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八章 质问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吉理宁的办公室并不算大,位置也是相对偏僻,与他的职位相比起来,显得有些过于低调,方明远他们一行人进入之后,就显得有些拥挤了。皇甫仁与和家丰畏畏缩缩地坐在角落里,胆颤心惊地看着方明远他们,心里觉得宛如恶梦中一般!只是他们没有等来了期盼的梦醒时分,却等来了吴永江和花志航一行人。看着吴永江和花志航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刹那,皇甫仁与和家丰简直都呆住了。

????“你们两个,出去候着!”吴永江一进门,就注意到了门口的两人,又看到了方明远的眼色,立即毫不客气地道。花志航也看到了和家丰投过来的哀求目光,也只能够是装作不知——这一刻,他对他也只有恨得牙根痒痒,没上前去立即抽和家丰几记耳光,这已经是很克制了。路上他已经大概地了解了情况,要不是和家丰成心令吉理宁难堪,又怎么会惹出方明远这尊大神来。他虽然是华石油集团公司青山石化集团的总经理,也是久历风雨的老石油人了,但是面对方明远的怒气,他依然是有些心里忐忑 。

????“吴省长,想不到我们在这种状况下再见面了吧?”方明远的第一句话,就明显地带着几分地火气,令花志航的心里不禁更加地沉重。

????“让方少见笑了!”吴永江无奈地道,他还想要方明远在青山省投资,而当时方明远就提到了环保的问题,认为青山省的很多企业在这一块上根本就不达标,而且省环保局和地方环保局就是吃白饭的,早晚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的。而今天青山石化集团化工厂爆炸事件,不但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巨大的经济损失,还造成了粟末水的严重污染,岂不是正验证了方明远的观点。

????方明远做了一个手势,请吴永江和花志航两人坐下,至于他们的秘书,只有在房间的角落里找把椅子坐下的待遇。方明远这才将目光转向了花志航,冷冷地道:“这一位就是华石油青山石化集团的总经理花志航花总了吧?首次见面。实在是不怎么愉快。还真是见识到了,贵公司的待客之道!”花志航的一颗心简直就如同掉进了黄莲水里一般,苦不堪言。他这才是躺着都中枪啊,要是方明远亮出了身份。就是给和家丰多几个胆子也不敢拦着他啊。

????“罗伯特受他们的邀请前来寿山城市,却在爆炸中受了伤,住进医院不说,还被你们暗中控制自由。我原本打算是和吉总过来见见吴省长,洽谈一下。看看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得上忙,却被贵公司一个总经理办公室副主任百般刁难。我们也是长见识了,原来在青山石化集团,副总经理的权力和地位原来是不如总经理办公室一副主任的!”方明远冷冷地道,“今天我来,就是向花总要个说法,花总要是不能够给予我一个交待,那我就给予花总一个交待好了。如果说吴省长和青山省里对此有什么意见,不妨一并说出来,我也一块给予你们一个交待!”

????吴永江和花志航都不禁如同一桶冰水从头上浇下。浇了个透心凉。方明远的这一番话,可是说得狠了,连带着青山省和吴永江一并都扫了进去。花志航哪里敢让方明远给他一个交待,哪可就是不客气的杀招了。何况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青山省方面还是青山石化集团方面,做得确实是都不地道。又有和家丰这么一个不开眼的,方明远的火气就如同一个炸药桶一样被点了起来。

????“方少,这确实是一个意外!”花志航苦着脸解释道,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邀请业内人士在歆京开会,恰逢杜德利威也前去。华石油集团公司的一名副总就邀请他前来寿山城市,参观青山石化集团并且想和杜德利威洽谈合作。谁也没有想到青山石化集团的化工厂突然发生爆炸,杜德利威受伤住院。而那名副总则被召回了京城华石油集团公司总部。

????“我知道是意外,如果说不是意外。那么坐在这里的就不仅仅是我了,至少还会有外交部和英国驻华使馆的人员!”方明远冷冷地道,“我平川石油集团公司虽然远不如华石油集团公司,但是比起一个青山石化集团来说,还是绰绰有余。平川石油集团公司的总裁,受你们邀请前来。结果不但受伤,行动和对外联系还受到限制,我倒是要问问,谁给你们的这份权力?我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因此而蒙受的损失,由谁负责?我不得不中断在日本的事务,前来寿山城市的损失,又由谁来负责?罗伯特个人因此而遭受的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以及经济损失,又由谁来负责?”

