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七章 发飙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吉理宁阴沉的脸色,和家丰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快意,他和吉理宁都是青山石化集团的老人,他还曾经是吉理宁的嫡系下属,但是他的为人吉理宁看不上,他又犯了一些错误,吉理宁将他调到了无关紧要的岗位上去。对此,和家丰对吉理宁当然是怀恨不已。

????但是在青山石化集团被华石油集团公司并购后,吉理宁虽然仍然是青山石化集团的副总经理,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已经完全失势了,不过是有个空架子,却没有什么实权。而和家丰自己却抱住了华石油集团公司空降下来的总经理花志航的大腿,成为了公司里的新贵,在公司里抖了起来。小人得志的和家丰自然是不会忘记当初吉理宁将他调到了闲职上的,其实吉理宁看在是自己嫡系的份上,当时也是保护了他,否则的话,他就不是调任闲职,而是直接被撤职,甚至可能会被查办。但是有些人,天生就记不住他人对自己的好,只会看到别人对自己不好,而且永远也不知足!所以在他抱住了花志航的大腿后,就拿着鸡毛当令箭,似有意似无意地在很多地方和吉理宁做对。

????像这一次,由于化工厂爆炸,青山石化集团为了压制消息的传播,花志航确实是在会上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不允许非本公司人员在未得到批准前进入公司办公区和企业的生产区。但是在华夏,这种命令你得看人的,你可以限制记者,限制普通人,但是国家环保总局的调查组来了,还需要你批准吗?或者说青山省一、二把手亲自来了,还得要得到你青山石化集团的批准才能够进入吗?

????何况吉理宁做为青山石化集团的副总,又不是不知道花志航在会上做出的决定,他仍然将人带来了,这本身就已经说明。在吉理宁看来,方明远他们的身份,已不是花志航一纸禁令所能够约束的了的。就算是和家丰想不到这一点,做为一个合格的下属。那也应当是在私下里提醒吉理宁,而不是在这种地方高声地宣哗。而和家丰偏偏就在这里做了出来!

????“和家丰,需不需要公司的批准,我自己心里有数!”吉理宁冷冰冰地道,“不用你来提醒。让开!”没有人在背后撑腰,和家丰就是再疯狂,也不敢在公司前台处这样猖狂,这是某些人要把自己在公司里的威望一扫而空啊。

????“吉副总,这是公司管理层的集体决定,你当时也是投了赞同票的,怎么能监守自盗呢?”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边,和家丰更为得意地道。

????方明远伸手一拉吉理宁,站到了他的身前高声道:“你确定不许我们和吉总上去?那好,叫花志航给我下来迎接!如果说他不下来。那我就直接找安鑫雄,届时我倒要看看,安鑫雄怎么给我一个交待!”

????方明远的声音比和家丰更为响亮,这一句话,立时就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大家都想看看,是什么人物,竟然敢在青山石化集团的总部大楼里,要老总花志航下来迎接,而且。居然还敢说要找华石油集团公司的老总安鑫雄要个交待。这可是大新闻啊!和家丰立时就如同在刺骨寒风中的小花一样凌乱了!

????“你什么人啊,凭什么要我们花总下来迎接你啊?”和家丰慌乱地反问道。

????“我是什么人,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方明远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吴永江是不是也在上面。你去问问他,他是不是还要花志航的批准才能够进入青山石化集团总部大楼?吉总,你认识寿山城市的市领导吧,打电话通知他们一声,就说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打算在寿山城市举办一个新闻发布会,宣传即将准备开拍的新电影。问问他们欢迎不?”

????和家丰就更慌乱了,这一位到底是什么来头,吴永江那可是省里的副省长,几人之下,数百万人之上的大人物,这位居然在这种场合里直呼其名,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而且,这怎么又冒出来了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举办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了?这简直就是不搭边的事情啊?

