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说客”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东门平也在关注着这一事态的发展,经过那一次长谈,东门平已经明白,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整顿可以说已经尘埃落定,唯一还有悬念的就是动手的时机问题。《至于齐国成和他背后的那位副书记,在大势的面前,任何阻碍的行为都是螳臂挡车!晋西省需要有新的资本进入,以加速省经济的发展,可以说这是符合从官员到平民百姓的整体利益的,也是中】央政府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东门平甚至怀疑,当初杨均义被从秦西省调到晋西省来,固然是有着避免方家在秦西省境内影响力过大的原因,恐怕上面也抱着借他的手,将方家资本向晋西省引导的目地!否则的话,他一个到晋西省时间不久,甚至于立足刚稳的新人,怎么可能后来那么顺顺利利地就接任了省委书记一职。

????而杨均义的到来,也确实是将方家的资本引入了晋西省,这几年来,方家的资本可以说占到了晋西省招商引资来的总资本的三分之二还要多,但是这也要看和谁比,不要说和京城、沪市、秦西省相比了,就是与燕邢省的堂山相比起来,两者的投资总额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一座年产八百万吨钢铁的现代化炼钢厂,还有附属的港口建设工程,消息传将回来的时候,可是令晋西省上下为之羡慕不已。近水楼台难得月,可以说这是晋西省这几年来的真实写照。

????而东门平这一次主动向杨均义和方明远示好,其实也是想与方家结个善缘,为日后加强晋阳市与奉元、潼宜之间的来往、合作打下个良好的基础——晋阳市需要发展,他也希望能够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而既然知道方家并不排斥向晋西省投资,而是晋西省的投资环境令方家看不上,方明远又特点地点名了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那么应当怎么做,东门平心里就很清楚了。况且。他对于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也没有什么好感,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乱象,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不过是因为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存在关系到了省财政的稳定,又碍于副书记的存在,对齐国成睁一眼闭一眼睛罢了。

????不说方明远未来可能带来更多的投资项目,仅仅他这一次带来的这三个项目,还有他对衙内的影响力,东门平也明白在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这件事情上,自己应当站到什么位置上。这样,不管是对晋西省、晋阳市的未来经济发展。还是他个人的仕途,都是有利的。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几年来,分明就是gdp决定前程。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齐国成居然亲自求到了他的门上来,请他出面为其从中说和。齐国成离开后,东门平则亲自前往省委招待所登门。

????将事情全盘向方明远托出后,东门平微笑道:“方少,你看此事……”

????“东门书记。对于晋西省和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目前情况,我肯定是没有你们更了解,我想听听您的意见。”方明远神色淡淡地道。这个老狐狸,他亲自登门而来。就足已经说明了他的想法。

????东门平心中微凛,虽然说方明远比起他的儿子来也没有大多少,但是他的心态却是摆得很正,在方明远的面前摆什么长辈和领导的架子。那都是自讨没趣,说白了,就是方明远愿意给予你面子。那么看在年龄上称你一声“叔伯”,叫声书记,要是方明远不愿意给予自己面子,就是直呼自己“东门平”,自己又能把他怎么样?在方家的企业上设绊子下阴腿吗?万一方家顺势借着这个由头撤资,固然方家会有一些经济上的损失,但是那些损失对于方家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了,同事们和上面的领导又会怎么看待自己?届时毁的还是自己的前程!而且,自己是要借助方家的资本争取更好的前程,就算没有打算向苏系靠拢,但是也绝对没有打算站到苏系的对面去,所以这个分寸一定要把握好。

????“方少,我也只是有一些浅薄的想法,就当是抛砖引玉吧。”东门平笑道,“正如方少昨天所说的那样,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如今已经成为了妨碍晋西省经济发展的一大障碍,为了晋西省的明天,它必须要得到解决。而做为它的实际掌控者,齐国成也是必须要解决的,甚至还要早于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来解决。”

????方明远微微地点了点头,齐国成在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工作多年,就是董事长一职,他也执掌了超过了五年,在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里的影响力无人能比,说是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里的土皇帝也不为过。而如果说要撤销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行政处罚权,抗拒最大的肯定也是齐国成为首的那些干部们。如果说,在整顿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之前,先将齐国成收拾掉,那么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这一股势力就将群龙无首,抵抗力自然也就大减。

????“齐志轩劣迹斑斑,要收拾他,呵呵,如果说没有掣肘的话,派几个警察就足够了,他这一次主动地将把柄送到了方少你的手中,也是他坏事做尽,自寻死路。而这几年来,齐国成为齐志轩所做的那些事里……要收拾他也绰绰有余了。所以,我认为收拾齐国成不过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只要需要,随时都可以。”东门平继续道,“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毕竟是一个有着数以万计员工,在省里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公司,我们要整治它,但是却不能因此而引起社会动荡,这样对于杨书记来说,无疑也是不愿意看到的。我想,方少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方才没有当时就暴发。”方明远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齐国成这一次求到我的头上,说实话我是很意外的。虽然没有详细问他,但是我猜他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东门平道。齐国成在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里虽然是土皇帝,但是在晋西省的体制里,真正的靠山却只有一人,而能够与方明远、宗正平等对话的也只有一人。而这一位,却与杨均义并不是一路人,与苏系更没有什么交情,齐国成想要他出面说和,但是这一位应当是没有答应。东门平想想倒是也可以理解,那一位能够成为副书记,主要是因为没犯过什么错误,资历也足够老,杨均义能够后来居上,就足以说明问题。要他拉下老脸来,向方明远和宗正这样的“小辈”为齐国成求情,哪怕是向杨均义垫几句软话,都是件难事。

????齐国成也不能向杨均义和公山坚低头,那样的话,很容易被认为转变了阵营,届时,被“背叛”的那一位就要先出手清理门户了。齐国成要是屁股底下干净,倒也罢了,有杨均义护着,也没有大事,但是问题是他的屁股底下怎么可能干净?杨均义又怎么可能会为他而真正出力相护?所以无奈之下,才选择了东门平这个相对中立的人选。

????东门平眼中带着笑意地道:“方少,我的想法是,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和齐国成都应当徐徐图之,但是有些工作和改变却是可以先做起来,呵呵,这个‘坏人’也可以由齐国成来做,你说是不是?”

????方明远会意地笑了起来,这个东门平,能够坐到晋阳市一把手的位置上,也不是一个简单人。齐国成被他卖了,还要感谢他,不过他的提议倒是很符合自己的心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