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听听你的意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苏爱民这一次前来日本,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两个任务,一个是考察日本农业的先进一面,供国内参考学习;另一个就是为国内的农产品寻找商机。,考察学习日本农业先进的一面这不难,但是要为国内的农产品寻找商机,这就令人比较头痛了。日本和韩国一样,虽然农产品需要大量地进口,但是却对国内农业保护地简直是无微不至!

????首先是对进口农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并建立绿色壁垒,从而使得本国农业不会直接面对外国农产品的直接冲击。其次就是向农业提供补贴,日本农林水产省,包括林野厅和水产厅,各种各样的补贴项目高达四百六七十种!可以说,农林牧渔各方面都得到了无微不至的补贴,根据国际上通用的pse——“生产者支持估计”标准对日农业的评估,包括关税和补助金在内的日本保护政策为日本农民所带来的收入占到了农民总收入的一半以上,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挪威和瑞士,排到了第三名!所以,想要进入日本的农产品市场,难度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苏爱民一行人在来日本之前,虽然也收集到了海量的资料,并且再三分析,但是他们仍然不敢说,已经有了明确的突破口。恰恰就在此时,苏爱民从父亲那里得知方明远恰好也在日本,而且还帮助日本与俄罗斯进行斡旋,促成了俄罗斯方面将那两个不幸遇难的日本渔民遗体交还给了日本方面。苏爱民立时眼睛为之一亮,虽然说方明远旗下的产业到目前为止,除了大豆之外,并没有涉及到农业,但是以方明远对日本的熟悉,以及他出色的商业眼光,也许能够为自己排忧解难,就是指出个努力的方向。那也是好事。

????“你苏爷爷确实是让我给你带个话,这一次在促成日本对华日元贷款一事上,说你做得很好,中】央领导们会记住你的这一功劳的。”苏爱民笑道,“你这次简直是洪福齐天了!”事情怎么就那么的凑巧,俄罗斯和日本自五十年代以来,从未发生因为渔业冲突而造成人员死亡的事件,这一次就偏偏打破了以往的惯例,而日本政府和俄罗斯政府在这件事情上,又都是态度强硬互不相让。这才给予了在俄罗斯和日本都有着不小影响力的方明远这个机会。这件事的办成,不仅仅国内要记得方明远的好,就是日本政府都欠着他的人情呢——日本人肯定还惦记着怎么样把那四名被扣留的日本渔民搞回国内呢,届时,还可能要动用方明远在俄罗斯的人脉!

????“不过是我的运气好罢了!”方明远微笑道,“运气这东西,可是靠不住的。”

????“那你到今天所取得的这些成绩,全部都是运气好吗?要是那样的话,你可就是福神下凡了。”苏爱民失笑道。“我这一次过来,也确实是有事想拜托你。你和丸红株式会社的负责人熟悉吗?”

????“丸红株式会社的负责人?”方明远挠挠头道,“我可以帮您问问负责日本事务的林家姐妹,我个人来说。和丸红株式会社没怎么打过交道。”丸红株式会社是日本知名的综合商社,也是世界五百强企业。

????“那就麻烦你们了。”苏爱民从公文包中拿出了一叠资料递给了方明远道,“这是我们这一次挑选出来的优质农产品,希望能够进一步地打开日本农产品这个价值近四千亿元的大市场。”

????方明远接了过来。放到了手边的桌子上道:“苏伯伯,事情我可以让林家姐妹帮助您牵线搭桥,但是我也要提醒您一句。不要对结果抱太大的希望。日本人对于食品卫生和安全,可是比国内要重视地多。就算对方愿意与你们接洽,如果说东西质量达不到标准的话,说什么都没有用的。”日本社会对于食品卫生和安全的容忍度,要远低于国内!就是他们的一些经营几十年的老牌食品公司,一旦爆发出食品安全丑闻,都大多以破产清算为最终结局,能够东山再起的,可以说是少而又少。”

