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大堵车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公山坚不禁心中苦笑,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看来还真的是搞得天怒人怨,就连柳江华也是这表情。+

????“咦?这里怎么堵车了?”方明远注意到车队的速度放慢了下来,而且在路边也出现了停滞不前的绵延货车车队,又以运煤的货车为多。

????“嗯,这里要进入石郡市的林山县了,在这里十公里的范围里,设有分属石郡市林山县和晋阳市清阳县的两个煤检站和两个治超检测点,常年堵塞,我每一次路过这里,几乎都是这副模样。区别不过是车队到底能够排多长而已。而且,一会就可以看到,马路的对面堵得更加严重。嗯,我记得,有一年,车队堵了五十几公里,一辆货车要通过这里需要七天七夜!”柳江华见怪不怪地道,“还好两地的交警在这里常年都驻有警力,组织疏导交通,保证其他车辆的通过。只要过了这一段路,交通就顺畅了。”众人不禁为之咂舌,七天七夜啊,要不是超远的长途运输,司机都可以正常地跑两到三个来回了。

????“方少,让前车打开警灯,再通知当地交警,保证车队的快速通过。”公山坚道。其实依照他的原意,车队从晋阳出发的时候,就应当带上两辆警车,一辆开道,一辆押后,可是被方明远拒绝了。

????“没有多大用,公山省长。”柳江华苦笑道,“这一段路原本就不宽阔,又被这些货车占去了一条车道,就是先面的车想要让道,也没有多少可避让的空间。什么时候,从晋阳去石郡市的高速路要是能够建成了,大家就可以不走这条路,受这份煎熬了。”

????“柳总,那么一般情况下。货车通过这里需要多长的时间?”方明远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好像快的也需要一天一夜吧?”柳江华有些不确定地道,“这条路是石郡市和晋阳市联通的重要道路,每天要通行的货车可能要达到四五千辆以上,有的时候听说甚至能够到七八千辆。两个煤检站和两个治超检测点,都集中在这一段路上,自然是不可能快得起来。”

????“为什么搞得这样近?”公山坚虽然不主管交通运输,但是也明白,无论是煤检站还是治超检测点,不应当设置地如此密集。

????柳江华无奈地一摊手道:“您这可就难为我了。煤炭和公路运输这一块,我就不了解了。据说……”

????“无非两个字,利益!”方明远眯了眯眼,冷冷地道。这种事情,前世里媒体上报道地多了,固然有道路本身通行能力不足,车辆又比较多的缘故,更有人为加剧的因素。而无论是煤检站,还是治超检测点。说白了都是为了罚款!车辆继续前行,令众人感到惊诧的是,车队的长度有些超乎他们的预料。在车队靠路边的一侧,可以看到三五个司机聚集在一起。还有不少当地人在卖东西。

????“明远,这已经有十几公里的长度了吧?”郑嘉仪低声地问道。这样规模的货车车队,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两地的相关部门在干什么?”公山坚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这样规模的堵车,对于两地的交通的危害,已经不能视而不见了。

????“停车!”方明远突然叫道。陈忠立即靠边放慢了车速,整个车队也随之行动,停了下来。

????方明远推开了车门,一边下车一边道:“我想问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尽量快去快回的。”虽然车队里都是小车,但是停了下来,也是占了不小的车道,车队尾部已经有人下去主动地提醒后面的车辆向中央的车道靠拢。柳江化和公山坚面面相觑,不明白方明远为什么要在这里耽搁时间,可是方明远车也停了,人也下去了,他们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也就随着一同下了车。

????陈忠和郑嘉仪、李馨彤都下了车,跟在了方明远的身后,方明远的步子很快,向后走了二十几米,在两辆货车的中间空地上,十几个人聚集在了一起,中间是两个躺倒在地上,脸上带有血迹的人,看得出来,这里产生了纠纷,而在一旁,则站着一名交警打扮的人。方明远怔了一下,他过来倒不是因为看到了这里发生了纠纷,而是因为看到了交警。

