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三章 意外的爆炸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俄罗斯和日本方面的扯皮仍然在继续,俄罗斯政府不断地公布新的证据,以证明日本渔船和那些被扣留在俄罗斯境内的日本渔民们,确实是违反了俄罗斯和日本两国以前所达成的协议,进入了俄罗斯领海进行非法捕捞。匕匕·奇·中·文·网·首·发www.虽然说,日本方面,对于俄罗斯政府所出示的那些证据,表示怀疑,认为以俄罗斯政府一向不怎么好的信誉度,在这件事情上有伪造证据的可能,日本政府还怀疑那四名被俄罗斯扣留的日本渔民,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

????但是随着俄罗斯方面越来越多的证据随之公布,至少在国际社会上,谴责俄罗斯政府的声音已经明显降调。虽然说在这一次冲突中,在两名日本渔民丧生,有俄罗斯边防警备厅执法人员故意为之的嫌疑,但是扣留在自家领海中进行非法捕捞的他国渔船渔民,这是沿海国家边防部门都无法避免的。所以从这一点来说,那些沿海国家就要给自己留有余地,否则的话,日后万一出现类似事件,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而日本国内,原本高涨的对俄罗斯政府的抗议风潮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没有气势。只是日本的国民们仍然在关注着那四名被扣留在俄罗斯的日本渔民,希望日本政府能够与俄罗斯政府早日达成一致,好接这四人回国。

????而与此同时,日本国内媒体对于政府外相屡次发表不适宜言论,因此使得日本与邻国之间的关系紧张,也使得那四名被扣留的渔民迟迟得不到俄罗斯的遣返的批评也越来越多,虽然说外相“漫画太郎”的背景非比寻常,但是在首相都可以批评,都可以被弹劾滚下台的日本,批评一下口无遮拦的外相,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就算是“漫画太郎”有意控制舆论,日本是多党制国家,自民党虽然是执政党。但是面对诸多在野党也不能一手遮天,所以越来越多的外相往事被媒体翻了出来,包括他的家族早在明治初期就已经是九洲有名的富豪,而且他的家族企业曾经在二战期间强征数万名朝鲜劳工进行生产。有大量的朝鲜劳工因为恶劣的生产环境以及生活条件而死亡…………等等等等。一时间,这位日本外相也是被搞得焦头烂额,虽然说这些事情还不至于要他辞职退出本届内阁,但是在个人声誉上终究是要狼狈一些,尤其是他因政治、历史常识不足而时常胡乱发言的丑事。令很多日本人置疑他的学历。

????外相被媒体批了个狗血淋头,与俄罗斯方面交涉遣返被扣留渔民一事又举步为艰,眼看着就要到年底了,日本二零零五年的经济形势依然不容乐观,日本领导人简直为此伤透了脑筋。所以,不仅仅是三井财团,还有其他财团也接到了指示,要他们想办法尽快地对舆论风向有所改变!

????而外相一事有在野党盯着,背后还有一股力量在推波助澜,加上那一位“漫画太郎”也确实是太奇葩。留下了太多可供对手攻击的把柄,而且又大多是一些言论和行为上的个人丑事,要是贸然插手,反倒会更加激起国民的反感,控制舆论这种事情,对于身为执政党的自民党来说,也是尽可能地少做。

????日本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一事,更就无法改变,而且日本的经济数据统计都是有着严格的一套程序,也不由统计部门所独家把持。要是统计部门的数据偏差稍大一点,都可能会引来狂风暴雨般的批评!对于这一点,日本统计部门对自己邻国的同行们,羡慕地那是用言语都无法形容了。数据都灌水灌到了国民丝毫不信了。统计局都要被称为做假局和注水局了,这帮人居然还能够稳坐在官位上,无人问责,这样的美事什么时候也能轮到他们的头上。

????所以,暂时也只能以那些被扣留在俄罗斯的日本渔民为突破口了。如果说要是能够用钱解决问题的话,日本政府恨不得砸笔钱过去。将这四名渔民都“买”回来。但是真的要那样做的话,估计日本国内又要炸了窝,在野党估计能够直接喊出来“倒阁”!所以最万全的方式,还是通过第三方来解决这一问题。而方明远,在俄罗斯有着良好的人脉关系,又是民间人士,不涉及到政府官方,自然仍然被认为是最佳的人选,只是……方明远已经不在日本东京,紧急回国了。

