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比照白俄罗斯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别列夫斯基父子在奉元停留了三天后,参观了秦西航空制造集团、秦西省钢铁集团公司和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后,乘坐方明远提供的专机,返回莫斯科。|[2][3][w][x]}在抵达莫斯科国际机场之后,别列夫斯基父子就被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车队,直接送入了克里姆林宫,在那里,俄罗斯总统,正在等待着他的回来。

????“看来这一趟华夏之旅,你取得不错的成果!”看到别列夫斯基走进办公室,俄罗斯总统谢尔盖瓦季莫维奇斯捷帕申主动地站起身来笑道。

????“总统阁下,这一次还算是有些拿得出来的成果。”别列夫斯基也笑道,“没有算是白跑,方,让我替他向您问好。”

????总统露出了会意的笑容,有些事情,大家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上帝知就好了,没有必要说出口,这令他也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有了充足的资金支持和宣传,要实现自己的第二任任期连任,现在看来应当是问题不大了。

????两人分别坐下,总统笑问道:“方,对你带去的礼物感到满意吗?有没有什么想法需要你转答的。”对于方明远,他还是有着很不错的观感的。虽然说,方家资本在俄罗斯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在不断地扩大,但是这有力地支持了俄罗斯经济的复苏。如果说没有方家资本的进入,如今俄罗斯的经济状况也许要更加地糟糕。而最令他满意的是,方家资本对于在俄罗斯赚钱很感兴趣,但是在不涉及到他们的利益的时候,从来不对俄罗斯政府指手划脚的。这一点与那些西方国家的公司、银行相比起来,自然是令俄罗斯人大感满意。

????而且,方家在促进俄罗斯与华夏两国的贸易上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家乐福集团在俄罗斯境内的主要城市里,都已经有了分店。虽然说总店面与华夏国内相比起来,还有着明显的差距,但是它已经成为家乐福集团在海外,店面最多的国家,家乐福超市也成为了俄罗斯人购买华夏商品的放心渠道。正是华夏大量的轻工业商品源源不断地输入俄罗斯国内,压制了俄罗斯原本几乎是翻着跟头打着滚迅猛上涨的物价!虽然说华夏人也从中赚取了丰厚的利润,但是俄罗斯人也不得不承认,没有华夏的进口商品,他们的日子会更难过。

????“对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股份,方很感兴趣。但是我想如果说股份太少,不足以让他在董事会里有足够的发言权的话,他是不会接受一个傀儡似的地位的。”老别列夫斯基直截了当地道,“而且,对于天然气的价格结算,他拒绝了与油价挂钩的定价政策。”天然气与油价挂钩的定价政策,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向欧洲出口天然气所普遍采用的定价方式,就将天然气价格调整与柴油、高硫和低硫重质燃油的市场价格按照百分比挂钩,然后根据“传递要素”进行调整来决定价格。分担风险。

????总统不禁为之皱了皱眉,这一定价方式也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外出口的主要定价方式,欧洲国家是普遍性地接受这一定价方式。

????“那他的意思是……”总统想了想,半晌才道。“想采用日本进口天然气的定价方式?”总统阁下毕竟不是专业人士,对于国际市场上天然气的定价,他只是大概地知道有那么几种方式。

????“日本进口原油加权平均价格挂钩的定价方式,方也不想采用。他认为管道运输的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在价格上不可能采用一个标准。”别列夫斯基摇头道。

????“那他想如何来定价?”总统阁下也有些挠头了。

????“方的意思是,要铺设一条天然气输送管道到华夏,可能需要数十亿甚至于上百亿美元。就算华夏国内的部分不用我们负责,蒙古境内的分摊,那么由我方负责的部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有足够的资金吗?”别列夫斯基道。

