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四十章 尽最大努力配合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粟末水做为一条年径流量达到了近九百亿立方米的河流,即便是在冬季,它的水量也是相当惊人的。而它这一次所遭受到的污染,也是堪称史无前例的,从方明远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在粟末水上已经形成了一片长达八十多公里的污染带,而且这一污染带还在继续地扩大过程中!而对于这样规模的苯类水污染,不要说在国内,就是在国际上,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十分有效的大规模处理方法。

????而且,不但自来水厂的初处理工艺根本不能够处理苯类污染物,即便是污水处理厂,常规工艺也很难降解苯类污染物。这使得人们在目前的这种情兑下,只能够是通过投放活性炭一类的物质,对污染水进行小规模的净化,同时增加上游的来水量,将希望寄托在大自然的天然净化和稀释上。同时要通知下游沿岸的城市,做为污水过境的准备,尤其是沿岸的那些自来水厂,在污水过境时必须要停止运营。

????“方少,由于苯的特性,如果说长期食用受苯污染的水源,即使含量微小,也可能会因为长期的积累沉淀而形成多种慢性致命疾病,甚至于可能会影响到人类的基因。而且,粟末水是沿岸诸多城市的排污通道,苯污染物如果说和已经存在的其他污染物发生化学反应,也是个大麻烦。”吉理宁轻声地给方明远解释着苯污染所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方明远越听越是心惊,对于苯污染的危害性他已经比很多普通人都了解了,但是经这专业人士一说,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将这一次水污染所带来的严重后果低估了。

????吉理宁一边和方明远解释着苯污染的危害性,心里同时也是颇有感慨,这么多年来,他也算是阅人无数,但是像方才那样,方明远将花志航和吴永江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还是首次得见,而坐在角落里吴永江和花志航的秘书,更是脸色都发白了。吉理宁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届时和家丰会面对着什么样的花志航。

????“青山省里。从寿山城市开始,一直到龙江省出国境为止,所有粟末水沿岸的城市,包括冰城在内,都必须要时刻检测水质。根据污染带的位置来决定何时停止自来水厂从粟末水中取水,还要立即停止捕捞河中的鱼类,停止用河中的水源进行农业作业!”吉理宁叹了一口气道,“可以想像经济上的损失肯定会是十分地惊人!”青山省和龙江省的日子原本就并不好过,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于省财政和相关产业的从业人员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方明远轻叹了一口气,经济损失巨大那是肯定的,但是这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他现在所想的。是如何将这件事所引发的后果降到最低,同时也要借着这件事,令后来人引以为戒!否则的话,类似的化工厂爆炸事故,以及大规模的环境污染事件只会频频发生!

????如果说能够借着此事,为国内处理类似事件树立一个标杆的话,那么对于那些不重视生产安全,不重视环境保护的企业经营者来说,也是一种震慑,这一次粟末水被大规模污染事件。也算是起到了一些正面的作用!方明远已经和苏浣东通过电话,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促请苏浣东立时调派工作组下来,全面接管这一事件的后继处理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好地指挥两省以及各地市的环保部门,全力投入防止污染进一步扩大的工作中去。而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在青山省和龙江省,还有青山石化集团中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促进这两省一公司也自发地推动此事!

????离开吉理宁办公室的花志航脸色阴沉地都要滴下水了,好歹也是华石油集团公司一方诸候的他,平素里轻易哪有过这样的待遇。而且最令他愤怒的是,这事要是他自己惹出来的,也就罢了,自己的屁股自己擦,没什么好说的,可是这事他也是属于躺着中枪的!明明与自己连五毛钱关系都没有,最终却成了自己不给予方明远一个交待,方明远就要给予自己一个交待的结果!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呆在外面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和家丰,比热锅上的蚂蚁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到花志航和吴永江赶过来,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岂止是撞上了铁板了,搞不好是钢板甚至于是钻石板。呆在外面的他,满心都是恐惧,要是没有花志航庇护……这一段时间,他可是将青山石化集团里的很多人都得罪狠了,没有了花志航撑腰,他连个屁都不算!

