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毒瘤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一餐晚饭,杨均义三人可以说是吃得食不知味,从方明远的言谈中,他们可以确定,方明远还是比较看好煤炭的后市市场的,这对于晋西省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煤炭上涨了,电价却没有及时地调整,这就是一件麻烦事了。尤其晋西省境内的发电厂,绝大多数都是国营电厂,人员众多,效益低下,抗风险的能力低,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

????不过呢,虽然这心里是心事重重,但是这席上三人还没有忘记为晋西省拉投资,不管是方家还是宗家,对于晋西省来说,可都是资本大户,拉来几个项目,很可能就是十亿八亿元的投资!只是目前晋西省能够拿出来打动两人的东西是真的不多。考虑到煤炭的价格要是有明显上涨的话,肯定是需要扩大产量,所以三人主推的也是那些需要资金的矿企。

????宗正对于三人的提议倒是比较认真的听,经过再确认的他,决定继续在晋西省收购一批煤矿的股份,他也不打算插手开采,但是销售这一块却是他宗家大有用武之地的领域。而方明远却是笑而不语,任东门平和公山坚说得天花乱坠。

????“东门书记,公山省长,你们就不要做无用功了。方少可是早就说过,方家不做煤矿企业,否则的话当初在辽省发现的煤田和铁矿,又何必将控股权交给国有资本。而且他要是想投资,几年前就在晋宁收矿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宗正笑道,“当初,时书记初到晋宁的时候,我们这些人都被他忽悠地在晋宁煤炭产业上投下了巨额资金。当时我还有些心中忐忑不安呢,不过现在看来,当初应当再大胆一些了,多买几个矿就好了。”

????东门平和公山坚暗地里交换了一个眼色,难掩心中的惊讶,时文生初到晋宁,那都是好几年前了,在那个时候,方明远就能够确定煤炭价格要上涨了?那个时候可正是煤炭价格处于低谷的时期啊!

????“当时,大家还奇怪呢,他号召大家投资,自己却不投资。要不是相信方少的信誉,大家肯定是要猜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结果一问他,他告诉大家他不愿意挣带血的钱。”宗正继续道,“结果,我们大家和时书记又就煤炭的安全生产问题,进行了一番大讨论,大家又拿出了大笔的钱,对晋宁的煤矿的安全生产条件进行升级改造。”

????杨均义三人不由得又将目光转向了方明远,做为秦西省的煤炭重要产地,晋宁这几年来确实是没有曝光出来什么大的矿难,难道说,这就是因为当初方明远的这句话,晋宁对安全生产下了大力气?

????“咳,三位领导,我的脸上有什么吗?”方明远轻咳了一声,故作不知道。华夏是一个严重依赖煤炭能源的国家,也是产煤的大国,同时也是矿难的大国。据有关部门的统计,华夏生产了世界煤炭产量的三分之一,但是因为煤矿事故死亡的人数上却占到了五分之四!这几年来,死亡数十人,甚至于上百人的大型矿难几乎每年都会发生,而这一数据中,矿难的死亡人数中,肯定没有覆盖全国境内的所有大中小煤矿,如果说再加上那些小煤窑的话,死亡人数还将更为惊人。而这些矿难中,盗采煤矿、生产失误、器械老化故障、天灾都可能是矿难发生的原因,但是监管不力**盛行等人为原因却是矿难的主要原因。

????想要改变矿难频出的局面,就必须要加强监管的力度和打击**的力度,否则的话,再多的钱投下去,也全部都被这些**官员挥霍和鲸吞了。他之所以在晋宁大力推动,那是因为晋宁只是一个市,而且时文生将在那里担任一把手,而且还要高升为省委常委,省里又有李东星、苏爱军他们的支持,郑威和李自强他们虽然不见得会多积极,但是至少也不会主动地来拖后腿,再加上雄厚的资本投入,以泰山压顶之势进入晋宁,而晋宁的煤炭产业在那个时候,又正是青黄不接最为困难的时候,所以容不得他们从中讨价还价——答应,就能够活下来,虽然说少了很多来钱的门路。但是不答应,在那个时候就是死路一条,就等着被其他矿企吞并。

????但是想要将晋西省的煤矿安全生产水平提高起来,除非中央肯下大决心,对晋西省的煤炭进行大整顿,否则的话,想要斩断那些缠绕在煤矿利益上的只只黑手,保证矿山安全保障基本建设投入到位,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晋西省内的警察和煤矿上的乱象,在前世里就十分地有名,当初其实如果说有更好的选择的话,他也是不支持杨均义到晋西省来的。只是这种事情,对于绝大多数官员们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哪里还有挑三拣四的资格。

