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四章 以已度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姜应雪的俏脸立时就沉了下来,不悦地看着公孙昊宇,他是在成心地看自己这些人的笑话吗?

????“哎呀,你怎么就这样的敏感,我连你们之间现在到底折腾什么都不知道呢。”公孙昊宇双手一摊,苦笑道,“我只是在就事论事,能有什么意思?”

????“就事论事?就事论事你就认定了我们一定会输?”姜应雪从他的怀里挣了出来,圆睁凤眼道,“那我倒是要听听,你的理由。”

????公孙昊宇有些无奈地揉揉眉心道:“好吧,好吧,那你说说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

????姜应雪很快就将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和公孙昊宇说了一遍,又将《小崔说事》的内容简明扼要的说了,然后瞪着公孙昊宇,等待着他的回答。

????“嗯,我就说说我为什么会这样想。你们啊,和方明远,最大的差别,就是你们是各个家族的三代子弟,而方明远虽然也是方家的三代子弟,但是实际上,方家目前的一切,都是他一手创立起来的。一个是继承者,一个是创始人,你说,你们的心态能够一样吗?”公孙昊宇道。

????“不一样!”姜应雪痛快地答道,“还有别的吗,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别吞吞吐吐的。”

????“第二个不同,虽然说我们的先祖往上追个三四代人,可以说大多都是泥腿子,纵然有家世不错的,也是中下层的官吏之家,但是如今的我们,再说自己是草根出身,就是个笑话了。可是方明远不同。他就是普通的工人家庭长大,而且还是西北地区的一个普通地级市下面一个县的镇子里,也就是比农民略高一点,是个非农户口罢了。所以,你们在很多事情上的心态和立场能够一样吗?”公孙昊宇继续道。

????“不一样!呀。说重点,为什么你会说‘这个结果,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姜应雪伸手在公孙昊宇的腰间扭了一转,怒视道。她可不想听自己的丈夫一条条地将自己和方明远的区别列出来,那样会让她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个废物,从出生就拥有着那么好的资源。却比不上一个在几乎是农村里长大的臭男人!这会令一向觉得自己像个公主的姜应雪感到无地自容的。

????“呀!”公孙昊宇不禁失声地叫了起来,别看姜应雪平素里就是提个空行李箱都会喊累,她掐人的时候,却会令人觉得那两根纤纤玉指就如同虎头钳一般令人痛不欲生。

????公孙昊宇强忍着腰间的疼痛感道:“下面就是,下面就是。”姜应雪这才松开了手指,两眼直视着他。

????“其实我刚才所说的两个不同。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也许就是因为前两个原因,这才导致了方明远和你们做起事来都不一样!说得形象一些,你们是在抢蛋糕,而他是在做蛋糕,而蛋糕越大,从中能够分得好处的人也就越多。支持他的人也同样会越来越多。”公孙昊宇连忙道,“这也是为什么,长辈们虽然不喜欢他,也知道他如今是苏浣东的坚定同盟,为什么却很少有人直接向他出手段的重要原因。”当然了,方明远如今已经在国际上成了气候,外援颇众这一点,诸位长辈也是顾忌多多的,公孙昊宇就不提了,这叫做为尊者讳。

????不过这一番话也是公孙昊宇的肺腑之言。对于方家的崛起,他也是做过一番研究,他认为方家之所以能够顺利的在国内成为新兴的商业家族,甚至于家族中还有人能够成为副省级的官员,与方明远选择的发展道路有着重要的关系。

????方家最初创业的是方家酒楼。当时还叫方家饭馆,民以食为天,餐饮业可以说是国内最早放开的产业了。而接着方明远就开始发展他的海外产业,无论是日本的漫画、游戏公司还是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的成立、运作,都是国内政府根本就管束不到的地方,而最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还成功了!而且他还走了狗屎运,先是认识了苏浣东在秦西省任教的儿子苏爱军,从而搭上了苏家这条线,而之后又搭上了香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大股东郭家这条线,这使得方明远在国内和香港都有了一个很不错的起点。