????“我说,你们两个打翻了人家的篮子,摔了人家的商品,就是损害了人家的财产,我劝你们还是和他们和解了吧,否则的话,到了县里,你们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搞不好还要被拘留判刑,那又何苦来的呢?”背对着他们的交警似乎正在劝那两个被打开的人。旁边的人还在七嘴八舌地说着,有人骂骂咧咧的,有人则是附和着交警的话,还有人不时地踢那两人两脚。

????围在周围的人看到了方明远他们的出现,尤其是李馨彤和郑嘉仪,令他们都不禁为之一怔,原本乱吵吵的场面立时就静了下来。

????“是他们先敲诈我们,我们不买了就砸我们的车窗!”躺在地上的人愤愤道。

????“砸你们的车窗……有谁看到了?谁又能给你们……”那个交警打扮的人这时才察觉到了周围的诡异,怎么其他人都不说话了?他一抬头,这才发现众人的目光都是朝向了他的身后,他又扭身看过去,一时间不禁呆住了。

????“这里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堵车这样严重?”方明远问道,目光同时也落到了人群中的那两个人身上,看他们的模样,像是司机?

????“你是谁?”那个交警打扮的人转过身来道,方明远等人这才看清楚他,歪带着帽子,衣服穿着松松垮垮的,也没有佩带警号。方明远皱了皱眉,虽然说不应当以貌取人,但是这人的相貌,还有这身打扮,实在是让人第一眼看去,就觉得应当不是个好人。

????鲁克英心里也有些嘀咕,这几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尤其是那两个女娃儿,怎么跟电视里的明星一般,而方明远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顾盼之间也是自有威严,他也明白,对方恐怕不是一般人。

????“你不用管我们是谁,我就是问你,为什么这里堵车这样严重?”方明远脸色一沉道,“你是清阳县的交警,还是林山县的交警?”

????“我不管你们是谁,我是哪里的交警你也管不着!”鲁克英梗着脖子道,“这里哪天不堵车?不过就是今天车多点罢了,少见多怪!”周围的几个中年男人都呵呵地乐了起来。

????公山坚、柳江华等人也赶了过来,柳江华的秘书立即上前几步道:“你的警号是多少?哪个县交警大队的?怎么说话的?”鲁克英吓了一跳,心里不禁嘀咕,这个年轻人该不是有什么大来头吧。公山坚这时也注意到了躺在那里的两人和周围的情况,不禁为之皱眉。

????“救命啊!警匪勾结敲诈我们老百姓啊!”这时候,躺在地上的两人突然大声地叫嚷了起来。

????鲁克英立时脸色大变,扭头大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让他们闭嘴!”围在旁边的几个人这才手忙脚乱地去捂那两个人的嘴。

????“这是怎么回事?”公山坚上前了两步,直视着鲁克英道,“让他们把人带过来,我要问问。”这种事情既然遇上了,他也不可能视而不见,否则的话,方明远又会怎么想。从杨均义口中得知的方明远,可不是会对这种事情视若无睹的人。

????“你是什么人?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的正常公务!”鲁克英虽然心里发颤,但是口中仍然叫嚣道,“你要知道,妨碍公务,是违法犯罪的行为,是要……”

????鲁克英还想要再说什么,公山坚的秘书凑上前去,拿着自己的工作证在他的面前一摆低声地道:”我是省政府办公厅的,是不是得把你们的书记和县长都叫过来你才说话?”鲁克英只在工作证上扫了一眼,眼睛当时就直了,省政府办公厅的,我的娘哎,那不是省里的大官吗,就是县里的书记和县长,见了人家都得低头哈腰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这一位是省政府办公厅的,刚才哪一位又是什么人?

????“我看不要在这里问,都带上,到前面方便的地方再询问!”方明远道。看来这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恐怕一时片刻也说不清楚,他们的近十辆车,停在这里,对于原本就不通畅的交通,无疑又增加了几分堵塞。

????“对对对,方少说得有道理,车队长时间停在这里也妨碍通行。”柳江华附和道,“公山省长,你说是不是?”鲁克英当时就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一位是省长?自己刚才在恐吓一位省长?在场的其余人,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一个个都呆若木鸡。

????公山坚一摆手道:“把他们都带上,包括那两个被打的,一个都不许少!”这些人真是给晋西人丢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