????所以一看到花志航出来,和家丰立即就哭丧着脸迎了上去,哪怕是被骂个狗血淋头再被打一顿,也绝对不能够让花志航放弃了自己。

????“把他带一边去,回头我再收拾他!”花志航毫不犹豫地道,虽然和家丰是肯定要收拾的,但是现在他还顾不上这个,如今最重要的是,他必须在第一时间里将事情的最新变化向华石油集团公司总部汇报,要总部拿出一个章程来。这才是片刻都等不得的大事!要是在青山省方面都做出了决定后,这边还没有一个决断,那事情可就真的大条了。

????花志航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接到了总部来的电话,上面告诉他由发改委工业管理部门和国家环保总局、水利部、华石油集团公司、华海油集团公司、华石化集团公司等多个部门联合组建的调查组将会迅速地赶往青山省,对青山石化集团化工厂爆炸一事,以及对粟末水受污染一事进行全面调查和处理。

????“那几个,包括那个叫胡颜道的专家,叫他们统统地赶紧闭嘴!你们也真敢让他们说,化工厂爆炸,居然会没有污染只有水和二氧化碳,你拿全国人都当傻子吗?”听着电话里传来的不耐烦的声音,花志航苦涩地张了张口,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这种做法,当初也是得到了总部认可的,而到了现在……他还能够说什么?*大一级压死人啊!

????“还有,你们要尽最大努力地配合调查组工作,除了必须要那个的,其他的就不要多做什么手脚了,至于……赔偿和清理污染的费用……”电话里的声音也停顿了片刻后又继续道,“该用多少用多少,不要给调查组借口!”

????花志航的心都在滴血,那就意味着数以亿计甚至于是十几亿计的资金都要交出去,青山石化集团这一次化工厂爆炸的直接损失就是近亿元,还没有算上其他工厂因此停产,以及对伤亡职工的抚恤,今年亏损可以说已经是注定了,再赔上十几亿元,就算总部不怪罪自己,自己的前程基本上也就到目前的这个高度为止了,一生的心血……

????“还有,对于那个方明远,你们要提起十二分精神来对待,总部会派人专门去安抚他,但是在人去之前,你们就当是祖宗一样供着好了,只要不涉及到核心问题,他要什么给他什么,不要给予他任何脾气发作的机会,不要给他掀桌子的机会,不要给予他任何翻脸的机会!”电话里的吩咐令花志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韩总……”花志航道。

????他的话才刚刚开了个头,就被韩总打断了道:“你觉得太夸张了?呵呵,那是你不知道这个人有多么大的能量,他要是将桌子掀了,大家同样是损失,对于他来说也就是丢块肉,而我们可能就要将身家性命全丢进去了。不要忘记了,一旦翻脸,我们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平川石油集团公司,是整个方家,还有他的同盟们,还有华石化和华海油这两家公司!”

????花志航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了椅子上,他明白韩总的意思,一旦华石油的前景不妙,华石化和华海油肯定是第一批倒向对方的——他们很愿意从华石油手中分去一部分市场的,尤其是华海油。华石油集团公司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同时面对这么多的对手。

????“这一次……没有办法,除非说你的那些专家们能够令全国和俄罗斯、日本、韩国的人全部都将粟末水上那已经近百公里长的污染带视而不见,否则的话,我们越是掩饰,就只会令人越憎恨我们。”电话里传了一声长叹道,“没有人能够面对全国和国际各国政府的怒火来保住我们的。尤其是外国政府的不满。”

????花志航明白,国内的媒体舆论他们可以想办法封口,但是他们有本事封外国媒体、老毛子、日本鬼子和韩国棒子的口吗?就算能够做到,封口费算下来,估计也是一个天价的数目,有那一笔钱,又何必封他们的口呢?自己直接赔偿也就是了,至少还可以落个态度端正的结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