????青山省寿山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贵宾病房,位于医院的住院楼的最里面,这里环境清幽,没有前面普通病房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流,更没有嘈杂地令人心烦意乱的吵嚷,清洁的楼道,来往的医生、护士也是彬彬有礼,颜值不低。不过方明远此时压根就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几乎是脚下生风地,不管不顾护士们的拦阻闯入了外科病房。

????“先生,先生,这里是医院,是外国友人的病房,您不能这样强行闯入啊!”被郑嘉仪伸手扯开的护士尖声叫道,“你们这样做,我要叫保安和警察了!”

????“罗伯特……你就这样养伤啊,怎么不在床上躺着!”推开了病房门的方明远看着里面正坐在窗台上向外眺望雪景的罗伯特杜德利威,恼火地叫道。

????“方少?你怎么来了?啊呀,是不是他们通知你了?我就是少说一句话!”连忙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的杜德利威有些哭笑不得地道,“我这只不过是一点皮肉上的小伤,哪里用得着你从日本跑回来啊。”方明远诧异地上下打量着他,杜德利威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脑袋被包得像个印度人一样,右手还挂在胸前,这还叫皮肉上的小伤?

????“这不是为了给华石油青山石化集团的那些笨蛋们施加一些压力!”杜德利威低声地道,“我脑袋上被划了两个口子,缝了三针,胳膊只是有点轻微骨裂,大夫说只要平素里注意一下,两个月里这条胳膊不要用力,就应当没有问题了。啊,郑助理,你也跟着方少来了。”

????“呼……”方明远长出了一口气,上下认真的看了他一遍,算是放下了一颗心。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没有自己最多也就是发展缓慢一些,要是没有了杜德利威,这管理至少也要乱上一阵!而且目前能够接手的人,在能力上和杜德利威还是有着明显差距的。

????“你没有事就好,吓了我一大跳,几乎是放下电话就直奔东京国际机场。”方明远扯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这才问道,“你怎么跑到了青山省寿山城来了,还卷进了华石油青山石化集团旗下化工厂爆炸事件?”

????杜德利威无奈地一摊手道:“我来寿山城,是应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的邀请,过来歆京参加一个会议。会议结束后,又应华石油集团公司的邀请,前来寿山城参观华石油青山石化集团。谁知道参观个化工厂,都会遇到硝基苯精馏塔发生爆炸事件。还好我们距离爆炸地点比较远,我运气不好,被碎石打破了额头。”方明远这才释然,歆京是青山省的省会城市,距离寿山城也就一百三十公里左右的车程,而且这里可以说是华石油青山石化集团的大本营所地。

????“你说什么爆炸了?”郑嘉仪皱眉道。

????“硝基苯精馏塔。”杜德利威放慢了语速又重复了一遍道,“呵呵,你就理解为一种生产化工产品的装置。我这还算是幸运的,听说这一次,厂里死亡了十一人,伤了六十三人,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了六千万元。现在火势还没有完全扑灭。”他偏头指了指了窗外,方明远凑了过去,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在远方的天空还依稀能够看到浓烟。

????“直接经济损失六千万元,那么间接损失呢?”方明远问道。这个数字,对于一家位于东北三省的企业来说,即便是华石油旗下的企业,也是损失惊人了。

????“不好说,这要看它对当地和附近地区的污染影响有多大了。”杜德利威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道,“硝基苯精馏塔爆炸,要扑灭它,很容易产生大量的苯类污染物,而化工厂不远处就是河流,我很担心会因此而产生严重的环境污染。我问过了华石油集团公司的负责人,他们对此事避而不谈,而且言语间还请我暂时不要对外谈这件事。笨类污染物有着很强烈的毒性,已经被国际组织确认为致癌物质。要是大量的苯类污染物进入水体,不说它本身的毒性,光是会大量地消耗水中的氧气这一项,就对水中的动植物杀伤力极大。可是我在贵国的电视台和媒体上,并没有看到相关的报道。”

????“来寿山城,就你一个人吗?”方明远道,“其他人呢?”(未完待续。)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