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六章 我爸爸是黎钢(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六章 我爸爸是黎钢(下)

????三月底的奉元,仍然是相当的寒冷,尤其是前几天刚刚来过一次寒潮,造成了全省范围内的大面积降温,奉元的部分地区还下了雪,不过这并没有对奉元机场的正常运转造成明显的影响。

????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的于蕊正背着行李,站在候机大厅里,等待着上厕所去的同事——她和同事刚刚从京城采访回来,这一次在京城里可是收获颇丰。如今的她,可是早就已经转正了,而且有苏爱军暗地里照拂,加上那一次对方家的采访报道,得到了上级的赏识,如今在《秦西日报》里,也是个小有名气的记者了。这不,这一次京城中央开会,社里就把她了派了出去。

????“这丫头该不是掉坑里了吧?”于蕊一边缩着脖跺着脚,虽然是是室内,但是室温并不高,一边嘟囔道。

????“于蕊,你过来看看!”和她一齐回来的社里的摄像师孟春江站在另一边,突然一脸诧异地扭头叫她道。

????“孟哥,怎么了?那里可是很冷的!”于蕊不情不愿地嘟囔着来到了他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在不远处的另一个出机口处,站着七八名脸色阴沉的警察。

????“这些警察一个个阴着脸跑这里干什么,好像是在等什么人?”于蕊也有些奇怪,她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地道,“难道说,飞机上出什么事了?”

????这种事以往可是发生过,什么醉酒之人在飞机上闹事,甚至于喊出了“飞机上有炸弹”这样的话来;还有人大代表在下机时,拒不出示机票,还殴打机组成员,其子侄更是带人冲击机场,群殴机组成员这样的丑闻来。

????“孟哥,看来有新闻诶!孟哥,你快把拍摄设备准备好!”于蕊立时来了精神,这种事情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想不到自己刚回到奉元,这就有新闻了。

????孟春江连忙伸手拦住了她,这丫头往好了说,那是对事业充满了动力,随时随地都能够投入到工作中去;往坏了说,就是有些冲动,一看到新闻就两眼放光。其他的事情就不管不顾了。虽然说记者在国外被誉为了无冕之王,听起来似乎地位很高似的,但是在华夏里,那可有的是部门拿他们根本就不当一回事的。就是再大的事情,上峰一纸命令下来,媒体不准报就是不准报。他在《秦西日报》里可是干了五六年了,对于这些,他可是比于蕊清楚地多。

????“于蕊,你可得看清楚,那几个警察都是机场分局的,里面有几个我曾经见过。你这样上去,肯定会被他们赶出来的。咱们得偷拍!”孟春江压低了声音道。

????此时,方明远他们的航班已经落地,正缓缓地驶向停机坪。

????“糟糕,你们恐怕走不了了,已经有警察在下面等着了。”那个安全员惶急地来到了方明远他们的身边,他和那个机长原本是打算等飞机停靠机场时,让方明远他们从机组人员的出口离开。虽然说有乘客名单,方明远他们最终还是能够被查出来,但是终究能够挣取到一些时间,最好能够在这一段时间里通过媒体的暴光,让黎钢能够收敛一些。方明远对此自然是不以为然,但是对于他和机长的好意也不好拒绝。反正他已经将消息通知了马永福和杨均义的办公室,相信这两位很快就会得知消息。如果说自己的不占理,也许他们压服这个民航局的副局长还可能要费些手脚,但是如今这情况,方明远根本就不担心结果。要是这样都能够被这个官二代报复得手的话,方家这些年在秦西省的一切努力就全是无用功。

????“你放心,不会出什么事的。”方明远微笑着安慰他道。对于这个安全员和机长,他倒是颇有好感,虽然面对这个官二代的时候,有些软弱,但是至少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要把陈忠和自己推出来当替罪羊。

????“你可是要小心,机场这里的分局派出所,早就和黎钢狼狈一窝了,进去了,准没有你们的好。”安全员一脸焦急地道。

????刚说到这里,只见飞机的舱门已经被打开,接着四名警察就走了上来。一路直奔从驾驶舱走出来的机长而去。和机长说了几句之后,将目光转向了被铐在了座位上的青年男子和方明远等人。

