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怎么办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齐国成的脸色阴沉地简直就如同大暴雨来临前的天空一般,这令他的属下们都尽可能地躲地远远的,因为他们都知道,齐国成有迁怒于人的毛病,在这个时候凑上前去,很可能就莫明其妙地成为了齐国成怒火的替罪羊。

????而且,他们也听到了一些风声,齐国成的公子,在晋阳大名鼎鼎的齐志轩齐公子,昨天在省委招待所吃了大苦头,让人当众给削了一通,就连搬出了老爹齐国成的名头,都没有能够吓住对方。尤其是他们还听说,齐志轩是因为挑逗女人而被女人一脚踢得下体受创,可能日后都再难振雄风。虽然说人们在私下之间早就在传言,齐国成有着数以十计的女人,而且还有女人为他产儿生女,但是在明面上,齐志轩却是他唯一的独生子。齐志轩还没有结婚,更没(猪)(猪)(岛)(小说)有孩子,出现了这种情况,齐国成心情糟糕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他们也在猜测着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敢下这样的狠手,而且齐国成居然没有当即就报复回去,这就更令他们感到奇怪了。齐国成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这么多年来,与他有关系的打架斗殴明面上就有十几起,私下里的就不要说了,人们认为有多起恶性案件都与他有关,而这其中很多事,起因都只是一些小事。只是因为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在省里的特殊地位,还有齐国成背后的大佬,加上没有明显的真凭实据,所以这些事情大多都任凭雨打风吹去。

????齐国成知道这件事在传扬的过程中有些夸大,齐志轩虽然下体受伤,但是郑嘉仪下脚还是有分寸的,当时是疼的痛不欲生,但是事后检查,大夫的意思也只是开了一些外敷的药物。并且要他好好休息半个月,不要沾染女色。虽然说,让齐志轩半个月不沾女色,这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与断了功能相比起来,那就不算什么了。齐国成如今更头痛的是,这件事情要如何收尾。

????昨天,他在接到了齐志轩的电话后,还没来得及打电话调查不给他面子,当众殴打齐志轩的人到底是谁呢。就接到了公山坚副省长的电话,公山坚在电话里劈头盖脸地就对他是一通训斥,言词之犀利和不留情面,令齐国成当时都有些蒙了。虽然说,公山坚在级别上确实是在他之上,是他不折不扣的上司,但是两人也不是没有打过交道,公山坚还从来没有这样摆足了副省长架子,居高临下地对他喝斥。

????而就在他想要反唇相讥的时候。公山坚一句“知道你那混蛋儿子得罪谁了吗?”,令齐国成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直到现在,他仍然对当时的对话铭记在心。

????“齐国成,知道你那混蛋儿子得罪谁了吗?”电话里传来了公山坚冷冰冰的声音。齐国成还听出了几分幸灾乐祸,这也令他心中为之一凛,公山坚怎么居然这么快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自己不过是刚刚知道啊。再联想到方才公山坚不留情面的训斥,齐国成心中有些发冷。难道说儿子真的是招惹到了什么大人物?省委招待所的后面,确实是有几座院落,那都是留给前来晋西省视察的大人物的。但是这些大人物下来视察,不是都恨不得提前个一个星期就通知到方方面面吗?怎么自己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电话的另一头,公山坚似乎也知道齐国成现在已经是心态大乱,所以也并没有等待他的回答,悠悠地道:“齐国成,你的儿子很有种啊,居然敢当着衙内和方少的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方少的助理!哦,对于,差点忘记告诉你,方少的助理,郑嘉仪小姐,是香港周大福珠宝金行的董事长郑虞侗郑老先生最宠爱的孙女!”说完了,公山坚就将电话挂了。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盲音,齐国成呆若木鸡,好半天,在秘书轻声地提醒下,才下意识地收起了手机。“方少”和“衙内”这两个称呼,原本并没有引起齐国成的注意,但是他却听清楚了,自己的儿子调戏的是香港周大福珠宝金行的董事长郑虞侗郑老先生最宠爱的孙女!晋西省由于地处内陆,经济又不发达,并不是周大福珠宝金行市场开拓的重要地区,但是在晋阳市的繁华地区,也开了数家周大福珠宝金行的店铺,齐国成也曾经多次前往为自己的情】人们购买首饰,并不陌生。

????他虽然不知道周大福珠宝金行到底有多大的规模和市场影响力,但是却还知道周大福珠宝金行的执掌者是香港的豪门郑氏家族!那可不是身家几千万港元的小富豪,那种人,齐国成还真没放在眼里,郑氏家族那可是香港社会金字塔站在最尖端的一小撮人的顶尖豪门家族!是在香港社会,乃至华夏高层,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家族!

