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失调的人口比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十一月的俄罗斯已经进入了冰雪的季节,白天的平均最高温度都在零下,晚上那更是不用说了,零下十几度二十度都是稀松平常,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俄罗斯就没有温暖的渡假圣地。

????俄罗斯联邦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与格鲁吉亚接界处、黑海沿岸,座落着索契市——俄罗斯最大的旅游疗养胜地,只有三十万人口的这里,每年接待的游客却高达三百多万。

????由于有重重山脉为它挡住了北下的寒风,又毗邻黑海,这里的冬季平均温度也在八度到十度。这个温度,对于像香港、沪市这样的国内城市确实是不算什么,但是考虑到它的地理位置要比京城还要偏北,俄罗斯的平均漫又常在零下,这个温度在寒冷的冬季里,就是极其难能可@猪@猪@岛@小说贵了。

????方明远知道它的存在是因为在前世里的二零零七年,当时的奥委会主席宣布索契击败了另两个候选城市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和韩国的平昌,获得第二十二届冬季奥运会的举办权,从此扬名世界。而在此之前,索契曾两度申办冬奥会,但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当时的媒体对于索契这个在国内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可是着实地一番宣传。

????方明远此时就在索契,这个前世里他慕名已久却没有来过的城市,不仅仅他在这里,还有麻生香月和从美国到这里来照顾她的宇田光璃。还有别列夫斯基!

????两人肩并肩地走在了索契的海边,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令人感到十分地舒适。诸多的双方护卫人员则扮做了游客,跟随在他们的前后左右,隐隐地将他们围在中间,警惕地看着每一个路过的人,俄罗斯如今可是并不太平,前一阵子还闹出了恐怖事件。好在索契这里的人口并不多。就是加上游客,平均下来与莫斯科和京城相比起来,人数也是相差很远。

????“麻生女士真的是很幸福,不但拥有了爱的结晶,还收获了自己的事业。”别列夫斯基轻声地道。他是真心地为麻生香月感到幸福,不但自己在俄罗斯成为了工商业的女王,手中掌控着数以百亿美元计的巨大财产,还得到了方明远的充分信任。如今两人之间又有了孩子,这无疑会令麻生香月的地位更加地稳固。要知道,无论是在俄罗斯。还是日本,女性的地位都并不高,尤其是越向上层社会走,就越是如此。

????“谢谢。”方明远微笑道,“我现在就希望母子平安,孩子未来能够一切安康。”上辈子,他没有结婚,自然也就无从体验一个当父亲的感觉,所以这一辈子他更是越发地珍惜。

????“对了。方,你打算让这个孩子入俄罗斯国籍吗?”别列夫斯基笑道,“还是说让他入日本国籍?”虽然说他知道以方明远的能力,让孩子入华夏国籍也是小菜一碟。但是据他所知,单亲孩子在华夏似乎容易受到歧视,而方明远和麻生香月之间的关系又不适合曝光。

????“这个问题……日后再说。”方明远摇摇头,他很爱国。但是他却不想这个孩子日后也要经历地狱模式。他的下一代里,肯定会有人是华夏人,继承他在华夏的一切。但是从家族的角度来说,留一些血脉在海外,才是万全。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方家内部现在也有让孩子落外国国籍的声音。

????“总统也很关心你的夫人,如果说这个孩子愿意加入俄罗斯国籍的话,我们是十分欢迎的。”别列夫斯基笑道。方明远在俄罗斯境内的资产之雄厚,已经完全可以列入俄罗斯顶级富豪的行列,而这却只是方家总资产的一部分。如果说这个孩子入俄罗斯国籍的话,那么日后他继承这一部分财产的可能性将会很大,俄罗斯人自然是希望这部分财产能够留在国内,至少也是名义上的。

????“我只能说,我会郑重考虑的。”方明远笑笑道。

????别列夫斯基也看出来方明远对于这个问题不想多谈,所以主动地改变了话题道:“阿芙罗拉他们在奉元没有给你添麻烦吧?”方明远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这得有多厚的脸皮,才能够当着自己的面问出这样的话来。就一个锲而不舍的阿芙罗拉就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这也就是自家的老婆都相信自己,否则的话,早就家里闹翻天了。

????“你就那么放心?我要是吃干抹净却不负责任呢?”方明远悠悠地道,老家伙真拿自己当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了?