????总统眼睛立时又是一亮,方明远这话里可是有话啊,他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华俄石油运输管道建设时,就是由方家垫资建设,然后俄罗斯方面出口石油偿还债务。当时方家的那一笔资金,可是着实地为俄罗斯财政解了急。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虽然有着充裕的流动资金,但是要开发国内的油气田,需要的投入同样也是很大。如果说方能够提供充足的资金的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总统道。俄罗斯如今的经济状况不佳,国内需要的资金的地方是比比皆是,要是能够一并解决天然气管道的建造资金,那可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方的意思是,他们可以提供建设天然气运输管道的资金,但是我们需要在日后以出口的天然气来偿还这笔债务。而天然气的价格,则是比照白俄罗斯的天然气购买价格,可以上浮百分之五。”别列夫斯基道。

????“什么?”总统吓了一跳道。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是方明远提出的这个价格高,而是这个价格远低于他的预期。白俄罗斯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出口的国家中,享受最低价的国家!比欧洲国家采购天然气能够低一半还有余。而之所以白俄罗斯能够拿到如此便宜的天然气,是有着多种原因的。方明远居然要求华夏采购天然气也比照白俄罗斯的价格,那实在是下刀太狠了。

????“您没有听错,比照白俄罗斯的天然气购买价格,可以上浮百分之五!”别列夫斯基重复道,“方认为,考虑到建设天然气运输管道的一次性投入很大,而华夏国内目前的天然气需求并不是很大,如果说成本压不住的话,进口天然气依照华夏国内的销售价格,他会出现严重地亏损。总统阁下,方说的确实是实话,华夏国内的天然气价格由于政府尚没有放开,过高的进口价格再加上管道运输费用,以及其他费用,会造成进口越多亏损越大的结果。详细的资料,回头我会交给阁下。”

????总统沉吟不语,这确实是一个两难的结果,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角度来说,自然是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这意味着他们的出口利润大打折扣。而从方明远的角度来看,自然也不可能接受进口越多亏损越大的结果。私人企业可没有国库为其兜底。

????“阁下,我个人认为,这个价格要求还是可以接受的。”别列夫斯基道,“其一,我们可以省去境内天然气运输管道的铺设费用,将我们急需要的资金投入到需求更迫切的领域去;其二,我们可以免去快要到期的四十亿美元的债务,如果说不能够铺设这条运输管道,方对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股份还有多少热情,就不好说了,而我们也就不好再申请新的贷款;其三,这个价格其实我们还是有不错的利润的,只是与欧洲相比起来,差得的比较多。但是考虑到欧洲对于天然气的需求已经到了顶峰,如果说没有什么新技术出现,不可能再有什么大的攀升,而我们需要有更大更多的出口市场,以保证我们有足够的外汇收入!”

????总统点了点头,别列夫斯基说得都是大实话,虚弱的俄罗斯经济如今只能靠出口资源和军火来赚取自己所需要的宝贵外汇,只要一想想俄罗斯那可怜的外汇储备,还有那庞大的债务,总统阁下就感到头大了两圈!上帝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爆发一次经济危机,要是不能够及时地增加俄罗斯的外汇储备,减少债务,届时俄罗斯肯定又会成为悲催的倒霉蛋。

????“其四,我们与方家进行谈判要好于和华夏政府进行谈判,我们如果说不能够和方家达成协议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与华夏的国有石油企业打交道了,那可肯定会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谈判,而我们只要与方家达成协议,我想工程很快就会展开,而华夏政府对于这一结果,我认为也会比较容易接受。这一项工程对于拉动我国目前的经济,也会起到重要的作用;其五,方答应,这个价格他只要求正式向华夏供气满十年,或者说我们在偿还完所有贷款和应有的利息之后,双方可以再重新商榷新的价格结算公式。”别列夫斯基继续道。

????总统的眉宇舒展开来,方明远所提出的这个结算方式不是长久性的,日后还可以进行调整,那么他在心理上就容易接受一些了。而一条天然气运输管道,一般情况下可以正常使用五十年到六十年,还有充足的时间供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从华夏赚取利润。虽然说有点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意思,但是也可以向国人有个交待。

????不过……如果说他知道在未来的某个时间里,国际市场上,原油价格接近一百五十美元每桶的话,他就绝对不会这样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