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股份转让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霍尔多科夫斯基和丘达卡尔很明智地没有留下来吃晚饭,给方明远他们留下来了足够的私人时间。当然了,今天的信息,也确实是需要一些来消化,怎么样抽调资金,从哪里抽调资金,他和丘达卡尔也需要好好地商榷一下。

????霍尔多科夫斯基也是心中很无奈,同样是背后有银行,梅纳捷普民营银行和海湾第二银行那是不能够比的了。俄罗斯银行业在苏联解体和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受到了两次重挫,前一次梅纳捷普民营银行由于还很弱小,受到的影响不大,但是第二次,就比较惨了,若不是有方明远的注资和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得到方家的大单的缘故,很可能就要落到个破产清算的下场。

????虽然说东南亚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好?猪?猪?岛?小说几年了,但是无论是俄罗斯银行业,还是俄罗斯国民,仍然是余悸未消,两人要是敢从梅纳捷普民营银行大额借款,一旦消息传出去,就可能会引来国民的挤兑。只要想想自己的那些竞争对手,他们即便是睡觉也会睁一只眼关注着梅纳捷普民营银行,霍尔多科夫斯基和丘达卡尔就断了从梅纳捷普民营银行借款的念头。

????“你说方提出的那两个方式,是认真的还是玩笑?”丘达卡尔递给了霍尔多科夫斯基一根雪茄,自己又点了一根,幽幽地问道。

????霍尔多科夫斯基点着了雪茄,半晌才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石油的国际市场价格恐怕还要继续上涨。”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丘达卡尔点了点头道。国际市场上原油的价格从二零零二年年中。从三十二美元每桶时就开始一路向上,虽然说中间也有所反复。但是整体趋势却一直都没有改变,到了这个月,国际市场价格已经接近五十美元每桶大关,随时都可能突破。但是到底是继续升势,还是有可能扭头下跌,却没有人能够拿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而不管是增持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股份,还是扩大采购份额,这都表明了至少方明远还是看好后市的。而两人都十分地重视方明远在这个问题上的意见,这一次来索契。两人其实也是想问问方明远,不过现在看来也不用问了,问了方明远也向来不会解释这样判断的原因的。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继续扩大原油的产量,才能够将利润最大化。”霍尔多科夫斯基喃喃地道。要继续扩大原油的产量,就意味着尤科斯基石油公司要么得兼并其他石油公司,要么得勘探、开采新油田,而不管是哪一个选择,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他们不但不能够从尤科斯基石油公司里抽取资金,搞不好还要继续筹集资金。而发行新股票,无疑会稀释他们和方明远在公司中的股份,不说方明远会不会同意。霍尔多科夫斯基自己这心里就不乐意。

????“你倾向于哪一种选择?”霍尔多科夫斯基问道。虽然说,他们要筹集资金,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但是……霍尔多科夫斯基也要考虑方明远的心情。方明远要是不高兴了,不合作了。也是麻烦事。

????“从心情上,如果只能二选一的话。我宁可卖他石油,但是从理智和长远上讲,我觉得适当转让一些股份,效果更好!”丘达卡尔长叹了一口气道。

????霍尔多科夫斯基不禁苦笑,丘达卡尔和他想到一块去了,他也觉得将自己和方家绑得更紧一些,更符合自已的长远利益。看看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看看周大福珠宝金行,再看看三星集团,还有翡翠鸟电影集团公司这些年来的发展速度,这其中又有多少是借助着方家崛起实现的。而且,霍尔多科夫斯基也觉得自己不能够在石油这棵树上吊死,多领域发展,这样的话,抗风险的能力也能够更强一些。不然的话,一旦暴发经济危机,全球对石油的需求暴减,对于他就是一次重创。前几年的东南亚经济危机无疑就是一个很好的先例。

????“你觉得让出多少合适?”霍尔多科夫斯基道。

????“最多百分之三吧,除非我们在股市上再收购一批股票。”丘达卡尔迟疑半晌才道。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在俄罗斯股市上市,他和霍尔多科夫斯基控制着差不多百分之五十四的股份,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控制着近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再转让百分之三,可以说已经是极限,霍尔多科夫斯基和他不可能冒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大权旁落的危险,所以手中至少也要留下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倒是梅纳捷普民营银行的股份可以多转让一些。

