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二十八章 试点省份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苏伯伯,你刚才说长江的渔业资源已经下降到了年产量十万余吨,而专门从事捕捞业的渔民却有五万人,还有兼业的渔民近二十万人,这样平均下来……平均每个人每年的收入不过几千元啊?”方明远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问道,年收入几千元,就算是专门从事捕捞业的渔民收入会高一点,这个收入水平在长江流域,尤其是中下游地区,实在是不能说高。

????“账不能够这样算,确实是如你所说的那样,如今全职捕鱼的专业渔民与当初相比起来人数已经减少了很多,很多渔民都是在汛期时出江打鱼,其他时间都在岸上找零工做,然而由于国家会适当给予生活补贴和渔船油价补贴,所以大部分的渔民没有放弃捕捞许可证并长期在江上生活。当然了,这其中也有打着渔民的幌子骗取国家补贴的人。”苏爱民解释道。

????“部里对于禁渔的意见是……”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

????“如果说我们能够解决掉这些渔民们的生活问题,保证社会稳定,部里是支持对长江进行长时间的禁渔的。但是部里所能够提供的资金……也就是将目前的国家所给予的生活补贴和渔船油价补贴继续发放下去,再多的资金就不要指望了。而且禁渔之后,为了保证成果,还需要大量的执法人员,但是目前各级渔政主管部门及其渔政管理机构,普遍性存在执法人员过少,执法力度不足,对违法人员威慑力不够等问题。”苏爱民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和一些专家们讨论过这个问题,很多渔民的年纪大,又没有什么专业的技能,就是上岸打工,很多企业都不愿意用,收入都很微薄。初步估计。每年光是安抚这些渔民,所需要投入的资金可能就要十几亿元,如果说再算上打击违法人员所需要的费用,每年的投入可能要达到二十几亿元。”

????方明远心里暗叹了一口气。二十几亿元,对于诺大的一个国家来说,一个部来说,真的很多吗?真的就一点都挤不出来吗?每年交了那么多的学费,稍稍拿出来一些。不过是区区的四亿美元,十年也不过是四十亿美元而已!却可以令华夏的母亲河重现生机!

????苏爱民看着沉吟不语的方明远,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一年投入二十几亿元,十年要投入二百多亿元,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回报,这种纯公益性的投入,在国内根本就得不到多少的支持。他也曾经和不少的企业家探过口风,但是大家的反应都比较一致,那就是捐赠个百八十万元。那没问题,再多就不要谈了,伤感情!

????苏爱民他也是在调入农业部之后的一次偶然机会中,听到多位国内着名鱼类生物学家的呼吁,这才关注到了此事,而关注之后,他才深刻地认识到,华夏的母亲河已经快要变成了一条没有生机的死河,几千年来,几万年来。甚至于几十万年来,曾经养活了一代代渔民、人类和诸多生灵的大江里,居然除了人工养殖的鱼类之外,已经快要没有鱼了!

????这一认识令原本并不关心渔业的苏爱民为之大为震惊。虽然说他在农业部里并不负责长江渔业,但是他仍然在很多场合里,竭力地为保护长江渔业摇旗呐喊,并积极地推动了长江春季禁渔这一决定。但是他也知道,长江春季禁渔只是治标并不能治本,只是缓解长江渔业资源枯竭的速度。却不能够改变结果,所以他才想到如何推动部里对长江进行长时间的禁渔,给母亲河足够的时间来恢复生机!

