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五章 我爸爸是黎钢(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五章 我爸爸是黎钢(上)

????“不知道,从刚才起,前面的那个青年男子,就不停地叫空姐,好像是要什么东西,空姐拒绝了他。后来他就恼怒,这已经闹腾了好几分钟了,方少你就一点都没注意到?”林莲一脸诧异地道。

????方少微微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从上了飞机之后,他就一直在看于秋暇依照他的要求所准备下的那些资料,由于事关重大,看得入神的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边所发生的一切。说实话,就连飞机是什么时候起飞的,他都没什么印象了。

????“方少,那小子是喝过酒上的飞机,刚才又向空姐索要酒类饮料,那个空姐可能是看他已有醉意,怕他喝多了在机上惹事生非,就拒绝了他的要求。他就恼了。先是泼了那个空姐一脸的饮料,接着又不依不饶地推搡那个空姐的胸部,还骂骂咧咧的。”陈忠从后面凑过来,轻声地道。

????方明远立时就明白了,这种事在前世里他可是知道多了,人一旦喝多了,没有了自控能力,什么样的丑闻都能够冒出来尤其是那些手中掌握着一些权力的官员们,形象就更为不堪。

????“这飞机上没有安全员吗?就任他这样胡闹?”方明远不解地道,在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半空中,一旦发生任何的意外都可能变成一场灾难。

????“那个,那个男的,应当就是。”陈忠一指道,“不过好像他也管不了那个男子。”方明远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便衣的男子拦在了那个青年男子的面前,虽然阻止了他继续攻击那个空姐,但是却是只能一脸无奈地拦着他,却并没有动手将他制服。

????机舱里此时大部分人都注意到了这里的骚乱,人们不由得议论纷纷。

????“m黎钢b的,你个……小婊子,老子就是……就是想要……两杯酒,不他妈的喝……这破饮料,你唧唧歪歪地……唧唧歪歪地说什么都不给,我让你不给!我让你不给!”那青年男子虽然长得倒是眉青目秀,但是此时却是一脸的狰狞,两眼中满是凶光。他一边骂着,一边想从那个安全员的身边绕过去。那个安全员,却始终将那名哭泣不已的空姐挡在身后。旁边两三名空姐苦苦相劝,却只招来了青年男子的辱骂。

????青年男子试了两回,发现徒劳无功后,将目光转向了安全员。“tmd,你你你……算什么东西,让开!”

????“飞机正在飞行中,为了您的安全,请您坐回到座位上去。”安全员是一个年纪约在二十七八的年青人,个不高,但是相当地结实,一看就不是好惹的那种人。

????但是醉酒男子却是毫不畏惧地凑上前去,放肆地用手拍打着他的脸颊道:“你tmd……算什么……什么东西!你以为这样子,我……我就无可奈何了吗?”安全员微微皱着眉,屏气凝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背后的手却是一直在打手势,让那个空姐赶紧走,但是不知道那一位是吓倒了,还是根本就没有看到,窝在他的身后只是哭个不停。

????方明远的眉头不禁地皱了起来,这个青年也未免太猖狂了,虽然是在机舱里,但好歹也是公众场合,他这样扰乱机上的正常秩序就不怕落地后航空公司向警方报案?而且那个安全员的举动也十分奇怪,哪有这种保护机上飞行安全的方式?

????“我叫你拦!”醉酒男子一拳打在了安全员的小腹上。

????“我让你拦!”又是一手打到了安全员的脸上,立时鼻血就流了出来。

????方明远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侧脸看了一眼陈忠,陈忠会意地点了点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从驾驶舱方向急匆匆地冲过来一个中年男子,看样子应当是飞行员,他快步地走到那醉酒男子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黎……”

????他刚张口,那醉酒男子冲着他的脸就是一拳,打得他踉跄了两步,那醉酒的男子仍然不依不饶,上去又是两拳。

????“不能打啊,他是机长!”一旁的几名空乘人员立时变了脸色,连声地尖呼道。

????陈忠闻言也不禁是心头一颤,一闪身就蹿了过去。

????那男子仍然是置若罔闻地一拳接一拳,不过好在有其他人帮他拦了两下,后面的几拳都被他挡了下来。

????陈忠一拍那醉酒男子的肩膀,他又是扭身就是一拳,陈忠那可是早有准备,微微一侧脸,躲了过去,接着就是一拳从下向上打到了他的下巴上,一拳就把他击倒在了地上。

????“你敢打我?我爸是黎钢!”那青年男子侧躺倒在过道上,这一拳倒是将他的酒意打醒了几分,说话也利索了几分,他摸着自己剧痛的脸颊,一脸难以置信地模样大叫道,“你居然敢打我,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吧?我爸是黎钢!”

