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相撞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自己院落的方明远,心中可谓是颇有感慨。没有了前世里铁腕总统,俄罗斯的未来会是怎么样?不过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领土问题上,北极熊依然是毫不退缩,对于国内的分裂分子,打击起来是毫不手软。但是同样也有很多改变,至少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和霍尔多科夫斯基的命运已经彻底地改变,华夏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运输管道也是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而如今,俄罗斯人又将天然气管道项目的选择权放在了方明远的面前。

????不得不承认,越是有钱人越容易赚钱,正所谓人在家中坐,项目凭空落,俄罗斯人这一次还真是开出了令方明远为之心动的条件。掌握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股份,再建设一条天然气运输管道进入华夏,这对于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再扩大自身规模和扩大国内市场的好机会。而且有了从俄罗斯输入的源源不断地天然气,也可以改善国内的能源结构,减少煤炭的使用,减轻对环境的污染。国内早就想从俄罗斯通过管道运输进口天然气了,只是北极熊对于这一项目并不积极,国内退而求其次,这才选择的中亚国家。为了将中亚地区的天然气引入国内,国内就要先完成西气东输工程,投资可谓是相当地惊人。

????政府下<一><本><>

????而能够成为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地,对于发展秦西省的经济,也可以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秦西省这几年来石油产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已经成为了内陆地区的一个重要的原油炼化中心,很多民营资本在这里投资建厂,就是因为这里可以得到充足的原油供给。而掌握华俄原油运输管道的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并不拒绝将自己消化不掉的原油与其他企业分享。而这里也可以得到一部分来自西疆的原油……

????“哎哟!”转过一个月亮门,随着一声熟悉的娇呼和怀里传来了异样感觉,方明远的思绪嘎然而止!

????李馨彤揉着脑门一脸迷茫地从方明远的怀里抬起头来,半晌,俏丽的脸庞上才露出了明显的羞色,虽然已经进入了九月,但是天气依然炎热,所以大家的衣服依然是比较轻薄,这种莫明其妙地投怀送抱。所带来的肌肤相触让两人一时间都有些发蒙。当李馨彤意识到自己还伏在了方明远的怀里时,连忙向后退了两步,只是匆忙之间,她却没有注意脚下。鞋跟一歪,向后就要倒,方明远连忙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又扯了回来。惊魂未定的李馨彤伏在了方明远的怀里。身子有些发软,不仅仅是因为腰间还被方明远紧紧地搂着,更是因为从方明远身上传来的“热力”。而从胸腹间传来的美妙触感。以及鼻端那诱人的香气,都不断地提醒着方明远,此时他是软玉温香抱满怀!

????“馨彤,你没事吧?”方明远强压下心头的蠢蠢欲动道。在晋西省的时候就不用说了,回到奉元之后,这些天里,由于种种原因,阴差阳错地,不管是赵雅还是李欣雨,都没有充足的时间陪伴他,虽然见了两次面,但是每一次都是匆匆忙忙的,根本就没有亲热的时间和机会。

????李馨彤黛眉微皱地手扶着方明远的胸膛,站直了身子,稍稍活动了一下脚腕,还好,虽然右脚感觉有些不自在,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痛感。

????“应当是没有事,只是有些刺痛感。”李馨彤低声地道。离开了那个温暖的怀抱,让她的心里有些依依不舍。

????“要不要找医生来看看?”方明远有些紧张地道,“我先送你回去。”李馨彤要是扭伤了脚,那可是大麻烦了。说罢,也不等李馨彤回答,他即一矮身,将李馨彤的腿弯一抄,在李馨彤的小声惊呼下,将她抱了起来,快步地向她和郑嘉仪所在的小院里走去。

????此时,在院内供郑嘉仪和李馨彤作为办公室的房间里,郑嘉仪虽然手中拿着文件,但是眼光的聚焦点却并不在纸上,在机场,阿芙罗拉搂着方明远的那一幕,不时地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别列夫斯基那个老狐狸,他就是成心的!俄罗斯女性的开放和主动,郑嘉仪也听说过一些,虽然说方明远是久经考验,但是这女追男,就隔层纸,实在是不能够不小心的。要是让方明远再在她们几人的眼皮子底下再多个俄罗斯"qing ren",让她们这些人情以何堪!

