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天上掉下个副省长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治超检测站,这是国家为治理车辆超限超载道路运输,而对运输车辆实施称重检测,超限超载认定,纠正和查处违法行为的特定场所,是为了保护公路,保证运输顺畅安全的执法设施。

????煤检站,煤焦公路运销票据检查站点,属于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管辖,是晋西省的煤炭运销体制的一个特有环节。

????晋石公路是石郡市与晋阳市之间,路况比较好,能够顺利通行大型货车的主要干道,虽然说,石郡市和晋阳市之间并不是没有其他公路联通,在北面和南面其实还各有一条,但是由于路况较差、严重绕行、通行条件有限等诸多原因,使得这条公路成为两地货运,包括煤运的重要干道。

????&nbs`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p;而正是因为这样,在这条路上,治超检测站和煤检站林立。而在清阳县和林山县的交界处,相隔十公里的距离,就各有一个治超检测站和煤检站分属两县。

????站在清阳县境内治超检测站门口的刘铜平是清阳县交警大队清阳中队的副队长,这几天来,他带着近四十名交警分三班倒不间断地疏导着交通,维持好公路上的秩序,将被堵在路上的大货车都维持在一条道上,这样还能够留下两条道,保证其他车辆能够顺利通行,虽然说车速会慢不少,但是至少还在开着。按他们的话说,这叫“堵车不能堵死,要叫重车堵车有序,空车和小车畅通。”

????“刘队,林山县那边简直就是胡闹啊!治超没有错,但是也不能够像他们那样吧?”他身旁的年轻人擦了擦额头的汗道,“依据我国治理车辆超限超载检测站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交通量较大,治理工作任务较重的治超检测站,应当在主线上设置不停车预检系统。预先筛选超限超载嫌疑车辆,以确保交通的安全畅通……”

????“够了,说这些有用吗?咱们是清阳县的,咱们管得到人家林山县吗?”刘铜平烦躁地道,“我不知道他们这种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做法完全不可取吗?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给咱们添加了多少额外的工作量吗?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已经搞得大家很久都得不到休息吗?我不知道这大热天的,司机堵在这里可能两三天都开不走,心里怨气大吗?”

????年轻人吓了一大跳,呐呐地道:“队长……”

????刘铜平这才摆了摆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语气缓和了一些道:“小高,我也是心烦,说话没走脑子,别往心里去。这事咱们有意见不管用,也管不到人家那边,等着县里和那边交涉吧。哎,你去和弟兄们说一声,这种炎热的天气里,司机吃住都在车上。堵在这里也影响他们的收入,心情都不好,所以一般的小事,也别和他们计较。还有。那些卖水卖吃的商贩,让他们也收敛点,东西比城里贵一点,这倒是都可以理解。但是一瓶矿泉水二十,一盒红塔山五十,就太不像样了。”小高应了一声。快步地离开了。

????刘铜平则是摘了自己的帽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夹着帽子在治超检测站的门口找了个不那么直晒的地方,蹲了下来,给自己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两口,看着道路上长长的车龙,两眼有些发直。

????晋石公路以前并没有这么多车的,堵车虽然偶尔也有,但是一般都不严重。但是随着秦西省那边的经济发展,还有国内煤炭价格的上涨,与石郡市相连的圣地,还有晋宁的货物和煤炭与晋西省、甚至于更东面的省份的运输,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倚靠这条公路。这使得晋石公路的道路运输量突然增大了百分之一百二十左右,道路通行能力自然是捉襟见肘。

????如果说通行车辆的迅速增多,那还是属于无可奈何的事情,那么治超检测站和煤检站的大量存在和违规操作,无疑就是人祸。这次堵车其实已经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将近半个月。而主要的原因就是石郡市林山县的治超检测站居然要求对于所有通过这里的货车,包括煤车在内,除非是空车或者说半空车,否则的话,一辆不拉地全部都要进行检测!更麻烦的是,两县的煤检站,也要对路过的运煤车进行煤检,哪怕两个站只相隔了不到七公里,但是路过这里的运煤车,除非是空车,就必须进行煤检。这无疑进一步地加剧了车辆的堵塞情况。

