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四十四章 你甘心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吴永江现在的压力很大,虽然说省里的态度变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京城派来了对这一事件的专门调查组,来自中】央压力骤然变大之后,原本的阻力自然而然地也就并不存在了。,仿佛一夜之间,所有人的立场都统一了。但是吴永江自己心里很清楚,省里面对于他的工作还是很不满意的,被一个年青人,一个没有体制中职务的年青人训斥,这在很多干部们看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们是高高在上的父母官啊!加上吴永江自身并没有什么显赫的背景,当年提拔他的领导在去年也正式退休了,走到了今天也更多的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和把握机会的能力,总要有人为这一次的粟末水受污染负责的。

????但是再不满意,在如今的这个时候,省里也不可能撤换他,主管工业的副省长,这个位子虽然说有着诸多的人惦记着,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在现在这个时候坐到这个烫屁股的位子上来。粟末水的水污染事件,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谁知道日后还会有多少坎坷,在这个时候接手这一职位,岂不是自己主动地将自己放到了火上烤?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吴永江以心比心,自已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接手。

????既然还在这个位子上,既然一时片刻不会被撤换,吴永江也就沉下心来,没有那么多的日后顾虑,决定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样的话,日后即便是退居二线,回想起来,这一辈子也不算是白白走到了这个高度。不过令他感到有些奇怪地是,京城来的调查组,对他的态度倒是相当地友善。

????“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方总就要来了。”秘书低声地对吴永江道,打断了他的思绪。

????“嗯。”吴永江揉了揉脸。让自己的脸显得不那么严肃,这才站起身来到办公室的门口迎接方明远。方明远这一次却并没有带着郑嘉仪,而是自己一人就那样施施然地走了进来,在寿山城市的市政府大楼里,他倒是也不认为自己可能会遇上什么危险。

????“吴省长,打扰了。”方明远伸手与吴永江握了一下道。

????吴永江侧身相让道:“方总客气了,能够和方总对坐谈笑,不知道是多少官员干部们梦寐以求的事情,我也不能够免俗的。”

????方明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吴永江的秘书送上茶水。又主动地退出房间后,这才端起茶杯来轻吹了几口,喝了一口道:“吴省长,我知道你很好奇我的来意,而我也没有时间和心思与你绕圈子。所以,我们开门见山地谈一下,还希望吴省长不要觉得我唐突。”

????吴永江有些诧异地点了点头道:“方总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了吧。能够做到的我不会推辞,做不到的我也不会答应。”

????“粟末水水污染一事,对于青山省经济的冲击。现在可以说只不过是一个开始,它的后续危害,将在今后的数年里陆续显现出来,而且很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不说相关的各种费用的支出。仅仅为了治理粟末水水污染,弥补下游沿岸地区因此而产生的损失,青山省需要投入的资金可能就需要数以亿计,我想问问。青山省的省财政对此做好准备了吗?”方明远身体微微前倾,直视着吴永江的双眼道。

????吴永江摇了摇头,青山省省财政如今是连年赤字。全靠着借债来保证每年的财政支出,粟末水污染事件事出意外,自然是不可能有多余的资金预备着,而如今又是临近年底,青山省省财政更是吃紧。

????更麻烦的是,他们隐隐地听到了风声,京城这一次派来了调查组,有意将粟末水污染事件当做一个典型案例来处理,要为日后国内类似事件的处理树立一个标准。而这一次,粟末水的大规模污染,不仅仅会影响本省,还会影响到位于下游的龙江省,甚至于会影响到邻国,所造成的间接损失难以统计,青山省和青山石化集团可能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额赔付,省里为了此事正发愁要如何解决呢。

????“方总,不瞒你,青山省省财政现在早就已经是负数了,别说几亿元了,就是几千万元,都拿不出来。”吴永江道,“倒是青山石化集团,背靠着华石油集团公司,可能会好一些。”