????“他们三人留一下,其余的乘客们,让他们先下机吧。”为首的警官淡淡地道。

????“是不是留几位旅客做个证?”机长迟疑了一下道。

????“不用了,不是有你们机组人员吗?这么多证人也足够了!”警察摇了摇头道。

????很快,机上的乘客们就已经纷纷下机,只留下了机组人员,以及醉酒的青年男子和方明远三人。

????为首的警官从安全员那里要来了钥匙,给那青年男子打开了手铐,又招呼着方明远三人取下行李,还有机长、安全员和那名空姐,一齐下了飞机。

????等待已经有些不耐烦的于蕊看着人流的出口,这差不多一飞机的乘客都已经下来了,怎么还看不到那几个警察有所行动。

????就在她沮丧地想要离开时,从出口处闪现出来的人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咦?这不是方明远吗?”对于年轻的少年,她可是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而且如今的方家,在秦西省境内,再不是默默无闻的小家族了。

????方明远并没有注意到出口处的人群中的于蕊,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几个站在出口处的警察身上,算上上飞机的四人,机场的警察分局,对于此事还真是重视啊。

????“就是他们吗?”站在出口处的一名高级警官用手一指方明远他们六人。

????“是,就是他们,和黎局长的儿子在飞机上发生冲突,还把他给铐起来了。”带队的警察肯定地道。

????“好吧,把他们都先带回局里去再说,这里人多眼杂。”高级警官冷笑道。他扫了一眼方明远几人,这几个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在飞机上敢殴打民航局副局长的儿子,这也未免太胆大包天了吧。

????于蕊看到那七八个警察立时涌了上去,几乎是两人夹一个,就将方明远他们几个成年男子都控制住了,将双手背到了后面铐了起来,而方明远和两个女性,也被人强行给戴上了手铐。然后被拉出了候机大厅。

????于蕊看了看左右,连忙找了一处公用电话,给苏爱军通风报信。

????黎钢很生气,事情很严重。黎钢今年已经是五十有七,可以说自秦西省民航局设立以来,他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在局里,也是位老资格的副局长了,秦西省民航局里上上下下的,谁不知道黎钢局长的大名?就连局长,局党委书记,对他也得客气三分。而且黎钢他也想明白了,自己的就老老实实地当这个副局长,一直到退休好了,所以黎钢在秦西省民航局里,可以说是一只横行霸道的螃蟹。无人敢惹他,也无人愿意去惹他。

????黎钢的老妻前三年就已经去世了,只留了一双儿女。女儿黎丽,如今在省政府民政局工作,已经结婚,丈夫是省委宣传部的一名处长。儿子黎铭今年才二十三四,从大学毕业还没两年,黎钢把他安排在民航局下属的单位里,如今也已经是副科待遇的科员了。黎铭其实是他的三儿子,只是他前面的两个哥哥,都不幸在儿童时期就已经夭折,只有黎铭平平安安地生活下来。所以夫妻两人把他当成了掌中宝、心头肉。平时里,不让他受任何的一点点委屈。老妻去世之后,黎钢对于这个儿子,那更是宠爱地无以复加。前一阵子,就是为了黎铭,为了让他出一口心头的闷气,黎钢不惜放出话去,彻底地封杀了那几个空姐的职业道路。

????黎钢很喜欢古董,当消息传来的时候,他正在自己的家里,擦拭着他刚刚得到的一件精品古董。这是一把东汉末期的青铜鹰形壶,造形十分地漂亮,如同一只栩栩如生的苍鹰。虽然汉朝以后,华夏的青铜器生产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是汉朝的这件青铜酒壶是精美绝伦的,造型上取法商朝的青铜枭尊,但是线条的处理上更加圆转灵动,对动物的细节地刻画更加具体,可以说是汉朝青铜器的代表作!这把汉朝青铜鹰形壶,是华夏一家地处南方的地方航空公司老总为了让飞机能够在奉元机场落地,而特意送给他的,

????消息是从他的办公室由秘书传过来的,当他听到黎铭在飞机上挨打,而且还被铐了起来时,黎钢都已经出离了愤怒,险些将手中的青钢鹰形壶摔在了地上。

????“局长?局长?”电话的那边,他的秘书听不到他的回应,连声地叫道。

????“铭儿人现在在哪里?”黎钢强忍着胸中的怒火问道。

????“现在还在机场的警察分局里,据说分局的人员正在录口供。”秘书连忙道,“打他的人都抓住了,一并带到了分局。”

????“让小柳立即开车到我家来,送我前去机场!”黎钢厉声地命令道,“我要最快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