????别列夫斯基哑然失笑道:“这有什么的,俄罗斯的女孩子有多少没有经历过类似的经历呢?就算没有结果,有一段美好的过程可供她在老年的时候去回忆,有什么不好的?”方明远吃惊地看着别列夫斯基,一时说不出话来。

????别列夫斯基摇了摇头道:“方,看来你对我们俄罗斯人的了解还并不充分。俄罗斯,从前苏联时期,就一直是女人多男人少。”

????方明远点了点头,这个他倒是知道,前苏联可以说从成立之时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没有安生过几年,一场战争接着一场战争,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据官方报导,苏联共有两千七百余万人死亡,其中一千八百多万为平民。战争还令苏联一千七百余座城市,七万多个村镇被全部或部分摧毁。

????“二次世界大战中,我们光军人就死亡了九百余万人,这基本上都是青壮男子,而死亡的平民中也大多数都是男子,加上我国男女的平均寿命相差比较大,这使得我们国家里,一直都是处于男少女多的境地。而前苏联解体之后,由于出生率出生率远远低于维持人口基数的正常水平,而死亡率尤其是青少年的死亡率却直线上升,这使得我们国家的男女性别比率失调,在二零零二年我们做过全俄人口普查,俄罗斯男女人口比例是一千比一千一百四十几,如果说再考虑到俄罗斯女性的平均寿命要比男性长近十二年,那么在青年一代中,男女的比例就更大了。在一些地区,甚至于出现了一个班级三十多人中,只有五到六名男孩子的现象。”别列夫斯基一脸苦涩地道。

????方明远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他虽然知道俄罗斯这边女性的比例要高于男性,但是却并不知道,俄罗斯的男女比例悬殊到了这个地步,这简直是和华夏走了两个极端啊。一边是一堆光棍找不到合适的老婆,另一边则是一大堆的剩女,找不到老公。要是两边均衡一下,倒是不错。不过这也就想想,两个国家,两个民族,无论是语言,还是生活习俗,还有历史渊源,又岂是那么容易融合的!

????“你想过没有,二战结束后,那么多寡妇和适龄女性根本找不到男人,是如何解决生理问题的?”别列夫斯基的老脸上显露出了悠然向往的神色,“在那个时候,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无论你去哪里,只需要一个皮箱,有自己换洗的衣服,踏上火车后俄罗斯大地到处都有可能有美丽的相遇。大家只要谈得来,那么下了火车就一起住几天的事情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和阿芙罗拉有什么关系?”方明远连忙将别列夫斯基从那充满了粉红的回忆中扯了回来,这个老家伙,年青的时候肯定是个风】流的家伙。

????“我只是想告诉你,在俄罗斯,女人在婚前是很自由的,无论她有过多少男】朋友,也不会有人指责她的。当然了,结婚之后,她就必须要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了。”别列夫斯基正色道,“所以,你有什么好惊讶的?”方明远抚额无语,遇上了这么一位,你还能够说什么?

????“不过,你不要误会,阿芙罗拉由于眼界一向高,所以到目前为止,至少我这个时常关注她的爷爷,还不知道她有过男朋友,所以,你也可以放心。”别列夫斯基又补充了一句道。这个老家伙,显然对于华夏男人的心理也同样很了解。

????“好吧好吧,总统阁下的这次连任,有把握了吧?”方明远决定换个话题,在刚才的那个话题上,他觉得自己的脸皮实在是没有别列夫斯基那么厚,估计奉元城墙拐角都没有那么厚。不过,想想他的小夫人是自己孙女的同学,似乎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应当问题不大!”别列夫斯基正色道。

????“那就好。”方明远点了点头,虽然说他并不担心新上任的总统会拿方家在俄罗斯的资产怎么样,但是毕竟换了新人,又要重新打交道,不如果熟人省了很多的麻烦。

????“这也是总统阁下的最后一任了。”别列夫斯基怅然道。做为幕僚,他并不认为自己还会幸运地被下一任俄罗斯总统再次选中。

????方明远眨眨眼道:“谁说的?总统阁下还年青,未来再担任俄罗斯总统,年纪也不算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