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反面典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仅仅凭借着目前的这些证据是打不死司马煜的,司马家族在国内有着足够的影响力,可以轻易地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替罪羊很好找。”苏爱军递给赵绪安一根烟,随手将烟盒丢到桌子上对方明远道,“你小子随意。”

????“不能治他的罪,那也可以将他赶出潼宜,省得他占着潼川区长的位置。”赵绪安道,“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干事的人,只会玩弄权术,留在潼川就是一个祸害。”司马煜上任这才多久时间,就敢将潼宜下拨的款项大肆挥霍,三千万元的去向不明,令赵绪安对其的不满已经达到了顶点这才是崽卖爷田心不痛,为了控制潼宜市的财政支出平衡,并保证这些支出都用到正途,赵绪安付出了多少心血。看到司马煜他们这样胡闹,赵绪安有一种心血被糟践的痛惜。

????“现在是一个祸害,但是在处理之后,他就是一个空头区长!”方明远冷笑道,“届时看看还有哪些不开眼的家伙敢向他靠拢?”三千万元,钱并不多,但是这个苗头却是不能够开!从潼宜建立之初,方明远、苏爱军还有赵绪安他们三人,就在竭力地建立一个透明、公正、各项支出比例恰当的财政系统,也在竭力地打造一个清洁廉明的市政府,自然是容不得有人在里面当老鼠屎。

????“老赵,我知道,你恨他祸害你的心血,但是你想过没有,把他踢出潼宜去,他还有别的地方可去,届时就是祸害其他地方了,我们不过是将祸水东移罢了。而要是将他留在潼川,他不过是个空头的区长,命令出不了自己的办公室。五年让他在仕途上寸功不得,这岂不是比较将他踢出去更解恨?”苏爱军冲赵绪安眨眨眼睛道,“而且还把他捏在手里,不顺眼就收拾几下,岂不是比让他蹦哒出去,咱们手够不着他,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更好?”

????“囧”,赵绪安张大了口,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是好,他原本以为苏爱军不处理司马煜。而且还把他留下来担任潼川区的区长,是碍于省里和上面的压力,而不得不做出妥协。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当然是不能够接受,明明知道司马煜就是潼川区财政混乱的罪魁祸首,不但没有治其罪,居然还要继续让他坐在区长的位置上给自己添堵!

????方明远哑然失笑,果然是如他所想的那样,对待这种腐败干部。苏爱军岂是那种心软手软、瞻前顾后的人,司马煜的来头虽然不小,但是对于背后站着苏浣东的他来说,既然是有理有据。那还有什么可怕的。他不处理司马煜,而且还让他继续坐在潼川区区长的位子上,肯定是有着他自己的考量。

????“苏叔的意思是……我们是要为潼宜的干部们立一个典型,只不过这个典型是反面典型?”方明远道。像司马煜这样有背景的空降官员。因为“属下”犯了错误一样成为了空头区长,这对于后人来说,无疑是个再好不过的反面例子了。

????“嗯。要是能够抓到实打实的证据,我当然是支持将其法办,哼哼,司马家族虽然有影响力,但是他司马煜在潼宜这样胡来,既然已经不给我们脸面,我们又何必给他脸面!可是目前的问题是,我们所拿到的证据,还不足以将司马煜彻底地扳倒,与其让他受个警告处分去祸害别的地方,不如就呆在潼川为我们当个好广告!而且这样一来,省里也不好再派新人前来代替他,免得司马煜走了,慕容煜又来了,咱们还得再适应。”苏爱军呵呵笑道,“老赵,你就是太心急,我才和你开个头,后面的还没有说呢,你就炸窝了。”

????“赵叔那是心痛,加上被他的败家子行为气的。”方明远也打圆场道,“赵叔当初为了节省不必要的开支,可是曾经被称为‘葛朗台市长’的。”在潼宜建市的最初,苏爱军和赵绪安大力压缩行政开支,当时有很多的政府机关人员不理解,觉得潼宜都成为了特区了,怎么政府的行政支出比起当初是县时还要小气。

????“没事,我能够理解老赵你的心情,三千万元啊,当初潼宜还是县的时候,一年的财政支出能不能超过这个数?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给挥霍了,这些钱最终能够追回来多少,还不知道。所以,我们就更不能轻易地放司马煜走。”苏爱军摆摆手道,“把他捏在手里,日后再看他的表现,至少也要司马家族送钱来弥补我们的损失。”

