车时,几个人的衣服都被淋透了。由于雨势太大,所以方明远也并没有将安洁莉娜放到她自己的车上,而是直接丢进了自己的车里,然后三人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车。

????方明远将兜里的东西和手机掏了出来,丢到了一旁,就这么几十米的距离。他的衣服都湿透了。而此时车窗之外,已经变成了雨的天地,就是用瓢泼大雨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安洁莉娜的助理此时也冲回到了她们自己的车上。

????“安洁莉娜,我们是不是先……”方明远话还没有说完,就不得不将头又扭了回云。安洁莉娜看起来比起他来还要狼狈,夏天的衣服原本就比较单薄,被雨水打透了之后,贴在身上,更是将她的身材显得凹凸有致,腰细臀圆。尤其是白裙子之下。可以隐约地看到里面黑色内衣的痕迹,充满了女性的诱惑力。原本一脸懊恼的安洁莉娜看到了他这副模样,心里不由得为之一笑,她现在的样子虽然显得有些狼狈,但是对于身为欧洲女子的安洁莉娜来说,却并不像华夏女子们普遍性地感到尴尬和羞涩。即便是洁身自好的她,在欧洲的时候也是经常会穿三点式比基尼下海游泳的。

????“你说我们先做什么?”安洁莉娜故意地向方明远这边靠了靠,柔声地问道。

????“咳,我们先找家酒店。让助理他们帮我们买些衣服,洗个澡再回家。”方明远扭过头来瞪着她道,安洁莉娜倒是被他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然后又不甘心示弱地挺了挺丰挺的胸部,方明远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无所谓地看着她。他又不是那些没有经历过风月的毛头小子,扭过头去不过是表示对安洁莉娜的尊重。她要是自己往上凑,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反正自己也不吃亏。眼前的湿身美人还是很养眼的。不看白不看,白看谁不看!

????恰好顺着城墙根开出去,向城外走不远就有一家四星级的酒店,一行人驱车前往那里,由于雨实在是太大,车子的速度也提不起来,更看不清楚两边街道上有没有衣服店,所以只好先前往酒店,决定衣服交给酒店里清洗。

????方明远穿着酒店里浴衣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衣服已经被陈忠他们送到酒店里清洗。而窗外的大雨却仍然一点没有停息的意思,只是似乎小了一点。远处的天空,仍然是金蛇狂舞,天际不时传来隆隆的雷声。他站在了窗前向外观看,虽然是下午,但是路上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路上已经有了明显的积水,原本车流不息的马路上,空空荡荡的,良久才会有一辆车低速驶过。看起来,他们算是暂时被困在了这里。

????方明远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还没有拨号,手机已然响了起来,郑嘉仪的电话。

????“明远,你们现在在哪里呢?我听说奉元城里下大雨了?”郑嘉仪连声地问道。她可是知道,方明远是要来奉元老城区实地考察的。

????“嗯,确实是下大雨了,很大,路上已经有明显的积水了。我们?我们被雨淋了,现在在一家酒店里,等着清洗的衣服。暂时算是被困在了这里。”方明远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雨景笑道,“没什么事,你们也不必担心。平川那边也下雨了吗?”

????“天阴的厉害,但是还没有掉雨点。不过,我看很有可能下雨。如果说雨大的话,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不要回来了。”郑嘉仪道。从平川古城到奉元市区这一段路虽然有高速,但是在这么大的雨里开车也是一件有不小风险的事。

????“嗯,看看吧,现在这才几点,说它可是早了点。对了,安洁莉娜告诉我,老韦尔夫,嗯韦尔夫家族的族长,后天要到奉元来,亲自和我谈海平矿业公司股权的问题,你安排一下,后天给我挤些时间出来。”方明远道。

????“韦尔夫族长要来了?”郑嘉仪似乎是很诧异地道,“好吧,我知道了,后天是吧?”

????“是的,等等,有人敲门。”方明远答道。说着他快步地来到了门前,打开了屋门,外面站着的正是同样穿着浴衣的安洁莉娜,长发被毛巾包着,只是她的手里还提着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

????“不介意打扰一下吧,我的房间那边视野不好。”安洁莉娜娇笑道。方明远无所谓地让开了门,和郑嘉仪又说了两句,这才挂上。

????“这瓶红酒哪里来的?”方明远看着坐到了窗台上的安洁莉娜,有些好笑地道。

????“酒店里卖的,希望它是真品!”安洁莉娜举了举酒瓶道,“你们这里的假冒红酒太多,就连我们韦尔夫家族所有的多个酒庄里的红酒都有假冒!”在奉元呆了相当长时间的她,自然是知道在华夏,假冒伪劣产品是多么地猖獗。

????“应当然是真品,酒店方面也不是傻子。”方明远道。安洁莉娜的随从人员都是外国人,酒店方面肯定是懂得事情的轻重缓急,蒙外国人可是绝对比蒙国人风险更大,一是这些老外们容易死脑筋,不懂得融会变通的道理,一旦被发现买的是假冒伪劣产品,很可能不依不饶。二来也是这些老外们想蒙起来也不大容易。

????“陪我喝一杯,怎么样?反正也被困在这里了,看起来短时间内是没有希望停了。”安洁莉娜将窗户开了一个小缝,立时一股狭带着浓郁水气的冷风就冲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哗哗的雨声。打了个冷颤的安洁莉娜连忙又将窗户关上。

????“好大的雨。”安洁莉娜感慨道,“这大概是我在奉元以来所见到的最大的雨。”

????“嗯,确实是不小。”方明远接过了酒瓶,找出开塞器,将红酒打开,给两人各倒了半杯,又扯过小桌和椅子来。露出了浑圆白嫩小腿的安洁莉娜已经占了窗台,虽然说还有一小块余下的,但是方明远坐在那里,连腿都舒展不开。所以他索性坐到了椅子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