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三百章 好自为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场成功的反腐倡廉大会,也是一场胜利的大会,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幕令潼川的这些官员们,切身地体会到了,潼宜政府与前潼川政府在反腐倡廉工作上的不同。说是杀鸡给猴看也罢,说是以儆效尤也罢,反正这一次大会,对于潼川区的这些干部们,冲击力还是很大的,很多人在出了会场之后,这脑袋还是有些晕呼呼的。

????虽然说,徐中平和王建南所带走的这十六人中,级别最高的也就是李八水这个区财政局长,不过是处级干部,但是谁又敢保证过几天,市里不会派人前来“请”台上的某些位前去“喝茶”呢?

????潼川并入潼宜之后,除了一部分官员主动、被动地被调走之外,绝大多数干部还是留了下来,除了一些实在—猪—猪—岛—小说{zhu}{zhu}{dao}不开眼,往潼宜枪口上撞的主之外,其他的人员,潼宜市政府并没有怎么插手调整,这也使得不少人心存侥幸,认为潼宜市政府为了保证稳定,不敢在潼川境内快速全面地推行潼宜的那一套。毕竟潼川可是与当初的潼宜完全不同,当初的潼宜,不过是潼川辖下的一个县,而且还是个国家级的贫困县,县里穷得滴里当啷的,本土势力与苏爱军、赵绪安他们这些空降的干部实力相比起来,完全就是天壤之别,所以苏爱军他们才能够以碾压式的方式为新兴的潼宜特区政府制定了一套新规则。

????而潼川则不然,建市已然有多年,底蕴比较起潼宜来可是深厚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从潼川升任省里干部的人也不在少数,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潼宜虽然接手了潼川,但是想要把这些都捋清楚,想要将潼宜的那一套在潼川真正的推行开来,还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努力。

????在司马煜空降下来接任潼川区的区长之后。在潼川区里发生的这些事情,更是令很多人认为自己的判断是准确而有道理的。潼宜市政府对于司马煜的所做所为是视而不见,居然最为核心的财务问题,都拿潼川没有办法,只能口头上批评批评。这使得很多人都心思活动了起来。

????不过,经过了今天这一次大会,相信那些漏网的“鱼儿”会立即深藏起来,而那些动心的,则只能是庆幸自己的动作不够快,否则的话。那十六人的大名单里,没准就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一次公开带走十六名干部啊,这样的大手笔,简直是太罕有了。而且,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相信随着检察院和反贪局的工作展开,拔出萝卜带出泥,届时还会有更多的人被带走!甚至……可能是能够端坐主席台上那些位!潼川的这些官员们,这才意识到。原本这一段时间的放纵,不过是潼宜方面为了引蛇出洞,然后好一网打尽罢了。

????潼川区的这一事件,检察院和反贪局并没有刻意地隐瞒什么。整个过程中都被潼川电视台录像下来,并且在晚上潼宜新闻中播出,向全市、全省乃至全国播出。

????“啪!”司马煜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墙壁上,立时粉身碎骨。碎屑四射,有一片还擦过了司马煜的脸颊划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痕。不过,此时司马煜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从侧面的保姆房里探出了一个脑袋。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肤色雪白,青春俏丽的脸庞上带着几分恐惧之色。

????司马煜他刚刚接到消息,他从沪市请来帮助李八水造账的那两位专家,上午几乎是与李八时同时从区财政局被带上了车,而到了晚上,这两位就已经供认不讳,两人帮潼川区财政局财务造假的事实。

????“他们肯定是刑讯逼供了,否则怎么可能这样快?”司马煜吼道,那两个专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怎么可能不知道,要是承认下来这个罪名将意味着什么样的后果!而且他们要是认罪,那么包括李八水在内的区财政局众多人员就都彻底地完蛋了!虽然说,司马煜也知道,如果说徐中平他们没有几分把握的话,肯定是不会选择在那种场合下来拿人,但是心里终究还是有着几分侥幸心理,但是……现在司马煜的心已经完全凉了。

