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二章 船好走,港难搬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二章船好走,港难搬

????邱树国这些天来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香港呆得是心慌意乱。按照原计划,其实他已经应当在五天前就回国了,但是两手空空的他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那个与日本人发生冲突的姓方的少年,让手下人传来了一个消息,郭氏航运集团可能会考虑在国内进行港口投资。正是为了这个消息,邱树国才毅然决定在香港多停留几天。与其两手空空地回去,还不如搏一搏。要是能够拉回郭氏航运集团的投资考察人员,那可是比什么中岛株式会社的轰动效应还要好!

????而且威江这个地方的人,对于日本人,心里还是普遍有些抵触,毕竟从清代末期开始,一直到新华夏建立,这里一直都受日本人的荼毒。当初,日本人在这里可以说是无恶不做,虽然说建国后,华夏一直宣传着华日友好,但是数十年的血泪史,在那些老一代人心中,却是不那么容易褪色的。所以日资进入威江,虽然在市政府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在威江市乃至鲁省的民众心中,是是非非可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说清的了。

????而郭氏航运集团就完全不同了,大家同宗同族,而且过了九七年,香港就会回归华夏,从这一点来说,鲁省的民众对来自香港的资本自然就抱有善意。邱树国能够坐到副市长的这个位子上,对于这些自然是心知肚明。而且中岛株式会社只能是投资建立几个零件厂,而郭氏航运集团却是会投资港口,这两者哪个影响力更大,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而一旦这笔投资成功,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是坐稳了副市长这个宝座,对于他日后的仕途发展,也有着无可估量好处。邱树国并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只要能够捞个副省级的职位退休,他就已经谢天谢地,心满意足了。如果说能够郭氏航运集团搞好关系,鲁省那漫长的海岸线上诸多的港口城市,就是一笔笔随之而来的耀眼政绩!所以哪怕是只能有一丝一毫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只是那个中年男人只是在事后出现过一次之后,这些天就毫无音讯,他们根本就找不到对方,令邱树国这心里火急火燎的,做为一个刚上任不久的副市长,在香港多滞留的这些天里,已经在市里出现了不少的风言风语,其中不乏一些恶意的诋毁之词。

????威江市的市长、市委书记,都已经正式地和他通过电话,虽然他再三解释,对方仍然是半信半疑,最后固然没有强令他立即回国,但是言语之间,邱树国却可以听得出来,两位对于自己长时间地滞留香港相当地不满。而且省里似乎也已经注意到这一事件,自己如果说再拖延下去,恐怕省里的大佬们对自己也会留下一个极坏的印象。

????一想到这些,邱树国就觉得脑袋都要炸了。这些天来,他的头发都不知道掉了多少,人也憔悴了很多。

????“是自己在什么地方做错了?还是人家根本就是随口一说,自己却当真了?要是那样的话,可是把自己坑苦了!”邱树国抱着脑袋,坐在沙发上。但是他又觉得,以那个少年当时在场的气派,显然是和于秋暇平起平坐的人,犯得上和自己开这种恶劣的玩笑吗?

????他又哪里想到了,方明远倒不是将这件事忘在脑后了,而是觉得他对日本人的态度令自己很不满,而且太早地将他引见郭氏航运集团,也是不负责任的做法。这几天里,在国内的人员已经通过种种的渠道,对邱树国的履历查了个七七八八。

????最终调查的结果倒还算是令人满意,邱树国这人虽然也有着官员们的种种陋习,但是从以往的任职情况来看,还算是个想做事,并且有一定做事能力的人,虽然官架子不小,但是倒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劣迹。这样的一名官员,马马虎虎的也就说得过去了。方明远知道不能按照香港官员的标准来衡量内地的官员,否则就没法子办事了。

????“将所有的干部拉出来,全都毙了,肯定有冤枉的;隔一个嘣一个,肯定有漏网的”方明远不禁想起了前世里所听过的那句话,心里叹了口气。

????从美国赶回来后的方明远,此时正在盘算着怎么样说服郭老爷子在威江投资港口建设,最好自己也能顺势插进去一腿,这种前景大好的生意,就这样放过,实在是太可惜了。至于所需要的巨额资金,等到海湾战争爆发后,那些赚来的巨额现金也不能全都存银行吃利息吧。虽然说,方明远记得日后国内有一段时期,银行的利息还是比较高的。