????“这个我们都知道。”苏爱民颇有感慨地道,“咱们国家出口日韩两国的农产品,为了这个可是吃过了不少苦头了。只要一旦查出有农药超标的,甚至于整个县的农产品就全部都拒收了。到了后来,不仅仅县里的质量监督部门常常去田间检查,就是种植户之间也在互相监督。嘿嘿……一等品出口,二等品才留给国内。”方明远也无语地摇了摇头,国内的现实就是如此,即便是他,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明远,其实我这一次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情,父亲说,让我听听你的意见。”苏爱民迟疑了片刻才道。

????“您请说!”方明远坐直了身体道。

????“对于长江的渔业资源状况,你平素里有了解吗?”苏爱民道。方明远怔了一下,说起长江,他当然是不陌生,但是要说长江的渔业资源,那可就是两眼一抹黑了。

????对于方明远的反应,苏爱民显然是在意料之中地道:“那我就简明扼要地和你说说,长江是华夏第一大河什么的,这些你们地理都应当学过,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主要就说说这渔业资源。长江是我国的淡水鱼资源宝库,在我国淡水渔业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详细的东西,就不多说了,真要说起来,三天三夜都有得可说的。我就和你说几个数据,你就知道如今长江的渔业资源已经衰落到了什么境地……”

????苏爱民显然对这些资料已经是烂熟于心,根本就不看任何资料,随口就一一地报了出来。方明远越听越是心惊,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长江流域天然资源捕捞量创下了历史最高水平,差不多四十五万吨,而到了六十年代就降到了二十余万吨,到了八十年代,就降到了二十万吨以下,进入了二千年之后,更是降到了十万吨左右!

????再比如说长江流域有名的水产品中华绒毛蟹,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野生蟹的年捕捞量还能够在四百吨以上,而到了二零零一年,年捕捞量已经降到了连二十吨都没有的境地!

????“你不要看如今市面上水产品似乎并不缺乏,但是那都是人工养殖出来的,真正的野生鱼,产量已经很低了,而且是一年比一年少,一年比一年小!”苏爱民叹息道,“而且,你知道吗,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长江流域里的主要经济鱼类超过了五十种,而到了七十年代,就只有三十余种了,而到了九十年代后,就只余下了二十余种了。那些消失的鱼类,全部都从原本随处可见的鱼类变成了稀有品种!这其中固然有污染和水电站建设等原因,但是过度捕捞是最重要的原因!再这样继续捕捞下去,长江里将不会再有成群的野生鱼”

????方明远皱了皱眉道:“苏伯伯,我记得国内已经在去年还是前年,不是已经开始施行春季禁渔吗?”

????“那不过是聊胜于无、杯水车薪的缓解罢了!”苏爱民一摆手道,“不说其他鱼类,就拿最常见的四大家鱼来说,一般情况下,需要四年时间才能成熟繁殖,也就是四年完成一代的生长周期。你觉得仅仅凭着两三个月的禁渔期就能够让资源实现根本性恢复吗?说一句不客气的话,禁渔期开禁时,很多增殖放流的幼鱼还没有长大就被渔民捕获了。真的要想让长江流域的渔业资源得到真正恢复,很多专家都认为,至少要禁渔两个生长周期!”

????“两个生长周期?八年?”方明远道。

????“最好是禁渔十年,然后再根据恢复的情况,来定每年的捕捞配额。”苏爱民道。

????方明远侧头想了片刻,直截了当地问道:“苏伯伯,那么困难在哪里?是因为禁渔之后,长江里打渔为生的渔民没有了生路?还是说,这样会影响到沿江市民们的餐桌?如果说仅仅年产量不足十万吨的话,我觉得禁渔对餐饮业的影响应当不大吧?”

????“是的,如今长江捕捞渔业产量不足国内淡水渔业产量的百分之一,所以我们认为捕捞渔业退出长江及附近的大型湖泊,不会影响我国渔业的发展,对于市民们的鱼肉供给,也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但是却能让已经濒临崩溃的长江渔业资源得以恢复。最关键的问题是,据我们统计,如今在长江流域里有各类渔船两万多艘,专门从事捕捞工作的渔民五万多人,还有兼业的渔民近二十万人,如果说长江实施禁渔,对他们的生活势必会造成严重地影响。而要在不影响他们的生活的前提下,来实施禁渔,就必须要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但是部里面实在是安排不出来这一笔资金。”苏爱民无奈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