????“华石油集团公司,呵呵……”方明远冷笑了两声。国内的环境保护工作,虽然早就有了法律依据,但是保护力度却是小的可怜。而近些年来,因为生产事故和故意排放所造成的大规模污染事件屡有发生,给其他企业和当地社会的正常生产生活都造成了严重的损失。但是这些损失,肇事企业如何来进行赔偿,却一直都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对于那些造成污染的企业,根本就形成不了任何的威慑作用。

????苏浣东对于这一状况也是相当地不满,因为尤其是不少国有企业,做得更为过份。而这些污染所造成的损失,最终却要由整个国家和社会为其买单。但是要改变这一现状,却并不是一纸命令就能够做到的,如何来改,怎么样来促成改变,这都是问题。而这一次青山石化集团所造成的严重水污染,由于涉及到了污染所造成的损失会跨省和跨国的结果,令苏浣东意识到这将是一个机会,一个杀猴给鸡看的机会!所以,这一次华石油集团公司想要轻易过关,也不是一件易事。

????“吴省长,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一次粟末水水污染,对下游的沿岸地区居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不说渔业和农业,就是各地自来水厂关闭三五天,对各地居民们的正常生活所造成的损失有多少,你们统计过吗?而很多企业的生产用水也完全得不到保证,必须要减产甚至于停产,这其中的损失又是多少?难道说,因为青山省对青山石化集团的环保措施监察不力,下游的这些企业和居民们就理所应当地受损失吗?”方明远道。一个人正常每天生活需要的饮用水和做饭用水是可以计算出来的,而这些水如果说全部都不得不通过购买瓶装水来解决的话,对于东北三省的很多城市居民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生活负担。如果说再考虑到受影响的人数,这个损失就是相当惊人的了。

????“方总,这个问题,说实话,您不应当对我说,我一个马上就要被调到二线的干部,就是有什么想法也没有用。”吴永江黯然道,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总得有个出来担罪的,这个道理,他相信方明远肯定也懂得。

????“为什么?为什么是吴省长呢?”方明远一脸诧异地道,“青山石化集团化工厂爆炸,造成粟末水被严重污染的责任,难道要全部由你来承担?”

????吴永江笑笑并没有答复,他相信方明远在来之前就肯定已经得知了自己目前处境不佳的消息,现在他只想知道,这一位前来究竟是打算葫芦里卖什么药。

????方明远呵呵笑了起来,他坐直了身子道:“好吧,我们说正事,我确实是已经知道,吴省长目前的处境不大好,有很大的可能会被事后调整。而我也看过了吴省长以往的政绩,说实话,吴省长以往的成绩单,在我这里只能够打个六十五分吧,勉强及格。但是,东北三省的这些干部里,真正能够做事的人,不多。吴省长的这个成绩……已经是很不错了。当然了,我知道,这也和吴省长所处的环境有关,掣肘的人太多,就是苏爱军苏叔来了,也不见得能够比吴省长强多少。”

????吴永江先是心中一怒,他以往的政绩,在方明远的口中居然只有区区的六十五分?但是听到了后来,却是黯然无语,这一路上走来,他所受到的诸多掣肘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多少原本是为国为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适宜政策,最终却只能胎死腹中,即便是得到了执行,也是大打折扣,效果大减。而苏爱军在潼宜之所以能够大放异彩,也和他在如同白纸一般的潼宜无人掣肘大有关系。

????“有了方总的这一句评价,我也算是没有什么遗憾了。”吴永江苦笑道,心中却是在琢磨,方明远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跑来,和自己就为了说这么一番话吧?难道说,他是想替苏家招揽自己?苏家如今在国内已经成势,苏浣东身后又有苏爱军,这个已经在国内政】坛上被公认为新一代干部中的领军人物,可以想象,即便是苏浣东退了下来,苏家的影响力也能够继续维系下来。自己要是加入苏家的阵营,现在的这点事情还算什么,就是未来的前程也可能是一片光明。

????“吴省长就甘心这样退下去吗?”方明远笑笑道,“以吴省长的年纪,正是大好年华啊。”(未完待续。。)