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损阴德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发言稿是谁给泄漏出去的?”钱风华咬牙切齿地道,树要皮、人要脸,你说她一个女人家,就算现在年纪大了,那也是社会上有皮有脸的上层人物,在记者会上当众赔礼道歉,接受记者们一连串的犀利质问,就已经令她这心里说不出的恼怒。而潼宜电视台的这个节目,无疑又狠狠地在她的脸上左左右右的扇了十几个耳光。

????而且,这样一来,思慧集团方才的记者发布会上,她所做的那些努力全部都化为了泡影,不但没有抚平经销商和消费者们的怒火,反而进一步地激起了人们的怒气——虽然把别人当傻子玩很有成就感,但是没有人喜欢被别人当傻子玩的。而任何一个敢将大众当傻子玩的人,如果说没有足够的背景实力,下场都不用说了。而思慧集团有这个底蕴吗?

????“董事长,您的发言稿是在发布会召开前半个小时才最终定稿的,能够知道内容的人我们都已经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而我们从潼宜电视台打听来的消息,那个节目至少在一天前就已经录制完了。”伍侗镇垂着头低声地道。在得知了消息之后,他的第一反应也是钱风华的发言稿内言泄露了,但是在调查了一番之后,他也只能说是他们的思路完全被人家看穿了。

????钱风华张了张嘴,她也一时间不知道应当说什么是好了,不过她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啪”地一拍桌子道:“继续查,我就不信了,那个方明远是你们的肚里蛔虫吗?你们想什么他就能够猜得那么准?”除了“思慧集团安全生产日”之外,其余的内容全部猜对,这个结果太吓人了。

????“还有,你们没有和潼宜电视台联系过吗?”钱风华一肚子的火气道,潼宜电视台在思慧集团召开记者发布会的同时播出这个节目。可以说是完全针对着思慧集团而来的。钱风华自认为,自己和潼宜电视台以往并没有什么过节,思慧集团也没有在秦西省内建厂,给家乐福集团供货也是保证了质量的,潼宜电视台怎么就和思慧集团过不去了?

????“联系过了,在十一月二十七日就联系过了。”伍侗镇连忙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立即与潼宜电视台联系。

????“联系过了?”钱风华更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怒气道,“联系过了,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以往,思慧集团也不是没有过类似的事情,被记者抓到了什么把柄,但是一般只要公司派人与对方好好地“联系”一下。塞些红包,上下打点一下,对方也会知情识趣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们是联系过了潼宜电视台,我们还请市里的领导和潼宜方面说情,可是对方根本就不见我们的人。”伍侗镇哭丧着脸道,“我们的人还在潼宜继续想办法,他们就突然又播出这个节目。”人都不见。他们就是有苏秦、张仪之才,也无从施展。而且,更令人头痛的是,以往市里出面,对方怎么也会给些面子,而且即便是不能够直接向媒体施压,也可以通过当地的政府官员向媒体间接施压。但是这些曾经无往而不利的手段,现在全部都落了空。

????现在隐阳市里对此也是大感头痛。先不说潼宜远在秦西省,隐阳是在中原省,两个省之间,互相没有管辖权,就是互相能够影响,潼宜是计划单列市、西北特区、副省级城市,而隐阳市只是中原省的一个地级市。就是市长到了潼宜,也低人家一头呢。

????“这事情为什么不及时向我汇报?”钱风华气得简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及时向她通气呢。要是通了气。她还能够想想别的办法。

????“报告我们前天晚上就交上去了……”伍侗镇一脸无辜地道。钱风华这才想起来,昨天她似乎是看到过一份报告,提到了此事,只是她当时忙着安抚市里,安抚公司的董事和股东们,与阮仲夏商榷怎么样安抚公司在全国的经销商,避免同业竞争对手的挖墙角,以及今天记者发布会的道歉内容,将此事忘记了。

????“潼宜电视台这一次恐怕是咬死了我们。”阮仲夏轻咳了一声道,“今天中午,我通过朋友向他们表示,我们公司在来年可以在潼宜电视台投放广告,但是刚才,我的朋友告诉我……对方说不敢赚这个黑心钱,怕损了阴德。”