????杨均义的目光扫过东门平和公山坚,他也明白,两人的在场,方明远肯定是有所顾忌,言语间也有所保留。

????“衙内这个提醒很及时,如果说煤炭的市场价格真的会出现明显上涨的话,那么各个矿山都会扩大产量,谋求更多的利润,但是这样也会带来更大的生产风险!公山,这一块我们可是不能够掉以轻心,方少说得不错,带血的煤炭,我们用起来难以心安!”杨均义正色道。作为国内的煤炭生产大省,安全生产任务对于晋西省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杨书记说得是,我一定会督促相关部门,加强对矿山安全生产状况的检查。”公山坚道。

????“衙内,你既然已经决定了在晋西省内投资煤炭产业,那么我得提醒你一句,晋西省的煤炭易于开采,质量高,这是现实,但是晋西省的煤炭外运却不是那么顺畅的。在煤炭价格高涨的时期,利润还说得过去,但是煤炭价格进入低谷期时,乱七八糟的各种税费会令你的收益大幅度的缩水的。”方明远道,“我记得……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有这样一家公司吧?”

????“有的!”公山坚点了点头道。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是计划经济时代,负责煤矿与电厂之间煤炭运输的公司。但是到了现在,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已经成为了一家拥有行政授权收费身份的煤运公司,并且以“统一价格、统一销售、联合竞争”为经营模式,在晋西省境内构建了煤炭公路配送体系。

????方明远扭头对宗正道:“衙内,你可是一定要和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干部搞好关系,否则的话,你就别想顺顺利利地通过公路运输将煤炭运出去。呵呵,哪怕你的煤矿和你的销售客户只有十几公里的距离,你们双方也不能自主签订买卖协议,必须谈好价格并草签合同后到当地的煤销公司去再签订对应合同才能得到供煤;客户付款必须要先打到煤运公司的账上,然后煤矿再到煤运公司去结算自己的货款。这里面水有多深,衙内你应当心里有个数。还有,公路上的那些煤检站,原本设立它们是为了调控煤炭产能、禁止私挖乱采和逃税的,但是如今已经成为了倒卖票据、报号通关、吃拿卡要等灰色交易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我建议你,最好再成立一家物流企业,再参股几家高速公路,和晋西省的铁路部门打好招呼,否则的话,煤检站前一堵四五天都动不了窝,光违约赔偿就够你头痛的了。”

????随着他的这一番话,不仅仅是杨均义三人变了脸色,就是宗正的脸色也变得慎重起来,这可是关系到了他在晋西省诸多投资的未来收益率的大事!

????“咳,方少,这些问题……”杨均义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道。

????“杨书记,我知道你们对于这基层的一些事情,不会知道的太清楚,但是这些问题还是要提前和衙内说个清楚。而且这些问题对于广大的企业和民众们来说,确实是个难题,但是对于衙内来说,只要提前知晓,预先有所准备,这些不利因素都是可以避免的。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董事长,怎么也得给衙内几分面子不是。”方明远道。

????宗正眯了眯眼睛,沉声道:“方少,我看你方家在晋西省内的投资虽然有不少项目,但是规模却并不大,而且都是资金容易撤离的项目,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些原因,让你认为在晋西省内投资大型项目盈利困难?”

????“话可不能这样说!咱们熟悉归熟悉,你要是没有证据的话,我可是一样要告你诽谤的。”方明远似笑非笑地道,“我这不是就来晋西省投资来了吗?一个晋阳重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一个西北电网公司,投资力度还不大吗?呵呵,也许日后,还需要从衙内你手下的煤矿采购煤炭呢,届时衙内你可得给个优惠价。”杨均义四人不禁是啼笑皆非,四人都是中年人了,宗正最年青,也是奔四十的人了,方明远这样耍“赖皮”,还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是好。

????“咳,方少,关于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事情,你是从何得知的?”东门平岔开话题道。

????“呵呵,既然要到晋西省来投资,自然是要了解一下晋西省的投资环境。而且我方家旗下的企业,也有不少在晋西省有业务有项目,有客户,尤其是家乐福集团,每天都有大量的商品需要运入运出晋西省,所以对于晋西省的道路情况,十分地了解。”方明远扭头对一旁的李馨彤道,“把那份关于晋西省公路上煤检站乱收费的报告给我。”