????“李刚?”方明远诧异地扭过头来,李刚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有名了,同样是李刚的儿子,他做得也不比那个李二代差啊。在空中飞行的飞机上殴打机长,这样大无畏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李刚?你爸就是首钢、宝钢也没有用!”陈忠毫不客气地上去又是一脚,这小子刚才下手太狠了,这要是给机长打出个三长两短来,岂不是让全飞机的乘客都和他一起冒险。陈忠可是有家有小的人,要是因此而把命送了,那岂不是冤到家了。

????那青年男子挨了这一脚,痛得如同一只大虾般蜷缩在过道上,不停地倒吸着冷气。陈忠这才把他从地上揪了起来,从安全员那里要来了手铐,将他铐在了座位上。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你个王八蛋,我爸爸会把你送进监狱里关你一万年!”青年男子破口大骂道。陈忠顺手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兔崽子!”陈忠接着又是一记耳光。

????五六个耳光下来,这青年男子总算是意识到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总算是闭上了嘴,只是眼睛里闪烁的凶光却说明了他对陈忠已经是恨之入骨。

????“陈哥,他要是再骂人,就拿他的袜子把他的嘴堵上!”方明远冷冷地道,“他不要脸,咱们也没有必要给他留脸!”陈忠应了一声。

????机舱里此时响起了一片的掌声,对于这个无理闹事的青年男子,人们早就看不习惯了。方明远注意到,已经有几个男的当时也站起身来,只是陈忠的动作快,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小子给制服了。

????那机长和安全员也看出来方明远和陈忠他们是一起的。

????“唉,这位先生,我得先感谢你们的见义勇为,帮我们制服了他。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你们这一次可是惹麻烦了。”那个便衣的安全员苦着脸低声地对方明远道。

????“是啊,这下子恐怕要有大麻烦了。”那个机长擦了擦嘴角边的血迹,也凑过来低声地道,“他爸是黎钢,秦西民航局的副局长,歪歪嘴就够我们公司老总头痛了。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回,他在华航的航班上大闹了一场,打了三四个空姐,最终还不是屁事没有。华航的领导还强迫那几个空姐去上门道歉,我听说那几个空姐气得索性辞职了。结果华航在秦西的负责人不得不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而且我还听说,黎钢可是发了话了,哪家公司敢收那几个空姐,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结果那几个空姐只能转业了。”

????“民航局副局长的儿子就这么大的威风?”林莲诧异地道。

????那个安全员苦笑道:“一听你这话,对于咱们国家的民航系统你就是外行。别看他只是个副局长,他可是掌管着那些要在奉元和秦西省内机场落地的航空公司的命根子的。咱们国家的机场就那么多,客流虽然一直在不断地增长,但是数量终究是有限的,哪家航空公司要是得罪了他,他可是有着数不胜数的办法给公司下绊子的。轻而易举地就能够给公司造成数以百万计的损失。你说,对于这种人,哪个航空公司的老总不头痛?”

????“他的相片早就在民航的各公司里挂了号的。要不是他今天喝得实在是有点多,怕他在飞机上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我们根本不会拒绝他的要求的。”机长一脸苦涩地道。

????“可是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啊,这机长被打,可不是小事,他已经威胁到了全机乘客们的生命安全,也威胁到了我的生命安全,让他再这样肆无忌惮地闹下去,说难听了,发生什么意外都有可能,他不要命了,可是大家伙还没活够呢。”方明远冷笑道。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一个官二代。

????“问题在于和他们没有道理可讲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肯定不肯罢休的。”机长无奈地道,“这事瞒是瞒不下去的,我一会就得通知机场的警察分局,你们有没有什么认识的官员,能帮着你们说说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