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电话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在晋阳市的知名建筑龙城大厦的顶层,是在整个晋西省里,都大大有名的私人俱乐部晋西龙城黑金俱乐部!

????龙城黑金俱乐部的入会费是个人入会一万五千美元,公司入会则是三百八十万美元,其所面对的会员主要是晋西省的企业高层、艺术界人士、海归派人士,而其中又以煤炭产业的老板为最多,占到了会员的近二分之一,是晋西省境内顶尖的私人会所之一。

????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董事长齐国成此时正在俱乐部里与两位晋西省的煤老板把酒言欢,而在他们的身边,则是三位肌肤嫩滑地仿佛手一掐就可以捏出水来的美女相陪。

????“有了齐`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董事长的这一句承诺,我们两人就放心了!”左侧年纪已经在五十岁开外,有些谢顶的男人带着几分讨好的笑容道。

????“那是当然的了,在我们这一行里,谁不知道齐董事长那可是一诺千金的守信之人!”右侧脸上带着几分书卷气的中年人轻笑道,“齐董事长,让我们以茶代酒,为将来我们双方间的精诚合作喝一杯!”

????“田老板,这样的好茶,喝一杯那岂不是成了驴饮?太煞风景了,大家随意,随意。”齐国成右手端杯放到了口边饮了一口,他的左手则放到了身旁美女雪白修长浑圆的大腿上,手所触及之处,都是软玉温香,姜女带着几分羞涩的嫣然一笑,令早已阅女无数的他,心中也为之微微一荡。这三个女人,也不知道是这两个老板从哪里找来的,春兰秋菊各有风情。

????被称为田老板的中年人笑了笑道:“齐董事长,那我们这就说定了,我和老李还有些事情,需要连夜赶回去。就不打扰您了。”

????说着两人站起身来,谢顶的男子笑道:“小娟她们还要在晋阳游玩几天,就请齐董事长多照拂一二了。”

????齐国成会意地笑道:“田老板,李老板,那我们一齐走好了。”这里虽然好,所有的费用田老板和李老板也肯定会为他支付,但是毕竟不如自己的地方私密。

????一行人出了龙城大厦,就在等待司机将车开来的时候,齐国成接到了儿子齐志轩的电话,齐国成示意田老板、李老板他们先走。这才接听了电话。齐志轩添油加醋地将发生在省招待所的事情向父亲一阵哭诉,其中的重点自然是他的下体受到重创,而且已经报出了齐国成的名字之后,仍然被对方踹了几脚,对方言语间对齐国成充满了轻蔑。

????“你那里有没有事?去医院检查过了吗?”齐国成的声音立时就提高了八度,齐志轩可是他的嫡子,也担任着未来齐家香火的传承大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是大事情。

????“有些痛。但是好象没有什么问题。”齐志轩对命根子的重视还在齐国成之上,所以一出来他就进行了一番检查。

????“你跑省委招待所去做什么?”齐国成这才松了一口气,皱眉道,省委招待所。虽然没有星级,但是对体制中人来说,其意义却是远大于市里所谓的四五星级酒店。虽然说,如今的省委招待所也对外营业。但是凡是熟悉那里的人都知道,招待所的那些核心房间,却不是谁都有资格去入住的。殴打齐志轩的人既然是住在省委招待所。又不惧自己,恐怕也是有些来头的。齐志轩支支吾吾了片刻,这才含含糊糊地说了出来,齐国成心里是恨铁不成钢,自家的儿子,在女色这一块还真是随了自己,而且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为了看两个妞而专门跑到省委招待所里去,这事让他能说什么?

????“对方是什么来头?”齐国成道。虽然说是自家的儿子主动生事,但是齐国成可并不是那种讲道理的人。在他看来,不管自己占不占理,有些事情就是半步都不能够让,否则的话,就可能引出不少不必要的麻烦来。但是,齐国成也不是那种脑袋一热就不管不顾的毛头小子了,在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前,他也不会轻举妄动。

????“我打听不出来,才想请您帮我打听打听。爸,我今天可是把脸都丢光了!”电话里齐志轩叫道,“这也是在打你的脸!我当时都已经说你是我爸了,他们还不依不饶地下手!”他知道,自己的老爸和自己一样,最好脸面。

????“哼,这回知道丢脸了?”齐国成恨铁不成钢地道,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就是高不成低不就,学习是半瓶子醋,自己把他送到澳大利亚念了四年书,可是他的英语连基本对话都做不到。如今在晋阳办了家公司,靠自己的关系,倒是每年也能够赚不少钱。但是他就不想想,自己终究会有退下来的一天。不过他的心中也不由地有些恼火,就算是自已的儿子不对,在他报出了自己的名号之后,那也应当不看僧面看佛面,何况对方又没有吃什么大亏,倒是自己儿子被对方踹到了要害,疼得死去活来的。

????“爸爸,这件事可不能就这样了了……”齐志轩不依不饶地道。只要一想到今天在那么多的人面前丢了面子,明天他就会成为诸多人口中的笑柄,他的胸口就闷得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好了,这事我知道了,你注意听着电话!”齐国成看到自己的秘书拿着手机,面带焦急地连连对自己打手势,就明白了肯定是有重要的电话,打断了儿子的话头道。

????挂上了齐志轩的电话,秘书连忙捂着电话轻声地对齐国成道:“公山副省长的电话。”

????公山坚?齐国成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虽然说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公山坚是有权过问的,但是他齐国成却是副书记的人,而且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每年都会向省里上缴巨额的罚款,又解决了庞大的就业人口,在省里有着比较特殊的地位,所以双方一直以来基本上是河水不犯井水。这个时候,公山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