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何必拒人千里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宗正说得确实是心里话,宗家的原始积累并不那么光彩,但是当财富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宗正察觉到再继续像过去那样做,不但没有效率,而且对于家族的声誉也有着极其负面的影响。这就好比过去东北的那些胡子们一样,队伍拉扯到了一定规模之后,就必须要想办法漂白立规,否则的话,就很容易被正规军盯上,也不容易进一步地扩大队伍。尤其是在如今的这个时代,媒体高度发达,信用倍受重视,就是意大利的黑手党,做买卖也不能动辄就武力侵吞,那样的话,只会令自己在圈内越来越孤立,旁人躲之不及,交易的成本也会越来越高昂。”“

????加上,宗家这几年来,搭方家的顺风车,也确实是有了可喜的收益,而方家行事的风格,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到了宗家,至少宗正自己心里很清楚,方明远可是爱惜自己的声誉的,如果说宗家搞得天怒人怨的,方明远肯定会主动远离宗家,而宗家之所以只能够算是方家的合作伙伴,而不是像苏家、柴家、梅家能够成为方家的盟友,当年自己的“光辉业绩”绝对是起到重要的作用。这些年来钱也没少挣,但是宗正知道,方明远在一些核心项目上,是不会让宗家进入的。

????而与方家结成友好稳定的关系,对于宗家来说,又是十分重要的,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财力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影响也是越来越大,这也是为什么他宗正虽然没有从政,但是在家族中却同样能够有着足够的话语权的缘故。而要保持着这一局面,并且令自己在家族中的话语权越来越强,就要保证宗家的财力继续快速地增长,而最保险的方法无疑就是紧跟着方明远的脚步不但方家的新项目都要尽可能进去掺上一脚,宗正也期待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像苏家、柴家、卢家和梅家那样。得到方明远的牵线搭桥。要知道方明远自己懒得去做的项目中,也有很多是适合宗家的。所以,虽然说他不明白方明远怎么就对出租车行业这种感无技术含量,不过是倚靠着垄断地位盈利的产业感兴趣了,仍然是出面向奉元市申请建立出租车公司。

????他堂堂衙内,开口要在奉元开家出租车公司,李东星等人自然是不可能阻碍,而那些想阻碍的,也要想想为了这个得罪衙内,可能会有的后果。所以到了目前为止。已经顺利地进入了审批的程序。

????“衙内能够这样做,我倒是要真心诚意地恭喜你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方明远端起了酒杯笑道,“就如同商标、品牌对于企业一样,信用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不过,衙内你要真的改邪归正的话,日后那些恶人们就有福了。”

????“啊?”正要举杯的宗正诧异地看着方明远。什么叫“日后那些恶人们就有福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啊!”方明远轻轻地与他手中的酒杯碰杯后,悠悠地道,“没有了衙内。日后这唱黑脸的,我可就没有了最佳人选。”

????“呀!”宗正恼怒地叫道,虽然说他也知道,自己的名声一向不大好。但是敢当面说他是恶人的,方明远不能说是空前绝后的,也是屈指可数的几人。不过,恼怒之余。他心里也有些高兴,方明远这样和自己说话,是不是代表着自己在方明远心里又近密了几分?

????“这个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是个不折不扣的毒瘤。不把它剪除了,晋西省的经济发展就凭空地多了很多的阻力。就算衙内你的煤矿运煤畅通无阻,但是你的煤炭运出晋西省去,就要缴纳多种的税费,有些税费是应当交的,而有些税费却是他们自己胡乱添加的,你衙内管得了大面,还能够管到细节上去?而且他们的所做所为严重带坏了晋西省内的风气,当别人都暗地里大捞特捞的时候,衙内你觉得你的矿上,还有你的运输队伍里,就没有人动歪心思吗?”方明远轻声地道。

????宗正心中一凛,国人向来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想法,直到今天,仍然有很多人怀念改革开放前的生活,就是因为在那个时候,虽然说大家都穷,吃饱饭都不容易,但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们的生活水准都在一个水平线上,大家是八十步莫笑百步,而到了现在,贫富分化已经到了根本无法忽视的状态,人与人的生活水准相差之大,简直是天壤之别,怎么能人们的心理平衡。正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自己既然决定在这里开矿,那么就必须要考虑到社会大环境对于自己旗下企业职工的强烈诱惑,而这无疑又为他增添了不少管理成本。