????而且直到现在,人们也没有搞清楚,方明远究竟是怎么结识的阿卜杜拉王子和马克吐姆王子,不得不说,这两位王子对于方家的发展,也是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而且也是重要的护身符——随着国内对于原油的需求越来越大,科威特和阿联酋这样的重要产油国的核心王室成员,自然也是国内大员们的座上客。

????就这样方明远挟带着他在海外的影响力回到了国内,又建立了一连串的企业,而每一家企业都发展地不错,不但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提高就业,还促进了出口,对于这样的人物,国内的各方势力自然都是竭力拉拢——既没有和原有势力抢食,又可以解决经济发展的问题,带来社会稳定,又可以促进国内和国外的交流,这样的人物在那个时候怎么能不受欢迎。

????他觉得这就是方明远狡猾的地方,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国门初开,对于海外的一切人们都感到新奇,就连官员们也不例外,方明远在日本和美国大放异彩后,带着耀眼的光环回国,又能够引进港资、日资,自然就可以一举跳过最初的艰难发展阶段。而且他事情也做得漂亮,几家企业也确实地为很多地方的地方政府解决了大麻烦,这就使得方家的发展一发而不可收拾。但是最终令方家显得于众不同的,还是就像他那句话所说的那样,方家的发展重点都是在新兴产业上,即便是后来进入石油产业和钢铁产业,严格的意义来说,方家在这两个产业中的企业也是走在同行的前头。

????一个是巴掌大小的蛋糕大家还抢来抢去,那样自然是你多了我就少了,而另一个则是把巴掌大的蛋糕“变成”十六英寸甚至于多层蛋糕,那么那一个结果更好,这还用说吗?虽然说在这一过程中,方家拿走了最大的蛋糕,但是参与其中的其他人也得到了不逊色于原本巴掌大小的蛋糕份额,所以这些人很服气,自然也就团结在了方家和苏家的周围。

????在公孙昊宇看来,要是方明远能够和苏家的第三代联姻,将两个家族通过婚姻再进一步的联系起来,那无疑就更完美了。就像他和姜应雪的婚姻一样,就促进了两个家族的关系。不过,看起来,无论是苏家,还是方家都没有这个意思。

????姜应雪沉吟了半晌,白了公孙昊宇一眼道:“你就直接说我们远不如方明远好了。他是开拓者,我们却是连守成都不足的庸才。”

????公孙昊宇伸手搂住了她的腰陪笑道:“我怎么能这样说你们,你可是我的妻子啊,说你是庸才,那我又算什么?”

????“哼!”姜应雪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道,“你这话没有说完吧?”

????“呵呵,这一次你们之所以输了,是因为你们以……已度人的思想太重了,总是拿你们这圈子里的某些人所做的那一套往他身上去套,你们怎么就不想想,当初他就敢把诺基亚的手机生产技术与国内的其他集团公司共享,那可是价值亿万美元!对于他们来说,几千万美元的投资打了水漂都算不得什么大事,怎么会看得上那些善款!”公孙昊宇道,“所以我说你们一开始就错了!”

????其实他还有话没有说,想想方明远能够拿出来好几千万美元来资助刘正彦团队进行理论研究,想想这一次印度洋海啸,方家旗下的这些产业捐赠了多少钱,再想想每年方家旗下企业在全国的捐赠,海平慈善基金会,不过是刚刚成立一年的慈善组织,觉得方家会在里面动手脚挪用善款……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这些人了。还真是应了苏东坡和佛印之间那个“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见皆化为牛屎。”的故事了。

????“以已度人?”姜应雪的俏脸不由得阴沉了下来,虽然说公孙昊宇这个结论令人心里确实是不好受,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丈夫说得很有道理,大家当初之所以认定海平慈善基金会有问题,正是因为它显得与其他慈善组织很不同。

????“这种小手段对于方家来说,不但没有什么大用,而且很容易被对方设陷阱。而且你们也做得有些太肆无忌惮了吧?”公孙昊宇拍了拍她的肩道,“这次就当个教训吧,要记住,那可是一个比狐狸还要狡猾的家伙,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都会埋着陷阱,而可怜的印度尼西亚人和印度人现在就因为他而焦头烂额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