????“收购!能够收购多少收购多少!”霍尔多科夫斯基一咬牙道,“我打算从我的名下转让给他百分之四的股份!梅纳捷普民营银行再给他百分之五的股份!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再卖给平川石油集团公司三十万吨原油。”丘达卡尔名下的尤科斯基石油公司股份原本就不多,他也就不要丘达卡尔分担了。

????丘达卡尔不禁为之微微动容,霍尔多科夫斯基这可真是下了大本钱了。有了这百分之四的公司股份,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和霍尔多科夫斯基之间的股份就差不到百分之八了,要是霍尔多科夫斯基不能够收购到足够多的股票,这日后从理论上来说,万一自己倒戈,方明远还真就有可能控股尤科斯基石油公司了。

????“不用担心,我觉得像方这样的聪明人是不会试图绝对控股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霍尔多科夫斯基道。丘达卡尔随即恍然,霍尔多科夫斯基倒不是在空口白牙地胡说什么,而是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做为俄罗斯第一大石油公司,俄罗斯政府也不会允许它被外资绝对控股的。所以,方明远在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持股比例已经基本上到头了。当然了,要是霍尔多科夫斯基将手中的股权分散出去,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倒是有可能。

????“有我给他尽心尽力地打工,他只要时不时地来查看下财务,岂不是更轻松自在?”霍尔多科夫斯基撇撇嘴道。丘达卡尔不禁哑然失笑,方明远不喜欢处理公司的具体事务,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对他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就连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他虽然是双总裁,但是他更像是双董事长,公司的具体管理,都交给了于秋暇。在俄罗斯,想要管理好尤科斯基石油公司,也是要方方面面都打点到,保证原油的安全生产,可也不是一个省心的活,霍尔多科夫斯基身为董事长,也是很忙碌的。

????“动作要快,我估计这件事,用不了几天,就肯定要定下基本协议。”霍尔多科夫斯基道。正值俄罗斯大选前夕,如果说暴出这样一条消息的话,对于俄罗斯总统来说无疑是件好事情。而以方明远的一向风格,他也是不喜欢拖泥带水的人,否则的话,给俄罗斯政府的条件,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优厚了,完全可以再苛刻一些,至少像配套发动机生产企业,至今没有一家外国汽车企业给出明确地本土化生产时间表。而之所以这样,背后的含义就是希望要个痛快。这样的话,俄罗斯总统也就没有了拖延的理由。

????丘达卡尔也想到了这一点,沉吟了片刻道:“那这样吧,今晚我就回莫斯科,着手安排。”

????“好,我在这里再呆两天,等事情有了结果。”霍尔多科夫斯基点头道。

????在书房里,方明远正在批阅着文件,既然他来了,原本由麻生香月负责的这些事务,大部分自然就交给了他。书房门被人推了开来,宇田光璃端着咖啡壶走了进来。

????方明远放下了手中的笔,揉揉眼睛道:“香月休息了?”

????“嗯,已经睡着了。”宇田光璃给他倒了一杯咖啡放到了他的手边道,“你也要注意休息,工作是干不完的。”从到了索契,又是见别列夫斯基他们,又是处理公务,还要陪麻生香月和自己,方明远也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

????方明远喝了一口咖啡,笑道:“我知道,这些都不怎么费脑子,我多干一些,你和香月也就轻省一些。”

????宇田光璃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脖子,轻声地道:“我听说,晴儿还是当了你的助理?”郭晴儿的那点小心思,身为过来人的她们,还不是看得清清楚楚。

????“不是我的助理,是嘉仪的助理。”方明远更正道,“秋暇姐的意思,老爷子也不反对。”

????“这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宇田光璃嗔怪道,“李馨彤和郑嘉仪还能当你一辈子的助理吗?不被你外放,人家也有家族企业,届时晴儿不就是你的助理了吗?”

????“到时候再说吧,也许届时就有合适的人选了。”方明远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胳膊道,“你该不是吃醋了?”

????“要吃你的醋,早就酸死了!”宇田光璃轻笑道,“你的桃花运简直是太强了。说说吧,狄安娜和伊丽娜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