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不容挑衅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区教育局,潼川第一中学校长关洛佳!”

????“区警察局交通大队大队长宋江乐!”

????“区文物局副局长乐观!”

????随着徐中平口中说出的一个个的人名,王建南指挥着人将他们一个个地带出礼堂,除了那些倒霉蛋的叫声外,整个礼堂里此时已经是雅雀无声,静得可怕!司马煜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他万万没有想到,徐中平和王建南并不是来开会的,居然是前来抓人的!

????司马煜只觉得台上台下的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属于自己阵营的人,(猪—猪—岛)小说是惊惶不安和求救的目光,而不属于自己阵营的人,有幸灾乐祸的,有袖手旁观看热闹的……礼堂里的这些人算是看明白了,被带走的人,可以说百分之七十都是最近与司马煜走得比较近的人,其余的那百分之三十,也有不少是属于“恶名”在外的人员。

????“区交通局副局长沈美龄!”徐中华沉声道,“来了没有?”立时礼堂里很多人的目光都朝向了一个方向沈美龄,区交通局大名鼎鼎的局花,大名原本就已经相当吸引人的关注,如今又搭上司马煜这条线,高升成为了区交通局的副局长,自然就更引人关注。所以这礼堂里倒是有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人都认识她。王建南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到了坐在中排的沈美龄,摆了摆手,两名反贪局的工作人员立即朝她走去。沈美龄整个人已经呆住了,两眼发直地看着主席台上的司马煜,坐在她身边的其他人纷纷躲开,将她空了出来。

????“徐院长,王局长,沈美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沈美龄那哀求的目光,司马煜忍不住开口道。

????徐中平和王建南回头看了他一眼,王建南冷冰冰地道:“我们不会错抓好人的。怎么。司马区长是想进入我们反贪部门吗?”

????司马煜被他的这一句话直接噎了回去,其实司马煜也知道,以国内体制对于干部的一贯保护,检察院副院长和反贪局局长亲自带队抓人,那绝对是已经掌握了相当多的证据才会这样办的,否则的话,检察院和反贪局也丢不起那脸!更重要的是,被徐中平叫到的这些人,至少其中一部分人,他是知道对方并不是那么“清白”的。沈美龄无疑也是其中的一个。他现在只能希望沈美龄这个女人嘴能够严实一些。她的老公能够知道轻重一些!

????“区长,区长!”沈美龄被两名反贪局的女性工作人员左右一夹扶了起来的时候,突然尖声地叫道。司马煜当时就出了一身汗,这女人要是当时叫出来什么不合适的话,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的话,那么就连他也当场下不来台的。要知道很多事情,都是做得说不得!

????好在沈美龄也不是初出茅庐的菜乌,知道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够说。所以虽然两腿发软花容失色,连自己走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却没有再说什么令司马煜心惊胆颤的话来这可是整个区的科级以上干部大会,这要是让沈美龄叫破了。证人都是数以百计,司马家族就是再有本领,也不可能保证这么多人都改了证词。那样的话,他的仕途可是就真的完了!

????在这一瞬间。司马煜后悔莫及,自已干吗想要搭潼宜的便车,全省那么多的地市。就是秦西省里没有合适的,自己也有机会去其他省任职啊!自己到了潼宜,干吗要收了沈美龄这个女人,好吧,就算她漂亮又是主动地贴上来,自己还缺女人吗?自己干吗要为了笼络这些干部而授意李八水在财政拨款上抬抬手?没有了他们,自己掌控潼川区政府,也不过是多个一年半载的时间罢了……

????如果说没有这些,自己何至于陷入到如今的这个境地!徐中平和王建南的到来,市里一点都没有给自己风声,他又看了一眼明士轩,恰好明士轩的目光也投向了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明士轩突然冲他淡淡地笑了笑,司马煜的这心里立时就如坠冰窟,很显然,明士轩对徐中平他们的到来是有心理准备的。

????司马煜此时才心中恍然,难怪自己空降到潼川担任区长的时候,明士轩对自己的到来十分地配合,自己在潼川区里笼络干部,他也没有什么阻挠的意思,自己拉拢李八水,将原财政局局长调走,将他扶上去,明士轩也没有表现出多么大的愤怒。他原本是以为,明士轩可能知道一些自己的背景,知道和自己斗没有好下场,所以认命了,现在看来,恐怕这一位是早就猜到了,自己的行为,不可能被苏爱军他们所容忍,与其费心费力地打压自己,不如索性放任自己,让苏爱军他们来收拾自己。甚至于,他根本就是得到了苏爱军他们的授意!