????儿子居然调戏了郑虞侗的孙女?这个认识就如同一盆冰水将齐国成从头浇到了脚,令他如陷冰窟,不过他之后才意识到,郑嘉仪居然是那个叫什么方少的人的助理,这是什么人,居然这样的嚣张,敢用郑老爷子的孙女当助理?

????而之到此时,他才突然意识到,公山坚的话里,郑嘉仪并不是最关键的人物,而是那两个被他称为“衙内”和“方少”的人。

????还没有等他琢磨明白“衙内”和“方少”是谁,他的倚仗,那位副书记又打来了电话,将他们父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一位也是真的恼火了,在晋西省政府要与方家、宗家展开更多的合作关键时候,偏偏是齐国成父子掉链子,还干得这样的没品位,令人为之厌恶,这也令他在省高层中颜面无光。而这一次,齐国成才真正明白,儿子齐志轩究竟是招惹了谁。

????当时齐国成是真的有撞墙的心情了,就连那三位佳人也无心去理了,直接将齐志轩叫了过来,将整个事情问了个清清楚楚,若不是当时时间已经有些晚了,他真的想带着儿子直接去负荆请罪。

????一夜齐国成父子都没有睡踏实,第二天一早齐国成就带着齐志轩前往省委招待所,可是当他给方明远打电话的时候,方明远却是不冷不淡地告诉他今天没有时间,然后就挂了电话。齐国成又多方打探,这才得知,方明远今天是要去晋阳重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考察的。齐国成原打算跟着去晋阳重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却又得知省里是公山坚相陪,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齐国成只好又联系宗正,衙内的大名他也是早就听说过的,这一位可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儿子居然还敢拿自己的名字去恐吓他,那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吗?

????宗正倒是留在了省委招待所,但是早上这位一直都在休息,电话都是秘书接的,中午宗正倒是醒了,给他的回答却是没兴趣,给齐国成一个闭门羹。下午,宗正一行人就离开了省委招待所,令多方寻求突破点,以求能够当面“安抚”宗正的齐国成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且宗正的去向,他根本就打探不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会就这样离开晋阳。

????这样的结果,令齐国成这心里压力山大,不管是方明远,还是宗正,都不是他齐国成所能够正面抗衡的大人物,而两人都对自己要当面赔罪的举动显得不冷不热的,这就更令齐国成心里忐忑不安。身为圈子里的一员,齐国成比普通人更明白,对方要是一旦发难,会比普通人更狠!也许自己经营了多年的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就要被退位让贤了,然后再被丢到某个不起眼的地方等着退休了。

????这对于方才五十余岁的齐国成来说,当然是一个极其残酷的结果,没有了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他大半生的努力都化为泡影,那么齐国成还是齐国成吗?而且没有了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董事长的位置,齐志轩的皮包公司还能够继续办下去吗?而他当初所得罪的那些人,会让自己父子二人平平安安地渡过日后的余生吗?

????想到这里,齐国成就恨不得将儿子再提到自己的面前,正正反反地给他十七八记耳光,再照着屁股狠狠地踢上一脚!你摸谁的屁股不行,晋阳好几百万人口,适龄女性怎么也有几十万人,就算是万里挑一的美女,也有几十个呢!对于那个引得齐志轩前去省委招待所看美女的家伙,齐国成更是恨不得剥了他的皮,要不是他多事,何至于将自已逼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怎么办才能够安抚方明远和宗正的怒气,而这其中,方明远又是关键!只要能够让他高兴了,那么郑嘉仪和宗正看在他的面子上,就都会高抬贵手了。

????而自己要怎么办呢?齐国成咬了咬牙,心中实在是难下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