????一方面确实是为之心动,一方面却有有着诸多的顾忌,正是这样的矛盾才令郑嘉仪的心理一直是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下。

????“咦?”郑嘉仪透过窗户看到方明远抱着一个女人快步地向她和李馨彤作为卧室的房间走去,虽然看不见女人的脸,但是从身形和衣服上,她还是很快就确认是李馨彤。

????郑嘉仪立时从桌后跳了起来,快步地冲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郑嘉仪快步地来到了自己卧室的门前,却一头撞入了正向外走的方明远怀里,由于走得急,这一下子撞得可是不轻。强大的反作用力,甚至于将郑嘉仪又“弹”了回来,若不是及时抓住了门框,险些一屁股坐地上。方明远简直都要无语了,今天这到底是什么日子,是不利出行吗?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自己已经连续和两个人相撞了。

????“明远,你毛毛糙糙地干什么?”郑嘉仪右手抓着门框,左手护着胸部,脸色飞红娇嗔道。方明远就更无语了,明明是她突然从门外一头撞了进来,怎么倒成了自己的不是?不过……看着郑嘉仪那娇羞的模样,还有胸腹间犹存的异样感觉,方明远还是决定不和她一般见识。

????“找你帮着看看,馨彤的脚是不是扭了。”方明远道。

????“啊?馨彤的脚扭了?”郑嘉仪吓了一跳,连忙挑帘子走了进去,只见李馨彤斜倚在自己的床上,脸上带着淡淡的飞红,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馨彤,哪只脚扭了?怎么这样不小心?”郑嘉仪也没多想,直接坐到了她的身旁道。

????“右脚扭了一下,不过应当没有大事。”李馨彤轻声地笑道,方明远虽然有点小题大做,但是她却很喜欢。郑嘉仪伸手脱了袜子仔细地摸了摸她的脚,她练过跆拳道,对于一般的跌打损伤,还算是有点经验,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不肿不涨不红,按捏时李馨彤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痛感,这说明即便是有些小损伤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方明远看着郑嘉仪,郑嘉仪拍了拍手,神色有些古怪地道:“好了,应当没什么事,休息休息就好了。你也是的,小题大做的,你自己不会仔细摸摸啊,馨彤不懂得这个,你也不懂?”

????“这不是有你吗?”方明远轻声地道,虽然说如今早已经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不希望过于亲近,美人情重,这感情债可是最难还的。他可不敢撩拨李馨彤。

????既然没有事,方明远回了自己的院子,郑嘉仪和李馨彤并肩靠在床上,郑嘉仪轻笑道:“说吧,这脚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扭的?”

????李馨彤掩口娇笑道:“和你一样,只是没有你反应那么快,当时也没有门框给我抓。”

????“就这么简单?”郑嘉仪有些难以置信地道,李馨彤的脚根本就没有大碍,可是当时看方明远的反应,她还以为李馨彤的脚伤会多么地严重的。

????“就这么简单。”李馨彤肯定道,“就是我还没来得及说没事,他就把我抱回来了。”

????“哼哼,我还以为你们两个的关系有什么大突破了呢。你今天没和他一块去机场,没看到那个俄罗斯人别列夫斯基的孙女,叫什么阿芙罗拉的,对明远哪叫一个热情洋溢。”郑嘉仪撇撇嘴道,“简直恨不得就贴在了明远的身上了。”

????李馨彤的脸颊飞起了两团淡淡的红晕,也难怪郑嘉仪会往这方面想,要是自己和她异地相处,恐怕也会这样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