????李馨彤很快就将一叠纸放到了方明远的面前,方明远拿起来翻了翻,递给了杨均义道:“杨书记,这是我们对家乐福集团旗下物流企业负责晋西省货物运输的近百位司机们的调查报告。当然了,结果肯定是并不那么全面,但是古人云‘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我想几位肯定也能够从中看出一些端倪来。”

????杨均义接了过来,一目十行地粗略看了下去,看完的顺手就交给了东门平,东门平看过后又交给了公山坚和宗正,并没有过多久时间,四人就粗略地都看了一遍。四人的脸色都有些阴沉,虽然说里面只是八十几位司机对近两年来他们所经历的晋西省境内公路运输上的一些乱象,还有他们所知道的一些情况的汇总,但是已经是令人感到触目惊心。大量的煤检站工作人员,对于黑车只要拿钱就放行,而对于正规车辆则是百般刁难,甚至于那些正常交纳罚款的司机被这些人斥为大脑缺血……

????“家乐福集团旗下的物流企业,倚仗着家乐福集团这块招牌,而且我们也谨守规则,所以在晋西省境内的处境还算说得过去,但是每年还是有很多非晋西省本地的司机纷纷要求调离这一线路,而到了现在,跑这一条线的,基本上都已经是晋西省的本地司机了。”方明远叹了口气道,“所以啊,我也担心,日后西北电网公司成立之后,从节省燃料运输成本的角度来看,自然是应当在晋西省境内继续建设坑口电厂,但是……别搞得最后晋西省的电厂需要从秦西省拉煤,如果说那样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将电厂建设在秦西省境内。”他这可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在前世里,确实就有着这样的状况发生,晋西省的火力发电厂,不在晋西省境内采购煤炭,反而从周边省,甚至于燕邢省购买煤炭来保证电厂的需求。

????杨均义三人的脸上有些发烫,心里更是有些恼火,同时心里也有几分激动,西北电网公司成立之后,为了保证其能够有足够的电力上网,肯定还是要继续加大电厂的建设——不要指望着能够从那些发电集团手中能够得到充足的电力供应,首先它们如今是自顾不暇,其次,在北方电网集团公司的高压下,他们是宁肯窝电,也不会将多余的电力卖给西北电网公司的,所以,西北电网公司如果说想要顺利地运营下去,那么自建电厂就是必须的!而自建电厂,哪怕是和方家在晋宁建设的那三座电厂在一个档次规格上,对于晋西省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项目。

????“杨书记,东门书记、公山副省长,据我所知,根据我国的《行政处罚法》,行政处罚必须由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贵省的这家煤炭运销集团,做为一家企业,怎么能够代表行政机关行使处罚权呢?”宗正阴沉着脸道。要不是方明远提起,他还真的把这一块漏掉了。虽然说,就如同方明远所说的那样,对于他大名鼎鼎的衙内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事,只要和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晋西省相关部门打了招呼,他们要是还敢向自己收那些乱七八糟的费用,那就是他们不开眼,自己找事。

????但是他就是有些窝不下这口气,他们这些衙内们,如今要赚钱,还必须要披一层合法的外衣,而他宗家,这些年来由于很多项目都是与方家合作,也走上了正规化,该缴纳的税费也都一分不少地上缴,所以他现在就很看不习惯那些走歪门邪道赚钱的人。而今天他才知道,原来像华石油、华移动、北方电网集团公司、几大国有银行这样凭借着国家赋予的垄断行业地位,坐着就能赚钱的企业都不是最无耻的,最无耻的是靠着行政处罚罚款存活并创造“利润”的企业!这比他】娘的政府收税还要来钱!

????杨均义看了一眼东门平和公山坚,对于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存在,他虽然知道,但是却并不那么详细。

????“衙内,这也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公山坚苦笑道。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做为拥有行政授权处罚收费的企业,也是有着一个过程的。晋西省煤炭资源丰富,但是也带来了很多麻烦,那就是小煤窑、黑煤窑遍地开花,而这些没有正规手续的小煤矿,不但偷税漏税,而且安全生产的条件难以保证,为了打击这些“黑煤”,也是为了打击公路超载,所以才有了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通过实行统一合同、统一票据、统一结算等‘五统一’管理,保证“黑煤”不流入市场。

????宗正撇撇嘴,一说起历史遗留问题,那就无一例外地都是麻烦事,他虽然看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极其地不顺眼,但是他也明白,这种历史遗留问题,即便是杨均义他们,解决起来也不是三五天就能够有个方案的,而且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如今有数以万计的员工是靠着罚款吃饭的,要是不能够解决这些人再就业的问题,恐怕晋西省的高层们也是难以下手。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