????“没有刑讯逼供……”电话里的人长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知道吧,潼宜财政局的审核人员中,原本就有很多人是知名会计事务所里的注册会计师出身,你那两位专家,人家从一开始就认了出来,到现在更是已经查得底掉,就是他们死不认罪,也完全不影响他们的定罪,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已经不适用了!”司马煜闻言不禁是呆若木鸡。

????“这一次,你做得实在是太……心急了!”电话里的人带着几分痛惜地道。司马煜能够成为潼川区的区长,就已经是向上跳了一级,司马煜要是不那么急于掌控潼川区,而是徐徐图之,也许就没有今天这一出了。

????“苏爱军他们还敢把我拉下马不成?”司马煜的面容已经带上了几分狰狞之色。

????“唉……”电话里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要不是苏爱军他们还没有拿到足以板上钉钉,一举将司马煜扳倒的证据,也许司马煜今天就和李八水他们沦为了难兄难弟了。而司马家族的脸,也就要被他们打得“啪啪”做响了。司马家族与苏家他们并不是一路人,虽然谈不上对手,但是也称不上盟友。司马煜之所能够前来潼川,一方面是司马家族的运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苏家肯定是不欢迎对手,所以相对中立的这一派就占便宜了。所以苏爱军要是拿到确凿的证据,证明司马煜违法犯纪了,就是将司马煜法办了,司马家族也无话可说。

????“你最近要好自为之,不要意气用事,我们会尽量想办法将你从潼川调出来。”随着电话的挂断,司马煜也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就是家族里也不看好他的未来了。

????二零零四年雅典奥运会在八月底成功结束,美国、华夏和俄罗斯分享了金牌榜的前三名,但是随着奥运会的结束,俄罗斯再一次迎来了一连串的恐怖袭击。九月一日,俄罗斯航空公司的两架相隔数千公里的民航客机几乎同时在空中发生爆炸坠毁,总共九十三名乘客和二十一名机组人员全部死亡。事件还在调查过程中,但是俄罗斯政府怀疑这是两起恐怖袭击事件。

????九月六日,在莫斯科地铁发生自杀式爆炸事件,共造成十五人死亡,其中有两名儿童和三名妇女,七十余人受伤,事件发生后,有车臣武装组织声称负责。

????九月十一日,车臣武装分子在俄罗斯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的一所中学劫持了近一千四百名人质,其中大部分为儿童。绑架者公开要求俄罗斯当局立即施放被关押的所有车臣叛军,并允许车臣独立。这一事件是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大规模的人质劫持事件之一,开创了向社会最弱势群体少年儿童大开杀戒的先例,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强烈的谴责。

????这一连串的恐怖袭击,使得俄罗斯政府焦头烂额,国内人心动荡不安。虽然说这一世里,俄罗斯总统已经不是前世的铁腕总统,但是在对待车臣独立问题上,却是完全地一致,丝毫不给予妥协。

????九月十四日,在僵持了三天之后,俄罗斯特种部队强行解救人质,三十七名恐惧分子被击毙,但是有近三百名人质在解救过程中死亡,更多的人受伤,其中大多都是儿童,这一结果举世震惊!

????九月十六日,别列夫斯基乘坐的豪华公务机落在了奉元国际机场,方明远亲自前往机场迎接。

????“方,我们又见面了。感谢你能够派公务机前往莫斯科。”别列夫斯基在小妻子和孙女阿芙罗拉的扶持下,走下了舷梯,与上一次见面相比起来,别列夫斯基虽然身子仍然挺拔,精神看起来依然矍铄,但是从脸上明显地能够看出来老像了。

????“呵呵,我们是老朋友了,这一点举手之劳不算什么。”方明远笑道,他的目光越过了别列夫斯基,注意到了在别列夫斯基的身后,还跟着不少人,这应当都是别列夫斯基的家人。

????“方,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家人。”别列夫斯基一一地将自己的家人介绍给方明远,方明远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

????“很高兴认识你,我都听爷爷说过好多遍你的事情了。”阿芙罗拉上下打量着方明远,嫣然笑道。她的汉语说得不错,虽然说听起来音调有些怪,但是却并不妨碍双方间的交流。

????“希望没有让你失望。我们常说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还不如闻名。”方明远笑笑道。

????阿芙罗拉突然上前一步给了方明远一个拥抱道:“不,你比我想的还要英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