????司马煜的愤怒目光,明士轩根本就不在意,他知道,司马煜已经彻底地完了,虽然说徐中平和王建南带队,已经说明了这件事暂时扯不上司马煜他毕竟是潼宜市最大的一个区的区长,行政级别在那里呢。但是司马煜来潼川之后所笼络的那些属下,却被两人清理了多半,余下的那些已经完全不成气候,而且明士轩很怀疑他们经过此事之后,还有没有勇气继续向司马煜继续靠拢。而一个空头区长,没有足够的属下支持,那绝对是令不出办公室,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明士轩更在意的是,身为书记的他,可是握有人事权,一下子被市检察院和反贪局扫清了这么多职位,日后如何进行调整,并将司马煜的人手排除在外,这也是个技术活。

????徐中平翻了翻手中的名单,在场的人们大多都在提心吊胆地看着他,甚至于还包括了坐在主席台上的那些干部,一次性被带走十五名科级以上干部,这在潼川建国后除了那动乱的十年外的历史上还是首次。很多人虽然自认为既不是司马煜一伙,也没有什么恶名在外,但是谁又敢说自己一定不怕鬼叫门呢?

????“呃,你在这里呢!我说怎么看不到你了?”徐中平的目光落到了站在主席台角落里,此时已经是两腿战战的李八水的身上,这个名字比较有特点,据说是因为他爹从“八水绕长安”中得到的灵感,给他起的这个名字。所以徐中平也多看了几眼他的资料,记得他的相貌。

????从徐中平开始叫人的时候,李八水就知道,这一次自己是在劫难逃了,连教育局的人都没有放过,自己这个被司马煜安排在财政局的心腹又怎么可能被放过!他想跑,但是台上台下不少人都在看着他,而且他的腿也有些发软,根本就挪不动步子!

????“这大概就是所说的灯下黑吧。”王建南笑道,“我也没有注意到,在这儿还有一位呢。”说着他一挥手,自然有人上来将已经瘫坐在地上的李八水如同拖死狗一般带了出去。

????徐中平又翻了翻手中的名单,收了起来道:“市领导给予我的任务,算是暂时完成了,我也就不打扰诸位开会了。在走之前,我奉送台下的诸位一句话,潼川是新并入进来的区,诸位都是我们的新同事,不了解不理解市里的相关规定,我们其实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理解归理解,法律的尊严不容挑衅,希望诸位好自为之!”

????王建南也正色道:“古人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是讲为政者必须身正行直!在坐的诸位领导干部,不管地位多高,权力多大,只要违法乱纪,终究逃不脱国法的严厉制裁,苏书记曾经再三地提醒过我们,以身试法者必亡。因此,我在此提醒诸位,必须严于律己,以法律己。不要心存侥幸,心存幻想!”

????徐中平和王建南走了,带着十六名潼川的干部,留下了一个静寂的会场。会议的主持人,区委秘书长也很为难,按照原本的会议计划,除了李八水之外,还将有两位“优秀”干部发言,汇报一下自己对反腐倡廉工作的切身体会,但是这三位,全部都被徐中平带走了。

????“咳,我看这个会就到此为止吧。”司马煜轻咳了一声,对明士轩道。现在他也没有再开会下去的心思,这个突发情况,他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向家族汇报,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而且,这么多人被带走,司马煜也担心,他们中要是有人说了不该说的话,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为什么?”明士轩一脸诧异地道,“大家从四面八方凑到这里不容易,而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正是对大家展反腐倡廉工作教育的现实题材,我们怎么可以轻言结束呢?”

????他扭头看着坐在不远处的李海朝道:“李书记,你身为纪委书记,对于今天的这件事,有什么看法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