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六章 新的线索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在京城并没有多做停留,第三天就从京城直飞香港。于秋暇于百忙之中抽空出来前来香港新机场,舱门一打开,方明远就看到了站在舷梯下的她。

????“秋暇姐,你怎么亲自来了?晴儿她这次没有回来,还在俄罗斯呢。”方明远有些奇怪地道,以往他每次前来香港,于秋暇都会亲自前来机场迎接,但是后来他担任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的双总裁之后,往来香港的次数就大大地频繁了,所以要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于秋暇就不再来香港接他了。

????“来,是有几件事,想要和你商量。第一件呢,是来恭喜嘉仪。”于秋暇的目光落到了郑嘉仪的脸上,微笑道,“嘉仪,恭喜你,这也算是修成正果了。明远,你小子可是要好好地待嘉仪,不要亏待了她的心意。”郑嘉仪立时脸色绯红,羞得恨不得躲起来。

????“是,秋暇姐你就放心好了。”方明远拉着郑嘉仪的手笑道,“这么多年了,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是啊,这么多年看着你长大,对你当然是放心,但是放心归放心,话总得递到,嘉仪,那可是郑老爷子的心尖宝贝。”于秋暇心里却是暗叹了一声,郑嘉仪坚持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有了结果,但是自己的女儿呢,那丫头的想法她这个当母亲的怎么能想不到的,也能够理解,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方明远这么多年以来,恐怕都是拿她当个最宠爱的妹妹。

????“所以我这一次和嘉仪一起回来。就是想得到郑爷爷对我们婚事的正式许可和祝福。”方明远正色道,“还有其他什么事情要劳动秋暇姐你的大驾?”于秋暇说是有事,那就是真的有事。

????“阮申威武,这个人你还记得吗?”于秋暇淡淡地道。

????“找到他了?哎哟!”方明远捂着头顶又坐了下来,一时兴奋的他忽略了他现在是在车里。结果就是头顶与车顶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不过方明远此时已经顾不得上疼痛了,他的脑海里已经完全被阮申威武四个字所占据。阮申威武,这是一个越南人的名字,而他则涉及到了郭天宇当初那一场离奇车祸的内幕。方明远当初悬赏最高金额达到了五千万美元,要拿到卷入案中的几个嫌疑人,而这些嫌疑人要么已经在车祸中死亡。要么后来失去了踪迹,只有这个阮申威武是查到他最后消失在了越南的海防市。

????于秋暇和郑嘉仪都一脸慌乱地连连询问他撞伤了没有,方明远却是拉着了于秋暇的手迫切地问道:“秋暇姐,是找到了他了吗?”郭天宇当初的车祸,其中疑点重重,但是由于郭天宇的司机兼助理重伤不冶。郭天宇昏迷不醒,双层巴士的司机也当场死亡,其他嫌疑人等都未落网,所以即便是心中再为怀疑,也拿不到证据。

????要不是于秋暇和方明远都不是那种会将怒气轻易株连他人的人,这几个嫌疑人包括阮申威武的家人,可能早就已经捆麻袋里种荷花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年过去,这件事就过去了。一直以来,这几个嫌疑人包括阮申威武的家人,都是处于严密的监视之中的。

????“得到了一点线索,但是目前来说,还不能完全确定。”于秋暇伸手在方明远的额头上嗔怪地按了一记道,“你也是当爸爸的人了,怎么这样毛糙。”

????“嘿嘿嘿……”方明远尴尬地笑了两声,他能不激动吗,不说这事已经梗在心中多年。不说郭家人与他的亲密关系,单说郭天宇倒下之后,所引发的这一连串变故,自己不得不承担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的运营重任,原本就忙碌的日子一下子就变得连喘气的时间都不多了。

????“秋暇姐。什么线索?”郑嘉仪也有些激动地道。原来,对阮申威武行踪的追查虽然在越南的海防市失去了线索,但是这些年来,在方明远和于秋暇的要求下,香港仍然有着黑】白两道的人,不断地在追查着此事,寻找可能的线索。