????林山县治超检测站,他刘铜平管不着,这煤检站,是晋西省煤炭运销集团的,他刘铜平同样也管不着!所以他就只能看着,这路上的车队越来越长,司机们的火气日渐高涨,同志们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因为见不到成效,怨言也是越来越多,他这个副队长肩膀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他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回家了,每天也只能打几分钟的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也不知道自己那个还不到五岁却很顽皮的女儿在家里老实不老实,给没给妻子和老人添乱……

????一连串的刹车声令思绪飘飞的刘铜平回归现实,他惊诧地看到,足有十一辆越野车和一辆满载的运煤车驶入了治超检测站的院子,停了下来,接着一群人从各个车上走了下来,其中还有一个穿着交警服装的人,不过……刘铜平的眉头立时就皱了起来。

????治超检测站里的工作人员也听到了院里的动静,纷纷地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中年妇女,那是治超检测站的副站长,一个正处于更年期里,看什么都不那么顺眼的女人。刘铜平将手上的烟头在地上捻灭,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戴上帽子,向一群人走去。

????鲁克英此时都已经吓呆了,他刚才居然对省长语出不敬了,这一路上,他都在想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在县里,最高的也不过是处级干部,就是一个副科级甚至于股级干部都可以将他这样的平头百姓收拾地干净利落,而省长啊,收拾个处长,那还不是几句话的事情?他不禁想起了县里传说的,那个不过是得罪了派出所副所长的小舅子的倒霉家伙落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下场?他越想越是害怕,等到下车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同志,他这是怎么回事?”刘铜平叫了他几声,见他听而不闻,问一旁的人道。

????“你认识他?哦,你也是交警。”旁边的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刘铜平道,“他是你的同事?”

????“我可高攀不起他!”刘铜平连连摆手道,“他也不是交警,他叫鲁克英,是这附近村子里的人,这身衣服是假冒的,根本不是交警的警服。您看看这里,这里,与我们还是有着细微的区别,也就是蒙蒙对我们交警不熟悉的人。他是不是又冒充我们交警去欺负那些司机了?”鲁克英可不是头一次这样做了,以前有两回还是刘铜平处理的,只是他的这种行为说重不重地,处罚起来对于鲁克英来说也没有什么力度,常常是安生两天,就故态复发。

????治超检测站的副站长,在面对公山坚秘书的工作证后,态度立即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原本面沉似水的她,一下子就变成了满面春风,热情地简直比那天空中的骄阳还要再多几分,治超检测站的站长,也立即出来迎接公山坚的“视察”,他们这种小地方,就是县里的领导一般一年都不见得能够来两回,如今居然来了一位主管工业的副省长公山坚的这姓氏比较少有,所以一般只要听说过他的,都会记住,那简直是蓬荜生辉了。这要是再能够得到公山副省长的几句赞赏,那今年的政绩就是杠杠的。人家都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今天分明是天上掉下个副省长!

????当然了,他的心中也不免有些忐忑,由于事先没有打招呼,治超检测站里也没有提前要求大家收拾卫生,清理杂物,并且做一些准备,他只能希望公山坚副省长不关注这些细枝末节了。

????公山坚要了个面积较大的办公室,打算问问鲁克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顺便问问这晋石公司堵车的详情,他的秘书凑上前来,低声地和他说了几句,公山坚眉毛微扬,对方明远和柳江华道:“这还真是巧,清阳县交警大队的一位负责疏导交通的副队长就在这里,我们就直接问问他吧。”

????刘铜平进了办公室,看到了公山坚,就是一怔,身为体制中的一员,对于省里的领导还是比较敏感的,公山坚又是一个容易给人留下印象的领导,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怎么象公山坚副省长啊。

????“你是清阳县的交警副队长?我是公山坚,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公山坚也无意为他介绍方明远和柳江华,直截了当地道。

????“公山副省长,您好!我是清阳县交警大队清阳中队副队长刘铜平!”刘铜平心中一凛,下意识地就敬礼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