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一章 贵宾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看《重生之资源大亨》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房泽良今年都要奔四十的人了,而方明远才二十多岁,可是这论起辈分来,方明远如今可是理所应当地要高房泽良一辈了,日后可以与房泽良的父亲这一辈人平辈论交。可是这也怪不得方明远,谁让房泽生当初选老婆的时候,“忽略”了自家媳妇还有个不在京城的小舅呢。其实倒不是范雪妮完全没说,而是她没有提这位远在奉元的小姨奶奶的老公、儿子是谁,结果就造成了这样的一个结果。更令房泽良无语地是,对于这个结果,房家的很多人在得知了消息之后,倒觉得是件好事,这样一来,无疑可以拉近房家和方家之间的关系,虽然说是有点转弯抹角的亲戚,可是那也是亲戚不是?范雪妮的奶奶可是方明远的大姨呢!

????房家如今虽然也算是方家的合作伙伴,但是严格地说起来,目前还不能算是进入了方家的核心小圈子,但是房家与方家合作的成效却已经开始初步显现出来,去年里,房家所得到的利润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份额都是来自与方家进行合作的那些项目。房家私下里其实早就达成一致,那就是继续加强与方家的合作关系,争取能够像梅家、柴家、卢家他们一样,凡是方家打算拉上其他家族一块上新项目的时候。能够想起他们房家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因为这个意外的情况。房家一些原本根本没打算出席这次婚礼的人,也临时决定了要正式出席。当然了,因此还会产生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所以不仅仅是房家,范雪妮和房泽生两人今晚上也有得忙了。

????“我们可以各论各的。”方明远给予了他一个答案。

????“方少,明天可是泽生他的婚礼,一生只有一次的大日子!”房泽良苦笑道,就算是在两人私下里可以各论各的,但是在公开场合。在房家长辈也出席的时候,各论各的,怎么可能?就是方明远同意,房家的长辈也绝不会同意!辈分这东西,越是年长的人倒越容易重视。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总不能把雪妮的辈分提一辈吧?”方明远不负责任地道。房泽良的头痛只有他自己去解决了,这种事情上。方明远也没有办法,他自己在家族中也还是小辈呢,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他来当家做主的。

????“唉……”房泽良长叹了一口气,这才是无妄之灾,稀里糊涂地就比方明远低了一辈。这令他一时片刻怎么能转得过弯来。房泽良自己纠结去了,方明远挂了电话。嘴角也不由得挂上了笑意,这事情也确实是够凑巧的,他现在想一想,也觉得很好笑。

????范雪妮和房泽生的婚礼,并没有选择什么五星级的大酒店。而是选择的位于市中心装修档次最好的一家方家酒楼,为了他们的婚礼。方家酒楼在这一天不对外营业。并且从全国各地的方家酒楼里调来了手艺最好的厨师,全力以赴地准备这一场婚宴。房泽生原本还奇怪范雪妮为什么会选择方家酒楼,现在自然是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房泽生和房泽良兄弟站在酒楼的门口,之前房泽生已经去范家将新娘子接了来,新娘子现在正在补妆,做最后的准备,现在他们两人是在这里等方明远一行人的到来。

????“泽生啊,你这次可是把我害苦了。”房泽良苦笑道,今天来的可不仅仅是方明远了,这个消息在小圈子里已经传开了,昨天已经有不少人给他打过电话,表示会亲自出席,言语间的调侃意味完全不加掩饰。原本房泽生做为房家远支子弟,他的婚礼是不可能惊动这些人的,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亲自前来,最多送份厚份,这就已经是相当给面子了。但是方明远要出席这场婚礼的消息一传出去,这些个家伙,即便是在国外,也是立即打点行装,火速赶回国来。就连衙内宗正,也表示会亲自前来祝贺。房泽良知道,这些家伙哪里是来祝贺的,一来是和方明远拉关系,二来就是看自己的窘态的!