????方明远一连串的质问,令花志航和吴永江都不禁额头多了不少的汗水,倒不是方明远的语气有多么地严厉,而是那种似乎在不经意间的俯视感,令花志航和吴永江两人觉得仿佛在面对可以决定自己未来仕途的上司一样。

????“这个……”花志航虽然很想痛痛快快地全盘答应下来,但是他也明白,青山石化集团这一次化工厂爆炸,直接经济损失目前就超过了六千万元,伤亡人员抚恤的数额肯定也是十分惊人,还有因为化工厂爆炸造成的其他工厂停产,城市居民受惊疏散外逃所带来的损失,对粟末水的污染也要投入资金净化,这些支出相加起来,将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目!而杜德利威受伤,给他个人以及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方明远所带来的损失要如何估算?在这个时候,青山石化集团可是禁不起对方的狮子大开口。花志航不禁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吴永江,希望吴永江能够从中说两句好话。

????“杜德利威总裁的遭遇我也听说了,省里和青山石化集团会承担杜德利威总裁所有因此而产生的医疗费用和相关费用。至于因此而影响到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和方少的工作……”吴永江一脸为难地道,“方少,这毕竟是个意外,是不由人的意志所决定的。”

????“吴省长,准确地说这是生产事故,发生在什么时间是个意外,但是发不发生却并不是意外!即便是现在不发生,那么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发生!”方明远毫不客气地道,“青山石化集团对于这一次事故的原因有没有初步认定,是不是工人操作失误导致?”虽然说吴永江和花志航都没有接话,但是从两人的表情上,方明远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说错。

????方明远心中有些悲哀,前世里青山石化集团化工厂爆炸的详情始终是在云里雾里,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一次爆炸,爆炸在当地造成了多少损失,多少人员伤亡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粟末水受到严重污染所造成的损失是多少,同样也没有人知道,沿粟末水各城市因为不得不停水,给企业生产、居民正常生活带来了多少损失,同样也是一笔糊涂账!就连事故发生的原因,在他的印象里,也是稀里糊涂地!

????工人操作失误,无疑是一个最好的理由,操作失误的工人基本上已经随着爆炸殉职,就算是要追究他们的责任,也无法将他们从阎王的手里再要回来,第一责任人无法追究,领导们也就是个管理不力,说痛不痛说痒不痒的责任。

????“花总,这件事回头我再和你们青山石化集团算,大不了这笔账打到国务】院去,我倒是要看看安鑫雄怎么办!”方明远扭头对吴永江道,“吴省长,是不是现在对外还宣称爆炸只会产生水和二氧化碳,不会产生污染呢?是不是你们对粟末水上的大面积污染仍然视而不见呢?是不是还没有通知下游的地区和城市关于污染的详细情况?”

????吴永江黯然地摇了摇头,方明远一脸无奈地道:“那么大的污染带在河里,你们总不能让沿河的人都看不到闻不到吧,就算你们管得了国人,粟末水最终可是要流入龙江流出国境的,你们觉得老毛子届时也会对河里那么大一片的污染带不闻不问不抗议?老毛子最近怎么对付日本人的,你们总是知道的吧,到时候把这事捅到国际上去,你们觉得国际社会也会相信那些专家所说的,化工厂的硝基苯精馏塔爆炸,还连带着损害了其他生产设施,却只会产生二氧化碳和水,不会产生污染物?你们是觉得外国人都是傻瓜啊,还是想让外国人觉得咱们都是傻瓜啊!”

????吴永江叹了口气道:“大家是不想引发社会动荡,要是公布化工厂爆炸产生了大量的污染物,担心……”

????“担心发生沿河地区的居民大量离开城市向其他地区移动?”方明远打断了他的话头道,“还是担心自己的乌纱】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