????“放屁!阴德什么的那是封】建主义思想的残余!”钱风华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怒气,将桌上自己的杯子直接丢了出去,砸在墙上,碎片四溅。阮仲夏心中满是无奈,好吧,就算这是封】建主义思想的残余,这也不是能够拿出来指责对方的理由。这话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全国上下有多少人为之叫好,骂自己这些人辱没了祖宗呢。

????“董事长,现在的关键是我们要如何来应对对方的这一指责。”阮仲夏道,“对这个,我有一些想法……”听完了阮仲夏的一番话,钱风华沉思了良久,又逐一地征询其他人的意见,这才安排伍侗镇去安排。

????十二月四日,方明远从索契返回奉元,回到了平川古城之后,他就先躺下睡了个昏天黑地。从奉元去索契,从索契到香港,再从香港到沪市,再从沪市到莫斯科,然后再从莫斯科到索契,再从索契回到奉元,这一个来星期可是把他给累着了,虽然说有私人飞机,在飞机上也可以休息,但是终究睡的并不踏实。这中间还有诸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和做出最终的决定。当然了,还有很重要的一项工作,那就是向急于要个孩子的宇田光璃交皇粮。

????他这一觉从上午一直睡到了下午四点,才被郭晴儿捏着鼻子叫了起来,一方面是苏爱军和李东星都来了,另一方面也是方明远要是这样睡下去,晚饭吃不吃都不是大事,而是到了晚上,他还睡不睡了?要是那样的话,他的作息时间就完全颠倒了。方明远打着哈欠被郭晴儿推进了洗手间,她这才帮方明远收拾床铺。方明远正式回平川了,她和郑嘉仪、李馨彤自然也就一并回到了平川古城——比方明远还要早一天,她和郑嘉仪、李馨彤一起住在隔壁的院子里,算是正式开始她的独立助理生活。

????“远哥哥,你快一点了!”郭晴儿收拾完了床铺,又将屋子里略微整理了一下,看方明远还没有出来,忍不住叫道,“苏叔叔和李书记已经来了快有半个小时了。”

????郑嘉仪陪着苏爱军和李东星两人在客厅里,苏爱军和李东星从郑嘉仪这里再一次地确认,郭家和郑家已经确定将会参股西电投资公司,参加到西北电网公司的正式建设中来,这个消息令两人的心中大悦。西北电网公司的成立得到了正式的批准,可以说他们近三年来的努力终于开花结果,无论是潼宜还是奉元,都将从中获得丰厚的回报。

????“苏叔,李叔,很抱歉。”方明远走进门来道,虽然说经过了一番洗漱,但是他脸上仍然显得有些困倦。

????“说抱歉的应当是我们,打扰你休息了。”苏爱军有些心痛地道。他可以说是看着方明远长大的,也视方明远就如同自己的亲侄一般,看着他疲倦的模样,这心里也不好受。可是他还不得不来,有些事情,只有和方明远当面谈。

????“方少,你可是真的需要注意休息了。”李东星也郑重地道。他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方明远居然会显得如此疲惫,否则的话,他肯定不会急匆匆地赶过来的。

????“没有事,我缓两天就好了,就是时差和水土的问题。”方明远坐了下来,摆摆手道,“李叔来,是为了奉元地铁项目吧?”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知道,经过这些时日的谈判,龙兴建设集团和奉元市政府已经基本上就合同的主要条款达成了共识,余下的都是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再有个三两天时间,就可以完成。

????“嗯,我就是来和你商量一下签约和开工的日期,还有我们需要邀请的主要客人……还有衙内在奉元开的那家出租车公司。”李东星道。

????“我明白了。”方明远又扭头对苏爱军道,“苏叔,你呢?有什么事情?”

????“我就不能是来看看你?你觉得我就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金殿的人?”苏爱军笑道。

????“行,苏叔那你的事情就先往后拖拖,我先和李叔谈。”方明远笑道,“嘉仪,让厨房准备几个苏叔和李叔喜欢的菜,还有,把我带回来的伏特加拿四瓶出来,回头让他们带走。”他虽然喝酒,但却不是贪杯的人,这一次去俄罗斯,别列夫斯基和霍尔多科夫斯基都送了他一些极品伏特加,刚好用来送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