????房泽生苦笑无语,对于这个结果,他现在也只能是咬牙认了,结婚证都领了,而且别说他不愿意退婚——他这可不是政治联姻,是自由恋爱的结果,就是能够离婚,房家的长辈们也绝对不会允许,要是自己敢说出口,估计那些位撕了自己的心都有的。当然了,这一刻,他的心里也是有着一些兴奋的,方明远能够亲自出席自己的婚礼,那岂不是说方明远对范雪妮这个外甥女还是相当重视的。那么……爱屋及乌的话,自己岂不是在方明远那里也占据个不错的位置?要是能够得到方明远的青眼有加,自己的事业发展就无异于插上了双翼,海湾第二银行可是交通银行的重要股东呢。

????而且,因为这件事情,他在房家中的地位也有了明显的提升,原本房家的不少长辈根本就没有打算出席他的婚礼,而这一次,基本上能够出动的都来了,平素里那些眼高于顶的堂兄弟、堂姐妹、表兄弟、表姐妹也纷纷表态要来参加。至少在昨天之前,他就没有想过房泽良会亲自参加自己的婚礼,还会和自己一起站在门口迎宾。日后,有了家族重视,又有方家的照顾,自己只要不犯大错误,在银行里还用发愁日后的前程吗?

????“幸好你们是将整个酒楼都包了下来,否则的话,恐怕连坐的地方都不够。”房泽良扭头看了一眼屋里,庆幸地道。这家方家酒楼是仿古型的,共有四层,上面三层都是包厢,一层则是大厅。中间是一个大天井,这样的话即便是在四楼,站在走廊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下面。这要是市里的那些酒店,即便是五星级,也不一定有足够的大厅来容纳所有的宾客。毕竟前来祝贺的宾客里很多人都是有身份的,桌与桌之间不可能摆得太密集的。

????“是啊!”房泽生深有同感地道。

????“哎,对了,你通知那些摄影录像的人了吗?今天所有的摄影录像都不许外传!你那个小舅,可是最不喜欢抛头露面。”房泽良道。

????“已经通知了,可是宾客这一块……”房泽生为难地道。来的很多人,身份只在他之上,不在他之下。他也听说过,方明远不喜欢自己出现在媒体上。

????“嗯,你能通知的,都通知一下,其余的人我负责。”房泽良无奈地道。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辆普通奥迪车停在了酒楼的门口,接着下来了两个人,房泽生看到后连忙小跑着过去道:“古行长,您怎么来了?”来的人正是古宇诚,交通银行的副行长。

????古宇诚上下打量了一下房泽生,又看了看跟着过来的房泽良,笑道:“你是新郎官房泽生吧,恭喜恭喜!”

????说着古宇诚从身后的秘书手里拿过一个红包,递给了房泽生道:“仓促间没能准备什么合适的贺礼,一点小小的心意,不介意我不请自来打扰顿饭吧?”他也是昨天晚上方才知道的这个消息。

????房泽生双手接了过来道:“古行长您能够亲自前来参加婚礼,是我们的荣幸,我们高兴还都来不及呢。”这可是大实话,他在交通银行里,也不过是京城地区的一个中层干部,婚礼能够请到京城分行的领导,那都是很给面子了。古宇诚,那可是在交通银行系统里,三两人之下,他人之上的大人物,正常情况下,他们连递请柬的资格都没有。要是房泽良结婚,那还差不多。

????“呵呵,泽良,你也亲自出马当迎宾了?”古宇诚笑道,“那你今天可是够忙的,据我所知,还有不少人要来呢。”

????“还不是因为方少,他可是很少出席他人的婚礼的。”房泽良苦笑道,“古行长,你是进去呢,还是在这里等会,方少应当很快就到。”古宇诚能够出席房泽生的婚礼,这纯粹是看在了方明远的面子上。

????“唔?马上就到吗?”古宇诚看了看左右道,“咱们到那边说话,这天气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再晒会,我这后背就全是汗了。”

????三人又退回到了阴凉的地方,还没说两句话,就看到又有一辆奔驰停在了门前,接着宗正走了下来。

????“快跟我过去,那是宗衙内!”房泽良一捅房泽生,低声地道,“古行长,您在这里稍候片刻。”一听是大名鼎鼎的衙内,房泽生不敢怠慢,赶紧迎了上去。

????又是一番客气寒暄,宗正在两人的陪同下也走了过来,对古宇诚道:“古行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日后可要照应着我们泽生啊。你现在可不仅仅是他的领导了,还是他的长辈了!”闻言,房泽良的脸不由得又是一黑,方明远在私下里一般叫古宇诚古叔,要是这样论起来,古宇诚岂不是成了自己的爷爷辈了?平素里,他和古宇诚可是平辈论交的。(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