????方明远一边翻看着手中的资料,一边盘算着。威江市地处鲁东半岛的尖端,如果说在这里能够掌控一个港口,其辐射力可以影响到华夏的京津地区、东北地区、韩国、日本、甚至于苏联。日后的俄罗斯估且不提,但是韩国和日本都在华夏的进出口贸易国家中位居前列,每年的运输量极其的可观,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说能够建设成为郭氏航运集团在国内北方的一个基地,对于郭氏航运集团的好处自然也是显而易见的。更重要的是,威江市这里无论是在土地还是劳动力价格上,比起京津地区和东北地区来说,都便宜了很多。

????而且此时对于郭氏航运集团投资来说,还有个更大的好处,那就是随着九七的临近,国内自然是希望能够平稳地收回香港,不要影响到香港的经济稳定,像郭家这样的香港豪门的态度当然就是至关重要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在香港掀起巨大的人心动荡来。如果说郭氏航运集团在这个时候,传出来巨资投入内地的消息,对于国内政府来说,无疑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这样一来,既可以进一步提高郭家在中 央政府领导们心目中的地位,同时也可以得到更多的优惠政策。

????投资港口所需要的资金虽然多,但是郭老爷子已经决定在原油期货上搏一把,所得到的利润供应这个新港建设,想必是绰绰有余了。而且不是还有自己的投资吗?方明远一想到海湾战火一起,自己不但能够还清郭家的贷款,还能正式入资郭氏航运集团,这心头就充满了动力。

????“方少,郭夫人来了!”林莲推开了房门,轻声地道。

????方明远连忙从窗台上跳了下来,还没有走出门,于秋暇已经拉着晴儿的手,站到了门前。方明远的归来,并没有通知任何人,而她和郭老爷子下午都不在家里,还是得到家里的仆人通知,这才知道方明远从美国回来了。

????看到方明远,晴儿立刻甩开母亲的手,跑到了方明远的身前,搂着他的腿道:“远哥哥,你从海那边给我带礼物了吗?”

????于秋暇不禁轻嗔道:“晴儿,哪有一见远哥哥就要东西的?”

????方明远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笑道:“秋暇姐,孩子吗,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我当初也是这样。莲姐,把那几个玩偶拿过来。”这一次,方明远在迪斯尼总部那里买了几个绝对正品的迪斯尼玩偶,一个个都有半人高,从美国托运回来,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晴儿一看到那巨大的比她还高了大半头的米老鼠、唐老鸭的玩偶,高兴地不得了,扑在了上面笑个不停。

????“晴儿,妈妈不是也给你买过这样的玩偶吗?怎么没有看到你这么高兴?”于秋暇故作不悦地道。

????“那是妈妈给的,这是远哥哥给的,当然不一样了!”晴儿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看得方明远三人是哑然失笑。

????“真是小没良心的!”于秋暇点指着晴儿的鼻头溺爱地笑骂道,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如今已是她的心尖肉。

????“咦?这是什么?”她这才看到了放在桌上的那些威江市和邱树国的资料,顺手拿起来翻了几页,脸上已经露出了惊奇的模样。

????“啊,没什么,这人是威江市的副市长,到香港来招商引资来了,偶尔遇上了。这两天有点想法,顺便看看他的资料。”方明远若无其事地道。

????于秋暇又翻了几页,这心里已经明白了**分。不过对于方明远的商业天赋,她已经是信得死心塌地,自然不会忽视这其中的意义。

????“明远,你可是想让我们在威江投资建港?”于秋暇郑重其事地问道。

????方明远接过林莲端来的茶水,放到了于秋暇的面前道:“秋暇姐,我希望郭家能够在内地沿海投资建港,但是是不是威江,那还需要进行实地的考察,才能确定。”

????于秋暇迟疑了片刻,这才道:“明远,不瞒你,老爷子最近也在考虑是否要加大对内地的投资,我郭家的主业是航运业,但是这港口业与航运业可谓是系系相关,如果说有可能的话,我们当然也愿意在国内投资建设港口。但是……这船好走,港难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