????赵绪安简直都要无语了,这一位,想得都是什么啊?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样一搞,虽然看似没有将司马煜直接赶出潼宜那样解气,但是钝刀割肉,司马煜的日子更难过。背处分调往他地,不过是一时的难受,也许一两年后,他就可以继续高升,但是要让苏爱军压在潼川区区长的位子上,却什么成绩都干不出来,这对于司马煜来说,无疑是更痛苦!耽搁五到七年,他这辈子所能够达到的级别就很有限了。司马家族要是看重司马煜的话,想要将司马煜从潼宜带出去,也得付出代价。要是司马煜仍然不识趣,在潼宜的这一亩三分地里,只要下狠心花时间去查,司马煜又不是外星人,怎么可能一点点的纰漏都没有!

????方明远拍了拍赵绪安的肩膀道:“赵叔,其实我也希望能够将司马煜绳之以法,但是我们都希望国家是个法治国家,那么我们就要自己先尊重法律,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事。既然目前的证据不足,我倒是觉得苏叔的这种做法更好,树个负面典型,也让那些仍然不死心的家伙们警醒警醒。如果说在之后,我们又发现了新的证据,苏叔也是愿意将他送进监狱的。”

????司马煜没有想到,三人谈笑间,他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其实他也很“冤”,在来潼宜之前,他虽然已经再三告诫自己,潼宜与其他地方不同,不管是玩真的,还是做秀,都要收敛一些。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在其他地方,完全不算什么大事,连说声“交学费”都不用的小“数目”,居然会引来苏爱军和赵绪安如此大的不满。

????解决了这个问题,苏爱军和赵绪安的话题很自然而然地就转到了方明远的这一趟晋西之行上。杨均义对于两人来说,也是老朋友了,只不过杨均义调任晋西省之后,虽然说电话联系很方便,但是想要见面,就不那么方便了。而且,双方都是事务繁多,即便是打电话,也要找时机,找机会,难得有畅所欲言的时候。

????两人都知道,方明远这一次前往晋西省,可以说是给杨均义送项目去了,三大项目对于晋西省的经济发展,还是有着相当大的推动力度的。尤其是西北电网公司,这可是关系到了未来数个省的数十万平方公里上数以千万人的用电。

????“还算是顺利吧,晋西省地电集团公司会发动自己的关系来游说上面,晋西省政府也会从中配合。”方明远点头道。

????“晋西省地电集团公司对于外人参股持什么态度?”苏爱军道。

????“非国有资本不得超过百分之三十五,至于国有资本的这几家地电集团股份如何分配,他们希望能够包括将各家地电集团的未来发展潜力的各种因素进行全面的考虑。”方明远道。

????“百分之三十五?那么说他们的底线应当是在百分之四十还能稍稍偏上?”赵绪安沉吟了片刻道,“这倒是与秦西省地电集团公司的要求相差不大。”

????“这些家地电集团公司也就过了几年的好日子,家底都并不那么丰厚,西北电网公司,如果说想要能够与北方电网集团公司相抗衡的话,就必须要引入巨额的社会资本。”苏爱军笑道。几家地电集团组建新的电网公司,肯定是不会受电力系统欢迎的,就算是捏着鼻子认了下来,接下来肯定是要给西北电网公司继续暗中下绊子。而西北电网公司如果说想要站稳脚跟,并且能够与北方电网集团公司和南方电网公司鼎足而立的话,就必须要快速地进行扩张,而从银行进行大规模的贷款又岂是哪么容易的事,而且就算贷到款,沉重的利息压力也会令公司未来举步唯艰。而方家在推动西北电网公司成立过程中重要的地位,也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甩开方家单干,这样一来,引入方家的资本加入,就成了必然。

????“盟友选好了吗?”赵绪安也笑道,百分之四十左右的股份,还是令他们感到比较满意的。虽然说国有资本仍然是占据着绝对控股权,但是这个份额也决定了,他们也不得不重视这些私人股东的意见。(未完待续……)

????PS:PS:家里发生点矛盾,所以今天只有一章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