????为了达到这一目地,他求过自己的父亲,也求过叔叔伯伯们,还求过自已的同代人,但是涉及到了如此惊人的财力投入,谁也无法轻易地答应。之所以会告诉方明远,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没准方明远能够有什么好的想法。

????方明远心中反复地思量,每年二十余亿元的投入,说多确实多,说少也确实少!只不过是国家目前还不愿意在这一块进行大规模的投入,说白了,就是这个工程看不到什么明确的回报,这对于重视政绩的官员们来说,确实是没有什么吸引力。否则的话,这点投入,与水电站建设大规模的移民相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总共也不过是十几万人的安置罢了。

????对于每年二十余亿元的投入,方明远倒是并不太看重,据他所知,这样的纯公益项目,又是涉及到环保和生物保护,在欧美国家,是比较容易得到一些赞助的,而且方家如今旗下的企业众多,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也很多,大家凑凑,然后在支出的时候再认真地把把关,国家重要媒体再报道一下,二十亿元就当一年的广告费,其实也是很值的。而且,能够为华夏的母亲河真正地做点有益的事情,也是一件值得自豪一辈子的事情。

????但是方明远心里很清楚,这是最理想化的结果,实际情况……可能会比这个糟糕一百倍,很可能是钱花了,而且每年还不止二十几亿元,但是长江的渔业资源恢复却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有强力的执行能力,也没有足够的清廉官员,更没有足以震慑众人的强力监督部门,对于违法犯纪的个人和机构都是“罚酒三杯式”的不痛不痒的处罚,没有对官员的强大约束力,只要想想长江的干支流共流经了十九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就可以明白,光是各省间渔政管理部门的协调就是一个大麻烦,有点事情时,各部门之间踢皮球能够把人气死。那些投入,最终很有可能都会打了水漂,肥了一小部分人的腰包。

????苏爱民看着方明远的脸色忽晴忽阴,心里也明白,这件事,真正要做起来,恐怕是千头万绪,需要做的工作太多太多,方明远就是畏难而退,也是很正常的结果,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只需要低头捡就行了。而且十年超过二百亿元的投入,还没有什么收益,这样的结果,原本就不应当是由个人来承担的。

????自己如今也算是副部级干部了,可是想要推行这件事,也是困难重重,方明远就是再天才,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可是眼睁睁地看着长江渔业资源就这样走向灭绝,他觉得这是对祖宗、对后人的犯罪!人类在长江流域生存了数百万年,长江养育了一代代的人类,而建国后不过几十年的时间,长江的野生鱼类种群,就要面临着彻底灭绝的危险!

????“苏伯伯,这件事,可以说延迟不得,如果说您所说的这些资料不假的话,那么长江的天然渔业资源已经可以说是接近枯竭,再这样下去,可能用不了多少年,长江的天然渔业资源就会发生崩溃。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农业部才推动了每年的春季禁渔。但是,这件事也急不得,涉及到的省市和部门太多太杂,光是协调起来就是一个大工程,贸然推动,很可能会成为纸上谈兵,最终浪费了时间浪费了资金,还令我们成为了他人的笑柄!”方明远沉声道,“我的想法是,我们能不能先从某一个省开始推动,将该省境内的长江干流实行全面长期禁渔,这样一来,将影响范围局限在一省之地里,这样的话,一来我们可以进行试点,对如何安置渔民转业,如何打击长江禁渔期非法打捞行为,如何有针对性地对渔民进行补偿,从而形成一整套的工作流程和责任制度。如果说我们的工作推进不利,至少影响面不大,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来进行改进。如果说工作效果显着,同时也可以打消其他省市渔民们的抵触情绪。二来,资金的投入规模也不大,筹措资金会比较容易,而如果说禁渔显现出了成效,我想届时再筹措资金,就会方便很多。而且,也更容易得到各省主政官员的支持。”

????苏爱民的眼睛立时亮了起来,方明远的这一番话,虽然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承诺,但是却指出了一条可以进行实际操作的道路,也将可能面对的阻力降低了很多。面对十九个省市自治区,即便是农业部,即便是苏浣东,也必须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考虑到可能会面临的阻力和反弹,但是如果说长江渔业改革只是针对某一个省的话,那么来自农业部和国】务院的压力就不是谁都能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只要他们在试点省份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那么日后向其他省份推广时,这些省份的官员和渔民们就不会有这样大的抗拒心理,甚至于可能会欢迎这一制度地推行,变阻力为推力!

????苏爱民沉吟了良久才道:“明远,你觉得将郢南省做为试点省份怎么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