????就在三天前,香港警方负责此事的小组里,一名警察突然发现,阮申威武的父亲阮有标,一个在香港郊区开了一家售卖一些东南亚土特产品小店的小店主,他今年从东南亚的多次进货,货物都是上等品,但是对方的报价却是大路货的价钱,这样算下来,他从中赚取的利润可就相当可观了。如果说只是一两次,倒也没什么,但是类似的进货已经占到了阮有标二零零五年进货总次数的三分之二,而且在进入六月份之后的数次进货,全部都是这种情况,这不由得令警察产生了怀疑。

????这名警察检查了一下阮有标的银行纪录,发现阮有标的这些次进货,对方的账户全都不同,发货地也在不同的地方,这就更引起了警方的怀疑,一次两次的偶然,还可以说是阮有标抓住了机会,这么多次,阮有标又没有离开香港前往东南亚的纪录,他就总能找到这么好的卖家?香港警方于是派人前往这些个卖家处进行调查。结果是这些卖家声称,他们都是受人所托,就是有人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从网上联络阮有标,然后再“低价”将商品卖给阮有标。

????“警方怀疑这个人就是阮申威武!”于秋暇道,“虽然说从这些卖家的口中,委托人的模样都不一样,但是经过警方的人物还原,是阮申威武的可能性超过了百分之七十!”

????“啪!”方明远一拍大腿道,“查,继续查下去!所需要的经费我拿!”只有抓到了阮申威武,才能够搞清楚当年的那一场车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幕后的黑手又是谁!

????“明远,这件事还没有和老爷子提过,你到时候可别说漏了嘴。”于秋暇提醒道。

????“我明白,打枪的不要,偷偷地进村!”方明远笑道,这件事在心里也着实压着有些年了,有一段时间他甚至以为这辈子都找不到线索了,就越南那地,阮申威武死的无声无息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如今又有了线索,这心情自然是大好。

????“那是鬼子!”郑嘉仪拍了他一把,嗔怪道。

????“明远,还有一件事,最近一段时间,亚洲卫星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的负责人,通过了几个渠道来向我打听我们是不是有意进入卫星服务领域,你是不是又挖了什么坑?”于秋暇道。

????“他们的消息还真是比较灵通。”方明远撇撇嘴道。自己是六月份放出去的风声,都这么久了,他们才听到风声。

????“你还真的是打算进入卫星服务领域了?”于秋暇诧异地道。她还以为方明远最近一段时间老实了,虽然说企业的规模仍然在不断地扩张,但是并没有再进入新的工商业领域。

????“这倒不完全是,准确地说,是我打算为家乐福集团的物流采购配备卫星数据交换系统,从而降低企业的物流成本,提高利润率。但是,国内的情况您也知道,这又是关系到家乐福集团运营的核心数据,随便交给他们,我也不放心,所以才放出了风声,打算看看能不能得到上面的批准,要么参股亚洲卫星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要么索性在香港再建立一家公司,专职为家乐福集团服务。”方明远道。

????“学得沃尔玛?”于秋暇道。

????“嗯,物流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要是能够压缩到沃尔玛公司的水平,家乐福集团就是不再扩张,利润也可以翻几番的。”方明远苦笑道,“家乐福集团如今在国内的一、二线城市可以说已经发展到了瓶颈,再继续扩张店面,除了在已有的这些城市里拾遗补缺之外,短时间内再继续扩张,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要保证利润率和利润的同步快速增长,降低运营成本这一块就是必须!”

????“这倒也是,我听孙董说过,从沪市到香港的物流成本都超过到美国的物流成本了。”于秋暇点了点头道。对于国内的情况,她可是比很多香港人都更加地了解。所以对于方明远的想法,她也是理解的,好开拓的市场肯定都是在前期开拓,余下的都是硬骨头,强行铺摊子的话,搞不好最后收支都难以平衡,与这样的结果相比起来,想办法降低自己的运营成本,这才是真正的立于不败之地。以家乐福集团如今在国内的规模,只要物流成本也能够控制在同行业中的前列,短时期内那还有谁能够挑战它的地位?

????“岂止是物流成本,内地很多的东西都比香港贵,像什么手表、化妆品、各种箱包、黄金首饰的,都比香港贵。”郑嘉仪接口道,“难怪报纸上报道每天都有很多人从香港买东西运到内地去。”

????“日后搞不好连婴儿奶粉也要从香港买呢。”方明远苦笑道。虽然说华夏已经成立了重组了新的部门机构来管理食品卫生,但是三氯化铵牛奶会不会再现江湖,他也说不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