????“怎么,方少又想我去当那个恶人?”宗正眼珠一转道,“为你火中取栗吗?”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在晋西省存在了这么多年,牵扯到的利益人员恐怕多的恐怕他们自己都不清楚。宗家虽然不怕什么,但是要让他打冲锋,没有好处可是不行。

????方明远笑笑道:“火可以我来点,但是做为受益者,你是不是应当在合适的时候明确地站出来表示支持?”

????“怎么点?”宗正好奇地低声道。

????“华夏电视台,秦西电视台和潼宜电视台,还有香港的电视台,我都有些影响力,让他们派出记者进行暗访,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播出,迫使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背后的那些人断臂求生。”方明远的语气平平淡淡的,仿佛就在说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务一样。

????“嗯……”宗正沉默不语,他倒不是怀疑方明远做不到,以方明远的影响力,说动这几家电视台的记者下来暗访,简直就不是什么事,他想的是,这样一来,所带出的后继影响力,对于宗家来说,有什么负面的影响。

????宗正皱眉道:“据我所知,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如今大概有差不多三万名员工吧……”

????“四万三千八百余人,这是截止到上个月月底的数字。分布在晋西省全省各地,包括了高达近两千座煤检站。”方明远道,“这些人的工作安置确实是一个棘手的……”方明远的话还没有说完,从酒吧的入口处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个方明远熟悉的女声,方明远和宗正不约而同地扭脸看了过去。

????“让开!”郑嘉仪没好气地拍开了拦在自己面前带着浓浓酒气的男子的手,她来找方明远,刚进酒吧门,就被这个带着几分醉意的年青男子拦住了,非说要和她交个朋友,如果说仅仅一个人也就罢了,偏偏他还有三四个同伴。郑嘉仪想着这里是省委招待所,不可能有什么事情要用得着保镖,所以也没有带人出来,被他们几人堵在门口,一时间还摆脱不了。

????“啧啧,美女,大家认识一下吗,何必这样拒人千里呢?”齐志轩恬着脸道。他下午吃了个闭门羹,仍然不死心,在省招待所里睡了一觉等到了晚餐,却仍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两个美女,索性和几个朋友到省委招待所的酒吧喝酒。省委招待所酒吧服务员的素质还是很高的,虽然说不能够像在外面夜总会那样肆无忌惮,但是一样能够勾搭到手的,不过就是手段要温柔一些,要注意影响。

????就在几人喝得有几分兴致的时候,齐志轩恰好看到了郑嘉仪走了进来,作为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董事长的公子,齐志轩对省城里的那些“贵胄”们可以说是十分地了解,即便是没有交情,也能混个脸熟,郑嘉仪很显然是一个陌生女人,而且是一个有气质漂亮的年青陌生女人,令阅尽美色的齐志轩也有些心动的女人。

????“我们就是请你喝两杯酒而已,又不要你干什么,你何必这样的不识抬举呢。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同伴中有人搭腔道。郑嘉仪一开口,他们就听出来了,郑嘉仪不是晋西的本地人,甚至都不是北方人,这心里更是少了几分忌惮。

????“你们是谁我不关心,让开不让开?”郑嘉仪冷冷地道。这几人一身酒气,还有那一看就充满了邪气的神情和目光,令郑嘉仪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这小妞真有个性,我喜欢!”齐志轩充满了贪婪的目光从郑嘉仪的脸上一直看到了脚下,郑嘉仪厌恶地别开脸,在酒吧里寻找着方明远和宗正的身影。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美女,希望你在晋阳过的愉快。”齐志轩冲同伴们摆摆手道。他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是脑子却还没有糊涂,这里是省委招待所,能够住进来的,怎么都是有点社会地位的。而且看郑嘉仪的穿着打扮,也不是普通人,所以即便是有什么心思,也不能够在这种公众场合里表露出来。

????几人让开了道路,郑嘉仪也看到了方明远和宗正转过来的脸,心里一松,迈步就向两人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