????吉理宁情不自禁轻呼了一声,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在寿山城市招开新闻发布会,这要是换个时间,别说寿山城市的领导了,就是青山省的领导们肯定都是乐得找不到北。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新电影筹拍发布会,那可是能够吸引全球媒体关注的大事,虽然说是娱乐版,但是这头条也不是谁都能够上去的,哪怕是顺手说寿山城市和青山省两句,也足以令青山省和寿山城市在全球的知名度大增!这可是花几千万元在媒体上做广告都不可能得到的效果!但是在现在,估计省领导和市领导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脸都会青了的。他们现在正想办法将此事压下去,要是全国甚至于全球的媒体都集中到了寿山城来,那还隐瞒个屁啊!那些外国记者们一个个粘上毛就是猴头,而且他们能够“说服”国内的这些记者们,还能够拿同样的手段去对付外国记者?那可就是外交事件了,比他】妈的生产事故还要严重!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通知他们联系青山省和寿山城市!”郑嘉仪立即摸出了手机道。

????吉理宁连忙拉住了方明远,顺便还踹了和家丰一脚道:“还不尽快地去通吴省长和花总经理!”

????“你说什么?”花志航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秘书,在这个正向省领导汇报事故调查结果的时节,自己哪里有时间去见吉理宁带来的人。

????“花总,和家丰说,来人是吉副总带来的,言语很嚣张,在大厅里点名道姓地要您和安总、吴省长给他一个交待。而且他还说要联系市领导,说什么要在寿山城市里招开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的新闻发布会。”秘书也是一头雾水,和家丰说得颠三倒四的,又一再催促他尽快地向花志航汇报,否则她才不从中传话呢,这种靠妹子裤腰】松爬上来的家伙,她也是看不上的。

????“还有这种人?”花志航就越发地难以相信了。

????然而就在他满脑子浆糊的时候,吴永江也接到了自己秘书的汇报,轻咳了两声道:“嗯,暂且休会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继续。花总,你随我来。”

????花志航跟着吴永江走出了会议室,小声地道:“吴省长,您找我?”

????“你没有提到汇报吗?有人在下面发飙了!”吴永江苦笑道,“不安抚了他,那就真的捅大篓子了。”花志航不禁心中惊愕,难道说吴永江也是因为吉理宁带来的那人才暂时中断的会议,还要主动前去见他?吉理宁到底是带来的什么人啊?

????“吴省长,这么说,您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花志航连忙问道,“我这里可还是一脑门子浆糊呢。”

????“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双总裁,平川石油集团公司的创始人方明远,除了他之外,谁还能够随便就要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将新闻发布会挪到寿山城市来?”吴永江反问道,“你们青山石化集团的什么人招惹他了,以他的性格,可轻易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啊?”花志航不禁瞪大了眼睛,接着就是心比黄连苦。原来是他,难怪这一位有这样大的底气,在青山石化集团办公大楼里就敢对自己和安鑫雄、吴永江点名道姓,对于他来说,这事确实也不算了什么大事。杜德利威被华石油集团公司邀请来,却在寿山城市里遭遇了化工厂爆炸受伤,他还是知道的。难道说这一位是前来问罪的?可是……似乎也用不着这样吧?

????花志航的心中有些明悟,事情是和家丰上报的,而和家丰和吉理宁不和,自己也有意纵容和家丰去排挤吉理宁,该不是吉理宁带着方明远他们来,和家丰不识趣地上前找事了吧?

????“看来可能是下面人不懂事,招惹了方少了,吴省长,一会您可得从中多说几句好话。”花志航连忙道,这杜德利威受伤一事还没平息呢,又出这种事,花志航这心里也发虚啊。那一位,可是真敢,也有足够资格教训自己的。不说别的身份,就凭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大股东和创始人这一项,方明远的身份地位就足以碾压花志航的了。一个是老板,一个是打工的,就算是高级打工的,也比不上啊!

????吴永江苦笑地摇了摇头道:“花总,不是我涨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一会他估计也不会给我好脸。”吴永江心中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了,云政宁八成是从方明远这里得到的确切消息。而云政宁之所以这样强硬,估计也是在顺着方明远的意图,方明远重视环保,这在上层中并不是什么秘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